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將軍為皇
將軍為皇 連載中

將軍為皇

來源:google 作者:風塵落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塵岳 馬靈兒

塵岳是個山村少年,從小他便沒見識過外面的世界,如今為了給家裡減輕點賦稅,做了兵展開

《將軍為皇》章節試讀:

遠處響起一陣馬蹄聲,大隊騎兵由遠及近,進入先前伏擊的密林之中。
這隊騎兵雖然也是燕戎裝束,但是與先前被截殺的斥候則完全不同,人人皆披軟甲,手持長矛,要知道燕戎因為是游牧民族,雖然戰力強悍,但是冶鐵技術十分落後。
一般的燕戎騎兵作戰只會穿戎服,戎服是本民族的服飾,樣式為緊身窄袖的袍服,有交領和方領、長和短兩種,長的至膝下,短的僅及膝。
這種戎服雖然輕巧方便,但是不具備防禦能力,一旦短兵相接,非常容易受傷。
而這隊騎兵能披軟甲,說明是一支燕戎精兵。
為首一人並沒有穿鎧甲,而是身着華服,透露着一股貴族氣息。
他面色陰沉的掃視着沒被打掃乾淨的戰場,手一揮,頓時就有十幾人翻身下馬,四處搜尋着。
貴族公子背着手,看向遠方。
不一會兒,一名偏將在身後拱手而立:「公子,確定了,就是之前派出去的那隊人,一個不少,屍體都在這了。」
「東西呢?」
「沒有,都搜過了。」
這名偏將猶豫了一下。
又接著說道:「看這裡的泥土被翻開的時間應該不久,根據末將推算,伏擊頂多發生在兩個時辰之內,按理來說他們還走不遠。」
華服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幫人膽子還真大,敢追這麼遠,既然來了那就別回去了,離這最近的應該就是武關了,你帶三百精騎先行,一定要拖住他們,我隨後就來。」
「諾!」
偏將翻身上馬,一隊騎兵快速的朝先前塵岳他們撤離的方向追去。
時值初秋,天氣還是挺涼爽的,太陽緩緩落山,天色開始陰暗下來,一場危險正在逼近。
百夫長王貴看天色漸晚,正琢磨是不是在這休息一晚,先前開玩笑的那名伍長侯勇拍馬上前問道:「今晚是不是就在這裡休息一下,明早再趕路,估計還要七八個時辰才能回營。」
王貴猶豫了一下:「不宿營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吃點乾糧,爭取天亮前回到武關。」
心裏想着那張武關的城防部署,王貴心裏總有些不安。
大家聞言都下馬掏出了各自的乾糧袋開始吃了起來。
塵岳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乾糧啃了起來。
吃着吃着突然察覺到一絲不對勁,轉身朝遠處看去,遠處一隊騎兵正朝着自己這邊過來,一股肅殺之氣撲面而來。
百夫長霍然起身:「出事了!」
王貴看着那一隊身披軟甲的燕戎騎兵,大喝一聲「上馬!
迎戰!」
此時撤退已經來不及了,要是在逃跑的過程中,被敵軍追上,那麼用後背迎敵的結果就只有被屠殺的份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騎戰中消耗對方的體力馬力,並且自己還要活下來,才有可能伺機撤退。
所有人抽刀而立,默默的等待着命令,緩緩地排列成兩隊橫列,總共不過百騎,毫無陣容的寬度和深度可言,百夫長心裏清楚,今天必定是一場血戰。
塵岳心裏一緊,這是他第一次騎戰,雖然從小就練習騎馬,可是數百騎得騎兵對撞還是頭一次更何況此次出來每個人都只配了弓弩和馬刀,連長矛都沒有,這樣就缺少了第一次破陣時的優勢,一寸長一寸強!
而且此時弓箭已經失去了作用,等不到你放完第一輪齊射,馬隊就能衝到眼前,到時候失去了衝鋒的蓄力,己方的陣營一衝便垮,只能任人屠殺。
騎兵移動的非常快,轉眼就接近了不少,王貴刀柄一揮:「沖!」
說完就開始了衝鋒,一整排的騎兵以王貴為中心,形成一個錐形的鋒線,塵岳在第二排,因為老兵在前抗住第一波衝鋒,新兵在後,避免第一輪接觸就出現大量的死傷。
燕戎騎兵也默契的漸次排列成四條鋒線,企圖以人數的優勢耗死大周騎兵。
「轟!」
僅一個照面,雙方便各自有十餘騎落馬,王貴這邊因為沒有長矛,傷亡還要更甚,第一波接觸塵岳的壓力被前方的老兵擋下了,第二波就沒這麼輕鬆了,一根長矛猛地刺來,塵岳一個側身,用刀一個格擋,槍尖幾乎是貼着胸口滑了過去,有驚無險。
跟着就是對方的第三波鋒線,這次不可能躲過去了,塵岳惡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來吧!」
迎面又是一根長矛刺來,塵岳俯身下探,一個井底撈月,一刀砍在了燕戎騎兵的腿上,燕戎蠻子一聲慘叫落下馬去,塵岳順手握住長矛,一把奪了過來。
然後擺成衝鋒姿勢,目光狠狠地盯着下一名燕戎騎兵,誰更狠,誰就活!
馬過!
人落!
出陣!
一次穿陣,塵岳已經氣喘吁吁了,看着胳膊上被劃開的血口,心有餘悸,剛剛再偏一點,死的就是自己了。
他抬頭一看,發現己方還活着的只有二十餘騎,心頭便是一涼,難道第一次出任務就要死在這了嗎,絕對不行!
王貴看着剩下的這點人,胸中悲憤,要是自己完成任務就全速趕回去,就不會落得這般境地。
還活着的基本上都是老兵了,新兵在這種劣勢的交鋒中,幾乎不可能活下來。
他看向一旁正包紮着胳膊的塵岳,咬咬牙,從懷裡掏出那份繳納的情報嗎,來到塵岳面前:「今天估計是走不了了,待會我們再度衝鋒,你跟在後面,保留體力,這份情報你帶回武關,交給騎軍左都統周如海,一定要親手交給他,其他人一概不給。
要是回不去,就毀了它。」
「頭,我不!」
「啪!」
百夫長一個巴掌甩在了塵岳的臉上,「你知道這份情報意味着什麼嗎,帶不回去,燕戎可能就會突破武關,到時候,數萬大軍,幾十萬百姓,生靈塗炭!
你以為我是為了你嗎,我是看你機靈,身手也不錯,活下去的概率大,別讓我們這些兄弟白死!」
「諾」塵岳紅了眼眶,狠狠的點了點頭。
此時異變驟生,遠處想起一陣號角聲,只見先前的華服男子帶着剩下的燕戎騎兵正在靠近,「還有援軍!」
百夫長和其他人對視一眼,不能拖了,必須立刻突圍。
第二輪衝鋒開始了,此時雙方已經互換了位置,燕戎騎兵也重新整頓了好了隊形。
這邊沒多少人了,所以只排成了一條鋒線,塵岳跟在了百夫長的身旁。
衝鋒開始,大周騎兵原本筆直的鋒線,慢慢的再度形成一條錐形,塵岳落後一拍,呆在了隊伍的正後方。
「喝!」
百夫長一聲大喝,陣型再度變化,二十餘騎形成兩排,組成了一個略微厚實的陣型,緊緊的將塵岳擋在身後,塵岳緊握住之前搶來的長矛,吊在隊伍的最後。
他知道,這一輪衝鋒過後,將會無一倖免。
到時候只有靠自己了,所以現在必須保存體力。
刀光火石之間,雙方一錯而過,轉眼間,大周騎兵就紛紛殞命,就在最後百夫長落馬的瞬間,塵岳一夾馬肚,一矛刺死了左前方擋路的燕戎騎兵,隨後速度再提,一口氣衝出了敵陣,緊接着一口氣衝到了對面的山坡上,隨即勒馬,回頭看向剛剛血腥的戰場。
華服男子已經到了戰場,絲毫不在意戰場上的血腥味,策馬緩緩的行到隊伍的最前方,偏將在他耳邊低聲說著什麼,隨後把最後一個活口拉到了陣前,塵岳一看,是百夫長,胸口被刺了一刀,鮮血不停的外流,奄奄一息。
華服男子一腳踩在王貴的胸口,緩緩的舉起刀,猛地揮下,塵岳心頭一顫,狠狠的盯了華服男子一眼,伸出手,在虛空一划,然後策馬掉頭,往武關方向奔去,兩次衝鋒,身上留下了好幾個傷口,血已經快止不住了。
再不走,就只能等死了。
「頭,我會給你報仇的。」
塵岳心頭默念着。
華服男子挑挑眉,笑道:「有意思。」
「要追嗎?」
偏將垂首問道。
「不用了,算了,追也追不上了,回吧。」
偏將便不吱聲,退到一邊。
一陣微風吹過,吹起了男子的外袍,露出裏面的腰帶,一隻雄鷹有八隻爪子,栩栩如生的綉在腰帶上。
八爪雄鷹,燕戎皇族!
 

《將軍為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