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划水三國
划水三國 連載中

划水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提筆夢餘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游玄 李狗蛋

公元207年,曹操遠征烏桓,肅清袁氏殘餘勢力至此,割據群雄已大半隕落,僅余西北馬騰,漢中張魯,西蜀劉焉之子劉表,荊州劉表,江東孫策之弟孫權,以及交州士燮而此時,雄踞江北數州的曹操最視為心腹之患,卻是客居荊州的劉備當是時,劉備因衣帶詔事發而被曹操追剿,輾轉後依附劉表,屯新野六載,而今四十有七矣時也命也,如今功業未成,漂泊大半生的劉玄德,面對曹操大軍壓境的窘境,也迎來了自己的機遇三顧茅廬,伏龍騰飛定天下三分,劉備如魚得水,迎來此生的轉折然而在此之前,遊戲此間之人,機緣落入棋局,此世已迎來與現世歷史走向的分歧沒有玄幻能力的三國世界裏,一個熱愛歷史的凡人,將如何利用自己的智謀,撬動天下大勢?以上純屬虛構,實際內容沒有那麼正經展開

《划水三國》章節試讀:

轉眼間,狗蛋距穿越已歷經數百………時辰。

這幾日狗蛋都借住在徐嬸家躺平,哦不…分析天下局勢。

倒也不是混吃混喝,徐嬸故居潁上,避難而來,在襄陽並無親屬。雖有一子,前些時日外出求仕,將老母暫托與好友,好友雖盡心儘力,但終是不能常來。

於是,李狗蛋便暫住在徐嬸孩子的居所,拜了老母,每日包攬了家中做飯以外一應家務,深得徐嬸喜歡,以至於天天念叨着自己並不在身邊的孩兒如何如何不誤正業,年近而立卻尚未娶妻,倘若能取得狗蛋一半疼人的妻子,如何如何……怨念之深,讓狗蛋回憶起了曾幾何時,回老家走親戚時被七大姑八大姨統治的恐懼。

至於入仕一事,對於狗蛋來說可選項其實並不多。

公元二零七年,曹操遠征烏桓,肅清袁氏殘餘勢力,長安以東,汝南以北,除公孫度之子公孫康領遼東外,盡歸曹操所有。至此,割據群雄已大半隕落,僅余西北馬騰,漢中張魯,西蜀劉焉之子劉表,荊州劉表,江東孫策之弟孫權等人……

公孫康孤懸遼東,難以入逐鹿中原之局,況且作為一個只想要划水蹭飯看群星璀璨爭雄的鹹魚,即使自己有滿點的武力、強運的特性以及遠離五石散的健康飲食,也不想去那個郭奉孝出差幾個月,就因病逝世的遼東與鮮卑、高麗爭那些苦寒之地。

漢中張魯雖拒有天險,但南有劉表、北有馬騰、東有曹操、西有羌氐,文無能臣,武無猛將,屬實難以破局。

荊州劉表壽元將近…嗯?說起來遊戲好像開的是無壽命,劉表說不定還有救?那就更難了呀……

益州劉璋怯懦,無意進取,又有前朝老臣把持政務,川蜀世家根基牢固,自己屬實難以上位。

綜上,即使劉表不死,可選的,也無非只是荊州劉表、江北曹操、西涼馬騰、新野劉備寥寥四人而已。

什麼?漏了一個?笑死,根本不考慮。

按照實力來說,此時投曹操最為妥當,袁氏已除,河北已定,蕩平天下已是此時大勢所趨。雖有赤壁兵敗之大劫,且因壽歲之憂,軍師郭嘉又已亡故,難以勸說。但赤壁之後,程昱、賈詡罪同田豐,闔門不出,曹軍雖人才濟濟,卻無人可用,正是扶龍上位之機。

至於劉備,因衣帶詔事發而被曹操追剿,輾轉後依附劉表,屯新野六載,而今四十有七矣。時也命也,如今功業未成,漂泊大半生的劉玄德,面對曹操大軍壓境的窘境,也迎來了自己的機遇。

三顧茅廬,伏龍騰飛定天下三分,劉備如魚得水,迎來此生的轉折…然而輾轉征戰委實不適合划水,好吧這是次要的,可嘆如今天下局勢已定,縱使劉備得天時地利人和,數載間具有荊益,國力仍遠遜曹魏。即使如此,騰飛之快已使狗蛋以一人之變數,難有把握做到更好…

只是狗蛋已經心意已定,雖然不知道自己緣何誤入此方世界,但既然自己這個變數已然產生,縱使自己更想過得清閑自在,仍是想試試拿自己這一縷變數,是否換得來每人窮極一生未曾求來的天命。

至於為何已有決斷,卻尚未行動,只是「掐指一算」,尚且時候未到…

哦,到家了。

「嬸娘,我回來了。」

「回來啦,晚飯已經燒得了。沒遇上什麼麻煩吧?」

「沒有,大家都挺和善的。」

雖然漢末民生凋敝,但劉表自群雄並起已據守荊州近二十載,荊州百姓生活倒也安定,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能人異士隱於襄陽、漢水。

狗蛋此前卧床便已經過了三日,這些日子又代徐嬸去田間秋播,鄰裡間早已傳開徐家撿了一個國色天香還能幹農活的女娃,家裡孩子尚且單身的,更是三天兩頭跑來。

最終,徐嬸只得委屈了狗蛋,對外聲稱狗蛋是兒子新婚的媳婦。只是徐郎不在家中,倒是難有太多威懾力,故此徐嬸總是有些提心弔膽的等在屋外。

事實上也確實有人尋釁,畢竟夏末秋初,熱的不至於不想動彈,又足以讓人煩悶不已。

但狗蛋一百點等同呂布的武力值,在這鄉野肉搏戰里屬實是降維打擊了。

在進行了「李狗蛋倒栽人棍兒」、「李狗蛋拿人打水漂」、「李狗蛋人肉保齡球」等諸多農閑小遊戲後,村頭本便不多的潑皮更是連夜收拾行囊,離開了這個到處布滿兄弟們黑歷史的心酸地……

徐嬸坐在狗蛋做的,換做馬扎的小凳上,看着狼吞虎咽的吃着家中粗食的狗蛋,滿臉笑意,又不時皺眉,終是忍不住道:

「正午時,徐郎的好友來了一趟,說是徐郎在新野劉皇叔那當差,如今曹兵已退,新野之圍已解,打算接我去府衙居住。孩兒啊,你在襄陽無依無靠,不如明日廣元來了,你跟嬸娘一起走好了。」

李狗蛋聞言,放下手中碗筷,鄭重道:

「嬸娘,我也正欲去新野投劉皇叔處」

「那……」

「嬸娘,我得您收留,若再以此入仕,難免為人所鄙,非大丈夫所為,亦非建功立業之正途。孩兒篤定僅以自身才學,也定能與徐賢弟相談甚歡,來日自有機會再與嬸娘相見。」

徐嬸祖上亦是潁上世家,雖是所在分支家道中落,但也仍是知書達理。與狗蛋相處這些時日,並未察覺狗蛋有甚才學,甚至全不認字。

故此,知狗蛋是覺無臉面虧欠自己太多,胡亂扯謊寬慰自己,想到自己因緣際會撿得的孩兒如此討人喜歡,卻沒相處多久就要分離,不禁感傷……

等等,賢弟?這是什麼說法。

「娃兒如今什麼年歲?可有成年?」

「額…嬸娘,我今年四十歲……山中空氣好!皮膚好!」

「???」

狗蛋自覺扯淡,低頭捧着粥專註的吹着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