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絕世長纓
絕世長纓 連載中

絕世長纓

來源:google 作者:落落清瑤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王權墨華 白長纓

天元年,王權國統領琅琊,潮汐,天栩,熾煌四國長纓因自幼帶有鳳凰胎記被人稱為祥瑞聖女,為琅琊國將軍府嫡女,而後將軍府被滅門,爹娘拚死護她,死前告知身世並交代信物讓其尋找親生父母,長纓只能帶着信物踏上尋找自己身世之謎的道路,並遇到琅琊國草包世子,處處幫她還調戲她,可這人似乎不草包,還有點小帥?!展開

《絕世長纓》章節試讀:

幾天前

王權皇宮內,

皇帝秘密召見衛丞相,「太子此次外出有要務在身,此事事關重大,明日開始,尋個理由隱瞞太子不在朝中之事,剩下丞相代為監國,等待太子歸朝。」

「是,皇上,臣遵旨。」衛丞相早已明白內情,行禮之後便退下。

次日,衛丞相宣布太子生病被安置於御龍殿,沒有皇上的口令,不允許打擾太子。大小事務由衛丞相處理。此事一出,王權國內外流言蜚語四起,有人說太子得罪了皇上,被皇上囚禁在宮中,也有人說太子早已經神秘失蹤….眾說紛紜。

幾天後

是夜,男人一身玄色窄袖四爪蟒袍,袖口處鑲綉金線祥雲,腰間朱紅白玉腰帶,上掛白玉玲瓏腰佩,氣質優雅,氣度逼人。

「事情都辦妥了嗎?」男人轉身問身後的侍衛。侍衛點點頭,說道:「太子放心,南宮祁那邊我已經處理好了,早已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男人看了看王爺府牌匾,「雲逸所在何處,為何未到王爺府與我會面。」侍衛拿出信件遞給男人,「雲公子已經到了琅琊皇宮,他說太子看了這封信就會知道怎麼回事。」

男人打開信,上面只寫了一行字。

計劃成功,琅琊國宴會三日後開始,明日午時瀟城敬明樓見,有要事商量。

男人垂眼看完,轉身走進王爺府,到了殿內,脫去蟒袍,換上世子服飾,吩咐下人備好馬車,明日一早啟程,前往瀟城。

次日一早,男人便坐上馬車,前去瀟城。到了瀟城,貼身侍衛青羽便開口詢問男人,「太…呃公子,離皇宮宴會還剩兩日為何早早地就到瀟城。」男人聞言抬頭,「雲逸留了信,讓我與他在瀟城敬明樓相見。正好我也想來這瀟城看看。」青羽聽罷也不再多問。

到了敬明樓,門口的侍從看到男人身穿世子服飾,腰間佩戴了白玉玲瓏佩,再想到國師交代的話,心裏立刻明白,這人便是從川京王爺府來的世子南宮祁。快步上前,「世子殿下請隨我來,國師已經等候殿下多時了。」

南宮祁點點頭,跟着侍從上了敬明樓二樓。到了房間,看到雲逸正坐在裏面喝茶,「喂,什麼國師,快點給本世子沏茶。」南宮祁快步走到雲逸面前,雲逸無奈,吩咐下人都退下之後,「世子稍安勿躁,茶,馬上就好。」說罷起身沏茶。

南宮祁看到下人都出去了,只好詢問正事。「雲逸,約我見面有何要事啊。」雲逸放下茶杯,抬頭說:「怎麼不裝了?剛剛那流氓樣子演的不錯。」南宮祁聞言一口茶差點嗆着,「喂,少拿我取鬧,快點兒的說正事。」

雲逸命人拿來一小瓶葯,「這是玄冥地元散,服下之後可習得迷魂之術,有助你假扮南宮祁。」南宮祁接下,服了下去。「還有何事要說?」

雲逸看着他服下,繼續說:「我已經得到老皇帝信任,當上了國師,兩日之後皇宮會舉行宴會,我會在這之前利用玄冥鏡說服老皇帝查驗太子,到時候你就隨機應變,然後我會將你送上太子之位。這兩日你多在瀟城鬧騰鬧騰,裝草包。」南宮祁聽完點點頭,明白了該怎麼做。

雲逸交代好事情,起身準備離開,「我還有事,先走了,世子殿下。」南宮祁揮揮手,讓他走了。自己留下來在這聽戲,正好這戲,也要開始了。雲逸走後,南宮祁裝着流氓的樣子,吩咐小廝把好酒好菜都擺上來,「快點把好吃的好喝的給本世子送上來!我可是王爺府來的貴客!誰敢怠慢我治誰的罪!」

小廝只好恭恭敬敬地伺候着,「是,是,世子殿下。」心裏卻在想,原來這就是王爺府的草包世子,真是如同傳言一樣,難伺候。

南宮祁側着身子聽着戲,正覺得無聊,抬頭一看,對面房間多了個小丫頭,時不時地往自己這邊看,還挺好看,想到自己的身份,南宮祁壞笑着朝對面小丫頭挑眉,故意逗她。沒想到小丫頭匆匆而逃。

看着這丫頭走後,南宮祁也沒了聽戲興緻,起身走出敬明樓,青羽連忙跟上,二人想要逛逛這瀟城美景。南宮祁走在街上,心裏想着小時候和母妃來到琅琊時,這裡還沒有如此繁華。不知不覺沿路走到了護城河邊,記憶也湧上心頭,這裡熟悉的景象讓南宮祁回想起小時候見過的小女孩,可惜記憶太過久遠,零零散散,南宮祁暗暗嘆了口氣。

瀟城街上

白長纓從敬明樓出來之後,想着時辰還早,便走到劍舞坊,這裡都是練功舞劍的人,因為怕暴露自己身份,母親發現了會責怪她,只好戴上面紗進去練劍。

長纓今日穿了一身紅紗裙,戴了白色面紗,看起來美艷又神秘。剛走進去,就有下人起身迎接,「小姐您來了,快請進。劍已經給您備好了,隨意挑選。」長纓點點頭,走到武器前,選了一把銀色的劍,就走到劍舞坊中間,開始舞劍起來。

南宮祁到處遊玩,不了解這瀟城,只好詢問路邊賣糖人的小販,瀟城有沒有有趣的地方可去,小販告訴他,城南邊的劍舞坊挺不錯,有許多人在那兒切磋武力。

南宮祁聽了很感興趣,就朝着城南邊走去,想要去看看這劍舞坊。

白長纓練了一會,突然有個人叫住了她,轉身一看,是沈老爺家的公子沈強,地痞流氓一個,喜歡調戲女子。

沈強摸摸下巴,「這位小娘子,一個人練劍啊,不如本公子陪陪你~」白長纓聽完,想到沈強沒認出自己身份,眼睛一轉便回答到:「行啊,只要你能贏了本小姐,我就答應。不然,我可不和一個廢物練劍。」沈強聽了立馬拿起劍迎戰,他想一個女子怎麼會打得過他,就等着乖乖陪他吧。

白長纓一看,立馬拿劍向沈強襲去,沈強抬起劍,格擋住了白長纓的進攻,「不錯啊小娘子,有勇氣,我喜歡。」白長纓聽了忍不住嫌棄,「還沒完呢!你就只會擋嗎?」說罷繼續朝着沈強進攻。

周圍的人越聚越多,大家都在看這場好戲,南宮祁二人此時也正好走到劍舞坊,看到裏面有人在比武,好奇地上去觀看。

長纓自小偷練劍,怕被母親發現,每次練劍都是輕手輕腳,這才使得她用劍輕盈,跟哥哥白長岩肅重劍氣完全相反。長纓一套劍術下來,打得沈強節節敗退,招架不住,看得周圍的人拍手叫好。

「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如此厲害,輕劍也能有這麼大的威力啊!」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這面紗之下是何等人物!」

南宮祁聽到周圍人的議論,目光一直在白長纓身上,只見風一吹,女子的紅紗裙隨風飄蕩,玉手拿着一把銀劍,南宮祁看到了面紗下嘴角帶着一抹玩味般的笑容。明艷又動人。最後一招落下,女子抬起頭,驕傲地看着對面的手下敗將,「你輸了。」

南宮祁饒有興趣地注視着白長纓。

是她?敬明樓里的小丫頭。

白長纓也在此時回頭,正對上南宮祁的眼睛。

是他?川京來的草包世子。

《絕世長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