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機動戰士高達seedXuc
機動戰士高達seedXuc 連載中

機動戰士高達seedXuc

來源:google 作者:近地軌道大魔頭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曉 遊戲動漫 螢玲

高達SEED世界線CE73年年中,地球軌道圈發生時空變故……包括PLANT在內的所有宇宙殖民地及空間設施全部消失與此同時,地球上南北美洲,非洲,局部赤道地區出現時空位移,被另一個稱作UC紀元的世界所取代從此,兩個勢力集團地球聯合(OMNI)與地球聯邦(EF)互相對峙,各不相讓幾個月後,雙方達成協議在西馬來吉隆玻展開第一次時間變故後的公開談判然而這次談判,卻發生了意外,格局的走向開始撲朔迷離……展開

《機動戰士高達seedXuc》章節試讀:

吉隆坡市內隨處可見聯合軍士兵,戰車,以及足夠數量的MS,馬六甲海峽,近海早已被海軍艦隊合圍。伴飛的機體鎮壓短劍,也是從航母起飛。

談判雙方備戰態勢緊逼,誰都不想鋌而走險。

下機後,三人很快被軍車帶往酒店,一路上副駕駛的軍官講了眾多注意事項,並給配給每人一台同聲傳譯機器。這是類似耳機的便攜電子設備,它能敏銳地接受指向性話語並同步翻譯給使用者。

林曉拿到翻譯機謹慎地問,「聯邦那邊的語言已經完全確定了是嗎?」

軍官也一臉嚴肅,回答是,官方語言英語。

入駐的酒店很有檔次,離市中心約摸一公里。門口堆着軍事柵欄,還有步兵戰車,在現代化風格的簡麗奢華建筑前,這些硬玩意兒如豪豬刺蝟。

「兄弟,你們一會兒去海軍部臨時基地嗎?去的話帶我一程。」

「沒問題,你抓緊辦手續,我們外面等你。」

林曉迅速帶兩位姑娘穿過人頭攢動的酒店前廳,「兩位老師那邊坐會兒,ID卡給我,我用部隊編製去幫你們辦入住。」

「部隊編製?」

「是的,從現在開始,兩位老師在吉隆坡的安全由我負責。這是上面的命令。」

這話說的……螢玲瞪着大眼緊張起來,她不時回頭看看林曉。

卡座旁邊坐着幾個中年人,眼裡帶有顯而易見的輕蔑。也的確,這倆小丫頭顯得是突兀了點兒。

「幸運,那個前台姑娘會說漢語,速度搞定了。給——兩位的通行卡。這卡不僅包含酒店裡客房門禁、支付功能,酒店外消費也能用,是一卡通。你們的開銷由海軍買單,不過,每天有限額,省點花,超出就要自己掏錢。」

「哇塞!」

「咳。」林曉用眼神說低調點,別人正盯着她倆。

「麻煩你了,林曉。我和螢玲這就去客房你趕緊去辦事吧。」

「別啊,我還想出去轉轉,林隊要不和我們去外面吃?難得來吉隆坡!」

麻煩的提議被直接否決,林曉把行李提到電梯口,輕聲相告,「沈初初,在我回來之前,你們倆絕不能離開酒店半步,如果可以,就呆在客房裡。抱歉,我知道這樣很不禮貌,但是介於目前形勢,我別無選擇,拜託了!」

「又不是在聯邦地盤,過分了吧,這和軟禁啥區別?!」螢玲撅嘴嘟他背影。

「夠了夠了,我們快上去吧。話說回來——林曉!——」沈初初叫住他,「你的行李呢?我幫你一起拿上去。」

「我寄放在前台,你們先上去,早點休息。」

「什麼人嘛!真是的!」

電梯開門,出來一位服務生,「今天真是熱鬧,那麼多可人。」他操着偏英式普通話,熱情接過姑娘們的行李。

「麻煩您了!」

「不可氣,兩位姐姐,尼們也是聯合軍的人嗎?尼們真好看。」

暴怒情緒略有好轉,螢玲擼擼劉海,「好看什麼的也就還行啦,咱倆,咱倆也才五分鐘前剛入伍。」

「錄舞,啊……我知道,尼們跳舞一定也很好看的!」

客房在七十五層,服務生將她倆送到後迅速遁去。

「真是不錯的酒店,剛才我還看到空中無邊泳池。本姑娘更期待馬來美食了!」

「怎麼,現在不憋屈了?」沈初初壞笑。

「嘛,憋屈還是有的,總得一點點消化——唉喲!————」

狹窄的過道,突發一起磕碰。一個壯漢在螢玲開門時經過並追尾她。他立馬向倆姑娘鞠躬作揖,有點意思。

「對不起,對不起,我打電話沒顧着,撞到您。稍等一下……什麼?你說林曉?他到吉隆坡了?好,我馬上去軍部!抱歉,我趕時間。有空向兩位賠罪!」說罷迅速往電梯方向直行。

「先生——請等一下!」沈初初還是沒叫住他,已經進了電梯。

「你說我怎麼老被人碰瓷啊。不過,這位態度倒還行。話說,他好像認識林曉唉,也是個當兵的?」

「可能。」沈初初若有所思。

電視上無不例外都在播放O.M.N.I(地球聯合)與E.F(地球聯邦)的談判事宜。出於不明原因的妥協,後者同意把此次對話地點定在地球聯合城市——西馬來吉隆坡。當然,這種妥協只是暫時的。

包括東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在內的所有東南亞地區在「地球圈平行爆發」事件後,物理上都不再屬於原來中立的赤道聯合,轉而變為地球聯邦的勢力區域。這也讓澳大利亞為首的大洋洲聯合開始在政治立場上搖擺不定。

同時,雙方在技術籌碼的交換方面也一度膠着。再加上各中立勢力,月面問題的介入,此番談判註定會將漫長而又絕望。

螢玲洗完澡,裹着浴巾坐到沈初初邊上,沈初初移開電腦,「你剛洗好別往我身上蹭。」

螢玲動動下巴,「阿斯哈代表對奧布中立的態度還是非常堅決。」

實況新聞正直播出奧布代表團抵達吉隆坡的場面。一個戴紅色墨鏡的青年正與一群黑衣保鏢圍繞着阿斯哈代表,阻止記者們靠近。

「我知道。」沈初初暫停打字,頓了頓,「奧布,不可能沒有底線,而且一定預備了多種應對措施。」

「話雖如此,但是目前從地理上講,奧布的位置對其政治方略非常不利。況且大西洋聯合本來就是親PLANT,現在PLANT沒了,他們若是傾向聯邦,咱們兩家誰的路子都不好走……對了,近期好像曙光社與所里簽署了份新的技術協議,莫非有什麼苗頭?你知道這事嗎?」

「你聽誰說的?」

「道聽途說。」

沈初初合起筆記本,「我也去洗澡了。」

「你不是都睡前洗嗎?」

「今天累了。」褪去衣服,浴簾上映出女子靚麗的剪影。

「一問三不知!」螢玲玩弄着遙控器,但凡聽得懂的台,都在放新聞。翻來覆去弄了幾回,耳邊傳來淋浴的水聲。

太無聊了!點個披薩!

滋滋——電視畫面突然自動轉換:

【各位觀眾,這裡是實時新聞。二十分鐘前,由月面馮布朗都市飛往印尼大堡基地的穿梭機在突入大氣層過程中發生解體。機上33名參與峰會的地球聯邦代表與6名機組人員,全部罹難。目前事故正在緊密展開調查,我們也將會持續跟蹤報道。此次峰會…………】

「沈初初!沈初初!」

「你幹什麼?!」沈初初移開浴簾,水濺在螢玲臉上,「心急火燎的,發生什麼事了。」

「大新聞!馮布朗市來咱這開會的飛機爆了,上面全是聯邦的人!」

「什麼?!」沈初初小嘴微張,汗珠混合浴水順着腮幫子滑落,思索片刻後她馬上冷靜下來,「飛機故障了吧一定。現在近地軌道上只有我們海軍的艦隊了。」

「對啊,我也這麼認為。一定有恐怖襲擊吧!這也太刺激了!啥?你說飛機故障?!」

「啊——眼睛進水了!……下達命令!你趕緊去看電視持續跟蹤事件進程,我馬上洗好出來。」

「遵命長官!」

螢玲一蹦一跳回到外間,撲上床托起下巴專心致志盯着電視。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吵死了,沈初初,你電話響了!」

「你幫我接下我洗頭呢。」

「喂,誰啊!」惡龍咆哮。

電話那頭先沉默,然後結巴地說,「怎,怎麼不是沈初初。」

「她在洗澡,你誰?」

「螢玲老師?我是林曉。」

「什麼事?!」

「好凶啊……」

「啊!——氣死我了,有什麼事趕緊說。你那邊怎麼那麼吵!」螢玲狂躁地揪起床單。

「沒時間解釋了,你和沈老師趕緊,現在,立刻離開酒店跟軍方去避難,馬上馬上!」

「避難?!

「對!速度!快點!————k——」

「喂,林曉,喂喂你聲音怎麼聽不到了?!」

嗡——————

窗外的天空被強光分成兩半,光線過後,隨之而來的是巨大衝擊。隔着鋼化玻璃,螢玲感覺到大樓在晃動。她跑到窗邊,看見兩條街區外,空中有一架黑色MS正對它下方高樓傾瀉出火焰和光束。

「地獄……」螢玲麻木地動動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