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連載中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來源:外網 作者:說唱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說唱鴿

感謝聯盟歸還精靈世界安靜祥和,因為我這個「底層」的訓練家,跳反了。 ——源自「底層」訓練家、培育家夏彥的《自述》展開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試讀:


遠處的地上。
一隻體長約莫有五六米的巨大好似眼鏡蛇一樣的生物屹立在枯木林間。
它的身體同樣呈現出黑紅之色。
身上覆蓋著一片片六邊形的鱗片,其中頭部為黑色,而身軀則為暗紅的顏色。
其眼睛由四片暗紅色的六邊形鱗片構成,頗具科技感,在腦袋後面有着褶傘蜥似的黑色裝飾,尾部末端分叉成了五股。
基格爾德50的形態!
只不過它似乎已經完全喪失了自我控制的能力,只是不斷地鼓動起能量。
一根根粗壯的暗紅色根須從地底翻湧而出,覆蓋了極大的面積,將周圍旳環境破壞得淋漓盡致。
在夏彥肩上的基格爾德核心自然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這個充滿暴虐氣息的同伴。
只是。
任由它如何呼喊,基格爾德都沒有給予什麼回應。
「它已經被控制了。」夏彥沉着臉說道。
不論是翱翔於天際的猩紅巨鳥伊裴爾塔爾,還是盤亘在地上行使着秩序權力的基格爾德,它們都在進行着大肆的破壞。
除了這兩隻精靈外。
最受人矚目的,應該就是站在黑紅基格爾德身邊,那全身包裹在漆黑特質服裝下的高挑身影,其頗具科技感的面罩讓人無法看清其中之人的模樣。
對於一些實力較弱精靈的攻擊,更是直接動用手腳將之擊退。
不是弗拉達利。
夏彥心底微沉。
弗拉達利還是非常謹慎。
他並沒有親自出現,率領閃焰隊的是這個穿着特殊作戰服的高挑身影。
別人或許不認識,但夏彥卻清楚。
那漆黑的作戰服之下,是帥哥一直在尋找的瑪琪艾兒。
一個單純的投靠了帥哥偵探事務所的少女。
其身上穿着的則是由庫瑟洛斯奇所研發的未成品的「e戰鬥服」。
在「e戰鬥服」的控制下,瑪琪艾兒只是傀儡,沒有自我意識。
或許這個時候應該叫她艾絲普莉更加合適。
那麼不用想。
表面上是艾絲普莉在作亂,其實背後的弗拉達利才是真正操控一切的人。
「七夕青鳥,龍之波動!!」
「巨強螳螂,十字剪!」
伴隨着兩聲不同的低喝。
就見一隻扇動着如同雲朵一般翅膀的七夕青鳥鼓動着能量,一條完全由藍紫色能量所構成的咆哮巨龍朝着基格爾德衝去。
另一邊。
通體為鮮紅色的巨鉗螳螂藉助着「子彈拳」的速度迫近,鋒利雙拳揮舞如刃,十字交叉地轟向基格爾德。
終於有聯盟的人動手了。
迅速靠近的夏彥朝着聲音的來源望去。
出手的兩人居然是如今卡洛斯地區的兩位四天王!
曾與夏彥見過幾面的龍系天王朵拉塞娜,以及身為騎士的鋼系天王雁鎧。
可是。
面對攻擊。
艾絲普莉和基格爾德沒有閃躲的意思。
「基格爾德!」
低沉沙啞的聲音從艾絲普莉口中發出。
基格爾德本就為鮮紅之色的雙眸泛起更紅的光澤,無視緋紅色如同鱗片一樣的光束從它身上射出。
千箭齊發!
掃過七夕青鳥的「龍之波動」,輕易將之擊潰,拂過衝來的巨鉗螳螂,又將其逼退。
以一敵二對於基格爾德來說,太過輕鬆。
甚至發射而出的能量不僅化解了七夕青鳥以及巨鉗螳螂的攻擊,還有無數如同絲線一般的光束,掃向朵拉塞娜以及雁鎧。
「沙奈朵,精神強念!」
與此同時,另一邊也傳來聲音。
一股無形之中的超能力席捲,稍稍改變了「千箭齊發」光束的軌跡,也給朵拉塞娜和雁鎧稍稍爭取了一些時間。
朵拉塞娜身前出現了赤面龍,而雁鎧則召喚出了堅盾劍怪,進行了抵擋。
「卡露乃。」
看見來人,夏彥暗自點頭。
雖然卡露乃和帕琦拉一樣,在兩次大賽上的名次都有些不盡如人意,但那是因為卡露乃每次運氣都不好,老碰到夏彥他們這一伙人。
其實她的實力還是非常出眾的。
單憑沙奈朵的超能力就能改變基格爾德攻擊的軌跡。
可見這隻作為卡露乃王牌的沙奈朵,實力很強勁。
再加上朵拉塞娜以及雁鎧這兩位四天王,對付一隻只完成了50的基格爾德,問題應該不大。
但如果再加上伊裴爾塔爾
轟——!!
黑暗能量的光束橫掃而來,目標直指具有強大實力的三人。
天上伊裴爾塔綠色的眼眸里還是猙獰和毀滅。
見狀。
雁鎧和朵拉塞娜立刻做出反應。
「堅盾劍怪,王者盾牌!」
「赤面龍,守住!」
只是
「快躲開!!」
夏彥的聲音從高空傳來。
藉助着超能力的加持,如驚雷一般在三人的耳畔響起。
卡露乃三人幾乎是同時朝着天上望去,神色也各不相同。
雁鎧皺着眉頭,距離太遠沒能看清夏彥的模樣。
朵拉塞娜有些詫異,她的注意力更多的還是集中在了拉帝歐斯的身上。
作為龍系天王,她對龍系精靈還是比較關注的。
稍稍一反應後就想起來,目前已知的擁有拉帶歐斯這種精靈的,貌似只有夏彥。
只有卡露乃,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夏彥的身份。
雖說她也有些疑惑夏彥為什麼要這樣提醒,但出於對夏彥的信任,她還是立刻讓沙奈朵進行救援。
最終的結果就是。
雁鎧和朵拉塞娜在沙奈朵的超能力絲線拖拽下,避開了橫掃而來的「死亡之翼」。
但雁鎧的堅盾劍怪以及朵拉塞娜的赤面龍,就不是沙奈朵可以左右的了。
頂着「絕對防禦」的它們,被黑暗能量擊中。
原本可以抵擋任何一次攻擊的「王者盾牌」以及「守住」,確實是成功地抵擋了黑暗能量的侵蝕。
但抵擋的時間太短。
黑暗能量的腐蝕性太強,只是一個剎那的功夫,它們引以為傲的防禦就在「死亡之翼」的侵蝕下消散。
赤面龍還算反應比較快,及時地朝着旁邊閃躲。
但翅膀以及一隻腳還是被掃中,石化了部分身體,無法動彈。
堅盾劍怪就比較慘了。
正面扛下了「死亡之翼」。
當那一束充斥着死亡與湮滅氣息的能量消失時,只留下了已經完全石化了的堅盾劍怪,倒在地上沒了深吸。
看到這一幕,三人的眸子幾乎同時一縮。
可以預料的。
如果沒有夏彥的提醒,貿然地去接這次的「死亡之翼」,被石化的可就不僅僅只是赤面龍和堅盾劍怪了,三人連同他們的精靈在內,將全都變成石頭。
見到自己的攻擊居然被避開,沒能造成意料之內的效果,伊裴爾塔爾的眼裡泛起憤怒。
瞪向空中的夏彥以及拉帝歐斯。
被「破壞之神」伊裴爾塔爾這樣的眸光以憤怒的姿態瞪着,拉帝歐斯都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夏彥也彷彿感覺到了伊裴爾塔爾的憤怒,心跳都慢了半拍。
不過他並不是特別慌,甚至還反瞪了伊裴爾塔爾一眼。
然後拍着拉帝歐斯的脖子道
「快逃。」
拉帝歐斯「」
好在拉帝歐斯沒夏彥這麼會玩。
一個矮身就朝着地上卡露乃三人的方向飛去。
伊裴爾塔爾被夏彥瞪了一眼,多少有點沒反應過來。
不過它還是再次揮動翅膀,胸前的「y」字亮起,又是一股黑暗能量澎湃而出,「死亡之翼」再度襲來。
「夏彥!」
地上的卡露乃看到這一幕,有些緊張地喊道。
卻見。
連朵拉塞娜和雁鎧的精靈都能石化的射線,在即將攻擊到夏彥的時候,卻彷彿被一股特殊的能量抵擋住了,四散而開。
飛濺的「死亡之翼」散落在周圍各地。
立刻就出現了新的石頭。
唯獨夏彥以及拉帝歐斯沒有受到影響。
這結果,都別說是卡露乃三人了,就連伊裴爾塔爾都沒想到。
濃郁的黑暗能量中,夏彥暗自鬆了口氣。
「阿爾宙斯倒是沒必要忽悠我,畢竟咱一個這麼『忠實』的信徒,死了多可惜。」
就見夏彥的掌心,妖精石板滴溜溜地快速旋轉着。
抵禦伊裴爾塔爾「死亡之翼」的防護,就是源自妖精石板。
既然妖精石板代表着妖精系與生命,沒道理這玩意兒擋不住伊裴爾塔爾的攻擊。
這也是夏彥敢不等哲爾尼亞斯復蘇就第一時間趕過來的最大依仗。
啪嗒——
雙腳落地。
「夏彥。」
看到沒事的夏彥來到面前,卡露乃三人臉上都帶着欣喜。
「沒事。」
夏彥攔住了卡露乃的攙扶,拍了拍大腿。
「坐久了,有點麻。」
倒是也沒人多想。
只有拉帝歐斯對此感同身受,扭了扭身子,還有點發軟的說。
「你怎麼來了?」卡露乃問道。
「本來是有個任務在卡洛斯地區,正好牽扯到了弗拉達利研究所,沒想到在弗拉達利研究所的地下居然是閃焰隊的基地,一想到布拉塔諾跟我說的弗拉達利建議聯盟的事情,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夏彥解釋道。
幾人露出了恍然之色。
夏彥和布拉塔諾合作對卡洛斯聯盟來說不是什麼秘密。
而夏彥前腳剛剛掀了閃焰隊的秘密基地,後腳伊裴爾塔爾就復蘇了,再聯繫到閃焰隊的秘密基地就在弗拉達利研究所的地下
他們也不是傻子,很容易就這些事情聯繫起來。
歸根結底。
弗拉達利把所有人包括聯盟在內的人都耍了。
但沒辦法。
關於伊裴爾塔爾和哲爾尼亞斯的資料,卡洛斯聯盟都只有模糊的概念,而沒有準確的資料。
弗拉達利一拿出來,卡洛斯聯盟就算不信,也沒辦法。
「夏彥,謝謝了。」朵拉塞娜說道。
她是和夏彥認識的。
「之前一直在電視上看到你,沒想到這次倒是見到真人了。不錯,很帥,當然也很謝謝你的提醒。」雁鎧的話就稍微多一點了。
作為卡洛斯地區固有制度下的世襲貴族,雁鎧有着屬於貴族的驕傲。
不過對於夏彥的提醒,還是很感謝的。
「不用客氣。」夏彥擺擺手。
也不再跟他們寒暄,只是說道
「朵拉塞娜天王,雁鎧天王,還有卡露乃,這隻神獸是『破壞之神』伊裴爾塔爾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它剛才的招式『死亡之翼』除非是擁有同層次的力量,否則單憑普通精靈的力量,是沒法對抗規則的。」
已經見識過剛才一幕的幾人深以為然。
「那你剛才」卡露乃猶豫着說道。
夏彥晃了晃自己手裡的妖精石板,睜眼說瞎話。
「這是『生命之神』哲爾尼亞斯賦予我的東西,可以稍微阻擋伊裴爾塔爾的攻擊,不過也僅僅只是能做到阻擋而已。」
哲爾尼亞斯的東西嗎?
三人倒是對此沒產生什麼懷疑。
緊接着雁鎧眉頭緊鎖。
「但這樣我們還是無法阻止伊裴爾塔爾,它的力量太強了。」
「所以我們一定要撐到哲爾尼亞斯的復蘇。」夏彥直接道。
「哲爾尼亞斯它」
朵拉塞娜摩擦着手裡的精靈球,他們不知道這個時間的跨度有多長。
如果是幾分鐘或者稍微長一點,他們相信能夠堅持下來。
但如果是十幾個小時甚至是幾天,哪怕他們是四天王,也沒法在面對一級神的時候,抵禦這麼長時間。
要知道。
伊裴爾塔爾雖然是被加速復蘇的。
但它和固拉多、蓋歐卡那種成睡了數千年甚至更久的存在不一樣。
它只睡了幾百年,一醒來就是全盛的實力。
夏彥也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肯定道「應該快了。」
聽到他這麼肯定,三人也稍稍鬆了口氣。
轟——!!
忽然的。
一根粗壯的暗紅色根須拔地而起,朝着四人所在的位置橫掃而來。
夏彥的腰間一道紅光閃過。
嗡——
大針蜂憑空出現,振翅而出,鋒利的長針裹挾着凌厲的威勢,將掃來的藤蔓根須直接劈成兩半。
看到速度如此之快的大針蜂,七夕青鳥以及巨鉗螳螂都有些沒反應過來。
卡露乃更是頗為詫異地看着夏彥。
「天王級?」
「諸島大賽」才過去多久,沒有一個月吧?
夏彥的大針蜂居然成功地從准天王級邁入了天王級?
並且看大針蜂的樣子,那熟練的動作和靈巧的身形,好像並不是剛剛邁入天王級那麼簡單啊。
「運氣、運氣。」
夏彥謙虛地笑着抓了抓後腦勺。
卡露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運氣?
卡露乃自認自己的運氣也不差,怎麼就沒見自己的沙奈朵進入到天王級?
倒是朵拉塞娜和雁鎧看向夏彥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樣了。
夏彥的體系基本上已經成型他們是知道的。
而體型成型了的夏彥一旦全部精靈都進入天王級,不說直追四天王,但至少他那時候已經有了一定可以對抗四天王的力量。
現在他的大針蜂已經擁有了天王級的實力,就說明夏彥已經正式在朝着那個方向靠近了,並且已經一隻腳跨過門檻了。
這無疑是讓朵拉塞娜和雁鎧這兩個四天王不得不重視。
再加上。
雁鎧是不怎麼關係研究界方面的事情,但朵拉塞娜還是知道的。
夏彥已經通過了博士的申請。
一個知名的精靈學博士,不說和四天王的地位差不多,但至少已經是可以放在一個水平線進行比較了。
所以。
兩人已經不像看卡露乃一樣用看後輩的眼神看待夏彥,而是當成了同等身份的人。
「夏彥,既然你獲得了哲爾尼亞斯的認可,而且好像對伊裴爾塔爾的認知也不少,不如就由你來安排作戰計劃吧?」朵拉塞娜提議道。
「我?」夏彥怔了下,「合適嗎?」
眼神有意無意地掃過雁鎧。
卻發現雁鎧沒有半點反對的意思。
卡露乃也愣了一下。
但稍稍思索後,她就明白了朵拉塞娜的意思。
看向夏彥的眼神變得更加複雜。
這個同齡人,已經超越自己那麼多,連四天王都可以平等交流了嗎?
沒等到回答。
地面劇烈震顫,以黑紅基格爾德為中心,朝着四周瘋狂擴散、激蕩。
千波激蕩!
層層波紋以滔天之勢,朝着他們翻湧而來。
夏彥表情一變,往前踏出一步,肩上的基格爾德核心現身。
緊接着就見夏彥半側過頭,對三人道「這隻基格爾德就交給我,麻煩三位你們幫忙攔着伊裴爾塔爾,我會給予幫助的。」
說著,手掌攤開,妖精石板熠熠生輝。
朵拉塞娜三人對視了幾眼。
剛才還問合適不合適,現在就代入角色了嗎?
不過在看到夏彥肩上的基格爾德核心一躍而下,無數道綠油油的光束匯聚而來。
一隻黑綠相間杜賓犬模樣的精靈,以同樣的「千波激蕩」回敬基格爾德的時候。
他們就不再猶豫,應道
「好!」
——————
s11求月票~~今天不過生日,但謝謝大家~~感謝「硯銘」大佬的又一個萬賞,感謝「立志做三鹿」大佬的萬賞!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