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花下酒中客
花下酒中客 連載中

花下酒中客

來源:google 作者:葉也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湘 林訴

一個初出茅廬,相信唯物主義的女殺手,一個老謀深算的海棠花妖前世的糾纏使兩人互換了心臟如今轉世重來,她從飽讀詩書的才女變成了一個身不由己的殺手,而他則是在漫長的千年等待中學會了權謀之術本該此生不見的兩人卻因地誅令再次糾纏在一起,為了保護與地誅令密切相關的唐湘,林訴決定讓正處於被追殺中的唐湘擔任自己的護衛?!唐湘有些懵圈的看向林訴:「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誰家護衛被主家保護得連路都不能自己走的?」林訴冷冷開口道:「十萬兩」唐湘:「好嘞!」主女主視角,劇情向,糖與刀兼備展開

《花下酒中客》章節試讀:

「娘!他、他們是妖怪!」佩蘭在看見林訴後趕忙扔下藥籃子,抽出匕首將她娘護在身後,聲音止不住地顫抖。

「我覺得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唐湘無奈地攤了攤手,「我們不是妖怪……」

「我才不信!」佩蘭將她娘護得更緊,「你們分明今天白天還要殺我!」佩蘭顫抖着用匕首指向林訴,這個白天差點殺了她的男人。

林訴不作聲,只是坐在木凳上,冷冷瞥了她一眼。

這姑娘身上,好重的妖氣……

「姑娘,」唐湘指了指自己,苦笑道「就算你覺得他是壞人。那我呢?白天我還擋在你面前來着……」

「誰知道你們在打什麼主意!」佩蘭尖叫出聲,「娘!你這是引狼入室了!快!快趕他們走!」

「乖乖別鬧,」大嬸看着佩蘭這副害怕的模樣,更加確定了女兒中邪的想法。眼裡含着淚就要去奪佩蘭手裡的匕首,「他們是來給你治病的啊!你聽話,讓他們看看!」

「我沒病!娘,你為什麼不信!」佩蘭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為什麼她娘寧願相信兩個陌生人也不願意相信她這個親生女兒?

「乖乖!你這是被妖怪迷住了啊!」大娘抱着佩蘭抹了把淚水,轉而對林訴說,「公子快!快幫忙看看我這丫頭到底是中了什麼邪!」

「娘!你放開我!要我說多少次!我沒中邪!」

「乖乖,你讓人家看看!」

「娘!」

「大嬸,」沉默許久的林訴終於開口道,「您女兒確實中邪了。」

?!要不要這麼一語驚人!

唐湘趕緊拽了拽林訴的衣角,示意他不要亂說。

林訴則是示意讓大嬸放開佩蘭。大嬸不理解,本想繼續抱着佩蘭不放,卻也還是因為擔心傷着女兒,鬆了松懷抱。

佩蘭就抓着那鬆手的一瞬間,使勁掙脫開,拉着她娘就要往外跑。大嬸含着淚,搖頭不肯動作。佩蘭只好作罷,哭着跑出了家門。

「娘!你等着!我讓江淵收拾這兩個妖怪!」

佩蘭跑得急,險些一個踉蹌。大嬸看着心疼,跌坐在地,捂臉痛哭。

「這是造了什麼孽呦!」

這一場混亂來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間,屋裡就又只剩下三人面面相覷。

「大嬸,我們不是……」唐湘艱難地開口。剛進了人家家門就被人家女兒指認成妖怪,多少有點尷尬。

「大嬸知道。」大嬸深深地嘆了口氣,聲音哽咽,「不怨你們,是那該死的妖怪附了我閨女的身!」

唐湘聽着大嬸的哭聲,心裏也不是滋味。

她唐湘雖然不信鬼神那一套,但見佩蘭這般指着他們說是妖怪,也覺得有些不對勁。莫非真的是中了邪?可縱使是見多識廣的師叔也告訴她要相信科學,不要迷信。雖然她不懂師叔口中的唯物主義是什麼,但她一向相信師叔的話。或許佩蘭只是想和情郎在一起,編造了這些話來哄她娘親?那就更難以接受了。

唐湘是個孤兒,自幼隨師父師叔長大,沒享受過母親的疼愛。如今見如此疼愛女兒的大嬸為自己女兒這般操心,也不由得心裏難受,卻也沒有什麼辦法。唐湘只好摸索着蹲在大嬸旁邊,輕聲安慰着。

「今晚,」林訴看着佩蘭離開的方向說道「我便可以為您女兒驅邪……」

林訴捏了捏法訣,感應着佩蘭的方位,果然身邊是濃重的妖氣。

”林訴! ”唐湘用力扯了扯林訴的衣角,讓他不要再說下去,徒害得大嬸心痛。他們哪會什麼巫術?還要幫人驅邪?!

林訴則是用眼神安慰着唐湘,示意他自有辦法。

唐湘:我們這樣騙人家大嬸真的好嗎?!大嬸對我們那麼好!

雖然心裏困惑不解,但唐湘見林訴這般肯定,也只好選擇相信林訴,繼續低着頭安慰大嬸。

……

約莫戌時,大嬸的丈夫才從外面回來。到了家中聽大嬸說了下午的事,也是止不住地嘆息。

李天勤身為大夫從醫多年,向來都是行善積德。如今女兒遭此禍端,也是同李家大嬸一樣急白了頭髮。如今聽說林訴會驅邪,雖是半信半疑,卻也只好將希望寄托在他二人身上,因而對唐湘也是百般照料。

唐湘坐在木凳上,安安靜靜地讓李天勤用藥草包紮眼睛。

「姑娘眼睛無甚大礙,過幾天就好了。」李天勤一邊包紮,一邊說道。

「多謝大夫了。」唐湘笑着應答。沒瞎就好,這樣就可以繼續保護林訴去神醫谷了。雖然現在的林訴好像並不需要她保護,但她得對得起這十萬兩的高價。

「林公子,你說能給我家閨女驅邪,是怎麼個驅法兒?」大嬸看着林訴不作聲,閉目調息的模樣,有些焦急的問道。

「今晚子時,我會去那妖怪的洞府一趟。」林訴答道。

「那怕是危險得緊!」大嬸面露憂色,直到林訴向她擔保不會有事,李家大嬸才摸了摸自己胸口,放心了一些。

「今晚你們兩口子就在旁屋歇着,要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喊我老婆子!」大嬸爽快地說。

「兩口子?!」 唐湘聽見這個詞,知道是大嬸誤會了,臉漲得通紅,連忙擺手,「不是!我們……」

「那便有勞大嬸了。」林訴應得倒是爽快,也不管唐湘在旁邊臉紅得像是滴血,「我二人新婚燕爾,不喜打擾,麻煩找間安靜的屋子。」

?!林訴!

「我們!」唐湘紅着臉,試圖做最後的掙扎,卻被林訴攔住。

「我們夫妻二人為求子前往神醫谷,夫人莫不是忘了?」

林訴突然靠近,炙熱的呼吸打在唐湘的耳畔,薄唇輕啟,略顯曖昧的說道。

太近了!心跳的快要死過去了!不是因為受傷,不是因為危險,在這並不算擁擠的農家小屋,那個在她心中隱秘的角落佔據了大部分的男子,就這樣貼在她耳畔,用着那樣溫柔的語氣,叫着她「夫人」……

「林……」

「抱歉,情況需要。」林訴貼在她耳畔輕聲說道。

好像被一盆涼水澆了個徹底。剛剛還有些燥熱的心瞬間像是被扔到了冰天雪地。每一絲涼意都在嗤笑唐湘的愚蠢。

對啊!若是說成護衛,定會讓李家夫婦起疑。只有夫妻,才能讓他們安心,才能給他們更多的空間。

唐湘懊惱地想着,自己何時這麼情緒,居然輕易的讓一句「夫人」亂了陣腳。明明這才是最佳的解釋,不是嗎?

好色之徒!唐湘啊唐湘!你還真是色令智昏!這般容貌,這般武功,這般家世,是你該肖想的嗎?!

「我明白……」唐湘苦笑着開口。

「那便好。」林訴起身,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

李家夫婦見此並未多想什麼,只道是夫妻間的悄悄話。李家大嬸偷笑着拉了拉她相公,去給兩人收拾屋子去了。

「委屈你了。」林訴說道。

「沒事,願聽差遣嘛~到時候別賴賬就行。」唐湘艱難地扯起嘴角,強撐着嬉皮笑臉地說。

林訴聽着唐湘無所謂的語氣,自醒來後便不再疼過的心臟又開始絞痛。

也是,此生他二人萍水相逢,怎敢奢望太多?她這般無所謂的態度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又開始疼了?」唐湘察覺到林訴粗重了些的喘息,問道。

「無礙。」林訴捂住心口回道。

「那就好……」唐湘低下頭,不再言語。

本來唐湘還想問問林訴今晚要如何驅邪,見林訴這般模樣,也不大好開口。

直到李家夫婦二人收拾完屋子,兩人也再無更多對話。

濃烈的妖氣自山林處緩慢移動而來,這一夜,註定是難以入眠……

《花下酒中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