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祥雲樓老闆緩緩從座椅上起身,眼神一直盯着蘇奕,眉頭則一點點皺起。 似乎遇到了一個天大的困惑。 半響,他嘴唇翕張,道:「你……究竟是誰?」 聲音冷硬淡漠依舊。 只是,誰都看出,這位祥雲樓老闆的態度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蘇奕笑了笑,拿起櫃檯上的酒壺,將其中的酒水傾倒在桌面上。 而後,他伸出一指,蘸着酒水,在桌面上勾勒起來。 一道道軌跡玄妙的水流痕迹,從蘇奕指尖之下裊裊生出,很快就勾勒出一副奇異的圖案。 自始至終,祥雲樓老闆目光一直盯着,當看到一點點從蘇奕指尖下勾勒出的圖案,他雙手不受控制地顫了一下,怔怔出神。 此刻,就是不遠處的葉紫山和墨裙少女,也都看出祥雲樓老闆的狀態,變得愈發不對勁了。 似是震驚,又似是錯愕,更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恍惚。 這讓兩人都不由好奇。 可惜,任憑他們如何努力,也無法看清櫃檯上的圖案。 「你我之間的事情,待會再聊。」 蘇奕自顧自收起手指,轉身來到葉紫山、墨裙女子旁邊的那一張酒桌前落座。 而後,他敲了敲桌面,笑問道:「兩位,現在能不能聊一聊了?」 墨裙少女猶豫。 葉紫山則看了一眼遠處櫃檯後的祥雲樓老闆,後者神色怔怔,似魂不守舍般,並未阻止蘇奕這麼做。 須知,剛才時候,這位隱世於此,有着通天徹地手段的存在,可很不待見那青袍少年! 這讓葉紫山終於意識到,情況有變! 眼前這青袍少年,根本不是他所想像的那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無知小兒」! 穩了穩心神,葉紫山乾咳一聲,拱手見禮道:「之前是我二人失禮了,還望道友見諒。」 蘇奕不以為意地揮手道:「不知者無罪,坐吧。」 此刻的他,就如東道主般,泰然而坐,還拿出桌上酒壺,挑了個乾淨的酒盅,為自己斟了一杯。 「恭敬不如從命。」 見此,葉紫山點了點頭,坐在蘇奕對面。 墨裙少女咬了咬紅潤的唇,也坐了下來。 她一對靈秀的眸看着對面的少年,明顯有些困惑,無法想像,該有怎樣的來歷,才會讓祥雲樓老闆態度大變。 「我只問三個問題。」 蘇奕飲了一杯酒,道,「在你們鬼蛇族,誰是推選新族長的牽頭者?」 葉紫山不假思索道:「我族太上三長老葉東河。」 頓了頓,他補充道:「不過,我認為在這件事上,毗摩弟子江映柳也有摻合。」 蘇奕點了點頭,道:「第二個問題,葉南征如今是否還在你們宗族?」 葉南征! 葉紫山和墨裙少女皆吃驚。 這可是他們鬼蛇族一位活化石般的老古董,早在三萬多年前,就已經是名滿幽冥的皇境存在! 兩人沒想到的是,眼前這青袍少年,怎會忽地問起這件事來。 沉默片刻,葉紫山沒有隱瞞,道:「不瞞道友,葉南征老祖早在很久以前,便前往了大荒,至今還不曾歸來。」 「大荒?」 蘇奕訝然,「他去哪裡做什麼?」 「這我就不清楚了。」 葉紫山搖頭。 蘇奕想了想,再問道:「葉東河要推選新族長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葉紫山喟嘆道:「若僅僅只是為了平息宗族內的動蕩,根本不必這麼著急推選族長,故而,我們主脈的老人皆懷疑,太上三長老極可能是想要進入我鬼蛇族的『祖庭禁地』!」 墨裙少女也忍不住說道:「按照我鬼蛇族的規矩,唯有執掌族長權柄,掌握四塊祖傳玉璽,才能開啟『祖庭禁地』的入口。」 蘇奕恍然:「原來如此。」 他總算明白了。 前世他就曾小葉子說過鬼蛇族的這個「祖庭禁地」,那是一個古老的洞天秘境,由鬼蛇族先祖所開闢。 在祖庭禁地內,藏有大玄機,也牽扯到鬼蛇族的起源之秘。 就連鬼蛇族的鎮族神器「天琊燭幽燈」,也一直封印在其中。 但不管那葉東河想要圖謀什麼,其目的很可能就是為了進入祖庭禁地! 「你們可以離開了。」 蘇奕說道。 葉紫山和墨裙少女皆是一怔。 旋即,葉紫山踟躕道:「道友剛才不是說,能幫我鬼蛇族主脈化解這一場風波嗎?」 墨裙少女也把漂亮的眸看向蘇奕。 蘇奕點頭道:「放心,你們所擔憂的事情,定不會發生。」 墨裙少女忍不住道:「真的?」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葉紫山見此,起身抱拳道:「不管如何,道友若能幫我鬼蛇族主脈化解這一場風波,我葉紫山定傾盡所有予以報答!」 說罷,他帶着墨裙少女一起離開。 …… 夜色街巷上。 「叔父,那傢伙出現的太過蹊蹺和古怪,並且還莫名其妙的說,會幫我們主脈化解風波,他……究竟是圖什麼?」 離開祥雲樓後,憋了一肚子疑惑的墨裙少女再忍不住說道。 葉紫山喟嘆道:「你也說了,此人出現的很蹊蹺,他心中究竟打着什麼算盤,我可猜不出。」 頓了頓,他眸光閃動,「不過,我可以看出,祥雲樓老闆似是識破了那青袍少年的身份,連態度也發生變化,由此足以斷定,那青袍少年的來歷,註定非同小可!」 墨裙少女下意識點了點頭。 大隱隱於市。 她曾聽老祖宗葉妤說過,祥雲樓老闆便是一位道行高深莫測的恐怖存在,有通天徹地之能! 而一個能讓祥雲樓老闆都改變態度的少年,其來歷自然不會簡單了。 「叔父,難道說我們就把希望寄托在這樣一個渾身都透着蹊蹺的少年身上?」 墨裙少女問道。 葉紫山思忖道:「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一個好消息,若那少年能說動祥雲樓老闆出手,或許真有機會力挽狂瀾。」 旋即,他話鋒一轉,「不過,我們也得做一些其他準備才行。」 墨裙少女星眸一亮,道:「叔父,您莫非另有辦法?」 如今的鬼蛇族主脈,處境的確很不妙。 太上大長老早在前不久,前往枉死城幽都,查探葉妤老祖的消息,短時間內不可能返回宗族。 太上二長老則在參悟生死玄關,正值緊要關頭,除非發生宗族覆滅的危險,否則,誰也不能驚擾。 而太上三長老葉東河,是支持推選新族長的牽頭人。 再加上江映柳乃是毗摩弟子,身邊還聚攏着大荒六大道門之一『玄黃劍閣』的力量,自三百年前來到天琊城,鬼蛇族上下,皆對江映柳敬重之極。 這等情況下,僅憑鬼蛇族主脈那些力量,幾乎沒有希望去阻止這一切發生。 故而,今天墨裙少女才會和葉紫山一起,前往祥雲樓求助。 就見葉紫山略一斟酌,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咱們主脈的一些老人,前不久已傳信給『火照神宮』內閣首席長老『岳石』前輩,若有他出面,當可周旋一二。」 頓了頓,他繼續道,「很久以前,岳石前輩曾承蒙葉妤老祖的恩情,也是太上二長老的師兄,地位崇高,威信十足。若岳石前輩親自駕臨,事情或許就有轉機了。」 火照神宮! 岳石! 墨裙少女精神一振,道:「若真如此,那就太好了。」 「這件事,先莫要泄露。」 葉紫山叮囑道。 墨裙少女連連點頭。 …… 夜色籠罩下的天琊城,燈火璀璨,繁華喧囂。 但祥雲樓內,卻顯得格外冷清。 除了蘇奕,再沒有其他客人。 事實上,整座祥雲樓,除了老闆之外,連小廝都沒有一個。 往昔歲月中,哪怕生意再慘淡,老闆也雷打不動,直至夜晚子時才打烊。 可此時,祥雲樓老闆卻起身,破天荒地提前關上了大門。 而後,他拎着一壇酒,來到蘇奕所坐的酒桌前,在對面座椅中緩緩坐下,揭開酒罈塵封不知多少年的蓋子,為自己和蘇奕各斟了一杯。 頓時,一陣濃郁的酒香飄散而出。 就見那酒水色澤如湖泊,在燈影下瀲灧柔和的金光。 祥雲樓老闆舉起酒杯,道:「小傢伙,是蘇老怪讓你來找我的?他人呢,為何不親自來?」 他臉龐消瘦冷硬,身着布袍長衫,鬚髮有些花白,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 連聲音也毫無情緒波動。 「小傢伙?「 蘇奕拿起酒杯,看着杯中酒,輕嘆道:「這世間,一葉障目者眾,我卻沒想到,連你老屠夫也有眼拙的一天。」 說著,他目光看向對面的老人,若有所思道:「莫非,這三萬多年來,你還未曾打破道心中那一道壁障?」 祥雲樓老闆剛把舉起的杯中酒一飲而盡,聞言,他似受驚般噗的一聲把酒水噴了出來,劇烈咳嗽起來,顯得很狼狽。 可他卻顧不得這些,眸子如冷電般駭人,死死盯着蘇奕,神色明滅不定,道:「蘇老怪!?」 聲音罕見地有些激動,態度也罕見的有些失控! 蘇奕把杯中酒飲盡,這才微笑道:「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