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鑒寶心眼
鑒寶心眼 連載中

鑒寶心眼

來源:google 作者:斷劍長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斷劍長眠 李念恩 都市小說

一場無妄之災導致少年雙眼重創,伴隨着不幸而來的還有眼中的莫名生物少年本如古井一般的人生也因此發生了巨變,古玩賭石,書法字畫,功名利祿.....與名利同行的似乎永遠是危險,被迫踏入古玩界的少年,深感此處的刀光劍影絲毫不遜色於沙場,且看少年如何將人心做戰場,掀起陣陣驚濤駭浪!展開

《鑒寶心眼》章節試讀:

「我名瞳晶。」

聲音環繞在他腦中,竟與他自己的音色一般無二。

李念恩愈發警惕:「你到底是誰!」

「哦,忘了,用你們的話說,我應該屬於是你的眼中大腦。」

李念恩徹底傻眼,一頭霧水的愣在原地。

「我是通過一顆隕石來到你們星球的,你也不是我的第一個宿主,數萬年下來我見過太多滄海桑田,王朝更替,實在是厭倦了,本來都打算永遠就這樣永遠沉睡下去了,誰知道又莫名其妙在你的眼睛裏醒過來了。」

李念恩一時有些大腦過載,滿臉一副「我不理解」的表情。

「這幾天我已經將你們人類的歷史又全部過了一遍,沒想到你們這幾百年跟之前相比可以說是突飛猛進了。」

「大哥,你到底想幹嘛?我不會變異吧?」

「還變異,不是我你早瞎了,你這雙眼睛傷得也太厲害了,簡直是我住過最爛的地方了。」

李念恩長出一口氣:「那我就放心了。」

「別高興的太早,我也只是暫時保住了你的眼睛,你周圍的眼細胞全部被損壞了,而且是不可逆的損傷,我因沉睡太久與世隔絕,靈蘊幾乎都消散殆盡了,另外,你要不想瞎就趕緊去弄來靈蘊。」

「靈蘊是什麼?」

「用你們的話來說,或許應該稱之為陰氣。」

李念恩結巴道:「陰氣?你不會讓我去找屍體吧?」

「我的歷代宿主就算不是雄才大略也稱得的上是天資聰慧了,怎麼遇見你這麼個豬腦子。」

李念恩很是不屑一顧:「少吹了,說的自己多厲害一樣。」

「我記得我最後的宿主是一個姓朱的小子,那小子窮的家無片瓦,身無完衣,遇見我之後最後還不是扶搖直上九萬里了,最開始還是叫朱重八來着,他當上皇帝沒多久我就徹底沉睡了。」

李念恩雙眼圓睜震驚到無以言表:「開局一個碗,結局一個國的明太祖朱元璋是你的宿主?真的假的啊?!」

「朱元璋這名字還是我給他取的,但我還是更喜歡叫他朱八八。」

李念恩諂媚道:「晶哥,你這麼厲害,想必肯定有很多寶貝了,隨便給我一件兩件也夠我花一輩子了。」

「瞧你那點出息,我又不是移動金礦,你先趕緊把你眼睛的問題解決了行不,不然你真的會瞎哦。」

李念恩拍了拍額頭警醒道:「對對對,眼睛瞎了我還不如去死。」而後又摸了摸下巴繼續道:「你幹嘛老催着我弄什麼靈蘊,我如果瞎了你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吧?」

「當然了,你瞎了我就又得繼續沉睡了,既然機緣巧合醒過來了,那我也打算好好看看現在的世界,你們有句話說得挺好的,既來之則安之。」

「那你說的靈蘊陰氣什麼的到底是啥啊?我不太明白。」

「萬物皆有根,而根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正所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而埋在地底下東西宛如一個另類的世外桃源,可謂是吸足了萬物的靈蘊。」

「地底下?你還說不是屍體?」

「人類的骨質脆弱不堪,千百年下來早已腐朽不堪了,還談什麼靈蘊,但那些王侯將相身邊的陪葬品就不一樣了,經過歲月的沉澱與漫長洗禮,留下來的自然也獲得了靈蘊,春去秋來、生老病死,王朝更替,都不過滄海一粟,而靈蘊卻是長盛不衰的關鍵。」

李念恩一時間被整得一頭霧水,使勁晃了晃腦袋:「什麼亂七八糟的,不過陪葬品我倒是聽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讓我去盜墓?這我可不敢。」

「誰讓你盜了,去市場上撿漏不就行了。」

「可我不會看古董啊,現在什麼都是假的,我估計之前所有朝代加起來的古董都沒現在的多。」

「那就不關我的事了,你只有今天一天的時間了,如果弄不來靈蘊你自己承擔後果,我先冥想恢復一些靈蘊讓你維持機能的,足夠保證你這兩天能清晰視物。」瞳晶傳完音就再無聲響。

無論李念恩怎麼嘗試跟瞳晶溝通,瞳晶依然沒有半點回應。

李念恩忍不住破口大罵:「我去你媽的瞳晶,什麼靈蘊陰氣的,我又不是鑒寶專家,這不是讓我白給人送錢嗎?!」

李念恩看了看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九點二十三,內心焦急如焚,如果不去的話鬼知道眼睛會變成什麼樣,但是去吧,又肯定會被坑。

李念恩沉思了片刻,還是不敢拿雙眼去賭,拿出手機查了一下附近賣古玩的地方,帶上錢硬着頭皮出發了。

雖然已漸入深夜,但這處古玩街依舊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李念恩走進去瞅了瞅,整個人都快被眼前五顏六色,琅琳滿目的古玩商品給晃暈了。

「帥哥來來來,我這裡都是上好的古董翡翠,傳世字畫,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一個滿臉胡茬的大叔對着李念恩熱情招呼道。

李念恩聞言便在他的攤位隨便拿起一個雕刻着盤龍白玉盤看了起來。

「帥哥果然有眼光,這可是戰漢上好的龍靈白玉盤。」

大胡茬見李念恩的模樣立馬又神神秘秘的壓低聲音一字一句道:「不瞞你說,我祖上就是摸金校尉出身的,這東西是我家裡傳了幾千年的寶貝,要不是最近手頭實在緊的很,我是怎麼也不會出的,你要有意20萬拿走。」

李念恩發出一陣勉強的假笑,暗道:還戰漢,我看是你親自站着焊的吧。

突然,他的腦中出現一個巨大的「X」號。

李念恩心裏嘀咕了起來:什麼意思?難道說這東西是假的?

老闆滿臉堆笑道:「小夥子,這可都是宮裡傳出來的好東西。」

回過神來的李念恩盯着滿臉橫臉的老闆道:「我再看看哈。」

李念恩的眼睛一件件掃視着攤子上的其他東西,凡是目光所及之處,腦中都出現了對應的「X」號。

他將目光停留在一個錢幣上,因為這塊錢幣是腦中唯一一個顯示是「√」的。

李念恩拿起來仔細瞧了瞧,心想:難道這是真的?

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帥哥,看你年紀輕輕,眼神可真是老辣啊,瞧上眼的都是好東西,這枚錢幣那可是西漢的白金三品龍幣,一口價五千塊錢,就當交個朋友了。」橫臉老闆像是看出了李念恩是個生瓜蛋子,一副宰定了的模樣,對他那叫一個熱情。

李念恩也不懂什麼龍幣馬幣的,但買東西砍價的流程還是必須要有的:「太貴了,要不3000塊?」

誰料對方都不帶一點猶豫就應了下來:「行,都說交個朋友了也不差這點,我這就給你包起來。」

李念恩一瞬間就知道自己被宰了,但東西都已經被橫臉老闆笑嘻嘻的裝好了,話也是自己說出口的,現下也只得乖乖掏錢了。

頓時有了一種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不由得輕嘆道:「古玩如大浪,水之深,吾之幼,尚不能握啊。」

《鑒寶心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