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抗戰飛將軍
抗戰飛將軍 連載中

抗戰飛將軍

來源:外網 作者:千重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千重草 都市言情

公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保衛戰失敗,民國首都被日軍攻佔。南京西南滁州東關火車站,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又看了一眼身後的滁州城,沉聲下令:「炸掉火車站、飛機場。」隨即登上火車,離開滁州。 隨着劇烈的爆炸聲,滁州的火車站、飛機場,頃刻之間化為一片廢墟。 百姓們從負責爆炸的國軍官兵口中知道南京已經失守的消息,頓時滿城驚慌,紛紛舉家逃離。 家底殷實的人家,帶上金銀細軟、妻妾兒女,乘車逃往重慶等西南大後方。家境貧寒、拿不出路費的百姓,只好扶老攜幼的出城往城西的大山裏面去避難。展開

《抗戰飛將軍》章節試讀:

高飛快步出了飯館,還沒等他出手教訓那倆行兇的鬼子,從街道的拐角處,突然出現了一隊日本兵。領頭一個日本軍官,一邊跑一邊用日語大聲喊着什麼。 兩個打人的鬼子聽見喊聲停了手,高飛也站到飯館門口看向來人。 日軍小隊很快來了現場。領頭的日軍少尉對着打人的鬼子一頓咆哮,跟瘋狗一樣。兩個行兇的鬼子臉低着頭,連個屁都不敢放。 高飛注意到,後來的這隊鬼子,每個人胳膊上都套着個紅袖箍。估計這幫傢伙應該是憲兵或者糾察隊一類的。 訓完了肇事者,領隊的鬼子少尉一轉身,用狼一樣兇狠的眼睛打量高飛,「你,幹什麼的?」這傢伙雖然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但是口音生硬,怎麼聽都彆扭。 「我在這裏面吃飯。聽見外面在打人,出來看個熱鬧。」高飛隨口給自己編了個理由。 「看個熱鬧?」鬼子少尉突然一轉身,快步走到飯館門口問掌柜的,「這個人剛才有沒有在這裡吃飯?」 掌柜的硬着頭皮說有。鬼子少尉轉過來,對高飛豎了個大拇指:「大大的好!」說完一揮手,戴袖箍的鬼子過來,登記了兩個兇手的姓名單位性別籍貫,然後就把人給放了。 鬼子憲兵走了,兇手也走了,對被打的母女二人他們連一眼都沒有多看。 等鬼子走遠了,掌柜的、食客們這才一起幫忙,把母女倆扶進了飯館。打來熱水讓娘倆洗手洗臉,擦去身上的血跡和泥土,掌柜的又給她們做了兩碗湯麵。 高飛這時候已經離開飯館,去難民營了。他既然打定主意要北上參加抗日的軍隊,臨走之前當然得去和楊嬸、梁二嫂告個別,免得人家記掛。 經過這麼一頓折騰,就到了晚飯的時候。梁二嫂已經把晚飯給做好了,正和楊嬸兩個人準備吃飯。見高飛回來了,趕緊給他盛了一碗。 高飛中午飯都沒吃,到這會兒也確實餓壞了。端起碗連吃了兩大碗粥,這才意猶未盡的抹了一下嘴。一鍋飯他自己就幹掉一大半,楊嬸和梁二嫂一碗沒吃完,他已經連鍋底都吃凈了。 梁二嫂看着他就笑。楊嬸把自己沒吃完的半碗飯遞過去,「你沒吃飽吧?喏,我這裡還有。我吃不完,你吃了吧。」 高飛趕緊擋回去,「嬸子,我飽了。」 飯後三人坐在一起,高飛告訴楊嬸和梁二嫂:我要走了,將來如果事情辦完了,或許還會回來。 楊嬸驚問高飛要去哪兒?高飛只說去北方。楊嬸又問什麼時候走,高飛說現在就走! 知道留不住,楊嬸抹着眼淚交代高飛,要早去早回。梁二嫂也捨不得,她給了高飛一雙千層底的黑布鞋。那是她當年給自己男人做的。鞋還沒做好,男人就被抓去當了兵,今天她把這雙寶貝布鞋也拿了出來。 高飛換上這雙千層底的黑布鞋,和楊嬸、梁二嫂告別。娘倆把高飛送到門外,一再叮囑,路上要注意安全,別凍着了、餓着了。 「嬸子、二嫂,回去吧。」高飛擺了擺手,眼角的餘光忽然看見燈光下遠處來了幾個人。仔細再一看,鬼子!高飛來不及多想,用力揮了揮手,轉身就走。 「狗剩子!」楊嬸叫了一聲。 「嬸子你快別叫了。狗剩子這是把日本人給引走了。你這一喊,萬一把日本人喊過來,狗剩子的心思可就白費了。」 「狗剩子出遠門,他身上沒錢吶!都說窮家富路的,我還有幾個銅子沒給他呢。」 鬼子在後面緊追不捨。哨子響了,槍聲也響起來了。「嘟嘟嘟――」「啪啪!」 亂吧,你們越亂越好!高飛轉身鑽進了巷子。他在小巷當中快速奔跑,邊跑邊聽着身後的動靜。見路口就拐、見岔路就進。 小巷終於跑到了盡頭,出了巷子口就是大路,這是一條通往城外的路。城門口燈火通明,鬼子和漢奸已經設置了距馬路障,如臨大敵一般。高飛一調頭,換了個方向跑。城門出不去,那就另找出城之路。 今晚的滁州城可熱鬧了,到處都是燈光閃動,到處都是奔跑的人影。高飛一個人,已經把全城的鬼子漢奸都給驚動了。 「啪!」一聲槍響,有子彈貼着頭皮飛過去了。高飛一回頭,有六七個鬼子牽着狼狗追過來了! 高飛一閃身,跑進了岔路。他把槍也掏出來了。高飛身上有一支槍,是從大漢奸石華齋那兒拿的。不過槍里的子彈不多,得省着點兒用。不是關鍵時刻,高飛捨不得使。 「太郎,正太,上!」鬼子鬆開狗繩,放出了兩條惡犬。 兩條日本大狼狗狂吠着撲過來。狗的速度比人奔跑的速度快得多,聽見身後越來越近的犬吠聲,高飛跑着跑着忽然一回身,「啪!啪!」兩槍,狼狗嗷的一聲摔出去了。第二條狗忽的一下撲了上來。 高飛一槍把打到狗頭上,把狗腦袋打偏到一旁。抬起腳,照着狗肚子狠狠地一腳。狼狗嗷的一聲慘叫,摔到地下滾出去多遠。喲喲哀嚎,半晌起不來。 這一耽誤的功夫,鬼子已經追上來了。高飛一甩手,「啪啪啪」把槍里的子彈全打出去。扔了盒子炮,拿出他的黑刃匕首就殺入了敵群。 「噗!噗!啊――」不斷地有日軍被刺中。高飛拳打、腳踢、黑刃揮舞。兩分鐘之後,最後一個鬼子發出一聲驚叫,扔了槍,沒命地跑了。 高飛快速打掃了戰場,從鬼子的屍體上搜出了一些鈔票、首飾,又拿了幾塊乾糧,迅速離開了現場。 第二天朝陽升起來的時候,高飛已經走在北上的官道上了。迎着朝陽,哼着歌,大步往前趕路。 「噠噠噠」身後傳來了清脆的蹄聲,裹着棉襖的車夫趕着毛驢車從後面攆上來了。 「老鄉,捎一程吧,我給車錢。」毛驢車停住了。車夫歪着頭看了看高飛,問他:「你要去哪兒?」 「往北。老鄉,你去哪裡呀?」 「明光。」車夫說了個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