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世公主,駙馬又被趕出房門
絕世公主,駙馬又被趕出房門 連載中

絕世公主,駙馬又被趕出房門

來源:google 作者:冬月二十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姝 韓燁

【雙A+病嬌+綠茶+甜寵+爽文+宮斗】來自21世紀的地下世界女王遭人陷害一朝穿越到了摔壞腦子的小公主身上重來一次她決定謀劃一切,嘲諷?那她就讓他們永遠閉嘴!背叛?那她就讓他們眾叛親離!到了最後,她想換個活法看看這她謀下的江山,只是還差一人作伴,她覺得那個溫柔善良,清風霽月的男人就不錯,直到某天,她看着眼前犯上作亂,神情陰翳的男人有點迷茫,「你誰?」PS:架空朝代,文中角色的三觀皆不代表作者本人展開

《絕世公主,駙馬又被趕出房門》章節試讀:

可當她看到沈姝的表情時又愣了一下,冷艷絕倫的臉上沒有一絲怒氣。

下一秒,屋內又傳來聲音,如清泉一般沁人心脾,「不礙事,吃點葯就好了,況且公主她也只是太生氣了。」

「可是駙馬您是無辜的啊!」

「殿下又何嘗不是,她被人欺騙看到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難道就不無辜嗎。」

那清雋的嗓音裡帶着一絲無奈。

沈姝輕挑眉頭,這人居然這麼維護她嗎?

不過也是,在原主短暫的這一生里只有四人是真心待她好過,其中之一便是她這位駙馬——韓燁。

兵部尚書的次子,因為才貌雙絕名冠上京,卻被原主一見鍾情,利用雷霆手段將其奪過來做自己的駙馬。

只是韓澤並不喜歡她,但他也從未詆毀她,相反每次他都不畏懼原主,試圖讓她走回正途,在她即將傷害無辜的人時,他也會儘力勸阻,只不過換來的都是謾罵和無視。

最後因為皇帝想讓原主去和親,被他派來的人暗殺了。

而這一次,原主因為她親眼看到韓澤和別的女人私會,怒火中燒之下,她下令將韓澤關了起來鞭刑三十。

想到這,沈姝輕嘆了口氣,她上前兩步親自將門推開走了進去。

而屋內的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臉色更是刷白得跟鬼一樣,太醫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參參參,參見殿下。」

韓澤也想掀被起身行禮,卻被一隻軟若無骨的柔荑拉住手臂,他茫然地看向沈姝。

再次看到這張臉,沈姝依然覺得驚艷,她面無表情道:「身體不好就坐着吧。」

韓澤瞳孔驟縮,身體僵了一瞬。

沈姝瞥了眼如同篩糠的太醫,「抖得這麼厲害,太醫是覺得冷嗎。」

「多,多謝殿下關心,微臣不冷。」

「是嗎,可看你這樣子本宮怎麼感覺還是挺冷的。」沈姝淡聲道:「讓人給太醫多添床被子,免得晚上凍着了。」

太醫抖得更厲害了,這大夏天的,他都快熱死了,凍個屁啊,加床棉被分明就是想熱死他!

可這心裏的腹誹太醫不敢開口說半分,只得認命道:「謝殿下恩賜,沒什麼事微臣就先退下了。」

「嗯。」

看着太醫比起進來前蒼老不少的背影,沈姝這才滿意了些,敢罵她就得擔得起這個後果。

想起床上的男人,沈姝垂眸看着他,「傷得如何。」

「多謝殿下關心,上了葯好多了。」韓燁搖了搖頭溫聲道:「殿下,今日之事真的是個誤會,臣並沒有做出背叛殿下的事來,所以還請殿下不要生氣了,免得氣壞了身子。」

沈姝眼裡閃過一絲玩味,「本宮打了你,你不恨本宮?」

「殿下是臣的妻子,關心殿下是臣的本分,況且是臣的失誤不查她們的詭計,這才害得殿下誤會,不能怪殿下。」韓燁頷首低眉道。

本就柔弱不堪的身子,此時這幅模樣,更讓沈姝覺得下一秒他可能就要沒命,沈姝冷哼一聲,「愚蠢。」

在她看來這種處處為別人着想的思想最是危險和愚蠢,她不是好人,只要有人敢惹了她就會讓那人付出代價,更別提敢冤枉她這種事。

韓燁的侍衛心裏頓時躥升一把火,可是觸及主子冰冷的目光,他又把話咽在喉嚨里。

「殿下這是相信臣說的了嗎。」

「嗯。」現在想想韓燁和那婢女選擇私會的地方太明顯了,彷彿是故意讓原主看見的。

聽到這聲回答,韓燁揚起一抹笑容,「多謝殿下。」

本就俊美的容顏,此刻的笑容彷彿能融化冰雪,沈姝眉頭輕挑,明目張胆道:「以後多笑笑,賞心悅目。」

侍女擦了把虛汗,殿下這是把駙馬當什麼了。

沈姝環顧四周,沁秋院雖好,但到底比不上靈月軒。

「把東西收拾了吧。」

少女淡漠的嗓音讓韓燁一怔,侍衛更是忍不住了,「殿下是想讓我家公子搬去何處,公子他還病着,殿下還想折騰他,殿下是有多生氣連片刻都不想再忍?」

沈姝眸色凝成冰,「這是本宮的府邸,本宮想如何,你似乎有意見?」

「殿下息怒,陸玖也是關心則亂,這才口不擇言,請殿下千萬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嗓音清冽低沉,如同古樂。

沈姝將視線落在男人身上,心裏沒由來冒出一個想法,讓他當個睡前故事機似乎很不錯。

就在這時,一個侍女進來附在沈姝耳邊低聲道:「殿下,人抓回來了。」

「嗯。」沈姝睨向韓燁道:「抓緊收拾,今晚我要在靈月軒看見你。」然後轉身離開。

看着她纖細窈窕的背影,韓燁行禮道:「恭送殿下。」

待人踏出沁秋院,屋內的氣息瞬變,一股寒氣向陸玖襲來。

陸玖臉色一變,猛地跪地恭敬道:「屬下方才多言,請主子責罰!」

溫潤如玉的男人,緩緩抬眸,方才清雅的眸子此刻黯淡的像是灑了一層灰,黑如點漆的深色之中,滿是冰冷。

他慵懶地靠在床頭,強大的氣場散開,一點也不像羸弱之人,因病態而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溫度,「再有下次,你知道後果。」

「是!」陸玖單手撐地,用力頷首。

這時,另一個侍衛走了進來,「陸伍參見主子。」

「說。」

「今日並沒有什麼人接近殿下,在離開暗牢之後她就回靈月軒沐浴,只不過有一件事很奇怪。」

「哦?」韓燁來了興趣,「什麼事。」

「殿下對夏言之身邊的人動了手腳,似乎在監視他。」

韓燁嗤笑一聲,「我這個妻子總算是開竅了。」

他想起什麼問道:「那件事怎麼樣了。」

「屬下已經讓十三喬裝進入兵部尚書府里了。」

「嗯。」韓燁指尖輕點床沿,眼裡閃過一絲陰翳,如同毒蛇一般,「這場好戲,就要開始了。」

靈月軒,

一名粉衫女子跪在前堂,身前一尺擺放着銀子和一封舉薦信,是舉薦她到工部尚書府的。

沈姝抿了一口茶水,緩緩道:「你在本宮府上多久了。」

那女子結巴道:「回,回殿下,奴婢待了兩年。」

「才兩年啊。」沈姝拉長了語調,嘆息道:「太短了,你還不知道吧,本宮的那些刑具都有何用處,好些都是大理寺和刑部都沒有的好東西,在那座暗牢里,從沒有一個人能撐過去,對了,最近還來了幾個新的,你說…」

沈姝輕笑,「我把它們試在你身上怎麼樣呢。」

少女絕美的容顏卻說著魔鬼般的話語,恐懼讓女子瑟瑟發抖,卻也擊垮了她最後一道心理防線,「殿下,殿下,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不是故意的,這一切都是夏公子指使奴婢的。

他給了奴婢一筆銀子,說只要陷害了駙馬,他就助奴婢離開這裡,奴婢一時鬼迷心竅,所以,所以才答應的。

求殿下饒命,求殿下饒命啊!」說著,她不停地磕頭求饒,一聲又一聲,鮮紅的血液從她的額頭迸出。

沈姝放下手裡的茶,淡聲道:「饒你一命也可以,不僅如此,本宮還可以送你離開這。」

女子求饒的動作一頓,她不可思議地緩緩抬頭,眼裡希翼的光和恐懼交織。

「怎麼。」沈姝懶洋洋道:「不願意?」

「不不不。」女子連忙道:「奴婢願意,奴婢願意。」

沈姝嘴角微揚,她走上前蹲下,指尖挑起女子的下顎,端詳着她的容顏,然後邪笑道:「這才對。」

忽然,侍女秀顏稟報,「殿下,蘇公公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