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
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 連載中

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

來源:google 作者:明溪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湛 洛安 現代言情

跟老闆打了一架,洛安被強制綁定了快穿系統病嬌大佬緊箍住她的腰:「安安,叫聲老公聽聽……」偏執總裁摩挲着她的照片:「安安,不見你兩秒,我就想你了……」渾身是血的小狼狗勾住她的尾指:「姐姐,我想讓你的眼裡只有我一人……」「安安,說好的一輩子,差一分一秒都不行」「聽說有人說我又臭又硬又無趣?是不是想試試?」展開

《快穿:偏執大佬他蓄謀已久》章節試讀:

洛安斜坐着,修身牛仔路勾勒出細長的**,白色的T恤上移,露出一小節腰肢。

小手托着下巴,聲調帶着微微的委屈,神色嫵媚甜軟。

「只是想讓氣氛放鬆一下,秦先生不會生氣了吧?」

秦晏略微垂眸,瞄過洛安腰間的一抹白皙,唇邊勾起一抹漫不經心。

「我怎麼會跟讓人心跳加快的小甜甜生氣呢?就算毒死我,不是還有人給我守寡?這波怎麼算都是我贏。」

秦晏低啞微醺的聲線,在洛安腰間游移眷戀的視線,空氣里莫名其妙染上了一層粉紅的曖昧……

洛安站起來拉了拉短小的T恤,一本正經:「那開始吧。」

秦晏帶着洛安去了專門準備的心理諮詢室。

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張舒適的躺椅。

躺椅沐浴在傍晚金黃的陽光中,看起來很暖。

洛安拍了拍躺椅上軟軟的靠墊:「不錯,躺着吧。」

秦晏乖乖躺好,金色的陽光透過他細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陰影。

洛安從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筆記本。

抬頭瞧着躺椅上的秦晏:「腳尖頂着地面,胳膊肘頂着扶手,隨時準備站起來的姿勢,這是很沒有安全感,你怕什麼?怕我?」

秦晏微微側頭,眸色迷離又憂傷,說的像真的一樣:「怕你守寡。」

洛安眼眸微眯,金屬質圓珠筆在筆記本上輕輕敲了敲。

「秦老闆這麼會撩,交過幾個女朋友啊?」

「沒有。你是第一個來我家的女人。」

「秦老闆……」

秦晏轉過頭,半闔着眼睛,樣子認真:「叫我晏,我會感覺更放鬆,洛老師……」

微醺的聲音像久藏的葡萄酒,醇厚質感又纏綿,唇邊還勾着一抹戲謔的壞笑……

洛安突然想明白看見「晏」字時候那種不舒服感是怎麼回事了……

上面一個日。

下面一個安。

洛安突然起身,金屬圓珠筆涼涼地戳了戳秦晏的胸膛。

「故意的?嗯?」

洛安耳尖微紅,臉頰氣憤地鼓起來。

秦晏輕笑:「爺爺起的名字,怎麼會是故意的?再說了,你比我年紀小,要故意也是你故意的……」

洛安氣的咬牙。

那就是封湛故意的!

筆桿挑起秦晏緊緻的下巴,洛安眸光凌厲美艷,微怒道:「乖一點,嗯?」

小姑娘想發火的樣子真是可愛。

秦晏忍着想一把抱進懷裡的衝動。

平躺着,像被女王招幸了的男寵,聽話乖巧:「好。」

洛安轉身,點燃了桌上的熏香。

淺淡的薰衣草香瀰漫。

洛安坐回沙發,叼着筆桿:「閉上眼睛,身體放輕鬆……」

過了幾秒,清淺的聲音才緩緩響起,溫溫柔柔,綿綿繞繞。

「這個香味是你喜歡的嗎?」

「是。」

「現在,你想起了什麼?」

洛安的聲音和若有若無的香氣混為一體。

「想起了一個小女孩,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穿着淡紫色的裙子……」

秦晏緩緩講了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他在心裏編了很久。

是專門講給她聽的。

裏面都是他的感情。

但裏面不是完全的事實。

洛安微微蹙眉,男主身世挺慘淡。

垂眸在紙上刷刷地記着重點:「……車禍……說說一些你的感受?」

「想毀滅世界,除了那個小女孩。」

低沉的聲線,濃濃的壓抑感,彷彿全世界的陰霾都籠罩在了這個男人身上。

洛安完全能想像霸氣陰戾的少年秦小晏冷眼睨視一切的樣子。

「之後,你有去找過那個小女孩么?」

「找過……」

……

兩小時過的比洛安想像的快。

秦晏還真有心理問題。

他的心裏彷彿全是黑暗,只有一處亮光。

在最角落的地方,有一個小屋。

小屋的窗戶結着冰凌窗花正在緩緩的融化,小屋裡生着溫暖的火爐,火爐邊坐着一個穿紫色裙子的小女孩。

小屋外,全世界都陰寒潮濕。

他卻怎麼努力都走不進那個小屋,小屋總是那麼近又那麼遠……

只能看見她的溫暖,卻感覺不到她的溫度。

洛安初步判斷秦晏有一定的人格障礙。

……

心理諮詢結束,剛出門。

宋惇小跑着過來:「洛小姐,我送您回學校。」

「啊?宋惇兒啊,不用了,我去MJ兼職,走過去就好了。」

宋惇:「……好的。」

洛安剛收到了兩條信息。

一條是葉青青發給她的,她和羅蘭在MJ玩。

另一條是姜白羽發的,叫她去MJ,有輔助任務。

「安安!檢測到反派!在一公里之內!」

洛安掃視一圈,目光鎖定馬路對面一家不太起眼的清酒屋。

隱蔽又雅緻,是江辭的風格。

洛安推門進了清酒屋,習慣性往最隱秘的角落看去。

果然,江辭和屠嬌正面對面坐着。

洛安點了份小吃,貓着腰坐到了屠嬌後排的座位。

「阿辭,你偏心洛安……」

屠嬌聲音有些沙啞,刻意帶着嗲音,啞中帶媚。

洛安每次聽到她叫自己名字都起雞皮疙瘩,不禁抖了一下。

江辭看到屠嬌後面,在屠嬌說出洛安的名字的時候,高背沙發上方露出的一截馬尾顫了一下。

「這次的目標很危險,洛安比較合適。」江辭眯了眯眼,聲音無波無瀾。

「那你是在心疼我嗎?」屠嬌啞媚的聲音撒着嬌。

「我只是按照你們各自的能力安排任務。」

「那你是覺得我不如洛安嘍?」

「你們擅長的不一樣。安安她,確實更適合一些。」江辭放柔了聲音。

屠嬌擅長刀片封喉,手起刀落,瞬間斃命。

但必須近身接觸。

洛安擅長遠程狙擊,而秦晏不好接觸。

確實各有所長。

但其實,洛安只是不是喜歡手上沾血,她的手速從來不慢。

「你是不是還是喜歡她?」

屠嬌好像醉了,語氣裡帶了曖昧的怨懟。

「你酒量太差了。」

清脆的碰撞聲響起,江辭似乎把屠嬌的酒杯酒壺拿走了,但聲音似乎帶着笑意。

「我跟洛安比,你更喜歡誰?」屠嬌帶着醉意逼問。

江辭瞄了一眼那一小截馬尾:「你喝多了。」

「阿辭,你知道的,我願意為你去死都行……」屠嬌沙啞的嗲音嬌嗔起來。

江辭的音調漸漸帶了絲冷意:「屠嬌,你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屠嬌的聲音陡然不滿:「她都失敗一次了,按規矩不是應該降等級的么?」

「這次任務必須由洛安來執行,這是僱主要求的。」

「那如果是我完成的呢?」

「屠嬌,不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屠嬌笑了一聲,故意挑釁:「阿辭,我要是做了不該做的事,你會怎麼對我?」

「我會懲罰你。」江辭的聲音沒有一絲波瀾。

「是嗎?好期待你的懲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