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婚書不止一張
婚書不止一張 連載中

婚書不止一張

來源:google 作者:寧願長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琳 寧塵 都市小說

寧塵還沒有走出失戀的陰霾,他那個素未蒙面的未婚妻就前來跟他退婚了寧塵不願意娶一展開

《婚書不止一張》章節試讀:

江城,南山,山頂別墅。
山腰的霧氣還沒有散去,透過別墅頂樓的落地窗,還看不清城市的輪廓。
單柔慵懶的從水床上醒來,玉臂伸了個懶腰,長腿踢開絲被,小褲包裹的美好臀線,在窗外陽光照射下,顯得精緻而誘人。
「大早上的,誰給我發消息啊?」
單柔的聲音酥到了骨頭裡,再配上充滿媚意的臉蛋,微微自然翹起的紅唇,還有輕薄弔帶睡衣包裹的放鬆綿軟身體......若是有男人在此,絕對會為她而瘋狂!
「千雪?
給我發了張......PS的婚書?」
在看到手機里的照片後,單柔媚意的臉上露出一絲嬌笑,撥通了蘇千雪的電話。
「什麼?
千雪你到江城了?」
「婚書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我還有個未婚夫?」
電話里,單柔的聲音從嬌媚,變得疑惑,繼而驚訝如見鬼。
...... 房間里,暈倒的寧塵,很快陷入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彷彿是夢境,又彷彿是真實存在。
在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一個身影緩緩出現。
他鶴髮童顏,道骨仙風,彷彿天上的老神仙一般。
「爺爺!」
寧塵頓時大喊一聲。
雖然在他幾歲的時候,爺爺就失蹤了,但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這個道骨仙風的老者,就是他的爺爺!
「爺爺!
我好想你!」
寧塵急切的道。
這時,蒼老的聲音響起。
「小塵,拿到這枚玉佩,看來你也已經成年,那你便可以接過寧家的傳承了......」 「記得,你是爺爺的孫子,是你爸的兒子,你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我和你爸,都期待着,親眼看到你的那一天......」 話音落下,身影也緩緩消失。
一股龐大的信息流,如銀河落九天一般,瘋狂湧入寧塵的腦海,有玄門醫術,有道門法術,更有那修仙秘術...... 這股信息流太過龐大,讓寧塵瞬間陷入其中。
而他的小腹丹田裡,也出現了一股青色的氣流,如游龍般起伏不定。
鈴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讓寧塵醒了過來。
「小塵,你快到琳琳家來,有個男人要強——暴琳琳!」
「快放開我兒媳婦!
我跟你拼了!」
「誰是你兒媳婦?
老不死的東西,給我滾出去!」
「強——暴?
老不死的,你他媽有病吧?
滾蛋吧!」
啪!


電話里,傳來秦月淑悲憤的聲音,還有何琳和王明峰的辱罵聲,以及一記狠厲的耳光聲!
隨後,電話掛斷。
嘭!
寧塵轟然捏碎手機,雙眼血紅,爬起身來,拔腿就衝出門外。
二十年前,爺爺離開時,把只有幾歲的寧塵交給了養母秦月淑。
這二十年來,秦月淑把寧塵養大,她對寧塵比親生兒子還親,寧塵也把秦月淑當成是親生母親一般!
王明峰和何琳,這對姦夫銀婦,竟敢打他的母親!
不能饒恕!

...... 「總之,柔柔,這件事你可得好好感謝一下我,要不然,你說不定哪天,就會被這小子拿着婚書上門求親呢......好了,一會兒我就拿着婚書過來找你。」
車裡,蘇千雪跟單柔說了一會兒,掛了電話,就看到寧塵急匆匆的跑下樓來,朝着遠處狂奔而去。
她疑惑的皺了皺眉頭,「大軍,跟上去看看。」
「是,小姐。」
保鏢點點頭,發動汽車,跟了上去。
...... 寧塵很快跑到了何琳家附近。
何琳家住一樓,寧塵遠遠隔着上百米,看到門口的情形,頓時目眥欲裂!
只見年邁的養母秦月淑,正被王明峰一巴掌抽翻在地,然後用膝蓋跪壓在她胸口,抬手就不停的抽.打着耳光。
**!
一連七八個耳光打在秦月淑臉上,打得她兩邊臉都紅腫起來,嘴角更是溢出鮮血!
而何琳,則是在一旁雙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這一切,嬌聲道:「親愛的,別打了,再打髒了你的手,讓你養的大黑來吧。」
大黑是王明峰養的一條惡狗,平時都是用帶血的生肉餵養。
「大黑?
好!」
王明峰獰笑一聲,解開一旁拴着大黑的繩子。
這條惡狗立刻沖了過來,直接撲在了秦月淑身上。
惡狗嘴裏的口水長長滴落在秦月淑臉上,血盆大口張開,鋒利的尖牙露出,就要朝秦月淑脖子咬去!
「哈哈哈!
老不死的東西,你擅闖民宅,我今天就是放狗把你咬死了,那也是正當防衛!」
王明峰得意大笑着。
「該死的!
給我住手啊!

!」
已經衝到幾十米外的寧塵,頓時聲嘶力竭的狂吼,憤怒如火山爆發,大步衝過來,抬起腳,狠狠朝那惡狗腦袋踢去!
呼!
體內丹田處,那絲青色的氣流突然瘋狂運轉!
寧塵渾身瞬間充滿力量,比他平時的力量要大了好幾倍!
嘭!
寧塵猛地一腳,踢得那惡狗如炮彈般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上,哀鳴一聲,當場死掉。
惡狗的整個狗頭,被寧塵直接踢爆成肉醬,狗血沾滿牆壁。
「嗬......」 王明峰頓時臉色發白,驚恐不已。
寧塵連忙扶起秦月淑,急切道:「媽,你怎麼樣?」
「媽沒事,小塵啊,你,你跟琳琳這是怎麼了啊?」
秦月淑顧不得身上疼痛,焦急的問道。
「寧塵,你來得正好,趕緊把你媽這個老不死的神經病帶走!
我好好的跟王少在家裡恩愛呢,這個神經病竟然闖進我家打人!
真是條老瘋狗!」
何琳厭惡之極的指着秦月淑道。
她身上穿着一件又薄又露的絲質睡衣,性感如魔鬼。
但寧塵現在看着她,只覺得噁心!
這時,王明峰也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指着寧塵的鼻子尖叫道:「你敢踢死老子的狗?
賠錢!
我告訴你,老子這條狗價值三十萬,你今天要是不賠錢,你和你這個老不死的媽,你們兩都別想走!」
「對,你們必須賠錢!
三十萬!」
何琳也立刻大聲道。
「什麼?
三十萬?」
秦月淑頓時大驚失色,三十萬對大戶人家來說可能不算多,但對她和寧塵來說,卻是一個天文數字!
秦月淑看向何琳哀求道:「琳琳,不管怎麼說,你也曾經跟小塵是男女朋友,阿姨求你,幫忙求求情好不好?」
「求情?
呵呵,那就讓你兒子跪下來求情好了。」
何琳笑着道。
「你兒子要不跪的話,你就幫他跪吧,跪下來,從我身下爬過去,我就不要你們賠這三十萬了,要不然,我就找人打斷你兒子的手腳,就像他打死我的狗那樣打!
哈哈哈哈!」
王明峰也是得意笑着,岔開腿,一手指着腳下,一手指着秦月淑,伸手就要去抓秦月淑的頭髮,想要把她的腦袋往自己身下按 秦月淑畏懼不已,身體顫抖,兩腳一軟,就要跪下。
啪!
下一秒,寧塵一把抓住王明峰的手腕,小腹丹田內,那絲青色氣流再次瘋狂運轉,怒吼道: 「王明峰,你找死!」

《婚書不止一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