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九零後天師
九零後天師 連載中

九零後天師

來源:外網 作者:王者鑒明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王者鑒明 科幻小說

世人只知《魯班書》,卻不知《公輸冊》造化之術,一脈相傳。一代天師踏入凡塵,攪動萬里風雲!各位書友要是覺得《九零後天師》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九零後天師最新章節,九零後天師無彈窗,九零後天師全文閱讀.各位書友要是覺得《九零後天師》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九零後天師》章節試讀:

趙凡並非故意賣關子,但是見到林芊芊心急的樣子蠻可愛的,就逗弄說:「親我一口就告訴你。」
林芊芊中午被他強吻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怕這無賴會當著父親面亂來,就躲到不敢再問了。
趙凡知道輕重,沒再調戲她,將「馬氏」意味着什麼解釋給了眾人。馬氏,姜子牙72歲時娶的妻子,但沒過幾天日子,二者便分道揚轆。之後姜子牙釣到周文王大展抱負,在封神的時候,馬氏也厚着臉皮來討封。
姜太公不堪被擾,就封了馬氏為「窮神」,又怕馬氏亂闖,然後規定她只能去富貴大戶的家中,若是作弄貧苦人家,便取消神位。所以,窮神若是被請到窮人家中,是沒有作用的,林家有錢有勢,窮神駕着馬車倒拉財,這才毀了大好的風水,令財源虧空。
林父聽完趙凡的話,就明白過來自己肯定給誰得罪了,恰好對方又有點本事。他驚怒不已的問着趙凡:「大師,這要窮神倒拉財如何化解?」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找到始作俑者,第二,讓他按這規格雕一個財神,放在馬車上,再將方向朝着宅子。」趙凡笑道,毀林家風水者,八成是個工匠,並且在《魯班書》上學到了皮毛,才會做這種事。
真正高明的大師,手段不會這麼粗鄙直接的。畢竟像這類術法,折騰了別人,自己也會跟着付出一定的代價,但萬事有因有果,應該是被林家得罪狠了,以至於拼着反噬以此報復的。
「那要怎麼找啊?」林父說話有些懇求,始作俑者在他家牆中放了此物,沒誰看見,對方又不可能主動跳出來,上哪去找啊?唯有求助來歷神秘的趙凡了。
「搬入升龍府之後,林家才走下坡路的吧?」趙凡托着下巴問了句。
林父和王叔一合計,還真是這樣的,就連連點着頭。
趙凡隨口問道:「現在回憶一下,在裝修時,有沒有得罪哪個工匠?」二人思考需要時間,趙凡等的無聊,就盯着劉先生,露出一絲不懷好意說:「劉先生,我的手指,算是保住了么?」
「無量那個天尊,保……保住了。」劉先生抬起衣袖不斷擦拭腦門上的冷汗,他這行三年不開張,開張就吃三年,好不容易撈到一條大魚,卻沒想到撞上位真大師,年輕不說,扮相又低調,饒是眼力價再好都無濟於事。
趙凡淡淡的問:「那麼,屎盆子的事情了解一下?」
「小大師,您看,這麼豪華的地方,上哪找屎盆子去啊,對不?」劉大師僵笑着說:「要不,我們換個聯繫方式,改日我負荊、哦不,負屎盆子來請罪?」
「想的挺美,當我第一次出來混么。」趙凡沖林芊芊遞了個眼色,說:「讓之前拿鎚子那阿豹,弄一盆人中黃來,實在不行狗的也行,新不新鮮無所謂。」
「憑什麼吩咐我啊?」林芊芊心想自己又不是丫鬟,休想使喚的動她。
王叔實在想不起來,恰好聽到趙凡說的,就壞笑着聯繫了阿豹。很快,阿豹竟然真的把那等不可描述的東西端來了,味道很大,林芊芊拉着父親跟王叔退開了五、六米。
趙凡一手捏鼻子,一手指着地上的盆子,說道:「劉先生,請享用。韓信當年還受過胯下之辱呢,放心,今日之事,我絕不會向外吐露半個字。」
劉先生此時腸子都悔青了,忽然他眼珠子一轉,就有了底氣,挺直腰桿說道:「枉我活了五十年,險些被你唬了去,之前你怎麼說的來着?分分鐘逆轉林家的處境。現在,就算你發現了源頭,但沒找到放着東西的人,何談逆轉呢?將對方揪出來時,恐怕早已超時了。」
「是嗎?」趙凡的神色沒有絲毫波動。
就在這時,突兀的一陣古典鈴音出現,是林父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驚訝的按下了接聽,等掛掉時激動的來到趙凡跟前,說道:「大師,真的多虧您了,前腳才把木雕拿出來,後腳一筆利潤將近十億的合作項目就來了,這可是一家我以前磨了大半年也沒能正眼看自己的跨國大公司啊!」
趙凡微微點頭,並未說什麼,他取下木雕,迎財聚寶中彷彿無底洞般的窟窿就復原了,頹勢一止,效果立竿見影,若是雕了財神取而代之後,林家過去流失的財源在短時間內回籠,那時將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林芊芊和王叔徹底驚呆了,他僅憑動動手一鎚子的事情,就真的逆轉了?
而劉先生,臉色漲紅的像充了氣的蛤蟆,手腳止不住的打着哆嗦。人要是處於危境,往往都會掙扎一下,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問:「小大師,小天師,天師大少爺,我劉萬福雖然是一個騙子,但也是要臉面的,真箇不想扣這盆子人中黃啊,您放過我吧,提啥條件我都認栽。」
趙凡不是咄咄逼人的主兒,他在老丈人和林芊芊這總得留個好印象不是?壓根就沒真想讓劉萬福做辣眼睛的事兒,便道:「這樣吧,我整天閑的太無聊了,又不想以後在林家吃軟飯,我觀你面相上像是經從過商道,什麼生意啊?」
「對對。」劉萬福點頭如搗蒜說:「我在丁甲路有間鋪子,關門很久了,不過搞不到真貨,這年頭信息發達各種科普,人都變得精明了,就難做的很,否則我也不會鋌而走險來林家招搖撞騙的。」
丁甲路,是江北市的古董一條街,挺有名的。如今行情確實很差,那裡賣的東西,一百件有九十九件是假的,大多是賤收賤賣混個溫飽,但是想去碰碰運氣淘到真貨的還大有人在。
「古董鋪子。」
趙凡權衡了片刻,便道:「現在起,產權我佔七成,你佔三成,可願意?」
「全轉讓給你都行啊!」劉萬福鬆了口氣,那沒什麼利潤的鋪子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既然小大師想要,他權當順水推舟了。
「萬福啊,跟在我後邊混,別的不敢保證,絕對要比你坑蒙拐騙賺的多。」趙凡拋出了一個空頭支票,說道:「我平時還得陪老婆上學呢,要有人幫着打理店鋪,本來想將那三成算作你分紅的,確定全讓給我嗎?」
「啊!」
劉萬福先是一愣,然後彷彿看見了大把鈔票往口袋進的曙光,他已經領會了趙凡的本事,跟着這位真正的大師混可是大有前途的!
他眉開眼笑的道:「丁甲路17號,我在那等着小大師。」
「好,一個星期之內,我會抽空過去商議具體事宜的。」趙凡揮揮手,說道:「沒事就回去吧,記得將地上的東西帶出去扔了。」
「您瞧好叻。」劉萬福美滋滋的端起地上那屎盆子,哼着小曲走邁出了大門。
林芊芊腹誹道:「這是一個沒有節操的人,碰上了一個更沒有節操的人啊……」
趙凡不知道她心裏想了些什麼,不斷的拋着媚眼,均被無視。
過了一會兒,王叔想起來了,以前宅院裝修的時候,有個工匠和他手下一個保鏢發生了口角,被打傷住院了好幾天,連工錢也讓裝潢公司扣了大半,本來覺得是件芝麻大的小事,所以並未放在心上。
王叔把事情一講,趙凡聽完便點着頭說:「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工匠,挨打又扣錢,不記恨林家才是怪事。」
林父對此很重視,他吩咐道:「老王,等會你就聯繫當時的裝潢公司問清楚那工匠的地址,我們吃過飯後就多帶上點現金,親自上門賠個不是,讓他挑不出毛病來。」
「好。」王叔點頭應下。
「即使那工匠不願雕一個財神給你,也不能來硬的。」趙凡叮囑了一番,將惡緣化解了即可,其實他也能雕的,就是懶的費那番精氣神罷了。
「大師,我有一個不解之惑,敢問您今天的來意是……」林父終於忍不住了,他想破頭皮也猜不到趙凡為何主動登門出手逆轉林家的處境,甚至自稱他的女婿。
趙凡聳着肩說:「喊大師太生分了,就叫我小凡吧,其實,我也不想來的,但家師非逼着說娃娃親什麼的,沒轍啊。」
「娃娃親!」林父猛地一挺身,他聲音的不斷顫抖,「令師莫非是李三腳李天師?你可有信物?」
「有。」
趙凡在口袋中摸出那張丈母娘的老照片,遞到林父手中。
「箐兒……」林父思緒萬千的撫摸着上邊女人的臉,然後收起了照片,他急忙過來拉起趙凡的手,便親切的問道:「賢婿,現在李天師身體可好?」
「勞岳父泰山您挂念,蠻硬朗的。」趙凡笑道。
賢婿?
林芊芊可從未聽聞過自己有個娃娃親,她心態一下子就炸了,而且她父親僅憑一張照片,竟然直接對那無賴大師喊了什麼?是賢婿!這讓林芊芊瞬間石化,那種熱情的樣子比對她都親……

《九零後天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