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被六個姐姐帶飛
開局被六個姐姐帶飛 連載中

開局被六個姐姐帶飛

來源:google 作者:喜上眉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浩 奇幻玄幻 白飛

白飛與女友談了三年的戀愛,如今終於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那一日,他按照女方父母提出展開

《開局被六個姐姐帶飛》章節試讀:

濱海市,九江酒店。
一間普通的包廂內,白飛一臉恭敬地將車鑰匙遞過去,「叔叔,阿姨,你們的要求我做到了,現在是不是可以答應我和陳婉的婚事了?」
對面,張玉華將車鑰匙拿在手裡,都沒正眼看白飛,只是聽到白飛的話後陰沉着臉道:「我什麼時候答應你買了車就把陳婉嫁給你了?
一輛車就想把我家陳婉娶走,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可是上次您不是說......」白飛不由一怔。
一個月前,他和談了三年的陳婉回家見了父母,提了兩人的婚事,結果陳婉的母親陳玉華當場就提了一個要求,說要娶他家陳婉,至少也要有輛三十來萬的車,甚至連車型都定好了——Jeep指揮官。
如今車買來了,怎麼還反悔了呢?
「上次我說的是,想娶我家陳婉,至少也要有輛三十萬的車!」
張玉華不耐煩地打斷他,「誰家結婚只要車就夠了?
這只是基本條件,不過我也不為難你,只要你拿出五十萬的彩禮,我立馬答應你們倆的婚事。」
聞言,白飛心頭就是一沉。
他從小在貧民窟長大,父親早些年在工地做工受了傷,沒多久就去世了,母親盤了個小店面賣大餅,一年到頭也攢不下幾個錢,他又剛剛上班一年。
為了買這輛Jeep指揮官,已經掏空了所有積蓄不說,還借了一大筆外債。
拿到車的第一時間,他就讓陳婉約了她的父母,為了體現誠意,甚至還咬着牙花了將近兩個月的工資,在九江酒店定了包廂。
可現在張玉華一句話,就把他打的措手不及。
白飛窘迫地搓着手,為難道:「阿姨,不瞞您說,我們家現在確實拿不出這麼多錢,您看要不這樣......我和陳婉結婚後,每個月只留下足夠的生活費,剩下的全給您,直到湊夠五十萬?」
「砰!」
張玉華把水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臉色陰沉地像是要滴出水來一般,冷冰冰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盤,你把我女兒娶走了,到時候不認賬,我找誰評理去?」
「行吧,你拿不出五十萬就算了,彩禮我可以不要,但你必須要在市中心的高檔小區買一套房子,交首付就行,不過房產證上的名字得寫我和陳婉她爸的。」
白飛頓時就無語了。
市中心的高檔小區,那可是動輒幾百萬的房子,哪怕只是一個首付,也有將近一百萬了,比五十萬的彩禮還要多。
見實在是說不動這位未來的丈母娘,白飛只好推了推身邊只顧着玩手機的陳婉,想讓她幫自己說兩句話。
可誰知道陳婉頭也沒抬,只說了一句話就讓白飛如墜冰窟,「我聽我媽的。」
這就是自己談了三年的女朋友嗎?
結婚這種大事,竟然一點主見都沒有,父母說什麼就是什麼,難道她就一點不在乎他們之間的感情?
白飛感覺自己就像是困在了荒無人煙的冰原上,孤立無援。
這時,悶頭抽煙的陳壯抬起頭來,語氣很不耐煩,「白飛,我們也不是為難你,但你既然要娶我女兒,就得拿出誠意來吧?
連這點要求都滿足不了,我們怎麼知道,你將來能不能照顧好我女兒?」
話確實在理,可問題是這誠意也太大了一點...... 白飛深吸了口氣,正想再掙扎一下,就見張玉華把把玩了一會兒的車鑰匙塞到了陳婉的弟弟陳宇的手裡,陳宇一點都沒客氣,直接就裝兜里了。
本就壓着火氣的白飛,看到這一幕頓時就怒了,「阿姨,您這是什麼意思?」
那車可是他買來當婚車用的,這才開了一次。
「什麼叫我什麼意思?
車買來不就是開的?
這幾天陳宇要去找她女朋友,沒輛說得過去的車怎麼行?」
張玉華瞥了他一眼,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再說了,車又不是不還你,等你湊夠了彩禮錢,或者在市中心買了房子,我就讓陳宇把車還給你。」
沒等白飛說話,陳婉也開口道:「白飛,你別這麼小氣,反正你平時上下班坐公交也坐習慣了,車就先讓我弟開着怎麼了?」
聽着這母女倆一唱一和,白飛驀然明白了什麼。
難怪當時張玉華非要讓他買三十萬的Jeep指揮官,當時他就覺得不對,這款車太硬派了,不適合當婚車,現在他終於明白了,這哪裡是為了他和陳婉結婚買的,分明就是買給陳宇的!
陳宇也撇着嘴說道:「我姐還真是看錯了人,你這麼小氣,將來指不定怎麼對我姐呢。」
話是這麼說,他卻一點也沒把車鑰匙還回來的意思。
白飛簡直要被氣吐血,這倒成了他的不是了,他的買車不想給別人開,就是自己小氣?
可沒想到,這竟然還沒完!
陳婉終於將手機放下,若無其事道:「我算過了,你家那家店面雖然小,可位置還不錯,賣掉的話差不多就是五十萬,反正一年到頭也賺不到幾個錢,還不如賣了當彩禮。」
彷彿一道晴天霹靂,將白飛整個人都劈成了焦炭。
那個店面可是母親唯一的收入來源了,賣掉了以後怎麼辦?
白飛嘴裏一陣一陣發苦,看向陳婉的眼神充滿了懷疑,她真的是自己全心全意談了三年的女朋友?
那個溫柔體貼,無論何時都會為自己考慮的陳婉?
可為什麼今天,卻變得這麼陌生了?
「隨你們的便吧。」
白飛心灰意冷,也不想再談下去了,站起來就往外走。
張玉華在後面大喊,「白飛,你什麼意思?
還想不想娶陳婉了?
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這麼走了,這輩子也別想和我女兒在一起!」
腳下一頓,白飛回頭看了一眼,眼神中滿是失望,張口想說什麼,到了嘴邊卻化成了一句無奈的嘆息。
沒再理會張玉華,白飛徑直出了包廂。
卻沒料到,剛出來就碰到了一個熟人,自己的大學同學劉浩,劉浩也看到了他,笑眯眯地上來打招呼,「喲,這不是小餅子么?
你怎麼有錢來這裡開房了?」

《開局被六個姐姐帶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