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江山不及你眉黛
江山不及你眉黛 連載中

江山不及你眉黛

來源:google 作者:萬小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月卿 段澤

烽火連綿,硝煙瀰漫她助他坐上大帥之位,讓他享受榮華富貴可也是這個男人,害她葬身在火海中,結束了慘淡的一生……荒唐重生,回到年少時,她誓要以牙還牙既重生,則鬥爭撕破偽善舅母的面具,揭穿心機表妹的陰謀,惡懲那個矯揉造作的白蓮花還有最重要的——遠離那個男人展開

《江山不及你眉黛》章節試讀:

她嘶吼着,抬手直接將身側的水杯往林月卿頭上砸去。
林月卿整個人還處於晃神的狀態,根本沒有躲閃。
那水杯甩在她額頭上,划出一道血痕,再嘭地碎落一地。
「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好心要給我兒送長命鎖,原來是趁寶寶睡了,活活把他悶死!」
許湘雨每說一個字,表情就痛苦一分,看得在場的人都傷心不已。
林月卿這才反應過來,許湘雨這是把孩子的死怪在了自己頭上。
「許湘雨,你把話說清楚!
我上午來看孩子時,你跟奶娘都在場!」
她顧不得身體的難受,費力解釋。
跪在地上的奶娘一邊抽噎一邊說道:「夫人,您這會兒怎麼就敢做不敢認了呢!
您當時一走,少爺就斷了氣……我跟少爺無冤無仇,少爺又是許姨太懷胎十月生下來的,難道會是我們把少爺悶死的嗎?」
奶娘每句話都一針見血,讓林月卿無力反駁。
是啊,全府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林月卿不待見許湘雨這個妾室,也不喜歡這孩子的降臨。
如今她一走,孩子就死了,誰會相信她不是兇手?
林月卿不由自主看向段澤,那個男人正將許湘雨擁在懷中,柔聲安慰着,絲毫沒有看自己一眼。
她突然覺得渾身疼得要炸開,血管里爬滿了無數蟲子啃噬撞擊,一波比一波洶湧。
「你不信我?」
林月卿直直看着段澤,有些喘不過氣。
「你出了梨苑便收拾行李找男人私奔,叫本帥怎麼信你?」
段澤臉色很難看。
他接二連三的幾個「本帥」,讓林月卿斷了心底最後一絲殘念。
這世上唯一知道她生病,並給予她溫暖的人,都被段澤親手槍斃。
他們七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經到了末路。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短短八個字,再無一絲溫情。
段澤將林月卿關進了監獄,絲毫沒有顧及兩人的夫妻關係而手下留情。
入夜。
段澤進了林月卿的牢房,手中還舉着李大夫的人頭。
林月卿將五指蜷緊,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怎麼,沒給你姦夫留個全屍,就用這種眼神看我?」
段澤拿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捏着那冰涼的薄刃。
「孩子不是我殺的,我找李大夫只是為了看病。」
林月卿的神情已經木然。
「看病?
我看你得的是寂寞空虛的病!
醫院那麼多女醫生不找,非找個小白臉!」
段澤譏誚道,半分擔憂和關心都沒有。
「段澤,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嗎?」
林月卿看着他,涼意已經深至骨髓。
段澤愣了愣,慢半拍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他正欲開口,林月卿已經搶了先:「一個女人能有幾個七年?
我把最好的年華都給了你,背井離鄉跟你闖天下!
七年感情你在外面胡鬧了三年,我說過你什麼嗎?
憑什麼我去見一個男醫生,你就要殺人……」
林月卿的話還沒說完,段澤便用一記響亮的耳光打斷了她。
這一耳光,打得林月卿懵了懵,連帶着耳朵都嗡嗡作響。
「我天天忙打仗,找女人逢場作戲解解悶怎麼了?
倒是你,你在家裡活得像金絲雀一樣還不知足!」
「說了讓你做孩子母親,你卻狠下殺手!
別的大帥夫人是希望自己男人開枝散葉,你反而是希望我斷子絕孫吧!」
段澤惱羞成怒,拽着林月卿往牢房中冰冷的石床上拖。
林月卿的手腕被掐得青紫,後背也被那硬邦邦的石塊硌得生疼。
直到最後痛得兩眼發黑,連瞳孔都開始渙散。
「我恨你。」
她終於,再也愛不動了……

《江山不及你眉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