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世妖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絕世妖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連載中

絕世妖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城南青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離陌 花澤芊

簡介:【穿越雙處甜寵雙強純情悶騷】傳說在秋靈山有一個叫花間閣的靈魂典當鋪,這裡可以典當靈魂,還可以典當很多精神上的東西,比如運氣,知識,愛情,親情,良知,忠誠,智商…所以只要是你想得到的且能付出代價,在這裡什麼都可以實現他為了她,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再續前緣,這一世他們的結局是否會不同?展開

《絕世妖妃:病嬌王爺心尖寵》章節試讀:

「少島主,今天就是乞巧節了,要不我們去東市買些巧果,東市有家巧果很有名哦。今晚拜織女星時我想祈求賜予我一段美好姻緣,祈求讓我的容貌越來越美。」琉璃一臉期待的看着花澤芊。

「我也要祈求一段美好姻緣,祈求我有一個靚麗的容貌。琉璃天快黑了,那我們去換一身漂亮的衣服,帶上面具在去如何?」花澤芊也一臉興奮。

花澤芊和琉璃換好衣服,打扮一番帶上面具出發東市。

「一天就知道吃,你看旁邊那個又肥又胖又丑的姐姐,她就是天天貪吃才會長這樣,你在吃就會變得和她一樣,以後長大了嫁不出去。」街邊糖人攤上一婦人對自己約莫五六歲的女兒說到。

「母親,婉兒吃了這個糖人,以後就不貪吃了,不要和這個胖姐姐一樣丑,婉兒以後要嫁人。」小女孩子用稚嫩的聲音說著,還一臉嫌棄的看着花澤芊。

這大姐說話這麼直白,她又沒有聾,這麼當著她的面說她,這也太欺負人了吧!長的胖連出個門都是她的錯嗎?

「哼…我胖怎麼了,又沒吃你家大米飯。」花澤芊氣呼呼的說著,走在大街上突然被這婦人羞辱一頓,心裏十分的不高興。

「哎呦喂……自己長這麼胖還不讓人說,有本事你別長這麼胖呀!。」婦人鄙視的說著。

「你,你說什麼呢…」花澤芊聽到這句話火了,這婦人居然說自己胖,胖就是被欺負的理由呀?這讓自己怎麼忍得住呢。穿越到這麼一個醜陋的身軀上,她已經很沮喪很難接受了。

「你看看你,這麼肥,還穿得這麼華麗,還打扮的花枝招展,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要臉。」婦人繼續說著。

「你說什麼呀!你說誰胖啊!你才胖!你全家都胖!」花澤芊聽到這句話心裏的火噌蹭蹭往上漲,這女人太過分了,居然罵自己胖。

「說的就是你。」婦人毫不畏懼。

「你,你…」花澤芊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少島主,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我們去買巧果和放許願燈吧。」琉璃拉了拉花澤芊。

「我才不和他們一般見識,琉璃你看對面那家的許願燈和巧果好漂亮呀,我們去看看包。」花澤芊說道。

兩人走到了對面,選了好久終於選了一籃巧果,和兩個許願燈。琉璃摸了摸錢袋,了發現錢袋被偷了。

「少島主,錢袋剛剛被偷了,怎麼辦?」琉璃着急的不行。

「我來幫兩位小姐付吧,就當是送給你們。」一男子帶着面具,把一錠銀子拿給老闆。

花澤芊聽着這聲音好熟悉,剛回過神來,這不就是在楚國公府大門前幫助她的男主,她絕對不會記錯的。

「公子,我還沒有給你錢呢!」花澤芊大聲喊着,男子卻走遠了,沒有聽見後面的聲音。

放完許願燈吃完巧果,花澤芊和琉璃回到流蘇居。今晚又被人說胖這件事情讓花澤芊越想越難受,她要把減肥提上日程,絕對不能讓自己胖下去了。

花澤芊回到流蘇居後,打開藥箱,裏面果然有減肥藥,想着自己的減肥計劃,心裏又燃燒起了鬥志。

花澤芊拿出一粒藥丸放在嘴裏咽了下去,感覺腹部暖烘烘的,心裏更加的有信心了,決定明天開始就按照藥方吃減肥藥。

花澤芊吃完葯休息了一小會便躺到床榻上閉目養神。

第二天一早花澤芊便開始了減肥運動,先是跑步、鍛煉身體、練瑜伽、洗澡、洗頭、做面膜、護膚等等,把自己弄得渾身都香噴噴的後,才慢騰騰地坐到鏡子前。

鏡子里的花澤芊一天比一天瘦了,身材凹凸有致,皮膚白皙光滑,看上去十分漂亮,花澤芊心中高興,又給自己畫了個妝,看着鏡子里美艷動人的自己,花澤芊十分滿足,她現在感覺整個世界都美了。

這個世界是美了,可是這些都不能填補她心中的痛苦。

自從來到這裡,就沒有享受過自由,自由是什麼東西,花澤芊根本就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又該怎麼回去,自己的靈魂是怎麼來的?她一點記憶都沒有,這讓她十分鬱悶。

不管怎麼說,自己還是一個有思想有肉體的現代人,不能一輩子呆在古代。她必須找到回去的方法,否則就永遠待在這個奇怪的空間里。

花澤芊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在這個世界尋找回去的方法,找到辦法後,她就能回家了,即便現代世界的父母視她如糞土,古代這個時空的家人都視她如寶,她還是想回到以前的世界。」

她還是比較喜歡現代那種快捷的生活方式,現代的人可以隨意逛超市,想吃什麼沒有外賣解決不了的。買各種好吃的零食,各種美味的小吃,不像這裡什麼都沒有,而且還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有網絡,沒有電視機,沒有wifi……一切都不適合她,她想儘快回到那個世界,找到辦法儘快回到現實。

花澤芊想了許久也沒有什麼頭緒。現在的她只希望自己儘快找到辦法。

一晃眼,秋天就過去了。

都城的冬天似乎比往年來的更早一些,窗外的雪,不停地落在花澤芊未落筆的紙上。

雪落下的聲音,彷彿是那難熬的日日夜夜跑到牆角的憂傷;亦是那黑夜裡無聲的哭泣。提筆想寫點什麼,卻不知該寫點什麼。

這場猝不及防的初雪,讓她更加迷茫了。如今穿越到這個異世界已經半年有餘了,這具沒有半點法力的身軀,還有隻會在每年血月夜才會現出原形,這讓她幾乎忘記了自己是兔妖的事實。

「嘎吱…」木門被風輕輕扣開了一條縫。花澤芊伸出那透着嬰兒白的纖纖玉手,拿起桌案上的白紙抖了抖上面的雪。

她披上厚厚的斗篷,拉起帽子帶上走到庭院。大雪紛飛,院子里周圍是銀裝素裹,雪落於黛瓦青牆。

看着如此美雪景,花澤芊感嘆到,在以前的世界裏,身為南方人的她多希望來一場大雪。

可以盡情的玩雪,可以盡情的看如此美景。此時的她只想逃離這個「囚籠」,不想一輩子待在這個世界。

花澤芊從庭院的樹上抓起一把雪,到裡屋取了一個琉璃盞和一些桂花栗子酥,自製了滿滿一盞的雪糕。

只見琉璃穿着厚厚的紅色斗篷,盤端着兩壺酒。

「少島主,天氣太冷了,我拿了兩壺酒,等會暖暖身子。」

「正好,我剛剛還想着到巷子口的酒樓買上一壺呢!你就買回來了。」

「少島主,你做的是什麼東西呀?」琉璃一臉好奇的看着琉璃盞。

「這是我新發明的吃食,名字叫雪糕,可好吃了。」花澤芊又開始胡扯了。

花澤芊舀了滿滿一勺放進嘴裏,一股甜絲絲的滋味瞬間瀰漫口腔,久違的味道。

「哇,真好吃,太好吃了!」花澤芊邊吃邊讚歎道。

「這個東西好甜哦。」花澤芊邊嚼着雪糕,邊說道。在現代就是一個地地道道吃貨的花澤芊,每天別提有多想念現代的美食了,吃完這個甜甜的雪糕似乎心情突然好起來一點,不在那麼沮喪。

「琉璃,你也過來吃點,真的很好吃。」邊說邊又給琉璃做了一盞雪糕。

「少島主,清清涼涼又甜,好吃。」琉璃把手上端的酒放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吃起雪糕,一臉滿足的樣子。

雪越下越大了,就像飄飛的鵝毛,柳絮,棉花糖;落的花澤芊一頭雪花,她和琉璃只有暫回紅泥火爐的小屋,火苗正旺,燒的殷紅。

兩人把披風拿掉輕輕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坐在火爐旁烤火。

溫上一壺菊花酒,兩人一起喝酒聊天。酒過三巡,兩人都有些微微醉意。

屋外大雪皚皚,天地一片茫茫,夜色吞沒遠山,小屋爐火正濃,爐香靜靜燃燒着。

一主一仆兩人,就躺在火爐旁大大的蒲團上睡著了。

《絕世妖妃:病嬌王爺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