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盡信仙不如無仙
盡信仙不如無仙 連載中

盡信仙不如無仙

來源:google 作者:秋無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攸宜仙子 馬辰安

「仙禍來了,仙禍來了...」馬辰安突然築基瞭然而心海中卻多了三千對猿馬原就不佳的修行天賦此時更是雪上加霜還因此欠下巨債債務未清而師父所說仙禍沒到人禍卻先找上了他展開

《盡信仙不如無仙》章節試讀:

張華見馬辰安模樣,實在不忍,從旁接過紙張看了幾眼,臉色難看的盯着王管事,不滿的說道:

「王管事,有些過分了吧!」

王管事斜着眼,陰笑着看着這位護院隊長,尖聲反問道:

「過分?桀桀桀,小少爺的脾氣你不知道嗎?我也懶得廢話了,趕緊讓他簽了回去湊錢,早還早好。」

說完一副你看着辦的表情戲謔的瞅着張華。

張華沉默,半晌馬辰安主動將紙張拿了過來,眼睛只是簡單掃了眼,便是陣陣絕望湧上心間,他知道就算不簽去了勞衙司恐怕更沒翻身之日。

怔怔的低着頭又細看了幾眼紙上內容,拿過小廝遞過來的筆,咬着牙籤上名字按了手印,也不理眾人議論,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出蘇宅。

蘇家在賢嘉郡城中財富雖不是最強,但家族實力卻是排在前十,僅是莊園留守的百餘私奴甲士就抵得三個坐胎境了。

自軒轅大帝2000年多前飛升仙界後,天海大陸明面上再無一人修為能突破到虛神境,隨着時間推移到了現在連元嬰高手也是少有露面。

私奴守衛就成了各族各勢力顯露在外的實力象徵。

3000年前登仙路突然折斷,軒轅大帝以絕強實力平息天海大亂,建立宇古仙國起,近800年時間強推通識教育,全民修行,才使得修仙之術綿長至今,不曾徹底斷絕。

如今3000年過去,更是湧現出許多新法新修來。

仙國官方籌辦的免費仙修學院雖然還在,但真正能畢業者卻是寥寥無幾,只因修行需要的資源靈材非一般人家可以支撐。

馬辰安是師傅不知何處撿來的,能自己生活後,便被師傅扔在學城下院修行十多年,也只是個練氣三層。

眼見同年們早早離了下院,他也跟着草草結了學業,找到師傅說什麼也不再下院里蹉跎混日。

馬辰安生性單純,也很上進,剛與師傅重聚時時雖說吃了些苦頭,但總算修行進度要快上許多。

師傅修為只是築基六層,在如今的修仙界極其普通,但見識卻是了得,特別是在構陣識陣一道上。

兩師徒便以室修構陣的手藝混跡在各州城之中。

之後依舊回了清州學城之中,一呆就是十數年。

馬辰安自有獨立構陣的能力起,能耐比他過世的師傅有時候還要好上幾分,私下常有喊他馬大師、辰安大師的。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往常接的活都是些小戶人家的活計。

若是就這般順順噹噹的,或許再不出幾年,他就能在學城郊外安個家,定了居,買上一套自己的宅院。

只是天有陰晴,月有圓缺。

師父是個不安分的主,什麼都想要湊上一湊,不然也不會把馬辰安撿了回去。

幾年前有域外遠古神壇臨世的消息傳出,無論如何他也要獨自去見識一番。

師傅走後半年某夜,老人家佝僂着身子出現他面前,交給他一方巴掌大小的青銅祭台。

同時緊緊抱住馬辰安的頭,以額頂額,似是想要表達什麼。

那時馬辰安雖已是練氣巔峰,但依舊被師傅頂得腦殼嗡鳴,只聽到師傅反覆說著一句:

「仙禍來了,仙禍來了…快走快走。」

馬辰安不明發生了什麼,以為是師傅在外得罪了什麼人才有禍事降臨,仔細檢查也找不到異常。

在將師傅安葬後,想了想還是低調得離開了生活了許久的學城。

只是自出學城後,他就犯了個易恍惚的毛病。

早前發作時就如同是腦袋被塞入了萬千奔騰吵鬧的野獸一般,吵得他頭昏腦脹,直欲漲裂一般。

後來雖說有些好轉,可只要他一集中精神做事或者入定修行,這恍惚的毛病就時不時的犯上一犯。

為此他還給這毛病起了個名字叫心恍神惚症。

他來這賢嘉郡城差不多近兩年,想着還是得早日築基才好。

便又做成了室修構陣的活計。

可是因這心恍神惚症的緣故,他接連做砸了幾個活計,雖說賠了靈幣補了人家損失。

但郡城構陣圈就這麼大,本就是外鄉人,名聲一臭就再也沒生意做了。

好在總還認識了三兩門派、郡城家族勢力中做採辦的人。

張華就是其一,來郡城為生意奔波不久兩人就認識了。

兩年來時不時聚上一聚相互幫着小忙,異鄉人與異鄉人之間,情誼總是來得很快,也很踏實。

張華義氣,正好近期蘇家少爺新建了修行靜舍。

他知道馬辰安遇到了難處,極力推薦下把室修構陣的項目交給了他,當然好處也是拿了些的,誰想還是給搞砸了。

馬辰安使勁晃了晃腦袋,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只是心恍神惚症一旦發作,沒有一天時間就不會消停。

今個兒這癥狀似乎特別嚴重,腦袋就像被鎚子反覆敲打一般。

蹣跚着身子走了也不知多久,實在忍不了了,索性找了個牆根捂着腦袋坐了下來。

「喲,這不是馬大師嗎?才數月沒見,怎麼成了這幅模樣了呀?」

「咦,你這袍子款式換了哈,這模樣和東街王禿子倒是相似了好幾分,不過馬大師在氣質這塊還是拿捏的很好的。」

突然出現的聲音聽着淳厚,但話里滿是譏諷意味,這人是馬辰安到郡城以後最討厭的一個同行。

此時馬辰安煩躁的很,隨便找個地蹲着都能碰到個不好相與的。

本就腦袋脹疼的厲害,此時聽得實在不耐,抬頭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

他懶得與這人言語,半捂着腦袋搖晃着站起來要往別處去。

「別走呀,馬大師,往日里見到了你總要和我嘮上幾句,提點指教個什麼的,今個兒是咋的了?」

這人見馬辰安要走,頓時不願意了,一邊嬉笑調侃着一邊伸手就攔了上去。

「滾!」

馬辰安心頭正惱得很,見這人死纏不休,火氣瞬間就上來了。

二人實力相仿,要是打起來這人還真不是馬辰安的對手。

底層混跡多年,又輾轉多地,自然有着許多對敵的手段。

特別是此時,馬辰安雖是一身狼狽,但惱怒下的氣勢加上通紅的雙眼,這麼一瞪一吼,着實將這討厭的話嘮嚇了一跳。

見話嘮怔怔地站在那沒再言語,馬辰安轉身漫無目的地繼續向前走着,此時他就想找個安靜的地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