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少,寵妻需節制
霍少,寵妻需節制 連載中

霍少,寵妻需節制

來源:google 作者:盛小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總 霍戰霆

顧眠找到一份好差事,成為生活不能自理的霍家繼承者的沖喜妻子薪資高,待遇好,偶爾還能逗逗小萌寶都說她修的是三生三世的福氣,縱然聲名狼藉還能抱到大金主寵妻無下限的霍少搖頭,「她是個慣犯,偷了我的心如果不對我負責,天涯海角我也要跟隨她,免得再禍害了萬千同胞」小萌寶瞪大眼睛,爸比,你怕不是有被離婚妄想症咩?展開

《霍少,寵妻需節制》章節試讀:

第1章大家都說我是野孩子

「相親不在咖啡廳,在房間算怎麼回事!」

顧眠走出電梯,嘴裏嘀嘀咕咕的。

她按照短訊告知的號碼找到房間,敲了敲門。

咔噠,房門打開。

「不好意思,來晚了……」

顧眠臉上的微笑還沒有完全綻放開,就已經徹底僵住。

門內的光線很暗,走廊燈把站在門口的男人勾勒出模糊的輪廓。

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健碩的身材,掩藏在暗中的那雙狹眸迸射出凌冽的寒光。

這個身影,是顧眠一輩子都忘不掉的噩夢。

「是你?」

「是你!」異口同聲。

顧眠下意識的後退,跟她相親的明明是唐家少爺,怎麼變成了霍戰霆這個混蛋!

她看了一眼門牌號,短訊上寫的是1308,而她現在卻站在1388的門口。

「抱歉,走錯了。」顧眠轉身要走,肩頭突然被大掌掐住。

男人的手指彷彿鋼爪一樣冷硬,猛地收緊。

「顧眠,你就這麼缺錢?」清冷的嗓音透着濃濃的嘲諷。

「嘴巴放乾淨點!」顧眠揚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聲,寂靜的走廊里特別響亮。

霍戰霆狹眸危險的一眯,反手把顧眠按在牆上。

冷冽刺骨的寒意狂卷而來,令空氣瞬間凝滯。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幾乎要嵌入顧眠的肩甲骨里,疼的她冷汗直冒。

顧眠突然發力,轉身咬住他的手臂。

她是下了狠心的,頓時一股血腥味鑽進口腔。

霍戰霆動也沒動,眉頭都沒有蹙一下,只是冷冷的盯着她。

「開個價。」

「……!」顧眠放開他,一陣冷笑,「一千萬……」

男人琉璃色的眼眸終於有了不同的變化,凜冽中醞釀了一絲怒意,很快又轉成了鄙夷。

錢,說到底還是因為錢!

她倒是從來都不讓他失望。

刀削的薄唇掀動,剛要開口說話,就聽到顧眠那欠揍的嬉皮嗓音。

「一千萬,姐姐我也不搭理你!」

走廊里響起腳步聲,顧眠剛要回頭看,就被霍戰霆拎小雞一樣拎進了房間。

「霍戰霆,你敢碰我一下,我讓你斷子絕孫!」顧眠奮力掙扎,連踢帶打,「你這個人渣!敗類!混蛋!」

砰砰砰,房門被敲響。

顧眠停止掙扎,準備伺機而逃。

霍戰霆跟她對視了幾秒鐘,確定她不會亂來,才打開門。

「霍總,這就是星燦娛樂送來的新人,您看……」蘇陌明知道老闆不近女色,可是收了人家的好處,總要走個過程,沒想到屋裡竟然站着一個人。

一個女人!

竟然有女人可以進入霍總的房間!

而且霍總的手,還搭在人家的肩頭上。

霍戰霆也愣怔了一下。

外面的人是經紀公司送來的,那麼顧眠……

就算是誤會她,她大半夜跑到酒店來,也未必是干好事。

「小妹妹……」顧眠突然摟住了霍戰霆的腰,笑着說:「我奉勸你去買點葯,這個人啊……」

「不不行!」

霍戰霆臉色徹底黑如墨色,在被男人鋒利的目光冰凍住之前。

顧眠鬆開他,扯了一下歪掉的衣領,揚長而去。

蘇陌艱難的吞了一下口水,詫異老闆竟然默許女人對他如此詆毀。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顧眠已經進入電梯。

「霍總,我去把人抓回來!」蘇陌把身邊女人推的一踉蹌,「還不滾,等着爺送你呢!」

蘇陌跑到樓梯口,又折回來,手裡舉着手機。

「霍總,家裡來電話,小少爺不見了!」

……

顧眠怎麼也想不到,會在家門口遇到一個孩子。

圓圓的臉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到顧眠之後,歪了歪頭。

萌噠噠!

小傢伙也不等顧眠把門推開,就從縫隙擠了進去。

「我累了,到裏面休息一下!」他坐在小板凳上,腰背筆直,兩手擱在膝蓋上。

顧眠對孩子有很特殊的情愫,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現在的孩子從外貌上根本就分不出性別啊。

「你叫什麼啊,小妹妹!」她故意這麼問。

小傢伙起身,扯開褲腰,「我是男生,你要檢查嗎?」

「算了,我怕辣眼睛!」

顧眠從冰箱里拿出兩瓶爽歪歪,插上吸管遞給小傢伙一瓶。

爽歪歪差點噴出來,顧眠擦了一下嘴角,岔開話題,「你叫什麼?」

「希寶。」小包子嘗試的吸了一口,咂咂嘴,瞬間瞪大眼睛,「這是什麼,真好喝!」

吸溜吸溜幾下就見了底。

「嘿,還是稀有的寶貝呢,爽歪歪都沒喝過?」顧眠呲牙一笑,又拿了一瓶給他。

這一次,希寶有意的放慢喝的速度,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偷看顧眠。

顧眠歪在沙發里,嗤笑,「用正眼看!」

希寶走到她面前,猶豫着,小臉蛋慢慢變紅,才慢吞吞的說,「我能摸你一下嗎?」

「……」顧眠坐直身子,把臉湊過去,「我收費挺貴的。」

「十瓶……爽歪歪,可以嗎?」

「……行,便宜你了。」

希寶把飲料放下,還在衣服上蹭了蹭肉嘟嘟的手,才捧起她的臉,好像捧着珍奇異寶似得。

那雙純真的眸子水汪汪的,似乎涌動着淚花。

有驚喜,有滿足,還有一種不屬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狡黠。

顧眠的心跳突然加快,一種莫名的感覺,讓她鼻子發酸。

她伸出手,輕輕摟着希寶的身子。

希寶更是得寸進尺的爬到顧眠的腿上,摟着她的脖子說,「我好可憐的……沒人疼,沒人愛,大家都說我是野孩子,常常欺負我,嘲笑我,還說我這裡有問題……」

他指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委屈的嘟着嘴,「其實我智商很高的,只是不想跟他們一起玩弱智的遊戲而已。」

顧眠突然很心疼這個孩子,他才四五歲的樣子,不知道被欺負了多少次,才學會自我寬慰。

「希寶,以後姐姐罩着你,受什麼委屈跟我說!」

希寶搖搖頭,然後盯着顧眠的眼睛說,「要不,你當我媽媽吧!」

「……我……」顧眠想說可以收他當乾兒子。

顯然希寶理解有誤。

「一百瓶爽歪歪?」

「……」

「兩百瓶!」

「……」

「你開個價,我一定滿足你!」

《霍少,寵妻需節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