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嬌寵農家太子妃
嬌寵農家太子妃 連載中

嬌寵農家太子妃

來源:google 作者:庄思盈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庄思盈 梁宸睿 穿越重生

醫學天才一朝穿越到古代,變成寄人籬下的面目醜陋的孤女,面目醜陋不說,結果年紀還是這麼的小,小到都有些讓她自己懷疑在古代能不能存活了為了生活自請出族,得還得替原主斗惡毒的嬸子和奶奶,生活真是充滿樂趣啊納尼?這個美男子是怎麼回事?展開

《嬌寵農家太子妃》章節試讀:

庄修遠抬起紅腫滲血的額頭,目不轉睛的望向滿臉陰沉的庄老爺子。
「爹,五丫頭被關已經好幾天沒有進食了,再不吃點東西人會不行的。
爹,你就看在五丫頭的爹娘份上原諒孩子吧。

「原諒孩子?明年馬鈴薯栽子你們出啊!」庄徐氏眼珠一轉在一旁直接喊道。
「老三家的……」
「一天天張嘴就知道吃,沒事還偷着吃,看大嫂對這死丫頭這麼好,說不定我家糧食都被死丫頭偷偷給你們家了呢!」庄徐氏直接打斷庄梁氏的話譏諷的說道。
**宗族族長同時也是村子的里正庄永全很是氣憤的拄着拐杖走了進來,「庄朝漢你們一家鬧成這樣成何體統!」
「三叔,我這……哎,只能說這事都是窮出來的!」庄老爺子開口解釋着
他看了看二哥兒和小五的傷,又看了眼跪在門口的老大一家,掃了一眼圍觀的村民們,「行了,都散了吧。

庄老爺子又怎麼不知道族長這是維護他們一族的面子想把此事直接揭過。
「三太爺,思盈有事求您。

庄思盈眼珠子轉了轉,心中有了些想法。
「哦?」
她一臉堅定的看着族長:「我想分家,勞煩三太爺您幫忙做個見證。

「什麼?分家?!」庄徐氏斜着眼吊眼梢怒氣騰騰的挑了起來。
「五丫頭,你到底在說些什麼,自從你沒了爹娘,始終和我們一家生活在一起,我這是少了你吃還是少了你吃,讓你如此對我!想要分家,我告訴你沒門!」
分家兩個字着實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庄老爺子這時也站定在庄思盈面前,一張老臉黑的都快成炭了。
「五丫頭,你說你要分家?」
庄老爺子他心裏其實是很清楚這丫頭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這些年這個家雖然是她的,可準確的來說她是要他們的臉色過活,吃穿那更別說了只能說餓不死凍不死就成了。
「對,爺,三太爺,我要分家,分出去之後是死是活不用你們操心,求你們答應!」
庄思盈直挺挺的跪了在庄老爺子和族長的面前。
她這一跪不要緊,庄老太太看着這丫頭片子那憤恨要吃人的目光始終看着她和庄徐氏,心裏怒不打一處來,支使着庄徐氏上前劈頭蓋臉對着庄思盈就抽了一個耳光。
「你這個該死的小蹄子,我敢情養了一頭白眼狼,我今天非不打死你不可!」
庄徐氏又開始罵罵咧咧的張牙舞爪的上前,直到被拉開也沒有消停。
「朝漢,你這家教,我今天總算徹底的見識到了!」族長庄永全諷刺的看了一眼庄老爺子開口。
庄老爺子木訥的張了張口,瞪了一旁的三兒媳婦庄徐氏和自家婆娘一眼:「三叔,這丫頭爹娘去的早,我們老兩口在世還能拉扯她一把,怎麼能分家呢。

他怎麼可能讓這個醜丫頭分出去,分出去了,這房子住的就名不正言不順了。
再說家裡的里里外外雜活都是由這丫頭乾的,分出去那些活老**誰又能來干?
庄徐氏也想到了這一茬,惡狠狠的上前想把庄思盈拉到身旁,到時在直接給她施壓,這個家高低不能分,要是真的分了,她家哥兒怎麼說媳婦啊。
她一邊拉扯着,手上動作不斷擰着庄思盈胳膊,卻不知道,此時的庄思盈非彼時的庄思盈了。
只見她忙拉着身邊的二哥跑到族長的身後:「三太爺,我怕,小嬸嬸……她又掐我了……」
族長看到躲在自己身後的兩個小孩,裸露在外的皮膚無一不是青紫交加,瞬間眼裡滿是心疼。
他知道庄朝漢他家偏心,可也沒成想偏心成這樣,看看老三一家再看看這小丫頭,想到這丫頭當初還不如和他父母一樣都葬身那場大火之中了呢,省的活着還遭罪。
「小死丫頭,你……」
庄思盈聽着小嬸子對自己的稱呼「小死丫頭、死丫頭、小蹄子、小賤人……」還真是沒有重複的不自在的抽了抽嘴角。
「三太爺,小五疼!」
「朝漢,把小五分出去吧,把她自己的那份地給她,以後是死是活都由她自己。

「不行!我絕不同意。
」庄老爺子低吼一聲,轉頭就要往屋裡走。
「他三叔,您大人別見小人怪,這五丫頭前天得了風寒這是燒糊塗了說胡話呢,您別往心裏去啊!」
庄老太太一邊伸手去躲在族長後面的庄思盈一邊對着族長說著好話,那一會面目表情好像變戲法一樣。
二哥庄承江看着這樣的奶奶本能的護着庄思盈,生怕這個可憐的妹妹再受欺負了。
庄老太太現在看到老大一家就心煩,本來比較小的事,這下讓他們給鬧大發了,一把推開庄承江,「讓開,你這個小畜生!」
庄思盈雙眼微眯,故作驚慌的,顫抖着聲音,「三太爺,救救我!」
之前圍觀的村民一部分都聽了族長的話都先回了去,可不外乎還有一些外姓之人在這看熱鬧。
「我前幾天洗衣時路過老**的時候,我可是看見這五丫頭滿頭是血的喊救命呢,這又是病又是餓的, 你看五丫頭那搖搖晃晃的身形,要不是庄老大一家心好,這丫頭弄不好死了都沒人知道。

「這……住着五丫頭的家,種着五丫頭家的地,還把孩子糟踐成這樣,真是作孽啊!」
「天啊,這**也太惡毒了,我都懷疑這庄老二是不是他老**的種了,不然他們怎麼會這麼虐待他們的遺孤呢。

「怎麼能有這樣人呢……」
看熱鬧的紛紛議論着,庄思盈一副小鵪鶉的模樣低着頭,讓人猜不到她此時的想法。
只不過她此時的嘴角是微微勾起的。
庄老太太有心想去找這些人理論,可她一個人又怎麼能堵住這些悠悠眾口呢?
「三太爺,麻煩您老幫我做個見證,如果他們還是不願意分家的話,那我庄思盈從現在起自請出族,我爹娘留給我的房子我不要了,至於地我就要屬於我一個人的能讓我有口飯吃就行。

分家不成就脫離家族,在這**村還是投一份呢,大家想想似乎也能理解,小丫頭再在老**生存下去,還不知道有沒有命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