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驚!娘娘她又轟動全世界了!
驚!娘娘她又轟動全世界了! 連載中

驚!娘娘她又轟動全世界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存錢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決 南熾 古代言情

「遇到你的那刻,星河浩瀚,萬物眾生,皆降為塵」——【1v1雙潔,女強男強,超甜互寵,爽文】簡介:昔日天賦卓絕,令人仰望的天才少女被人陷害成了痴傻無能的廢材,孤立無援,受盡委屈,遭盡白眼,被人踩進塵埃,最後遭人暗害而黯然隕落異世靈魂借其身軀,南熾攜恨強勢歸來,定要洗刷恥辱,誓要讓各路奸佞之人一筆一筆償還血債應受懲罰的,一個都跑不了習咒術,修靈階,煉丹藥,契神獸兼懷各種厲害神器功法,驚呆眾人,同時也震懾了眾人初見之時,懸崖一戰,鳳決長身玉立,一襲紫袍,凌空而立,煞是好看,驚艷了她,也記住了他鳳決此人神秘尊貴,冷漠狠辣,視眾生為無物,唯有懸崖上隨意一瞥,未見其人,卻入了他心這一眼,便是永生永世,亘古洪荒展開

《驚!娘娘她又轟動全世界了!》章節試讀:

強大的實力,是多數人所渴求的。

附近的三色火狐被其他人獵殺得差不多了,一直停留不見得會有收穫。

經過商議後決定,繼續往山脈裏面前進。

……

又五天後,為期一個月的比賽,時間過去了大半。

一向不着調的北沐棋臉上難得出現焦急的神情。

淡定豪爽的北沐清臉上也很久沒出現過笑容了。

葉飛霜看在眼裡,抿唇着沒有說話。

越靠近山脈深處,他們遇到的靈獸越來越厲害。

一個僱傭兵死在一條四階的雙頭蟒的巨口之下,兩個僱傭兵受了重傷。

其他人沒好到哪裡去,身上都帶着傷。

天色暗沉沉的,濃重的烏雲籠罩在上空,一道道紫色的閃電不時穿梭在雲層中。

不久之後,一場大雨即將到來。

彷彿預示着將有不好的事發生。

一道吼聲劃破天際。

北沐清聞聲,立即站起,「是三色火狐。」

隨即皺眉道:「只是這聲音聽着,似乎不太正常。」

「管它正不正常呢!」

北沐棋聽見了,臉上帶着毫不掩飾的興奮,頗有點咬牙切齒的意味,「找了這麼久,終於出現了,這次非要抓住它不可!」

說得也是,北沐清壓下心頭的怪異。

「走!」

所有人迅速往吼聲傳來的方向跑去。

不等他們走近,只見——

一群靈師正和兩頭體型巨大的三色火狐打鬥着,靈師一擁而上,對戰起來,卻絲毫不佔上風。

見此,北沐清知道那怪異感從何而來了。

要想拿到獸核,恐怕不簡單。

「是七階靈獸啊!」

「還是兩頭!」

隨行的僱傭兵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他們可從未遇見過這等階級的靈獸。

北沐清姐弟沉默着看着前方的場面。

附近已經有很多人在觀戰。

由此可見,想拿到天麓學院的『接引』資格的競爭是有多激烈。

葉飛霜一眼就看到了宇文煜幾人,和北沐清幾人說了聲,便帶着葉南熾過去了。

看到毫髮無損重新回到隊伍中的葉飛霜兩人,尤其是葉南熾沒出什麼事,宇文煜懸着的心終於放下。

現在不是聊天的場合,幾人簡單的互相問候了幾句,便把視線投入戰鬥中。

葉飛雪看到毫髮無傷,衣着乾淨的葉南熾,礙於在人前,勉強扯出笑來。

他們幾個人為了找她們,不知吃了多少苦頭,尤其是宇文煜。

在路上又碰上了那頭該死的獅子,被追得狼狽逃跑。

葉南熾倒是過得好!

「怎麼,看到你三姐和五妹安全回來,你似乎不太高興啊?」

有人在她耳邊幽幽出聲。

葉飛雪臉色猛然變,一轉頭就對上宇文棠似笑非笑,帶着探究的目光。

「沒有啊……我當然是高興的啊」

葉飛雪笑得比哭得還難看。

宇文棠淡淡的盯着葉飛雪看了幾眼,倒是沒再說話,把視線從她臉上收回,重新投入前方戰場上。

站在後面的葉飛鸞將她們的互動盡收眼底,靜靜的看着,沒有為葉飛霜解圍。

看向和葉飛霜站在一起的葉南熾,葉飛鸞心裏悄然有了一個主意。

前方——

一大片空地上,靈光波動捲起泥土,天昏地暗,走石飛沙。

空地旁邊是一面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

各系靈師施展自己的特長,激戰雙方全力以赴,一時間竟分不出勝負來。

這種情形是暫時的,並未僵持下去。

所有靈師被狠狠的摔在地上。

又一波人湧上去 ,同樣被打飛。

有的人重心不穩,直直後退,直接掉入了旁邊的萬丈深淵中。

待到灰塵落定,空地上站着兩頭體型龐大的成年三色火狐,一頭風系,一頭火系。

兩頭火狐相互配合,風助火勢,把一群又一群想取它們獸核的靈師打得狼狽不堪。

有些承受了直接傷害的靈師,直接被大火燒成了灰塵,屍體都沒留下。

這兩頭火狐已經達到了七階的實力,相當於人類靈尊的實力。

整個滄源大陸,找不出三個靈尊實力的人。

可想而知,靈獸的天賦是有多恐怖。

反之一觀,人類修鍊速度、天賦是多麼的緩慢。

拿到了三顆三色火狐的獸核意味着獲得『接引』資格,有了『接引』資格,就相當於半只腳踏入了天麓學院。

很多人痴迷於修鍊的人不甘心就這樣和獸核錯過,壯着膽子去攻擊火狐。

天麓學院是無數靈師做夢都想去的地方,裏面能夠為靈師提供的條件太誘人了。

像這種級別的火狐,它的一顆獸核,可以抵好幾顆低階火狐的獸核。

有人高呼。

「大家別怕,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勝不了這兩頭畜生嗎?」

「沒錯,我們人多,不一定會輸。」

「沖啊!」

「大家上啊!」

「一起上啊!」

要想拿到獸核,就得先殺了兩頭火狐。

至於怎麼分,難道不比打贏火狐容易得多嗎?

一大群人,再次圍攻而上。

這樣的場面,確實不太好看。

火狐此前和人打鬥,靈師沒有出現太多的傷亡,唯有少數直接面上火力的死了。

七階火狐已經有了些許自己的思維意識,懂得趨利避害。

不似尋常靈獸除了比野獸的實力強悍之外,與其沒有太大區別,所有行為都是獸的本能反應。

修鍊到七階的實力不容易,靈師數量多,一旦相戰雙方都討不到好處。

本來不想殺太多的人,只想驅逐把進犯者驅逐出自己領地的兩頭火狐,沒料到靈師們不依不饒,反覆挑釁。

兩頭火狐被徹底憤怒,加強了攻擊。

周圍狂風大作,大風攜着火舌,周圍溫度瞬間升高,火勢眨眼間擴大數倍,直衝天際。

這種情況之下,撲上前來的靈師皆無活路。

要麼直接化為灰燼,要麼進了兩頭火狐的口中。

嘗到人類血肉的火狐,瞳孔變為暗紅色,一旦嘗過,沒吃飽絕不罷休。

所有人被嚇得面色發白,四處逃竄,有被嚇得邁不動腿的人直接被火狐吞食。

北沐清拉起呆住的北沐棋,隊伍里人迅速跟上,在慌亂的人群里,往出口處奔跑。

剩下的四個僱傭兵和隊伍衝散,此時也顧得那麼多了。

這裡的位置特殊,兩面環山,一面是出口,一面是懸崖。

所有人蜂擁般的朝出口涌去。

兩頭火狐豈會放過即將到口獵物。

一頭火狐猛的一躍,停在出口處,龐大的身軀將唯一的出口堵住,轉過身,朝着跑過來的人吐出一陣狂風。

大風夾雜着飛沙走石捲起半天高,眾人丹田運氣穩住身形,無奈實力太大,被逼得直直後退,有的人甚至被捲入了大風之中。

剛才混亂髮生的時候,葉飛霜反應迅速,下意識的就拉着葉南熾往出口的方向跑。

南熾來不及跟上,後面的衝上來的人直接穿過她的身體,隨着距離越拉越大,葉南熾和葉飛霜的身影就這樣被人群淹沒。

南熾本想通過感應她在葉南熾體內一魂來確定葉南熾的位置。

但是那魂不知什麼原因,氣息已是微乎其微,無法判斷準確的方向。

只得漫無目的的找人。

即便在狂風中暢通無阻,南熾想要找人也不容易。

一來人太多了,二來飛沙掀起,這片空地之上黑壓壓的一片,視線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