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花都龍帥韓風小說
花都龍帥韓風小說 連載中

花都龍帥韓風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韓風趙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韓風趙璇

獨步天下的絕世高手韓風,被師父逼迫下山履行婚約,卻發現未婚妻國色天香,這婚......還退嗎?展開

《花都龍帥韓風小說》章節試讀:

第6章我不嫁
韓風不理她了,說道:「趕緊的,找鑰匙!」
兩人開始在房間里翻找老爺子的衣服、瓶瓶罐罐、犄角旮旯。
「別找啦,鑰匙你們找不着。」
趙璇和韓風同時一怔,看向床上的老爺子。
老爺子醒了!
趙璇大喜。
她跑向床邊,看樣子要撲上去。
幾步外的韓風忽然而至,一把拉住她,往後一拽。
「別晃老爺子,五行針法跟續命針差不多,經不起折騰。」
「要是被你剛才一晃,直接就跟閻王喝茶去了。」
趙立山呵呵笑。
「一把老骨頭,不礙事,還怕什麼閻王。」
趙璇道:「哎喲,爺爺,你,別說的這麼嚇人。」
趙立山呵呵笑道:「剛才你們一個說要退婚?」
韓風低頭笑。
他又問道:「丫頭你還想不嫁?」
趙璇無奈道:「爺爺,我一看他,就把他排除我的白馬王子之外。」
趙立山輕聲緩氣的說道:「什麼白馬王子,小風騎個驢都比你的白馬王子強。」
「我。我。」
趙璇瞪着眼,半天接不上話。
她又激動說道:「我剛進來,她就順着我的腿直溜溜的看,他就是個色胚!我才不喜歡他。」
趙立山道:「誰讓你不穿長褲子,還怪人家了。多看你一眼又沒少一兩肉,人家那是稀罕你。你要長的跟老家的歪棗樹一樣,我還不答應這場婚事,白瞎了小風這個人。」
「我。」
趙璇欲哭無淚,韓風憋着笑。
「爺爺,你這麼偏向他,他是你親孫子啊?」
趙立山道:「別扯沒用的,他要是我親孫子,你們成婚律法也不同意。」
韓風噗呲笑了。
趙璇抬起粉嫩的拳頭打他,被韓風躲到。
程潔剛好端着湯藥進來,看到這一幕。
「小璇!」
趙璇看了眼她媽,她媽對她微微蹙眉使個眼色,讓她懂點禮數。
趙璇氣的不行。
這一家子人,為什麼都偏向韓風!
程潔趕緊對韓風說道:「小風,多虧了你,爺爺這麼快就醒過來了。小璇喜歡鬧着玩,你別介意。」
韓風笑笑沒說話。
程潔端着碗,用調羹給老爺子喂葯。
趙老爺子一撇頭,眉心的銀針還在顫動。
「我不喝。」
程潔緊張問道:「這。是。為什麼啊?」
「大哥大嫂他們昨天在這熬了一天,這不剛回去休息嘛,估計還沒睡醒。」
趙立山道:「你們的心意我知道,我一個老頭子也沒那麼小心眼。」
韓風提醒道:「老爺子要儘快把湯藥喝了,針法最多維持半個小時。」
要是半個小時過了,他都沒辦法。
程潔一聽更緊張了,說道:「爸,趙正在下面馬上就上來。您什麼事兒啊,什麼事先把葯喝了。」
趙正也慌裡慌張的跑進來。
見老爺子不喝葯,急忙問什麼事。
趙立山說道:「一個要退婚,一個不想嫁。唉,活着沒意思。」
「你!」
趙正當場火了,揚起巴掌就要打趙璇。
程潔一手端着碗,一手趕緊攔下他。
「有話好好說,你打閨女。」
趙璇不服氣說道:「我就不嫁給他!一輩子不嫁人也不嫁給他!」
程潔氣的深吸一口氣,也不攔着趙正了。
「你!」
趙正又要抬手打趙璇。
趙立山道:「都不是小孩兒了,打有什麼用?」
「從小到大,我都捨不得碰一指頭,你動手試試?」
趙正氣的,對老爺子說道:「我說,你也別生氣,都是你慣的。」
趙立山冷哼道:「一個女娃,我不慣她慣你啊?」
程潔對趙璇說道:「小璇,別惹你爸生氣了,爺爺的命可在你手上攥着,你可不能不懂事。」
趙璇泫然欲泣道:「為什麼我非要嫁給他啊?」
趙立山道:「我告訴你,這是個什麼事。」
「當年,咱家就一個小藥材鋪子,勉強吃個飽。」
「你六個月大生了場大病,差點就沒了。」
「誰救了你知道不?是小風他師父,這才定下娃娃親。」
「小風他師父給了咱家一些藥方,醫書,才有現在的家世產業。」
「要不然,你別說開跑車啊,吃個牛排啊,屁都沒有。」
「知恩圖報,遵守信諾,人之根本。」
「再說了,小風哪裡比你差?大個子,長的又精神。」
「就你那光溜溜的腿,跟下水田插秧似的,拔出來也就兩腿泥。大街上比你的腿壯實有勁的多了去了,你下田幹活都沒勁。」
被爺爺埋汰一通,趙璇的自信心備受打擊,快要哭了。
趙立山停頓下,說道:「行了,行了,你們先出去,我跟小風說說話。」
程潔把盛着湯藥的碗放下,對韓風說道:「小風,提醒爺爺喝葯哈。」
韓風點頭,「我知道。」
程潔拉着抹眼淚的趙璇走了出去。
趙立山對趙正說道:「以後閨女嫁出去就不是你家的人,你還打什麼啊?你也出去。」
趙正扶了下眼睛,拍了拍韓風的肩膀,走了出去。
韓風坐在床邊。
趙立山呵呵一笑,顯得很人老成精。
「小風啊,我這病也就你能醫。」
韓風嘆氣道:「八步蛇草、天齊花、龍炎子。研磨成粉,治療胸悶、失眠、焦慮。玩的好,療效很好。玩不好,睡過去醒不來。」
「老爺子,在我師父給你的醫書上看的吧?您玩過頭啦!」
趙立山呵呵笑道:「我就是想試試,給藥廠開發新葯,沒想到把自己睡過去了。」
韓風道:「這個簡單,回頭我給你個配方,十個,多少都行。你把婚契和玉佩還我。」
趙立山呵呵笑。
「這孩子,我做這麼多年生意,這賬我還算不清?」
「你要是成趙家女婿,我還要你配方做什麼,是不是?」
「趙家家業這麼大,夠你們孩子孫子吃喝不愁了,不比山上好?」
「看看小璇,要模樣有模樣,要屁股有屁股,肯定生大胖小子!」
「你師父眼力比你強太多了,要不怎麼會給你定下這個親事不是?」
韓風低着頭笑。
這老頭,剛才把她孫女埋汰的不行,現在又誇起來了。
人老鬼精,還把師父搬出來。
趙立山知道。
這傢伙是鐵鉤子抓不住的玻璃球,不摁住他,他肯定不會點頭。
但他還有個殺手鐧。
趙立山道:「聽你說,你玉佩信物丟了?」
韓風點頭。
「來的路上救了個墜江的女孩,不知道玉佩掉江里了,還是在給她穿的布衫口袋裡。」
趙立山呵呵笑道:「別想了,在江里游一圈,玉佩還有?」
他心裏樂呵呵。
據他了解,青衣道人當年在雲城定下三家親事。
趙家是其一。
這玉佩信物沒了,他省心,小璇也省心了。
「當年婚事怎麼說的,信物代表人,婚契代表事。」
「沒信物,我婚契沒法給你啊,是不是?」
「按我說,就踏踏實實住下,跟小璇好好過日子。」
韓風欲哭無淚。
那女孩一時找不到,趙老頭以死相逼。
自己總不能在短時間裏,再去江里游一圈把玉佩找回來吧?
趙立山呵呵笑道:「小風,葯,葯,我先喝了葯保住命,還等着抱大胖小子。讓你媽給你們布置下屋子,先住下,婚事以後再辦。」
「王八看綠豆,看着看着就對眼了。」

《花都龍帥韓風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