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 連載中

江寶寶厲北爵

來源:外網 作者:前夫又來搶萌寶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前夫又來搶萌寶 玄幻魔法

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展開

《江寶寶厲北爵》章節試讀:

這刺耳的聲音讓柳心愛僵硬了一瞬。 但男人貼在大腿上滾燙的掌心又讓她瞬間更加激烈的反抗了起來! 「秦亦言!放手!」 柳心愛顧不得太多,直接抬起腳來去踹眼前的人,一腳踢在了他的大腿上,絲毫沒有留情。 「嘶……」 秦亦言果然怔了一下,倒吸了一口涼氣,眼底卻有更加洶湧的風暴閃過,心裏也全都是剛才那條信息,掀起翻江倒海的醋意。 他們兩個人果然還有聯繫! 虧他還以為她這段時間表現好,才把手機還給她了。 可是前段時間,江成昊確實沒有再發消息過來。 還是他們兩個約定好了時間,在某個特定的時候偷偷的發消息,這樣就不會被他發現? 秦亦言手上的動作越來越過分,眼底的肆虐也逐漸被佔有慾代替。 他已經對手下的這幅身體太過熟悉。 可是,這樣的經歷,卻沒有一次是愉快的。 為什麼她就是學不會乖乖的? 總是要挑戰他的底線? 「秦亦言!你這個混蛋!」 柳心愛的尖叫聲不停落在耳邊,她掙扎之下抬手揮過來的巴掌也帶起一陣風聲在耳邊響起! 「是,我就是混蛋!你第一天認識我嗎?」 他輕而易舉的便捏住了她的手腕,連同另一隻手一起壓在頭頂。 左腿也直接毫不費力的便直接壓在了他的雙腿上,讓柳心愛徹底動彈不得,只能任人擺布。 「秦亦言!!!」 柳心愛眼眶通紅,一滴眼淚要掉不掉的掛在眼角,冷冷的看着壓制着他的人,連指尖都在顫抖。 說完,卻到身前男人的氣息猛的湊近。 火熱的吻落在她的脖頸。 他帶着冷意的調侃嗓音也在耳邊響起。 「你知不知道,你只有這種時候,表情看起來才像個人……」 「唔!」 柳心愛想要反駁,耳垂卻被人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發出一聲驚呼。 隨即便聽到秦亦言輕笑一聲。 他乎對她這樣的反應很滿意。 人已經成功的制服。 「進攻」便可以正式開始。 原本撕碎的裙版本就不堪一擊,只要輕輕一扯,就能讓裂口開的更大。 「嚓――!」 又是一聲布料的聲音響起,柳心愛只覺得腰間一涼,他的大手便再次探了進來! 她簡直不敢想自己此刻會是什麼樣子。 秦亦言從未有哪一次,像今天這樣過分! 這種撕衣服的行為,到底把她當做了什麼? 柳心愛死咬着牙,只覺得一股莫名的恥辱瞬間席捲全身,腿也被對方的膝蓋微微分開。 下一秒―― 她再次你用盡全力的掙紮起來,躲避着他的吻。 嘴裏也不受控制的大喊道:「秦亦言你滾開!我嫌你臟!!!」 此話一出,空氣突然安靜了一瞬。 秦亦言原本搭在她腰間的手也停了下來。 柳心愛也猛的回過了神來,心裏瞬間咯噔一下。 完了…… 這個瘋子接下來一定會更加過分的對待她…… 她絕望的閉上眼睛,並不指望眼前的男人會放過她。 可是一秒,兩秒,三秒…… 等待中的粗暴對待卻遲遲沒有落下。 柳心愛終於忍不住,微微的睜開了一點眼睛,隨即便心裏又是一驚。 秦亦言……在笑。 並不是之前那種冷嘲熱諷的笑,而是……看起來心情真的突然變得不錯? 柳心愛大腦空白了一瞬,眼底快速的閃過一抹不解。 緊接着―― 「看不出來,原來你這麼在意這件事?」 秦亦言說著,手上又有了動作,卻不再像之前那樣粗暴,而是在逗弄什麼寵物一般,指尖微微用力,捏緊了柳心愛的下巴,強迫她直視着自己。 「我只是不想得病!」 柳心愛強硬的回復,絲毫不掩飾自己眼底的嫌惡。 她不想激怒秦亦言。 可是有些話,卻控制不住。 兩個人無聲的對峙着。 就在柳心愛以為自己今天可能會被眼前的人放過的時候……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會不會得病?」 秦亦言刻意壓低的嗓音再次傳來,像是故意和她作對一般,對這件事顯得漫不經心的。 「你……」 柳心愛還想再說點什麼。 這一次,秦亦言卻沒再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低頭封住了他的雙唇,奪走了她的呼吸。 漫漫長夜,才剛剛開始。 …… 第二天。 柳心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 厚重的窗帘隔絕了刺眼的陽光,讓她恍然間以為自己睡了一整天。 反應了幾秒,這才急忙坐了起來,拿起手機去看時間。 看到不過是上午十點,她這才鬆了口氣,也後知後覺的感到了渾身各處傳來的酸痛。 昨晚的強迫與混亂還停留在腦海中,到了最後,她竟然累的直接睡了過去,連秦亦言什麼時候結束的都不知道…… 但是,不用猜也和之前一樣…… 柳心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微微瞪大了眼睛,飛快的翻身下床,跑進了浴室。 然後拉開柜子,從一個看起來像是護膚品包裝的盒子里,掏出了一顆白色的藥片。 她飛快的打開包裝,連水都沒喝,便直接吞了下去。 「呼……」 藥片咽下,柳心愛這才猛的鬆了一口氣,靠在了洗手池邊緣。 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 秦亦言那個瘋子,從來都不會做避孕的措施。 可是,她卻不能忘。 為了防止藥片被發現,她特意剪開了包裝,一粒一粒的塞進了盒子里。 果然,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秦亦言從未發現,也不會在意她的護膚品盒子里究竟裝了什麼。 這樣就好。 柳心愛放空了片刻,這才轉過身去打算簡單的洗漱一下。 可一轉頭,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卻猛地一愣。 她的脖頸到肩膀,全都是蓋不住的暗紅吻痕。 每一個痕迹都顯示着昨天他們度過了怎樣瘋狂的一晚。 在她原本被傷痕纍纍的記憶中,又添上濃重的一筆。 身上的睡裙也是昨天被撕壞的那條。 柳心愛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半晌,突然露出一抹慘淡的笑,隨即平靜的打開水龍頭,低頭,洗漱。 只有眼底是藏不住的悲涼。 她現在這副樣子,和外面那些女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只不過是被包裝在華麗的外表下,被迫服務秦亦言一個人而已。

《江寶寶厲北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