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
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 連載中

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

來源:google 作者:吃肉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吃肉醬 現代言情 虞曖

【綠茶+白月光+火葬場+攻略】虞曖是個美貌才華集於一身的美人,也是個渣女,攜手001系統在線反渣,綠茶本茶,演技一流的她,聽說總有渣男想作死…腹黑霸總把女人壓在身下,「女人,安分點,你只能做我的金絲雀」年下狼狗影帝把女人抱在懷裡,眼神兇狠,「姐姐,不許喜歡別人」病嬌暗帝眼中偏執陰鬱,「做我的女人,我願只為你一人瘋魔」虞曖眼眸嬌媚,茶里茶氣,「魚塘已滿,想接受餌料餵養,請拿號排隊」展開

《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章節試讀:

「原主跟應沂談了六年,好感連及格線都達不到,和墨毅寒更是因為工作原因天天見面,也沒見有啥好感,照你這想法我不得等原主死亡時間到了,直接去跳樓?」

「……」001又被噎了。

「主人,你不一樣嘛。」001聲線軟萌道:「你不是想恢復記憶嗎?人家也是為了你好嘛~」

虞曖冷笑了下,「你知道世界上最讓人討厭的話是哪句嗎?」

001不安的問道:「哪句?」

虞曖:「就是為你好!」

「……」001默默在自己系統空間里畫圈圈。

等虞曖算好了時間,看了眼鬧鐘,剛好差不多。

在原主的衣櫃,挑挑揀揀了半天。

都是一些淑女風的衣服,裙子長度沒有短過膝蓋的,連上衣都是有領襯衣居多,果然很符合原主平常的作風。

她挑了條珍珠白長裙穿上。

虞曖在鏡子前照了照,嗯,不錯,鏡子前的女人,身材纖瘦,卻身段極佳,**,五官精緻,眉眼溫柔,眼睛下的那顆褐色淚痣更是襯的整個面部柔弱又楚楚可憐。

原主的身材和樣貌都是頂好的,不愧上學時就是A大校花,只不過平常打扮都太素凈了。

這身白裙穿着剛剛好,頭髮隨意紮起,她特意把前面扯下幾縷頭髮,還從梳妝台內拿出肉粉色的眼影,塗在眼瞼下,打造出一種憔悴哀傷的感覺。

還別說,虧得原主皮膚好,純素顏無妝感,就這麼寡淡又脆弱,看着還有那麼股子綠茶小白花的韻味。

至於為什麼要是小白花打扮呢,能治漢子婊的當然得綠茶無辜小白花上啊。

看着虞曖換下睡衣,還妝扮了半天,001疑惑問道:「主人,大晚上你幹嘛啊?」

「不是你說要我刷好感嗎?」

「晚上你去哪裡刷好感啊?」001感覺自己咋完全跟不上節奏呢?

「等會你就知道了。」

她剛剛在原主微信上已經看過韓昊宇的朋友圈了。

他今天有比賽,正好讓她看看原主這個青梅竹馬是個什麼情況。

……

晚八點,賽車場。

韓昊宇看見觀眾席的虞曖有些詫異,他記得虞曖和應沂談戀愛後,就再也沒有看過他比賽了,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他環繞了四周,沒有看見自己想見的人,收回視線,認真對待比賽。

虞曖當然知道他四處看的樣子是在找誰了,韓昊宇朋友圈評論下面周慧說了今天要來看他比賽的。

看樣子想見的人沒來很可惜嘛。

賽車場上,周圍都是歡呼雀躍聲音,只有虞曖一個人靜靜坐在這裡看比賽。

「韓神!韓神!」

「韓神!加油!」

「韓神!我愛你!」

韓昊宇是職業賽車手,因為長相出圈,車技牛叉,有不少女粉,場上全都是粉絲興奮的叫聲。

不得不說,這些車粉追捧韓昊宇除了長的帥外,技術還是很贊的。

最後一個彎道,韓昊宇足足甩出第二名小半圈,毫無疑問拿了冠軍。

「啊啊啊啊啊啊!韓神!韓神!韓神!」

虞曖被尖叫聲震的刺耳,立刻離開了觀眾席,去幕後找了韓昊宇的教練李哥。

「小曖啊,好久沒見你來看小宇比賽了。」

李哥是個四十多的中年男人,是職業賽車手退役後做了教練,這些年他對韓昊宇身邊的人基本上都認識。

他把虞曖帶到休息室,說:「你在這裡歇會,等等小宇,這次不是什麼大比賽,他領完獎就回來了。」

虞曖點頭微笑:「謝謝李哥。」

「沒事,不用客氣!」

李哥帶上休息室的門,他也奇怪,虞曖以前和小宇一直玩的很好,後面不知道是怎麼淡了,反而是和那個性子大大咧咧叫周慧的女孩子走的近。

韓昊宇正好領完獎盃回來,李哥看見叫住他:「小宇,那個你的朋友在休息室等你。」

韓昊宇皺眉:「虞曖?」

「是啊,你看見她了?我剛剛看她好像心情不好。」

韓昊宇暗諷,心情不好關他什麼事?找他宣洩嗎?他又不是垃圾桶!

他推開休息室的門進去,就看到了剛剛在觀眾席上的那抹白色身影,坐在他經常休息時坐的凳子上。

虞曖聽見開門聲立馬回頭,她起身微笑道:「昊宇。」

韓昊宇穿着紅藍相交的賽事服,衣服包裹下的身材,寬肩窄臀,烏黑茂密的頭髮,五官張揚,外表看起來放蕩不羈。

他左手拿着和賽事服同色系的頭盔,右手拿着獎盃,站在門口,冷冷的看着她。

見男人沒有說話,只是緊皺着眉頭,虞曖問道:「你怎麼一直皺眉呢?你心情不好嗎?」

韓昊宇冷哼一聲:「心情不好的是你吧。」

虞曖低下腦袋搖頭不語。

韓昊宇把獎盃和頭盔放在休息室桌子上,「剛結婚就吵架了?應沂那種性格不應該啊。」

他從來沒見過他們倆吵架啊,平常不是挺膩歪的嗎。

韓昊宇前天沒有去他們婚禮現場,只說了要打比賽,就塞了個紅包,應沂本來還想讓他做伴郎的。

「我們沒有吵架。」

「沒有吵架,你新婚來找我幹嘛?」

他現在隔近了才看清虞曖臉色蒼白憔悴,眼睛好像還有點紅腫,這是哭過?

呵,她選的男人不是全世界最好嗎?怎麼還捨得讓她傷心?

「我只是想來看看你比賽……好久沒看過了。」

「那現在看完了?可以走了嗎?我要換衣服了。」說完也不管虞曖表情,就開始解賽衣拉鏈。

果然,這不近人情的狗男人,還真對的起他頭頂綠色好感度的-20數字!

虞曖細聲道:「那……那我走了?」

轉身時還看了眼韓昊宇,那眼神傷心脆弱,見他還是面無表情,手上脫衣服的動作不停,虞曖快步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