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連載中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來源:外網 作者:煙火酒頌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煙火酒頌 網遊動漫

穿越名偵探柯南的世界,池非遲被送進了醫院。周二。醫生:「明天周幾?」池非遲:「周三。」醫生:「咳,明天周五。」池非遲:「……」8月21日。醫生:「明天幾月幾日?」池非遲:「8月22日。」醫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遲:「……」當所有人都認為混亂的時間是正確的,而其中一人無法正確辯識並融入其中,那這個人就是異類,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癒不可能。池非遲深吸一口氣:「老!子!不!干!了!」讀者群:756660924vip群:443075892展開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微風吹動枝葉,斑駁光影搖曳。
俊秀男子坐在樹下長椅上,小女孩站在樹旁鐵門後,四目相對。
陽光明媚,風吹草屑,時間有一瞬間的停滯。
下一秒,唯美意境被破壞得一乾二淨。
「神將在月圓之夜降臨,懲罰你們這些無知的愚民!」一個穿拖鞋、病服的男人從後方跑過。
後面跟着一群護士、醫生。
「快!快!」
「攔住他!」
一旁,神色懨懨、骨瘦如柴的少年抱膝坐在地上,對周圍一切都漠不關心。
池非遲低頭看了看滾到腳邊的小皮球,彎腰撿起,起身走向鐵門。
站在長椅邊的護士連忙跟上去,眼裡帶着一絲警惕和戒備。
走到鐵門邊,池非遲蹲下身,把皮球從鐵欄縫隙里遞出去,「給。」
鐵門外,小女孩或許被剛才的動亂嚇到了,也或許是不適應池非遲全程面無表情,獃獃接過球。
池非遲站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一下!」小女孩忙道,「謝謝你,大哥哥!我叫步美,吉田步美,你叫什麼名字?」
池非遲停步,回頭打量着女孩。
六七歲的年紀,留着乖巧的短髮,黃色發箍,粉色毛衣,一雙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在這個二次元世界裏,也算是很可愛的小女孩了吧。
關鍵是……吉田步美?
這個名字再結合混亂的時間線,讓池非遲心裏有些哭笑不得。
他穿越到的這個世界是《名偵探柯南》?
一個月前,他驚訝發現本該去世的自己穿越到了一個日本大學生身上。
跟他同名,池非遲。
跟他同齡,二十歲。
如果不是那一張陌生的臉和一個陌生的家庭,他都快以為自己本人復活了。
前世只聽說池這個姓氏分佈很『廣』,中國、日本、韓國、意大利、馬來西亞都有,這輩子算是跨國界相識了……
不過他倒寧願不相識!
他穿越過來的時候,這具身體原本的意識體還存在!
兩人每隔三四個小時就會互相交替、佔有身體的掌控權,另一個人則陷入沉睡。
穿越第二天,他就被送到了精神科。
人格分裂是基本診斷。
而且在他看來,這裡的時間有問題,昨天是周六,今天怎麼還是周六?
但在醫生和周圍的人看來,是他有問題,人格分裂的併發症——時間感知綜合障礙!
這段時間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有問題了。
現在才發現這是柯南世界,以這個世界混亂的時間……他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
更糟糕的是,他穿越過來後,時而不時地能聽到動植物的話,再加上剛穿越過來、又沒有記憶繼承,對這個世界乃至家庭實在沒什麼感情,測試結果他不清楚,但看醫生當時嚴肅的表情,也能猜到肯定慘不忍睹。
再加上,原意識體本身有抑鬱症,之前還鬧了兩次自殺。
嗯,必須入院治療,還是一級護理。
所謂的一級護理:
有自己的重點病室,活動不能脫離護士視野……
前一周以重症病室內活動為主,外出必須由工作人員陪護,物品由工作人員管理……
每天評估病情,護理3~7天記錄1次……
病情變化隨時記錄,並報告醫師及時處理……
按時起床,按時睡覺,按時吃藥,時時監控……沒病都能憋出病來!
「大哥哥?」吉田步美疑惑地看着池非遲,臉上有一絲詭異的紅暈,真的是個帥氣的大哥哥呢……
護士小姐姐蹲下身,斟酌着解釋,「小妹妹,他……」
池非遲回神,注視着吉田步美,「池非遲,我的名字。」
吉田步美點頭,露出甜美笑容,「我記住了,那改天我可以來找你玩嗎?」
「啊,不行……」護士小姐姐連忙拒絕,目前池非遲雖然沒有攻擊他人的行為,但小孩子很容易被他人思想干擾,她可不敢保證池非遲不會有什麼怪異言論,也不敢答應讓一個小女孩跟池非遲接觸太多。
「為什麼?」
吉田步美疑惑的聲音被甩在身後。
池非遲已然轉身,神色漠然地朝病房走。
路上,一個男人湊到他面前,神色緊張地左右看看,低聲道,「我告訴你,你存在只是你的認知存在,而認知是可以被欺騙的,其實這個世界是某個存在創造的,只要他想,可以隨時抹除我們,你信嗎?」
池非遲盯了男人片刻,「或許吧。」
這個世界算不算青山創造的?是否真實存在?
連他也不明白了。
男人長長舒了口氣,眼裡有一絲欣慰,突然拽住要離開的池非遲,「你是第一個相信我的人!既然你信我,我就不能不管你,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存在着很大的問題,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着我們,我有逃脫的辦法……」
池非遲看着喋喋不休的男人,有點心累,跨步,上前,反手摔,將人撂倒的同時,一擊擊在男人頸動脈。
男人利索地暈了過去。
世界終於……
不,世界沒清凈!
「你幹什麼?」
「快,這裡!」
不等人跑上來,池非遲已經很自覺地鬆了手。
……
一個小時後……
中年醫生已經有些禿頂,微胖,有點喜慶的圓臉帶着笑容,至少親和力是滿分的,「池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你為什麼要擊打他的脖頸?」
池非遲看着福山志明、他的主治醫師,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他太吵了。」
福山志明笑,「僅僅是因為這個?」
「我有分寸。」池非遲沒繼續解釋,愛怎麼想怎麼想吧。
進了這個地方,越否認自己有病,越被斷定為病得不輕。
福山志明點了點頭,不置可否,放緩聲音交代,「下次不要這樣,人的脖頸是很脆弱的地方,擊打大動脈會昏迷、暈厥,但也有可能導致人喪命,這是很危險的行為。」
池非遲能看出福山志明又要在他小本本上加上一點了,不過也沒有多說,「我知道了。」
福山志明觀察着池非遲,心裏嘆了口氣,他能看出來池非遲沒放在心上,是不是有傷害他人的傾向,得好好觀察一下了,面上沒有表露,還是笑道,「你最近恢復情況不錯,兩個人格的交替沒有那麼頻繁了,再繼續溝通,應該很快就能康復……對了,知不知道明天是周幾?」
池非遲記得出病房前看過日曆和報紙,今天是周二,「明天周三。」
福山志明糾正道,「咳……明天是周五。」
池非遲沉默,強行忍住掀桌的衝動。
今天周二,明天周五?
很好,他就知道這是個送命題!
照這麼看,他怕是一輩子也出不去了吧?
他覺得這個世界的時間不正常,但其他人都覺得很正常,那麼他在這個世界就是異類、就是病人!
這……或許也是很多患有精神病症的人的感覺。
偏偏,桌上的一盆多肉植物還在搗亂,發出不滿的聲音:「真難受,真難受,想喝水,真難受……」
「周五啊,我知道了。」池非遲目不斜視,神色漠然。
上次就是因為這盆多肉植物在搗亂,他視線飄了一下,被觀察他的福山志明發現了,追問他看到了什麼,還是聽到了什麼。
心理醫生什麼的,真是麻煩。
聊天大概在半個小時後結束。
醫師助手是個年輕女人,微笑着低聲感慨,「池先生算是恢復得很好的患者了吧,他入院以來都很配合治療,兩個人格在書本上留言交流,似乎也沒有再產生幻聽現象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福山志明眉宇間有些沉凝,「說不好,他很聰明……」
「哎?」女助手不解。
「你有沒有仔細看過他的診斷報告?」福山志明從抽屜里拿出一份文件夾,打開指了指診斷結果,「人格分裂,兩個人格都有情感缺失障礙,一個人格重度抑鬱,伴有強迫症,有自殺傾向,另一個人格幻聽、妄想,時間感知障礙……」
女助手點頭,「典型的人格分裂癥狀。」
「人格分裂是很麻煩的病症,需要長期治療,現在看起來他的兩個人格都認知到了對方的存在,並且積極地主動溝通,但要注意他的日常行為,患上人格分裂,表情極其冷淡,對周圍人的情感也是如此,」福山志明道,「從這一點來看,他並沒有痊癒的跡象,最近主導他身體的都是妄想人格吧?他很聰明,表現上看已經認知到自己的病情,但實際上他並不承認自己的病情,並且還在偽裝、欺騙,他那個人格……很聰明,很狡猾,而在這個人格出現的時候,還有着敏捷的身手,但他的生平記錄里沒有類似的訓練。」
「也就是說,這個人格是他妄想出來的?」女助手思索着。
「必須要讓他認識到這一點,再判斷妄想人格是否有攻擊性,」福山志明想了一下,「不過就目前來說,至少妄想人格不會做出自殺這種危害自身的事……最近有聯繫過他的家人嗎?」
「有,」女助手放輕了聲音,「不過他的父母都沒有來看他的打算,說了兩句就說有事在忙掛斷了電話。」
福山志明皺眉,「他們還真是沒有一點配合的打算啊!」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