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劇情矯正系統
劇情矯正系統 連載中

劇情矯正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不想長肉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不想長肉肉 古代言情 沐清歌

【無CP,女扮男裝】為了復活親人,沐清歌要湊夠十萬積分,第一個小世界就是自己所處的地方001:宿主,你幹了什麼?!為什麼男主不僅沒有愛上女主,反而還愛上了你!?還有反派和女主為什麼也喜歡你!!!沐清歌:我是誰?我在那?我在幹什麼?與我無瓜!病嬌君王:老師,你逃不掉的~反派:你為什麼總是喜歡亂跑,我該怎麼懲罰你呢~女主:木青哥哥~這是我剛做的糕點,快嘗嘗高冷學霸:作為報酬,把你送給我,好不好?驕縱女配:你是我的!別人都不許染指!清冷師尊:徒兒,乖乖躺好,別亂動邪魅魔尊:再和別人靠的近,我就把你關起來小師妹:大師兄別跑!我心悅你~001:……宿主,你真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沐清歌:我也不想啊!明明是他們有問題!展開

《劇情矯正系統》章節試讀:

全都安靜下來,沒有人再說什麼,魁梧大叔笑了,這讓樓遠道很不爽。

「遠道兄,你可是想教訓他?」沐清歌看他直接是把不爽寫在臉上的樣子,沐清歌勾唇一笑。

樓遠道一愣「你怎的知道?」

沐清歌再次攬着樓遠道「遠道兄啊,下次咱可以把情緒收一收,這樣,你有未婚妻不好上台。」

「但我沒有,我上去幫你教訓他,你只需給我這個數,怎樣?」沐清歌說著便豎起五根手指,一臉笑吟吟的看着他。

「五兩白銀,成交!」樓遠道拿出荷包放在沐清歌的掌心上「裡邊剛好有五兩。」

「……」只想要五貫銅錢的沐清歌傻眼的看着手上的荷包。

果然是她太窮了嗎……

「怎麼了?不是五兩白銀嗎,那我」

「夠了夠了,遠道兄且看好了,保證讓他下不來檯面!」沐清歌跳下,快步走到取數點。

「小姐,李初陽他居然跑了!真是個懦夫!」一個扎着兩丸子的女孩生氣對着掩面坐在椅子上的女子說道。

「算了小環,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女子溫柔的聲音中帶着些難過。

「這位小姐,可否能給我個號?」清脆悅耳的聲音在女子耳邊響起,抬頭望去,正是沐清歌。

沐清歌被兩人盯到有些不自在,撓撓頭不解的問道:「有,有什麼問題嗎?」

「姓,姓名。」

「沐清歌。」

『沐…清…歌』楚清水不知為何,心跳的很快,回過神來從桌上拿起一個竹籤遞給沐清歌。

「多謝姑娘!」

沐清歌迅速接過,轉身運起輕功在水面掠過,一個漂亮的轉身落在擂台上,成功在第三次敲鑼聲之前抵達。

觀看的人看到台上的沐清歌紛紛開始助威。

「小兄弟加油啊,好好教訓他丫的!」

……

「不好意思了大叔,我也是受了僱主之託才上來的,接下來大叔可要小心,可別輕敵了!」

話音剛落,沐清歌就瞬間拔劍沖向大叔。

「哼!狂妄小兒!」舉起大刀迎上去。

一刀一劍碰撞在一起,兩人抬手後退幾步。

「大叔,你這也不行啊,是不是沒吃飯吶!」沐清歌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再次舉劍衝上去,嘴裏還諷刺的說著,而心裏則是在思索。

不過片刻,便已過數十招。

「喂喂喂,大叔,在下不過弱冠之年,而你現在卻和我這小輩糾纏。」

「嘖嘖嘖!學藝不精啊,不如多回去練練,免得在外人面前丟人現眼,大叔你覺得呢?」

「哎呀,大叔怎的不說話呀!難不成也覺得丟臉了?」

「大叔放心,在下不會瞧不起你的,最多就是打心眼裡看不起而已。」

「你給老子!閉嘴!」大叔暴躁不已,抓住機會一把扯住沐清歌的袖子狠狠甩出。

沐清歌一劍插在檯面穩住身形,大叔跳起舉刀砍下,沐清歌迅速落地滾了幾圈躲開,大刀砍空,激起許多木屑。

下面的人都目不轉睛的看着兩人,心中為沐清歌點了根蠟。

沐清歌拍了拍衣服,笑嘻嘻的臉冷了下來。

「嘖!不玩了不玩了。」話音未落,沐清歌的氣勢瞬間大漲,其身影消失不見,只留下一抹殘影。

大叔還沒反應過來胸口就挨了一拳,緊接着後背又是一腳,往前踉蹌兩步,隨後便開啟了挨打之旅。

不一會大叔已經鼻青臉腫,最後被沐清歌一腳踢下水中。

另一邊,楚清水摸了摸自己紅通通的臉,滿腦子都是沐清歌的笑容。

「小姐?小姐?小姐!」

楚清水被嚇一跳「怎,怎麼了?」

「小姐,你可是看上沐公子了?」小環湊近小聲問道。

楚清水的臉更加紅了,急忙輕輕推開小環的臉。

「別,別胡說!」

「哎呀我的小姐啊,要我說,老爺這麼疼愛小姐一定不會想看到您不開心。」

「況且老爺在世時就說過小姐您的婚姻由自己做主,那些家財不過都是些身外之物,您又是何必非要守着呢?」

楚清水眼中從猶豫到堅定,她緩緩站起來拉着小環朝一間茶樓走去,邊走邊說。

「你說的對,那些都不過只是身外之物,與其隨意找個夫婿守着過一生,還不如放手的好。」

鐺——老者拿着銅鑼從船頂跳上擂台。

「這位公子勝!可還有人要上來挑戰?」

一片鴉雀無聲,老者敲下銅鑼,一次,兩次,三次。

「沐公子隨老夫來。」

……

茶樓內,江湖有名的高手坐在桌前喝茶。

「晚輩拜見各位前輩們。」沐清歌抱拳。

其中一位中年男人讚許的看着沐清歌「小子,底子不錯啊。」

「哪裡哪裡,晚輩不過只是以速度取勝罷了。」沐清歌一頓,又接著說道:「晚輩」

沐清歌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帶着斗笠的女人打斷。

「沐小公子,現在出了個變故,這擂台比武怕是做不了數,作為賠償,你可提三個條件,意下如何?」

沐清歌眼前一亮,原本還在想該怎麼說才不會得罪人,現在這是在是好了。

「自然是好,晚輩倒是只有一個需求,給些銀兩就好。」

女人看着沐清歌,眼神中閃過一絲讚許。

『嗯,是個知進退的人。』

沐清歌並不知道自己在他們眼中已經被打上了懂事,知進退的標籤,當然,他如果知道的話可能會說……你們真有眼光!

門被推開,一個女子抬着一個矇著布的盤子。

「看看吧,不夠可以再加。」女子放下茶杯緩緩說道。

『好歹都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高手,出手應該會比較闊綽的吧……』心裏這麼想着手也不慢,將黑布拉開,沐清歌震驚了。

一張張一百兩的面額銀票讓沐清歌心中極為激動,但面上卻不顯一絲波瀾。

沐清歌暈乎乎的走出茶樓,摸了**口,又狠狠的掐了掐臉頰,劇烈的疼痛讓他知道這不是夢,竟傻傻的笑了起來。

『嘿嘿嘿,整整一千兩,我現在也是個小富婆了!』

不一會就很快回過神來,快步離開,可還沒走兩步就被叫住。

「沐公子請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