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這道士本家姓賈,由於他的表演效果裝的太過逼真,其實也主要是拿捏事主心裏這一塊,特別准,自己那架勢又足,所以一時間竟然在喊魂界傳出了好口碑,幾乎日日不落的有人求上門來讓他幫忙喊魂,賈道士也憑藉這個賺了不少的錢。
今天賈道士接了個小活,就是在海邊幫人叫魂。
這家人的獨生女兒死於駕車跳海自盡,今天早上車被打撈上來了,可裏面的屍體卻不見了。
打撈隊撈了撈,卻是沒能找到找到屍體,
這家人對女兒的自殺十分介懷,現在其實唯一想要做得的就是找會自己女兒屍體。
可走投無路,於是便病急亂投醫,想到來找這個賈道士幫忙喊喊。
看看能不能將女兒的魂魄喊回來,帶着他們找到屍體。
而賈道士二話不說便應了下來。
其實海邊的活的是最好做的。
平日里表演鬼魂歸來的時候,賈道士覺得最難的便是這陰風了。
小了吧,人家以為是自然風。
不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吧,那更是不成啊,真的太難拿捏了。
可海邊就不同了,這風大的,任你想讓它不吹的人汗毛直立都難,至於到底是不是鬼魂歸來的陰風,這還不是完全他賈道士完全是由他說了算。
賈道士對於自己的專業一直都很嚴謹,除了作秀給這些生者看,他還會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以送靈魂往生為由,勸慰生者放下對死者執念。
這種對家屬的慰藉,似乎也是彌補一下自己行騙虧的陰德一般。
然後,再拿出從別處那邊買回來的鎮靈符燒成灰拌在水裡,同一些帶有安眠成分的葯混合好,拿給那個經常會夢見死者的人喝下去。
只要這天晚上沒有再夢到死者的靈魂,那麼第二天,這個人自然便會釋懷不再挂念死者,這也算是一個心理暗示。
再加上有那些買來的,據說很靈鎮靈符坐鎮,就算真的有鬼也在接近不了這人。
這也算是業內互相支持了,術業有專攻嘛,既然自己已經走到台前了,那幕後就交給真正的技術流,也沒毛病。
由於賈道士的活計做得着實漂亮,竟然就一直這麼騙了下來,直到現在都沒有翻船。
雖說這一次這家人的目的是想要找回屍體,可賈道士覺得只要先把這次忽悠過去,就說新魂沒有神志太過迷茫,根本想不得自己的玉身在哪就行了。
先拖過七七四十九天,到時候如果屍體還不上來,一定就是被魚吃了,到時候也就不用解釋了
算盤打得「咔咔」作響,賈道士拿着自己做法的傢伙事屁顛屁顛的就來了,這等於是白送的錢,為什麼不要
今天海邊的風很大,賈道士雖然穿了不少的衣服可還是凍得哆哆嗦嗦的。
而他身後則是坐着一對兒相互環抱着對方默默流淚的老夫妻。
抽搭了抽搭鼻子,賈道士正想要在意思意思跳個幾圈,就找個理由收拾東西回去。
之前只以為海邊的生意好做,誰想這一晚上掙得錢可能都不夠他明天上醫院看病的。
原本這家女兒自殺的地方是一個懸崖,但是考慮到懸崖上已經被戒嚴,並且距離太遠。
因此賈道士便選擇了這個地方,還胡說八道的告訴這老夫妻兩個,此地陰氣最重,是喊魂的最佳位置。
這夫妻兩個想都不想便答應了賈道士的話,讓他將法壇設到了沙灘上。
賈道士咬着牙又跳了兩圈,感覺海風吹得自己身上的關節都一跳一跳的疼,而臉上也像是有刀子在刮。
終於,賈道士受不了了,轉過頭指着自己不斷撲起浪花的空曠海灘,大喝一聲:「你這個孽女,父母雙全竟然還感自殺,連累家中」
賈道士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嘩啦」一聲響,一個黑乎乎身影從海中飛快的沖了出來,直奔着他而來。
賈道士心裏一驚,頓時雙腿發軟:這是自己造孽的事情做多了,真的招來鬼了么
而原本坐在一旁泣不成聲的夫妻兩,卻是驚訝的看着遠方:「彤彤,是彤彤么」
不是他們不想讓打撈隊繼續尋找女兒的屍體,只是不知為何,這打撈隊在將車撈出來後,只是象徵行的在周邊搜了搜,接着就迅速收拾東西離開了。
原本夫妻兩個也是因為絕望,才會想到找人去幫忙叫魂。
誰想到這賈道士才跳了幾下,一個身影便從海里沖了出來。
藉著火光看着有些熟悉的輪廓,夫妻兩個也不害怕,而是相互攙扶着向靳青的方向移動了兩下:「彤彤,你回來了是不是。」
夫妻兩個的聲音滿是哽咽,顫抖的聲音泄露了他們此時的不平靜。
這兩個人正是何子彤的父母。
他們最後一次見到自家女兒還是昨天早上,女兒氣沖衝出去要找冷陌涵算賬的時候。
他們直覺不好想要抓住女兒,卻沒來得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何子彤開車離開家。
之後,他們就再沒有聯繫上何子彤,誰想到生生等了一天,最後等來的竟然是女兒開車衝下海的消息。
這要不是凌晨時分海水落潮,估計女兒的車永遠都不會被人發現
聽到夫妻兩的低聲呼喚,賈道士已經承受不住自己心裏的恐慌,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嘴裏不聽的嘟囔着:「鬼大人,不是我害你的,你快點走吧」
這時候,賈道士心裏的悲傷已經逆流成河,即使外表裝的再像是道士,也改變不了他骨子裡是個懶漢的事實。
之前裝神弄鬼也就算了,現在見到了真正的鬼,他、他好怕啊
此時靳青已經哆哆嗦嗦跑到了三個人面前,伸手對着火堆取暖:「冷死老子了」
由於長時間泡在冰涼的海里,靳青的臉上和嘴上都成青紫色,在加上她那張常年面癱的臉。
跪在賈道士嚇得尿了一褲子,覺得自己已經將過去幾十年的臉一起丟乾淨了,賈道士壯着膽子抬起手,指着靳青哆哆嗦嗦的尖聲問道:「你究竟是人還是鬼。」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