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
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 連載中

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太陽他落了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太陽他落了山 蘇逸 都市小說

蘇逸被十幾道炸雷圈兒劈,毫髮無傷一具骷髏架子對他說,「如果,我說我是李長庚,小友信么?」「不信」「那三千大道,萬般法術,小友願修長生否?」「不願」「天人兩界之未來繫於一身,能出力否?」「不能」骷髏:「……」可他看見未來之後,沒一個人能從這場災變中置身事外……展開

《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章節試讀:

白霧繚繞的空間,蘇逸被一具白玉骷髏挾持着。

頭上不見天日,卻能看清雲霧變幻的軌跡。

腳下虛無一物,竟無絲毫下墜感。

「如果,我說我是李長庚,小友信么?」

「不信。」

「那三千大道,萬般法術,小友願修長生否?」

「不願。」

「天人兩界之未來繫於一身,能出力否?」

「不能。」

骷髏:「……」

開玩笑,這骷髏架子形象就不符合神仙基本法,況且三番五次騷擾他,搞得他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另外,蘇逸的九位前輩還在醫院植物着呢,怎麼會有信任可言?

他嚴重懷疑,自己莫名其妙出現在這麼一個鬼地方,能不能回去還兩說。

誠然,雷霆降世,骷髏口吐人言,都顛覆了他的認知。他也意識到,這個世界藏着許多他不知道的隱秘。但要是說,這個骷髏架子值得信任的話,那他着實無法接受。

「小友如何才肯信任老道?」骷髏微微顫抖,似乎氣得不輕。

蘇逸雙手一攤,「這是你該考慮的問題,我只負責判斷。」

「那且隨老夫前往光陰長河一觀!」

骷髏抓住蘇逸的手腕,冰涼的觸感使他為之一振。

黑白二色光芒閃爍,一幅陰陽太極圖展開,蘇逸腳踏太陽之位,骷髏腳踩太陰之位。陰陽二氣升騰之間,一條如虛似幻的淺溪浮現在二人之間。

蘇逸掬起一捧溪水,水中竟然是他出生時的場景。老媽抱着襁褓中的自己,老爹激動得想要伸手,又不敢接過來。奶奶念叨着添丁進口家興人旺,把包里的喜糖散給醫生護士。

他的嘴角不由得掛上笑容。

「謹守本心,莫失莫忘!」

骷髏一聲輕喝,蘇逸發現自己身處光陰溪水之中,卻渾然不覺。

「進入光陰長河極其危險,若非有道祖乾坤圖護身,老道我也極有可能迷失其中!」

二人沿着溪流向前,腳下陰陽太極圖轉動,將歲月侵蝕之力隔絕在外。

從出生到會走,再到說話,再到上學,隨着年齡增長,溪流逐漸變寬,勉強看起來像是一條長河。

直至十七八歲的樣子,光陰長河陡然一變,兩岸看不見邊際,翻騰的浪花湧起幾丈高。

光陰長河中的蘇逸凌空踏虛,手中黑色長劍揮動,劍氣縱橫三千里。面目猙獰的妖獸立時梟首,噴洒的鮮血映紅天際。

「想不到我還有這麼勇猛的一天!白骨大哥,你瞧見了沒?」蘇逸喃喃道。

「老道是太白金星,不是白骨精!」白玉骷髏沒好氣地說,「你且接着往下看。」

畫面一轉,寧安城再無往日繁華,殘垣斷壁,硝煙衝天。

街道上屍首遍地,水缸粗細的蟒蛇盤在高樓之上,犀牛身披鐵甲奔騰而過,長滿鱗甲的巨鳥張口一吐,火焰燒斷一座石橋。

它們正在肆意捕殺活人!

獸群衝鋒間,寧安守軍當即潰不成軍。

他看到一個小女孩蹲在路邊哭泣,背後一隻斑斕巨虎悄然張開血盆大口。

「危險!」

蘇逸想去拉開小女孩,手指從光陰河水中一穿而過。

萬幸地是,劍光閃爍,黝黑長劍從天而降斬斷巨虎腰背。畫面中的蘇逸一把將小女孩攬起,負在背後,繼續沖向戰場。

畫面再轉,蘇景山為了救張小霞,被一隻雪白的巨狼咬掉左腿。即使如此,蘇景山仍拖着血肉模糊的腿爬向妻子,水泥路面上出現一條長長的血跡。

白狼饒有興緻地看着這一幕,空氣中的血腥味讓它極其興奮,舌頭不住地舔舐腿上的皮毛。

「艹,蘇逸你在哪!」

蘇逸睚眥欲裂,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有守在爹媽跟前。

期待中的劍光終於到來,只是無往不利地黑劍這次沒能大顯神威。白狼的利爪硬接幾次蘇逸的攻擊,腹部有鮮血滴落,傷口卻不致命。

狡猾的白狼佯裝攻擊蘇逸的母親,突然調轉身形,朝寧安城外狂奔。

畫面中蘇逸沒敢再追,跪在母親面前,失聲痛哭。

此時,蘇景山早已因為失血過多死去多時。張小霞抱着蘇景山的屍體,雙手顫抖着捂住他的眼睛,臉上有淚滴落,

「不怪你不怪你,兒子,就是你爸……再也不能保護媽了……」

突然,光陰長河崩散,空中落下點點光雨,一切景象消失不見。

骷髏收起乾坤圖,額頭骨上爬滿裂紋,失去了先前的白玉光澤。

「抱歉,以老道現在的能力,沒辦法帶你窺探更多未來。」

虛弱的聲音在蘇逸耳邊響起,他看向骷髏,臉上還掛着淚痕,

「我需要做什麼?」

光陰長河中的景象太真實了,蘇逸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一些兒時的情景,連他自己都不記得,在光陰長河中竟然重新遇見。

後邊見到的畫面,現實中還未發生,他還有機會去改變。

這種手段,非凡人能及。

「如你所見,人界靈氣會重新復蘇,生靈萬物將重啟仙路。把握住機會,改變未來並不是不可能。」

「復蘇?人間並不存在神靈么?」

骷髏搖搖頭,苦笑道:「不存在。千年前,人界聖人以一己之力斷升仙路,絕地天通。從此,天人兩界涇渭分明,互不干擾。只是之後為何人界修士凋零,不得而知。」

蘇逸接着問道:「那你找我是為了什麼?」

「如今天界遭受重創,強者十去其九。道祖卜算天地,發現破局的關鍵竟然在人間,所以老道才會費盡氣力,召小友前來。只是沒想到,人間天地規則幾變,極為排斥老道對你的接引,才落得個血肉消散的下場。」

骷髏下意識想要摸摸鬍鬚,抬起爪子才發現,下巴空無一物,「為表誠意,老道送小友一道先天玄黃之氣。」

「此物生於天地誕生之初,是肉身修鍊的輔助聖物。昔年刑天藉此修成不死肉身,頭顱斬落肉身舞干戚而戰。雖然只有一道,也足以助小友超越大多數……別看了,小友現在只是神魂在此,所以效果未顯。」

一根頭髮絲粗細的金色光線,纏繞在蘇逸中指上。雖是肉身修鍊聖物,對凡人而言,蘊養靈魂的效果也不容小覷。

「能不能多來點兒?」蘇逸不好意思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