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江南曦夜北梟
江南曦夜北梟 連載中

江南曦夜北梟

來源:外網 作者:雲凰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凰 都市言情

傳聞,夜氏總裁夜北梟心狠手辣,殘忍無情。雖然長了一張妖孽的臉,卻讓全城的女人退避三舍。可是,他最近卻纏上了一個女醫生「你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兒子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女醫生擺弄着手裡的手術刀,漫不經心「我兒子憑本事長的,與你有毛關係!」夜少見硬的不行來軟的,討好道「我們這麼好的先天條件,不能浪費,不如強強聯手融合,再給兒子生個玩伴……」五歲的小正太扶額,表示一臉嫌棄。展開

《江南曦夜北梟》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一夜天酒吧。

江南曦一杯杯喝着酒,把身後喧囂的世界,完全置之腦後。

她的腿邊放着一個大行李箱,而她卻不知道何去何從。

她是安城人,媽媽和爸爸離婚,她跟着媽媽來到唐城,和外公外婆同住。

現在,外公外婆沒了,媽媽也沒了,她留在這座城市的唯一信念,就是和高偉庭建立一個家。

而現在,高偉庭卻拋棄了她,讓她就像是被斬斷了線的風箏。

她又喝下了一杯酒,然後看了看錶,已經九點半了,那個人卻沒有來。

難道他連給她個解釋,都不肯嗎?

雖然白天的時候,他說得那樣決絕,可是她還是不相信,他是厭倦了她!

平時他對她有多珍惜,她比誰都清楚!一定是什麼別的事,讓他不得不放下她!一定是這樣的!

就在這時,一行人走到了她的身邊。

她醉眼朦朧地看去,看到了在眾多保鏢簇擁下的夜蘭舒,卻沒有高偉庭。

她的心一痛,扭過頭去,又灌了一杯酒。

夜蘭舒嘲諷地哼了一聲,一擺手。她身後的一個保鏢,把一個大紙箱子,放在了江南曦的手邊。

夜蘭舒說:「江南曦,這都是你送給偉庭的,他讓我代他還給你。他還讓我轉告你一句話,不要再糾纏他,他不欠你什麼!」

不欠她什麼?她五年的青春和感情,再他的眼裡,難道就一文不值嗎?

她已經痛到麻木的心,還是又痛了起來。她沒看那個箱子,向酒保一招手,說:「幫忙把這些破爛扔了吧,一會兒,我多給你點小費!」

人都被她弄丟了,她還留着那些東西做什麼?

酒保點頭,「好的,江小姐。」他說著,把那個紙箱子搬到了櫃檯下。

江南曦仰頭喝下一杯酒,冷聲道:「你走吧,我和你沒話說!」

夜蘭舒上下打量了江南曦幾眼,拉過一把高椅,坐在她身邊,忽然笑了:「說實在的,我贏得還真是沒有一點成就感。你看你這打扮,才二十齣頭就和一個中年婦女似的。你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女人味,怎麼吸引男人?所以,偉庭離開你也沒有什麼不對!」

江南曦冷眼看向她,「所以,你現在承認,你就是憑藉一身的狐狸騷,勾引了他?」

夜蘭舒哼了一聲:「你知道什麼叫兩情相悅嗎?江南曦,你們在一起五年了,他一直沒碰過你吧?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江南曦一怔,回憶往昔與高偉庭在一起的日子,兩個人一起吃飯,一起上課,一起泡圖書館,一起泡實驗室,她覺得這就足夠甜蜜了。

夜蘭舒得意地湊到她面前,說:「他說你太遲鈍了,就是一個學習機器,就像一塊木頭,一點都不開竅。他對你這塊木頭,實在提不起興趣!他還對我說,有幾次,他本着增進感情的美好願望,想閉着眼睛做了,可是你還白痴一樣,無動於衷,讓他大倒胃口。他還說,你都要把他憋出內傷了……」

「你胡說,他才沒有你說的這樣齷鹺!他是珍惜我,說要等到和我洞房花燭的時候……」

她是學習機器不錯,可是她並不遲鈍,更何況是她全心愛着的男人!她明白他的隱忍,因此心中對他更加愛慕!

她絕不相信,她愛了五年的高偉庭,是夜蘭舒口中那個猥瑣不堪的男人!

「珍惜?呵呵!」夜蘭舒眼眸中閃過一抹恨意。

她湊近江南曦,拉低自己的衣領,讓她看自己的脖子和鎖骨,上面滿是紅腫的痕迹,看着還很新鮮。

江南曦驀地閉眼轉頭,猛灌了一杯酒。

夜蘭舒對她的反應很滿意,一邊整理着衣服,一邊說:「這才是一個男人,瘋狂愛一個女人的印證。江南曦,你承認吧,你已經輸了!」

她站起身,繼而又說:「江南曦,你不過是一個娘死爹不要的孤兒,你什麼都給不了他,而我卻能給他一切!因此,他現在更需要我!所以,你徹底輸了!」

她話沒說完,竟揮手給了江南曦一巴掌。

她這巴掌,把江南曦口中的酒,都打了出來。

「江南曦,你現在應該明白了,我不是小三,偉庭不過是做了最明智的選擇!所以,這巴掌我還給你!」

她說完,帶着保鏢揚長而去。

江南曦坐在椅子上,真想哈哈大笑,可是她卻笑不出來。

這就是她想要的真相嗎?

說她不懂風情,是塊木頭,還給不了他想要的未來?所以之前他給她描繪的美好藍圖,都是騙她玩的?

她是有多傻,才會對那樣一個虛偽卑鄙的男人掏心掏肺?

那樣的男人,根本不配她江南曦愛!

現在,她倒是有點感謝夜蘭舒,是她成功帶走了那隻畜生!

可是,她的心還是很痛,他們相濡以沫了五年啊,每一天都是那麼甜蜜美好,沒有一次爭吵,因為他捨不得對她發脾氣,而她也捨不得讓他生氣……

他們原本計劃好了,畢業後在唐城好好打拚,結婚買房子,生孩子,安家立業!

而她原本準備在今晚,把自己完完全全給他的!

她那麼想要一個家,一個和他組成的家!

現在,一切都沒了,沒了……

江南曦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直到感覺自己的胃幾乎要被撐破了,她才晃晃悠悠地去二樓的衛生間。

她在洗手池前吐了個昏天黑地,洗了把臉,又搖搖晃晃地離開衛生間,想下樓,卻把方向搞反了。

她沒能下樓,反而向包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她腳步不穩,身子一歪,倒在了一扇門上,把門給撞開了,她狼狽地撲在地上。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隻大手就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拎起來,推到門上。

一道冷冽的男生在她的頭頂炸響:「你是那個女人派來的?說,她讓你做什麼?」

江南曦大腦一片混沌,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臉,只覺得這個男人很高,他的眼睛很亮,聽聲音,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她不明白男人在說什麼,可是他的手掐得她很難受,上不了氣。

她掰着他的手指頭,含糊地說:「什麼女人?那個小三嗎?嗚嗚,她是個狐狸精,她勾走了我的男人,你幫我把他搶回來好不好?」

《江南曦夜北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