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嬌寵貴妻
嬌寵貴妻 連載中

嬌寵貴妻

來源:外網 作者:樂瑤上官雲哲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樂瑤上官雲哲 其他類型

上官雲哲接過她手上的越窯青釉海棠碗,奶香撲鼻而來,淺嘗兩口,「不錯。」 他很是好奇,這小丫頭到底經歷什麼事情,才會一改常.........展開

《嬌寵貴妻》章節試讀: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嬌寵貴妻》講述的樂瑤上官雲哲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 樂瑤伸手握住他骨節分明的大手,過往的一幕幕如走馬燈一般的在腦海中盤桓。 是她有眼無珠,錯把壞人當好人,將攝政王一片真心踩在地上,一次次傷害他。 明明每一次她闖禍惹事替她善後的都是他,可她卻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他的底線,一次又一次的讓他難堪。 淚無聲的落下,她真的好悔! 上官雲哲對沖喜一事,素來不信。 要不是母妃趁他昏迷之時,一意孤行,也不會讓這麼小的娘子離家,孤身守着自己。 更別提這小娘子還是首輔家的千金,想來平日里在家定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備受寵愛。 「別哭,明日我就讓人送你回家。」 上官雲哲還以為樂瑤是因為害怕打雷想家才哭。 「不!」 樂瑤抬眸,淚眼朦朧的望向靠在床側的上官雲哲。 「雲哲哥哥,別趕我走,我想留在王府。」 沖喜娘子,顧名思義,就是家中有人病重時,用辦理喜事來驅除所謂作祟的邪氣,希望病人轉危為安。 過往的沖喜娘子,若是男方病故,往往就要終身守寡。 但南安國歷代國主都施行「仁政」,他們體恤百姓,知曉無法杜絕「沖喜」的行為,便規定,沖喜娘子在男方病故後,可自行選擇歸家亦或是守寡,當然,男方若是痊癒後,沖喜娘子亦可選擇歸家亦或是留在男方家中,但是他們並不一定要完婚。 不管沖喜娘子如何選擇,男方都要禮待她。 這一次樂瑤選擇留在上官雲哲的身邊,要守着他、護着他,讓他不再被奸人所害! 她更要在上官雲哲身邊好好長大! 父親、上官瑾耀、樂妍,你們等著! 你們加之吾身的痛苦與罪惡,我會一一向你們討回! 上官雲哲深邃的黑眸內閃過一絲錯愕。 此前,眼前的小姑娘一直哭着要回首輔府,可母妃擔心他的身體,非讓這小姑娘在府內住滿七七四十九天,才肯讓她回去。 怎麼一晚上的時間,小姑娘就突然改變心意了呢? 「好。」對於上官雲哲而言,府內多一個小姑娘和少一個少姑娘並無任何區別,他雖不喜沖喜娘子一事,但自己的身子確實是因為小姑娘才恢復。 他不是那有恩不報者。 暴雨過後的清晨,天空格外的乾淨。 樂瑤睜開眼,發現自己此刻正躺在上官雲哲的懷內,絲絲羞赧爬上她的雙頰。 她也不知道昨天自己是什麼時候睡去的,只記得自己以雷聲為借口,抱着攝政王哭了好久好久,將心底過往所有的委屈與不甘都在他的懷內哭盡。 昨夜真的丟死了個人。 輕手輕腳的越過還在熟睡的上官雲哲,下床,推開房門,喚下人來伺候她洗漱。 懷中人兒一動,上官雲哲就醒了,他昨夜才發現一個人居然能哭的這般傷心難過,也不知道懷裡的小姑娘是怎麼了,只能任由她在自己懷中哭泣。 他原想等七七四十九天後,備下重禮,親自送小姑娘歸家,向首輔大人至謝,可如今,他改變主意了。 他倒要看看這首輔府到底是什麼龍潭虎穴,居然逼的一個小姑娘哭的如此傷心難遏! 上官雲哲前腳剛吩咐人去查樂瑤在首輔府的情況,首輔府的人後腳就來了。 樂瑤坐在會客堂,強壓着內心翻騰的恨意看着樂顏。 每月月初,樂顏都會帶着綾羅綢緞、珠寶首飾來王府探視自己,說,「姐姐,這是這個月的份例,你看看,還需什麼,我下次再給你帶來。」 上官雲哲在最初時說過,她在王府每月亦有份例,缺什麼同管事說就行,完全不用大費周章的從樂府送來。 她卻一直固執的認為這是母親、父親對自己的重視、心意,自己怎可辜負?內心滿是感動,自己雖在王府,可她的心始終和家人們在一起。 重活一世,她才看明白樂顏母女對自己的惡毒!她才明白上官雲哲的阻止並未帶有一絲惡意,反而是在幫她。 從前的自己真是愚鈍,她們母女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上官雲哲說什麼,她就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甚至到最後,事事都要於他對着干。 她上一世一直疑惑,自己明明家世顯赫、容貌冶麗、才情斐然,為何從王府歸家後,卻無人上門提親? 她更是不解,為何京都貴族圈的夫人們都說她驕奢刁蠻不是良配。 原來,她們母女二人在這個時候就已經在算計自己。 每月鋪張、招搖的將這所謂的份例送到王府,是真的對她的關心嗎? 她們對她的好全都是陰謀,她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捧殺」她。 「妹妹,這些東西你且帶回去,往後也不用再給我送。」 樂瑤望向與樂顏打完招呼準備離開的上官雲哲,「雲哲哥哥不是說了嘛,我是他的沖喜娘子,想要什麼他都會給我。」 「你每月將這份例大張旗鼓的送來,置王府的顏面於何地?」 此時的樂顏才11歲,還沒有練就一身處事不驚的本領,聽到樂瑤這話後,一雙水盈盈的大眼難掩錯愕與驚慌,「姐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難道妹妹聽不明白?」 樂顏心慌,抬眸,撞入上官雲哲那雙帶着審視的黑眸,兩手無措的在胸前將一方拍子絞成麻花,「姐姐,你誤會了。」 「我誤會不誤會,重要嗎?」樂瑤一派天真,「最重要的是不要讓人誤會雲哲哥哥。」 上官雲哲是南安國皇帝的十七子,在諸多兄弟姐妹中最為年幼,心底其實特別渴慕自己能當一會哥哥。 重病初愈後,雖對沖喜娘子一事不喜,但想着往後身邊有一位妹妹,可以讓他捧在手心裏寵著,也就慢慢接受樂瑤是他沖喜娘子一事。 誰知道,小姑娘一直很抗拒他,見到他就跟仇人似的,這才慢慢歇了把她當妹妹寵的心思。 小姑娘日後要是像今日這般聽話乖巧,他倒是可以重新考慮認下她這個妹妹。「往後別再送,我會派人知會首輔大人。」 「對了!」樂瑤一臉認真,「二妹妹往後來王府,記得給我送拜貼,規矩不可廢,你馬上就到金釵之年,這事要是傳出去,別人會笑話母親不會教女兒。」

《嬌寵貴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