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滿級大佬不好惹
快穿之滿級大佬不好惹 連載中

快穿之滿級大佬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上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上明 桃之 現代言情

【無cp+女無敵+爽文】神州極南有惡獸,名為饕餮,乃上古四大凶獸之一極貪吃,好自積財隱藏大佬桃之,喜食愛之靈魂,穿越各個位面偷着懶也能把事業搞得風生水起,且看她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某獸分飾多角:角色1:慘遭土匪滅雙親的花季少女某女:嚶嚶嚶,對不起噢,下手不小心重了點……角色2:遺落末世成炮灰的嬌嬌公主一臉呆萌:你們只管保護好我雪白的公主裙……角色3:求生節目里充數的素人情侶運氣太好:完成任務太簡單不小心火爆全網……角色4:穿成修仙界大佬撿個乞丐養養不稱職師父:放養的徒弟暗生情愫怎麼破……角色5……展開

《快穿之滿級大佬不好惹》章節試讀:

「秦大壯,今天你幫大哥監督這些小崽子們,別給我偷懶。我去庫房裡挑選酒水,今晚咱兄弟幾個大喝一場!」

秦大壯,寨子里二當家,除了老大他的地位最高,因為他能打,實力強。

「老大,記得挑那藏在樹下的幾壇啊,今晚兄弟們都不醉不休。我就提前恭喜老大喜得美人兒壓寨夫人了,哈哈哈哈!」

「滾滾滾,就你小子嘴饞,專惦記我的幾瓶老酒。」

土匪頭子寡哥跟秦大壯同一天進入寨子,兩人關係好的很,也就秦大壯敢跟他耍嘴皮子。

秦大壯去看小弟們,土匪頭子也去忙活着。

很快,夜晚降臨,整個小牙山通紅一片,四處洋溢着喜悅氛圍。

可婚房裡的今夜主角之一的桃之卻興緻乏乏,這小牙山聽着是個土匪窩,可實際也看不出個花,蕭條的很,不是這裡破個洞,就是那裡的木塊都快發霉了,比山下好不了多少。

「嘁,還吃香的喝辣的,也真說的出口。」

想她在深淵的老巢可是堆滿了從各界搜刮來的金銀珠寶和奇珍異寶,只要是亮晶晶,耀眼奪目,顏值高的值錢的任何寶石翡翠,她都喜歡得緊,已經滿滿堆砌幾座山了。

而且,讓桃之很不爽的一點是,為什麼房間里沒有點心食物啊!

想她雖然不吃那些醜陋的靈魂,但吃點人間的美食也是很享受的。

算了算了,不氣不氣,桃之打開自己的空間,順手從裏面挑出在之前世界裏囤的食物,堆了滿滿一桌,什麼番茄味薯片,燒烤味薯片,香草冰激凌,各種水果,烤的正正好的大火雞腿,再來幾瓶高端紅酒……

她可不管外面那些土匪們怎麼樣了,看着滿滿一桌的美味,早已迫不及待。

桌上的美味散發出無限誘惑,桃之立馬大快朵頤,三兩下就把滿滿一大桌的食物吃完了。

吮着手指上最後的味道,桃之滿意地眯起了眼睛,雖然量少但味道好,時不時拿出來過過癮給漫長的日子添點花,沒有比吃的更能引起桃之的興趣了。

「吱呀——嘭——」

門被粗魯的推開,刺到了桃之聽力極敏感的小耳朵。

憤憤坐起身,桃之眼光不善。

這土匪頭子反正是活不過今晚了,就讓他最後放肆一把。

「美人兒,今晚你是老子的了,哈哈……嘭——」

土匪頭子喝得大醉,一身酒氣撲門而入,腳下沒站穩,一頭撞上了正中間的茶桌,癱坐在地上,雙手撐地直起上半身。

「美人兒,還不快過來扶老子!」

「呵呵,老子?在我面前你敢稱老子?」

桃之從容起身,踩着方母給方蘭新繡的花鞋,一步步走進土匪頭子,居高臨下,讓他只能仰視她。

「呵,我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至於誰是老子……」

桃之強行控制着土匪頭子轉頭看向她。

突地一下,原本白肌若雪,細皮嫩膚,嬌小可人的桃之現出羊身人面,虎齒人爪,長頸四目,黑皮獠牙,兇猛可怖的原形,嚇得土匪頭子魂都飛出九天外。

「啊!啊啊啊!鬼啊——」

受不了眼前的嬌小美人兒變成妖怪,土匪頭子登時拖地後退,撞得茶桌刺啦作響,嘴裏一個勁兒地叫喊着「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不要過來」。

看樣子,土匪頭子已經被嚇破膽了,這不是形容詞,是真的土匪頭子已經尿失禁了!

嘩嘩啦啦從他胯下流淌出尿液,嚇得桃之連連後退,「咦,噁心!」

這人類膽慫還臭,真是敗胃口。

恢復人形的桃之饒有趣味的看着半瘋癲的土匪頭子,一邊把玩着肩上秀髮,一邊突然近身靠近土匪頭子,「究竟誰是老子呢,嗯?」

「啊啊啊——」

又是一頓驚嚇,早在看到她變身成饕餮的時候,他就已經被嚇出陰影了,而突然放大的桃之的臉,儘管是那小美人兒的臉,但他知道,桃枝就是那怪物,怪物就是桃之!

土匪頭子已經徹底不敢直視桃之了,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桃之頓感無趣,人類也太弱小了,不禁玩啊。

突然窗外響起一陣嘈雜聲。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

外面小弟們喝得醉醺醺,聽到老大的叫喊連忙拖着不協調的肢體趕來。

此時他們口中的大哥正癱坐在地上一動不敢動,連眼皮都不敢抬動,生怕不小心惹惱了怪物,被她給吃了!

「大哥,你說話啊!沒事兒吧?」

秦大壯也聞聲趕來,剛剛聽大哥的聲音,像是遇到了什麼大事,他最是了解寡哥,那樣的叫聲,一定是遇到了極其驚恐的事。

「呵,你的那些小弟可真忠心啊,怎麼樣,要叫進來一起玩嗎?」清脆悅耳聲回蕩在寡哥耳邊。

寡哥慌忙搖頭,晃個不停,「你們別進來!快走開。」

這土匪頭子,到這時候了居然還會為那些小弟着想,真是難得啊。或許,他是個好大哥,好土匪,但,絕不是個好人。

「方蘭,給你手刃仇人的機會,出來吧。」

體內靈魂狀態的方蘭早已等候多時了,重新找回自己,掌控着身體,她並沒有留戀,滿目仇恨,激動的捏緊袖口裡的匕首,高高舉起,對準那人心口,猛地一刺。

「啊!不要——呃噗——」

土匪的求饒在刀刺進心口的一剎戛然而止。

刺啦!鮮血迸濺出來,灑在方蘭臉上,滾燙的鮮血提醒着方蘭,她終於報仇了!終於,親自殺了這個可惡的土匪!

方蘭終於撐不住,她殺人了……

匕首失去禁錮滑掉在地上,方蘭掩面哭泣,越哭越大聲。

可她必須殺了他!

門外秦大壯等人本就喝了許多酒,此刻腦子昏昏沉沉,突然聽到大哥呼救,顧不得其他,推門而入,只見到令眾人一輩子都難忘的一幕。

大哥胸口上正飆着的鮮血,染紅了他的上半身,這讓他們大哥看起來猶如躺在一片汪洋血海里。

「啊!大哥!你這個女人!竟敢殺我們大哥!」

「我要殺了你,為大哥報仇!啊——」

原本醉得不省人事的秦大壯,看到躺在地上血跡里一動不動奄奄一息的大哥,瞬間醒了酒意,掙脫小弟們的攙扶,沖了上來,拔出腰間的利刀,準備刺向方蘭後背。

「嘭——」

一股詭異的力量自方蘭背後彈出,把秦大壯震飛出幾十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