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反派被宿主拿捏了
快穿:反派被宿主拿捏了 連載中

快穿:反派被宿主拿捏了

來源:google 作者:眠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梧 無憂 現代言情

系統:宿主姐姐,你的任務是替原主完成心愿,活出精彩人生無憂緩緩抬眸,緩了一會才應聲好,然後準備動身回去系統:等等,宿主姐姐,發現隱藏任務,隱藏任務是阻止反派黑化無憂一臉懵逼:反派?這個任務可以不做嗎?系統:宿主姐姐,天道粑粑說不可以,人家看看劇情先,哎呀!宿主姐姐,反派好可憐喲,太慘了,需要宿主姐姐好好關愛呢!無憂大佬:「…」所以,戲精系統是反派家的?鳳梧小可愛:憂憂,別瞎說,我是憂憂家的魔君妖孽:滾開,我才是憂憂家的,憂憂是我的無憂大佬眉眼凜然,哪裡來的妖孽,一言不合就黑化,簡直有坑!大戰三百回合後,大佬默默撫額,這些反派太黏人了,她有點吃不消,還是先搞事情吧!【清冷美人,傲嬌小狼狗,1V1雙潔,蘇爽甜寵】展開

《快穿:反派被宿主拿捏了》章節試讀:

然後余洋就擁着兄弟往前邊走邊說:「澤哥,知道了,我們會好好學習的。」說完還朝蘇澤給了個「兄弟懂事吧」的神情,搞得蘇澤想揍他。

蘇澤無奈看向看戲的無憂,示意無憂有事說事。

無憂面色清冷,沒有多說什麼,說了也不一定有用,到時候干就完事了。抬手分開早點拎到蘇澤面前,蘇澤面色愉悅接過,「怎麼給我帶早餐了」

無憂拿起自己的早點,邊走邊咬了一口保姆阿姨做的素菜包子,回頭看向蘇澤,神色自然道:「報答你昨天的水,」說完又繼續往前走去。

蘇澤聞言臉上的表情僵了僵,無奈發覺自己會錯意了,有些好笑,看來自己是真的有點過分關注眼前的女孩,情緒都被她影響了。

半響,泄氣地咬了口女孩給的同款包子,跨着大長腿趕上女孩。

又一次,三班後排的同學神色莫名地注視着無憂和蘇澤一同進班級,兩人手裡還拿着同款未吃完的包子,八卦的心怎麼都止不住,想看又不太敢的關注角落後排的兩人。

無憂看了看同學投過來的視線,不明所以地問道:「你們想要我的包子?不好意思,我吃過了,明天再給你們帶。」

後排的同學被問得尷尬得咳了咳,被口水嗆到了。連忙擺手示意不要不要。

尷尬了,很多人都沒有跟無憂打過交道,因為她有心臟病,怕跟她打交道會出事故,害了她也害己。

平時無憂不常在校,來校也是自己獨來獨往,當然這學期經常看到顧佳佳放學後圍着她轉,但也沒人細想什麼,故而沒人知道無憂真實性情是怎麼的,突然來這麼一遭,有點尷尬另外覺得無憂其實也挺好的。

人都是視覺性動物,你看着可可愛愛卻孤僻不近人,人家就會覺得你性格有問題不宜相交,一旦你可可愛愛又平易近人,你就是未來的團寵,捧在手心裏寵都不為過。

很顯然,無憂靠一個包子扭轉了同學們對她的看法,主人公不知所以然。這個包子幹得不錯!

蘇澤看着一無所知的無憂,寵溺一笑,心情跟着好了不少。

還好,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沒適應她的腦迴路,嗯…還有機會。

雖然他暫時還不明白所謂的機會是什麼,但不阻礙他開心了。

聽着後排的動靜,前面的顧佳佳轉身看了看無憂,不明白無憂為何有如此的轉變,都能跟同學們調侃了!

她好像跟之前有點不一樣了,沒那麼孤僻了呢…

見無憂沒有理會自己的視線,顧佳佳突然有些委屈,昨天拒絕了自己,害自己約會泡湯了,今天又不待見自己,忽然有點不爽利。

隨即,無憂便看到顧佳佳臉色沉鬱地轉了回去,不再打量她。

無憂無語訕笑,真是賤人就是矯情呢!

半響,收回視線,繼續吃早餐,邊吃邊看書,沒辦法,落後就要挨打,勤能補拙,要努力幹才有收穫。嗯…今天也是讀書人的一天。

讀書使人快樂,無憂靠着記憶,研究研究,慢慢就弄懂了各科的知識,雖然還不能跟上大家的步伐,但還是很開心,成就感滿滿,沒什麼比輕鬆掌握新事物更讓人開心了。

就這樣,無憂愉快地度過了一上午。

看着無憂精力滿滿地埋頭苦學,蘇澤覺得有病的不是無憂,是自己,自己就沒有精力去學,只想睡覺。

要不是旁邊的她那麼激情滿滿那麼有趣,他覺得他能一如往常那樣睡一上午,而不是興趣盎然地看她自娛自樂,沒有睡意,真扎心!

中午放學的時候,傳聞中的校草男主終於姍姍來遲地現身了。

一來就直奔無憂跟前,盛氣凌人質問道:「無憂,你昨天怎麼不去憂齋吃飯,我在外面等了你好久,你怎麼不提前說一聲。」

蘇城的到來讓本來要走的同學默默磨蹭了下來,個個八卦地看戲…

看着面前理直氣壯的男生,無憂只覺得好笑,真是賊喊捉賊呢!

害他等不關她的事吧,約飯都是他們倆自己約的,關她這個第三人什麼事,無語,這是捨不得怪女友就來怪她了?

日了狗了,這腦子是怎麼當上男主的?「小壹,智障都當男主了,天道怎麼不管管?」

001看小說看得正爽,忍不住就懟上去【這不讓你來了嗎!創世神走後,大千小世界都不同程度出現崩壞,天道粑粑忙壞了,所以才簽訂了你呀!】

001懟完才反應過來自己懟宿主了,媽呀!不能讓宿主知道自己脾氣有點差,人家是小仙女,溜吧…

原來如此,天下真的沒有免費的午餐,去哪都是打工人。

無憂抬眸看了看蘇城,長得人模人樣的,怎麼就智障了呢,反派蘇澤就比他好多了,果然,世界亂套了。

在蘇城忍不住又要發火的時候,無憂終於悠悠回應道:「我們很熟?我們有約?不是你跟顧佳佳約的嗎?」

「你…怎麼回事?說什麼呢?」

蘇城的怒火徹底點燃,黑紅着臉,怒吼中帶着點慌亂。

顯然沒想過無憂會反抗會說破他們之間的秘事,見鬼似的看了看無憂,又看了看聞聲趕來的顧佳佳。

顧佳佳此時也是懵逼狀態,不明白無憂怎麼突然就說出來了,讓她措手不及。

眼圈唰唰就紅了,滿眼不可置信,「無憂,你怎麼能污衊我跟阿城呢,我們一直都是三個人一起吃飯的呀!」說完眼淚就下來了,看着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無憂也沒想過能一次性打發他們,沒有證據誰都不可信,只是徒增看客罷了。

撥了撥頭髮,看向顧佳佳疑惑道:「我沒有污衊你們呀!不是你跟我說想跟我交朋友,蘇城跟你關係很好,他可以帶我們出去好好玩,不都是你們約好才帶上我的嗎?」

見顧佳佳眼淚掛住,啞口失聲,無憂接着看向蘇城。詢問出聲,「我昨天說了心臟不舒服要去複查,讓佳佳自己跟你去憂齋吃飯的,難道她沒有跟你說明情況?」

不等答覆,接着又道:「我們三個人平時一起出去不都是你跟佳佳一起玩的嗎?我去不去…對你們影響不大吧?」

緊接着繼續爆料:「還是說…昨天我不在場,憂齋…沒有給你們免單?那我下次跟他們說以後我不在場也給你們免單?」

卧槽…這是什麼大八卦??信息量有點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