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涇渭
涇渭 連載中

涇渭

來源:google 作者:林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朴桀 現代言情 黎晚

深夜裡響起的驗證消息,他的出現打破了黎晚的墨守成規「阿黎,好久不見」瘋狂心動因為他的轉學逐漸明朗,朴桀成為了她的同學有人為著她的愛戀隱忍數年,狄騰默默守護着她,他總說她是一個獃子幾人的糾纏不清在那場游戲裏註定結局,人生無數次分叉路口,他們來來往往漸漸走散了大家去了不同城市散發青春的活力,愛人重逢,只是卻錯過了「阿黎,喜歡寬闊的大海還是靜謐的河流?」她頷首思考許久,看着遠方奔騰不息的海洋她的目光開始晦暗,「其實這兩者,我都想嘗試去喜歡,但我還是為河流匯入大海時的清濁不混而着迷」後來的故事啊,他有了新的女友她也遇到了很多像他的人他們猶如河流與大海一般短暫交匯淌起浪花,雖有重疊仍涇渭分明展開

《涇渭》章節試讀:

睡眼朦朧的醒來,走去教室。下午的物理、化學使人昏昏欲睡,好幾次眼皮都自動垂落,然後又被老師陡然提高的聲量嚇醒,一下午就這麼膽戰心驚地過去了。放學後,校園廣播站響起了周杰倫的晴天,他獨特的嗓音從喇叭中傳送出來縈繞在我們身邊。

班上的張勵跟王一景抱着籃球在喊狄騰去操場練習,班級大賽過兩天要到了。前桌的狄騰從座位上站起來把白色的球衣利落地套在身上,嘴裏還哼唧着晴天的歌詞。轉身朝着後門走去,在路過我課桌旁邊時停下來俯視着我的腦袋,用着稍微有點欠揍的語氣說道:「要不要去看球,我還從來沒看過你對什麼有興趣,真是無聊。」

他這句話又把我的戰備模式打開了,我毫不相讓地說:「不去,我不喜歡看球。」他的臉一下子黑了,快步從我身邊離開。那一刻我感覺四周的溫度都陡然降低了,他對張勵跟王一景大聲道:「走啊,不是要打球,真是媽的獃子。」」

當然最後那一句我沒聽見,我回頭找尋阿茵時,看見他們三個背影消失在後門。這時校園廣播站的歌曲切換成了情非得已,女播音員醇厚的聲音從廣播中暈開回蕩在校園上方,這首歌是某位同學專門點給高二(9)班的沈迦同學,希望大家好好欣賞。聞聲我更迫切地搜索阿茵的身影,最後在走廊上看見她正跟杉杉說不知道是誰這麼勇敢呢,真是女中豪傑。

此時狄騰他們正在1號場地練習投球,球衣浸過汗水緊貼着少年並未刻意鍛煉的肌理輪廓,靈活的身形在球場上肆意奔跑防守。沈迦跟隊友在3號球場,大家都在訓練臨場應變能力。其中一個隊友聽清了廣播的話語,便在沈迦面前起鬨:「隊長,今天又是告白歌曲也。要不要去廣播站打聽一下是哪位女同學啊,不見一見嗎?」周圍幾個隊友都開始起鬨了。沈迦只好說:「好好練球,過兩天就比賽了,這個時期別鬧我。」

這時放在休息區的手機響起,沈迦走過去拿起手機沈加繆三個大字在屏幕上跳躍,沈迦朝訓練區吼道:「你們再練20分鐘就解散,我弟找我先走了。」最開始起鬨的秦韜乖乖點頭,外人都覺得隊長看起來很儒雅,只有我們平常私下廝混才知道不好惹。

沈迦路過一號球場的時候,看見狄騰正在給張勵說防守問題:「我覺得重心還要再放下一點,注意頭不要晃動,盡量穩紮穩打吧。」或許是英雄惜英雄,狄騰感覺到了一道火熱的視線掃過,隨即也用眼神回禮。沈迦收回視線穿過籃球場,朝着高一教學樓走去。

夕陽沉浸山峰,晚自習預備鈴聲響起,狄騰一夥也陸續回到教室。落座在我前面的時候,他早已褪下了白色球衣。我用筆尖碰他的背脊,他又沒有回頭,晚上三節自習結束很快,大家都在書寫高三的未來規劃。回到寢室,洗漱完畢過後,阿茵她們在床上討論明星八卦。我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脫落的牆皮,那輪廓像中世紀戴着頭巾的貴婦在掩面哭泣。叮,這時手機收到了一條QQ消息,我點開聊天界面消息來自撫琴的人,他說:你想見我嗎?

我連忙翻身下床湊到阿茵她們面前,眼睛直直盯着消息界面,僵硬地將手機遞給她們看。

阿茵率先開口說道:「晚晚同學,你別緊張。」杉杉她們也附和道,就是就是。阿茵接著說:「告訴他,你想見他。你看你現在手足無措的樣子,只是聊天你都魂不守舍了。」我拿回手機,內心卻因為阿茵的話語開始翻騰,素未謀面的他究竟有什麼魔力呢?即使抱着手機睡去,屏幕上也沒打出想與不想幾個字。

第第二天又被阿茵熱情喚醒,我在被子里摸索不知道被擠去哪裡的手機,終於在枕頭下面找到了因為沒電關機的手機。黎晚給手機連上充電器,便起身下床。在衣櫃深處找到莫雨珣去年送給她的17歲生日禮物一條紅色連衣裙。衣襟處有淡粉色的蕾絲蝴蝶結點綴,腰間還有一條紅色的緞帶,裙擺處是不規則剪裁但是都沒過腳踝。黎晚心一橫,就這條了吧。以往從來沒有試過顏色濃烈的穿扮,寢室也沒有配長裙的帶跟涼鞋。她把目光放在床下那雙白色的空軍一號上面,然後進衛生間換好了衣服跟鞋子。

出來的時候,茵茵她們正好準備去食堂買早餐,看見我今天的裝扮不由得驚訝,杉杉拉着穿紅裙的我轉了一圈。她的眼神像在我身上進行斷層掃描,嘴裏呢喃道:「寶貝,今天試試扎丸子頭,看看什麼效果。」阿茵聞聲拿過她桌上的眉筆、淺粉色唇釉、橡皮筋,拉着我的手讓我安穩坐下。用她的指尖穿過我的黑髮,我感覺到髮絲在她手中飽含生氣,一縷一縷交叉旋轉,不一會兒利落的丸子頭已經紮好了。

杉杉抬手替我捋了幾束碎發垂在耳畔,阿茵着手替我描眉,淺灰色的眉筆淌過我的眉頭、眉峰跟眉尾。就這寥寥幾筆卻讓阿茵開口說道:「眉簇成黛,微蹙微顰,皆若有思,也若無思。」我獃獃望着阿茵剛想開口,她及時用唇釉封住了我的話語,帶着蜜桃味的液體在我唇上暈開重疊,貼着我的唇形散發出甜味。

「好了,大功告成。就這樣吧,妝容也不明顯,我也沒給你整眼影眼線啥的,免得到時候老陳又要開課教育高中生化妝這個問題。哎,你剛剛想說什麼呀?黎晚同學。」阿茵起身說道。我本來想着妝容太濃不合適,結果阿茵考慮很周全,我也沒問題了。我看了一眼手機,提了一句:「我很滿意,謝謝阿茵。」杉杉適時說:「那我們下去吃早餐了,晚晚你要吃什麼呀,我們給你帶。」我回想了昨天被老陳逮住的窘境,就跟她們說算了,今天不想吃早餐。

她們下樓以後,我拿着課本離開寢室。我路過寢室大門的儀容整理鏡時端詳了一下鏡中倒映的紅色身影,平常都是偏中性的穿衣風格,今天這樣子是挺讓阿茵她們驚訝的。雖然在踏進教室前提前做了心理準備,還是怕現在這幅樣子大家都覺得奇怪,怕狄騰看見這紅彤彤的一身會形容我像個朝天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