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巔神道
極巔神道 連載中

極巔神道

來源:google 作者:一盞魂燈渡佳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惜妃 沈清風

沈清風意外穿越到一個武道興盛百花齊鳴的宇宙,這裡有道家劍修抬手可劈山河,也有儒家大能一念可喚天雷他本是明皇之子,原以為能夠榮華富貴一生,可還沒來得及享受,就被自己的青梅竹馬暗殺,直接隕落......書友放心追更,穩定更新,只要催更數破百一次,我就加更一章,存稿太多,也煩關於劇情:不能透露太多,但是前出現的都不是女主,大可放心,主角與靈韻終有一戰,中期會有星空戰場,絕對過癮!展開

《極巔神道》章節試讀:

劉家的練武場非常廣闊,堪比半個高爾夫球場的大小。

許多穿着綠色武袍的劉家年輕弟子,正在練武場上修鍊,有的在練棍法,有的在練掌法,有的在練腿法,練什麼的都有。

這些年輕弟子是劉家的精英,他們全都覺醒了神印靈根,有專門的劉家強者,在對他們的修鍊進行指導。

這種規模的訓練,在天瀾州國也屬於一個大家族了,就在這時,沈清風的目光盯在了一名身材纖細的少女身上。

那名少女只有十四歲的樣子,身材嬌小,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再過幾年絕對會長成一名禍國殃民的美女。

她握着一把散發著淡白色光芒的長劍,數十道劍氣在她周身環繞,跟隨着她的步伐遊走。

沈清風心道:「劍隨心走的劍道意境,同時還可以真氣外放,她的修為至少達到了黃靈境的後期,比八王子還要強。」

「誒,那不是九王子么,他竟然還敢來劉家?」一名劉家弟子看到沈清風以後,不禁出言嘲諷。

「這還用想么,一看就是又來找玉瓊妹妹的,真是不要臉。」

「似乎他也覺醒了神印靈根。」

「切,十五歲才覺醒神印靈根,有個屁的用,聽說這九王子一直暗戀玉瓊妹妹,可惜啊,玉瓊妹妹已經要跟大王子訂婚了。」

劉家的那些年輕弟子你一言我一語的,全都停止了修鍊,對着沈清風指指點點,嗶嗶個沒完。

劉玉瓊聞聲也停下了手中的劍,走到沈清風的面前,看着他那弱不禁風的身體,道:「表哥,聽說你也覺醒了神印靈根?」

沈清風這才明白過來,這名少女是自己的表妹,於是平靜的說道:「是覺醒了神印靈根,但並沒有屬性。」

劉玉瓊揚起雪白的下巴,如同一隻高貴的天鵝,道:「你都十五歲了,能覺醒就已經不錯了,至少以後不會被病魔纏身,可以做個正常人了。」

沈清風有些不悅,但出於禮貌與修養,並沒有多說什麼。

但正是因為這樣,劉玉瓊以為沈清風對自己還有意思,想要繼續追求自己,於是暗諷道:「表哥啊,我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黃靈境後期。」

「以你的資質估計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這種修為,妹妹勸你一句,有些事情要量力而行,修鍊界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

劉玉瓊頓了頓,繼續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兩個月後,州王出關,我和大王子就要訂婚了,表哥不要太傷心啊。」

此話一出,四周那些看戲吃瓜的年輕弟子全都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死死的盯着沈清風,想要看一看他悲痛欲絕的樣子。

沈清風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劉玉瓊,淡淡的說道:「那就恭喜了,以後親上加親,祝你早生貴子。」

所有人看着沈清風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轉身離去,一時間有些懵逼,這跟他們預想中暴跳如雷或者傷心欲絕的沈清風不一樣啊。

要不是沈清風怕引起懷疑,真的想罵一罵劉玉瓊這個綠茶,而且他也有些費解,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怎麼會喜歡自己的表妹。

就不怕生出來的孩子是個智障?

「我不理解!」沈清風暗自腹誹。

看到沈清風那無關痛癢的神情,劉玉瓊一時間竟然有些失落,於是不甘心的說道:「表哥,你不想知道原因嗎?!」

沈清風撓了撓頭髮,無奈的說道:「你們訂婚挺好的,到時我一定會隨上幾枚金幣當做份子錢的,你不用擔心。」

話音剛落,惜妃便雙眼通紅的從劉家內院走了出來,雖然眼淚已經擦乾了,但這並不能瞞過沈清風。

「娘,你怎麼了。」

惜妃搖了搖頭,道:「沒事,我們走吧,回家。」

「慢着。」

劉天有背着雙手從內院跟了出來,淡淡的說道:「這是一套黃級功法,可以開闢六條經脈,還有這一份沖髓散也拿走吧,畢竟你的身上有劉家的血脈。」

惜妃看了一眼劉天有,露出感激的神情,連忙對沈清風說道:「風兒,還不快謝謝舅舅!」

「摳摳搜搜的,不用他們施捨,娘,我們走!」

沈清風看都沒看地上的功法與沖髓散,拉着惜妃直接離開了劉家。

「真是給臉不要臉啊,還真以為自己是一名呼風喚雨的王子不成?」劉家的那些年輕弟子冷嘲熱諷的,一點都不避諱。

劉玉瓊盯着沈清風離去的背影,不由得有些驚訝,那一名從小隻知道粘着自己的表哥,似乎變的有些不一樣了。

「也是,覺醒了神印靈根自然有些了底氣,罷了,反正今後我們只會是兩個世界的人。」

劉玉瓊沒有放在心上,回到了練武場繼續練習劍法。

剛出劉家,惜妃就有些不開心的說道:「風兒,你太衝動了,只要能夠讓你成為武者,娘就算受再多的委屈也沒事!」

沈清風認真的說道:「娘,你放心吧,不需要他們施捨,我一定可以成為武者,而且還是武道強者。」

惜妃嘆了口氣,沒有繼續堅持這件事,而是說道:「玉瓊跟大王子準備訂婚了,你可千萬不要傷心啊。」

沈清風笑了笑,道:「那娘們...咳咳,娘不用擔心,天涯何處無芳草,我是不會單戀一枝花的,更何況還是朵爛花。」

「你這詞怎麼還一套一套的,學點好的,別老學這些不着邊際的話語。」

被沈清風這麼一逗,惜妃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許多,眉頭上的愁雲終於消失了。

回到王宮以後,沈清風連忙吞下一顆血丹,之後再次進入宇宙靈鏡中,開始修鍊太祖龍象拳的第一拳。

他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但是心中早已被怒火所填滿,劉家如此對待自己的母親,此仇不報,枉為人子。

如今最關鍵的還是要衝擊黃靈境初期巔峰,但是想要突破,就必須要有沖髓散的輔助。

可是一份沖髓散至少需要兩百左右的金幣,並且以他現在所修鍊的「明皇九重真經」,光有一份沖髓散是遠遠不夠的。

忽然,沈清風靈光一動,不禁大罵自己「愚蠢,」明明自身就是一座寶庫,卻還為賺取金幣而一直苦苦的發愁。

他上一世可是秦帝之子啊,看過數不清的功法與武技,這些全都記在他的腦子裡,隨便拿出一本功法來賣,都可以賣一個天價出來。

沈清風思索了片刻,連忙找來幾張白紙與筆墨,將一套名為「水雲劍法」的玄級初階武技寫了出來。

玄級初階武技是他目前能夠想到的最低等的武技了,但是在天瀾州國中,應該可以算是一門頂尖的劍法。

畢竟天瀾州國只是一座小國家,在這裡很多武者是沒有武技可以修鍊的,就算是黃級初階的武技,對這裡的武者都算是至寶了。

要知道哪怕是黃級初階的武技,都可以賣出四百枚金幣,一些強大的黃級初階武技,甚至可以賣到一千金幣以上。

至於玄級初階的武技,估計一旦拿出去拍賣,就算是劉家這種大家族都會心動不已,只要買回去,就可以當成家族底蘊之一。

當天夜裡,沈清風將畫好的劍招圖紙揣在懷裡,便向著宮外走去。

但是看門的兩名士兵卻將他攔住,道:「這麼晚了,九王子還要出宮?」

「本王子去找玉瓊妹妹,趕緊開門。」沈清風的語氣非常強橫,那兩名士兵可以不尊重他,但卻不敢往死里得罪,連忙打開大門。

等到沈清風走遠,這兩名士兵才衝著他離去的方向吐了口吐沫,眼中滿是鄙夷的神色。

「劉家的那名女子都要與大王子訂婚了,這小子竟然還不要臉往上貼,真是可笑,簡直就是一隻舔狗!」

另一名士兵好奇的問道:「舔狗是什麼,我怎麼都沒聽說過這個詞。」

「這是我自己發明的新詞語,明天請我喝頓酒,帶你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

沈清風只是用劉玉瓊當做一個出宮的借口罷了,他來到一處夾角,從宇宙靈鏡中拿出一件寬大的黑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隨即走入燈火通明的王城。

黑袍遮住臉頰,沒人可以看清他的面容。

沒過多久,沈清風七拐八拐的來到一處閣樓前,這裡就是武場,王城中規模最大的武者交易場。

武場之下,又分為幾個區域,分別是丹市,器所,獸場,奴市以及中央拍賣場。

沈清風走進武場以後,便直接向著中央拍賣場而去,畢竟玄級初階的武技根本不是一般的小商小販可以吃得下的。

只有拍賣給那些大家族大勢力的人,才可以將水雲劍法的利益最大化。

「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幫助?」一名身穿短裙的美麗侍女迎了上來,對於眼前之人的打扮,她也不覺得詫異。

沈清風壓低嗓音,道:「我要見你們的大總管,你就說我這裡有一單大生意要跟他做。」

「您稍等,奴婢這就去稟報大總管。」短裙侍女連忙走進一扇大門,前去稟告。

沈清風也不着急,就站在原地安靜的等待。

片刻後,那名侍女帶着一位身穿華服的微胖老者走了出來,指着前方說道:「大總管,就是那人要見您。」

大總管雙眼微眯,上下打量着沈清風,最終目光定格在他的雙腳之上。

沈清風所穿的鞋子,只有王宮之中的人才有資格穿,當然這也是他故意露出來,讓大總管看到的。

有了這一層身份的保障,就算他拿出玄級初階的武技拍賣,武場的人也不敢對他玩陰的,畢竟他現在的修為還很弱小。

大總管對沈清風的態度瞬間轉變,連忙上前,小聲的說道:「大人,請跟我來。」

沈清風點了點頭,沒有出聲,背着雙手跟了上去,顯得底氣十足。

一旁的武者見到大總管如此恭敬,紛紛猜測這位黑衣人的身份,以為這裡來了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登上拍賣場的四樓,沈清風四平八穩的坐在主座,用一種上位者的語氣說道:「叫你們最高級的鑒定師過來,速度要快。」

大總管心頭一震,被沈清風所表現出來的氣度鎮住了,更加肯定對方就是王宮裡的大人物,於是連忙讓人去將鑒定師喊來。

沒過多久,一位看起來八十多歲,頭髮稀疏的老者走了進來,雙目炯炯有神,看了沈清風一眼,卻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對方的修為。

這也正常,畢竟沈清風所修鍊的功法等級要比他高了無數倍,想要看清沈清風的修為,至少也要天靈境大圓滿。

當然,只要有人修鍊的功法等級比「明皇九重真經」的等級高,那麼一眼就可以看穿沈清風的真實修為。

這讓他心頭一震,躬身說道:「老朽就是這裡的首席鑒定師,不知大人要鑒定什麼東西。」

沈清風的右手伸進懷裡,將「水雲劍法」的口訣從粉色的宇宙靈境中取了出來,遞給了那名老者,同時說道:「我要拍賣這本玄級初階的劍法。」

那名鑒定師老者心頭一震,連忙將那一張張紙展開,認真的查看了起來,一旁的大總管也是湊了過來。

這兩人都是武道強者,同時點了點頭,算是認可功法的等級。

沈清風這時說道:「我這是一整套的劍法,共十二招,原本已經遺失,現在你們所看的拓印卷,由一名天靈境的武道神話所著與原本沒有差別。」

老者鑒定師沉思了片刻,道:「這本劍法起拍價定為二十萬金幣,拍賣成功之後,買主會對劍訣進行查閱。」

「若是檢查出來這本功法不是玄級初階,那麼一切拍賣所得都將作廢。」

沈清風點了點頭,道:「可以,你們按照拍賣場的規矩來就是了。」

水雲劍法的拍賣,就在今晚,成為了中級拍賣場的壓軸之物,並且消息很快便傳到了各大家族的耳朵里。

一時間,許多平常見不到的重量級人物紛紛攜帶着巨款,來到了武場進行拍賣。

沈清風對於拍賣的過程並不關心,一個時辰後,「水雲劍法」以一百三十萬金幣的價格,被劉家家主拍走。

沒過多久,劉家家主劉天有帶着一位侍奉以及天瀾州國四大美女之一的劉玉瓊,在大總管的帶領下,來到了沈清風所在的房間。

劉天有的目光隱晦的掃過沈清風的那雙鞋子,隨即暗自點頭,這才拱手說道:「在下劉家家主劉天有,不知大人如何稱呼。」

沈清風壓低聲音,嘶啞的說道:「你們無需知道我的名諱,這是天水劍法的口訣與劍招圖樣,劉家主拿去查看吧。」

劉天有並沒有去查看口訣,因為他知道,拍賣場肯定已經檢查過了,如今他只要看一看劍招,就知道劍法的等級了。

身前的這十二幅圖,若是普通人根本看不出什麼,但是在劉天有的眼中,那圖中的小人像是活了過來,不斷揮舞着劍法。

這可把劉天有高興壞了,興奮地說道:「太好了,確實是玄級初階的劍法。」

如此一來,劉家的底蘊又會上升一個檔次,連忙將劍法與口訣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大總管來到沈清風的面前,恭敬的說道:「大人,此次拍賣一共獲得了一百三十萬金幣,除去支付給拍賣場的兩萬金幣,還剩下一百二十八萬。」

「您看這一百二十八萬金幣是全部兌換成靈石,還是兌換成血丹,或者是存入武場銀號?」

常人交易都是金幣,不過武者之間的交易,都是用血丹或者靈石。

沈清風平靜的道:「一百二十萬直接存進武場銀號,五萬兌換成靈石,剩下的三萬直接提給我。」

一刻鐘後,大總管將一張由晶石做成的黃色卡片遞給了沈清風,恭敬的說道:「大人,這是武場銀號的三星貴賓卡,一百二十萬金幣已經存入。」

「貴賓卡」是身份的象徵,在天瀾州國擁有貴賓卡的,絕對不超過十人。

之後大總管又親自將五十顆靈石與三萬金幣的袋子,交到了沈清風的手中。

沈清風點了點頭,隨即便轉身離去。

此刻,劉玉瓊望着那已經走遠的黑色人影,喃喃道:「這個背影...似乎在哪裡見過。」

劉天有凝聲說道:「玉瓊,不該過問的事情不要問,就算咱們家族再強大,也不能去招惹皇家之人,這是忌諱,一定要記住,當然,九王子那種廢物另當別論。」

......

沈清風兜兜轉轉了一刻鐘,來到一處死角,將身上的行頭換掉,穿上了一雙普通的布鞋,看上去就是一名普通的少年武者。

之後拿着靈石與金幣再次回到武場,直接就買了三十份沖髓散,隨後又買了三百顆一階血丹,接着又買了淬體液與凝氣丹,還有為朵兒療傷的藥粉。

前兩種修鍊用的藥物非常昂貴,就算是劉家那種大家族的天才,在黃靈境初期時,也用不起這種珍寶。

回到王宮以後,沈清風將一隻精緻的烏木盒子放在了朵兒的手裡,笑道:「朵兒姐,這是我給你買的療傷藥粉。」

朵兒的神情有些驚慌,連忙打開盒子,頓時一股葯香味散發開來。

「這...九王子你哪來的金幣...」

沈清風擺了擺手,道:「這是個秘密,希望朵兒姐幫忙保守,連娘親也不要告訴。」

「嗯...好吧。」朵兒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也沒有多問,但心中的感激之情已經無以言表。

沈清風猶豫了一下,還是好奇的問道:「兩年前,娘親跟自己的娘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然鬧的都斷絕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