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連載中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來源:google 作者:就春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蒙蒙 現代言情 談江南

重活一世,周蒙蒙綁定救贖系統從此走上吊打白蓮花心機攻略帥哥日常無腦看文謝謝關照噠噠噠噠噠噠噠展開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章節試讀:

籃球場人聲鼎沸,顧行舟拍打着籃球朝觀眾席看了一眼。到處都是喧鬧聲,周圍的歡呼聲隨着顧行舟的視線掃過來越漸越大。

他倚靠在牆角,手指按在和周蒙蒙的聊天頁面上,輕輕敲了幾個字發了過去。等了幾分鐘後,對方沒回。他安靜抿唇,有人在呼喊他準備比賽。

低頭看了一眼,依然沒回。

按下屏幕,直到熄滅。

黑色屏幕中倒映着顧行舟眉頭緊蹙的模樣。

籃球順着手指滑落,不遠處的隊友朝他揮着手,顧行舟在人群里脫下校服穿上籃球衣上場,帥氣又洒脫的模樣引得全場歡呼雀躍。

「10號是誰?」

「嘿,他就是我給你說過的顧行舟。」

與三班對抗的七班主將原楊嗤笑了一聲。

「小白臉一個嘛,沒上場就有那麼多白痴喜歡。」

「原楊,小聲點。顧行舟往這邊來了。」

原楊不屑看着顧行舟扔下籃球,「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副裝逼模樣,傻逼一個。」

裁判吹響哨子,組織集合。

顧行舟和對方握手後,轉頭看了一眼觀眾席。

原楊看着顧行舟不專心的樣子,臉皮一抽握緊他的手,「小白臉,等着我把你打趴下。

顧行舟發出一聲嗤笑。

眼前的原楊頗自大了些,他漫不經心對原楊露出諷刺笑容反握住原楊的手,稍微用力。

原楊臉就成了豬肝色。

「比賽要開始了。」

裁判站在中心,吹響哨子。

顧行舟轉頭一個人影闖入他的眼帘。

他笑得張揚又自由,手指伸向虛空輕輕點了點。

周蒙蒙正站在觀眾席最高處。

她看見顧行舟喉嚨滾了滾,沒出聲做口型。

周蒙蒙眼眸染上笑意。

因為少年說得是,「我會贏。」

兩隊隨着籃球落地,開始奪球。

周蒙蒙來的時候籃球場已經沒座位了,沈杳拉着她的手站在最高處的樓梯口。

顧行舟奪下球,反身一跳球輕鬆拋進。他跳下來,朝着周蒙蒙所在的方向再一次露出肆意妄為的笑容。

周圍歡呼雀躍,沈杳也為顧行舟歡呼鼓掌。周蒙蒙不太能懂得籃球規則,反應就算太遲鈍也明白過來顧行舟這一球投得如此輕鬆。

原楊站在原地,惱火自己沒守住球。

時間過了大半,三班的分數一直遙遙領先。七班的人越打越喪氣,到了下半場休息。

所有人都圍着顧行舟。他嫌煩,獨站在陰涼地。

他長腿一伸,坐在原地。

後勤部給顧行舟遞了一條毛巾,他閉上眼隨意擦了擦汗。

再次睜開眼睛,周蒙蒙便站在他的面前。

她的手裡抱着一箱礦泉水。

不知道是從哪裡買來的,籃球場這個位置很偏僻,這麼一箱水只有教學樓傍邊的小賣部才會賣。

天氣熱得反常,他看向周蒙蒙手心的紅腫。

眼睛暗下來,沒等周蒙蒙反應過來站起身替她抱起了一箱水。

「不用,我自己來。」

顧行舟側身躲避周蒙蒙的手,「水是我的了。」

周蒙蒙氣得握緊了小拳頭,「顧行舟,要臉。」

顧行舟彎起嘴角,聲音清脆道:「不要臉,只要周蒙蒙的水。」

「灌死你得了。」

路之行給籃球隊員發送完水後來到身邊,「打情罵俏?」

周蒙蒙:「閉嘴!」

顧行舟:「老夫老妻日常。」

兩人對視下,顧行舟因為脫口而出的這一句話心漏了一拍。

周蒙蒙則率先移開視線。

路之行雙手舉起,識趣地退出場地。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路之行暗笑顧行舟既然喜歡周蒙蒙可為什麼要裝作不喜歡的模樣,笑着後他情緒低落露出一絲苦笑,在夏林眼裡自己不也是這樣嗎?

「走了,顧行舟。」

周蒙蒙橫抱手臂。

顧行舟猛灌了一瓶水,放下箱子拉住周蒙蒙的衣服。

少年強勢又委屈,「周蒙蒙,不許走。」周蒙蒙沒理他。

「你不能走,下半場我就贏了。」

系統冒出來,「宿主,上啊!!」

周蒙蒙回過頭,少年略帶漆黑又水潤的眸子眨巴眨巴。

她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

但她還是拒絕了,拉下顧行舟攥緊的袖子。

她之所以來不是因為顧行舟的原因,而是她看向沈杳正奮力給班級隊員發水的模樣。

如果不是因為沈杳,她不會來。

周蒙蒙離得遠了。

顧行舟站在原地,盯着少女遠去的背影背突然一疼是被巨物砸中的沉悶聲響。

籃球啪嗒幾聲落地,滾到腳邊。

身後是火辣辣的疼,可見用力過猛。

「原楊,你TM有病啊!」

「背後偷襲算什麼本事。」

「算什麼男人啊,給老子爬。」

全場因為原楊砸向顧行舟的球混亂起來。

顧行舟偏頭,看向不遠處原楊冷笑的臉。

「小 白 臉。」

他久違的怒氣終於冒出頭。

顧行舟大步走向前,一腳踹進原楊的肚子又狠又烈。

原楊鼻青臉腫倒下了地。

七班的隊員全部圍上來,個個虎背熊腰對着顧行舟躍躍欲試。

原楊捂住臉爬起來,顧忌這是學校齜牙咧嘴吼道:「別過來,這是我和顧行舟的私事。」

顧行舟挑眉走近用力拍了拍他的臉,眼眸閃過嘲諷。

「原楊是吧,玩黑手你算什麼男人。」

「呸。」

顧行舟笑出聲,他發現原楊是如此幼稚又頑劣。

「有本事球場贏我啊。」

「你不就是個小白臉。」

顧行舟轉了一圈,周圍的局勢混亂極了,「你嫉妒我的臉?」

有人呼喊老師來了。

原楊惡毒目光如惡狼一樣咬着他,「顧行舟,你等着瞧。」

說完這句話帶着七班所有人落荒而逃。

路之行不平發聲,「傻逼吧,玩不起。」

而逃離的原楊摸了摸臉,疼得哭給自己的兄弟打了個電話,「小巷子堵顧行舟那個小白臉,我咽不下這口氣。」

顧行舟一行人被老師帶走後,場面安靜下來。

「打架可不是小事,顧行舟着了。」

「一中管得那麼嚴,顧行舟打架不會受處分吧。」

「亂說什麼,沒長眼睛啊明明是原楊先動手。」

「我呸,原楊那個小人。自己惹得禍先跑了。」

事情鬧得大,最後彪哥出面查監控證實了原楊一幫人先動手,雖說顧行舟是正當防衛但打人打得狠。

打籃球所有人都受了檢討書。

「憑什麼啊,原楊那個小人。」

「我艹他媽,都是原楊惹得禍。」

青春期的少年個個不服氣,憋屈得很。

再者,挑事人明明是原楊寫檢討的人卻是他們。

顧行舟走出辦公室,低下頭脫下衣服露出精瘦強勁的腹肌,手腕的青筋凸起,聲音低啞,「下課堵他。」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