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狂龍歸來
狂龍歸來 連載中

狂龍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失眠大吹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烈 蕭詩韻 都市小說

不是我目空一切,是你們,還入不了我眼界!我想虎遁山林,可蛋疼地發現,沒有一方深林,能放得下我這條猛虎!怎麼辦?想當鹹魚,可實力它不允許啊……展開

《狂龍歸來》章節試讀:

  只見蕭靜涵快速地把每道題都看完之後,表情別提多豐富了,但唯獨再也沒了那種嘲弄鄙視之色!

  那張帶着知性美的俏美容顏,此時一陣紅一陣白,小嘴一張一合的!

  美目當中,全是不敢置信之色!

  她,終於發現這份試卷哪裡不對勁了。

  楚烈答完的這張試卷,竟然……一道題都不對!

  但是,這既是一張零分試卷,但同時也是一份滿分試卷啊!

  因為,楚烈每一道題,都完美地避開了正確選項,專門挑錯誤的選項打勾!

  比如,這道題正確答案是A,那他就選的BCD,如果正確答案是B、D,那他就選A、C!

  一道題、兩道題還能說是巧合的話,但整張卷子……卻都是這樣!

  也就是說,這個傢伙,明明能答滿分的,卻故意答了零分!

  想到這一點,蕭靜涵的一張俏臉,此時別提多難看了。

  之前的賭約是,只要這傢伙答夠了60分,她蕭靜涵就嫁給他。

  幾分鐘之前,蕭靜涵只覺得這是一個笑話,就這個弔兒郎當的男人,怎麼可能懂這些題目?

  然而此時……

  蕭靜涵只感覺,臉蛋兒火辣辣的滾燙!

  「你……你……」

  下一秒,她瞪着楚烈,晶瑩的紅唇翕動着,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楚烈看着她此時通紅欲滴的俏臉,恨不得過去咬上一口,臉上露出了一抹壞笑。

  「大姨子,其實,我還是覺得你妹妹比較適合我,哈哈……」

  說罷,這個傢伙直接起身,雙手插兜哼着只有他自己能聽懂的小曲,優哉游哉地走出了別墅。

  見到這男人離開,原本一直縮在角落裡的大黑,才終於敢溜出來,跑到院子里撒歡去了。

  而蕭靜涵美目瞪着這傢伙慢慢走遠,目光再次轉移到這份試卷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半晌回不過神來。

  「不可能……」

  「這怎麼可能?」

  「這種渣滓一樣的男人,怎麼可能會這些!」

  自言自語了幾句之後,她「嗯?」了一聲:「這個傢伙,走了?」

  這時候,沈茹芸和蕭詩韻從二樓下來了。

  前者臉色有些不好看,明顯沒有說服自己的女兒。

  「韻韻,你平時眼高於頂,什麼樣兒的青年才俊都看不上,怎麼就偏偏選了個小痞子結婚!氣死我了!」

  這位美女丈母娘,還在發著牢騷。

  蕭詩韻扁了扁嘴,也不說話。

  下來之後,沈茹芸見到自己的侄女在那發獃,臉色還一片漲紅。

  「靜涵?涵涵?」

  沈茹芸喊了蕭靜涵兩聲,蕭靜涵才猛地回過神來。

  美目中閃過一抹慌亂,她連忙把那份試卷揉成紙團塞進了包里。

  「你們下來啦?」蕭靜涵掩飾着自己的情緒,牽強地笑了笑。

  「靜涵,你這是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

  沈茹芸奇怪地看着蕭靜涵,皺眉問道。

  蕭詩韻也挑了挑秀眉,疑惑地看着姐姐。

  「沒……沒什麼,屋裡有點熱。」蕭靜涵不自然地說道。

  「熱?沒有啊……你是不是感冒發燒了?」

  沈茹芸一臉關切,伸出手摸她的額頭。

  蕭靜涵閃躲了一下:「我沒事啦二媽,就是有點累了,回去睡一覺就好了。」

  這個時候,蕭詩韻臉色一冷,突然想到了什麼:「姐,是不是楚烈調戲你了?」

  以這個傢伙在車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美女總裁頓時聯想到了什麼。

  沈茹芸聽見這話,氣得咬牙切齒:「這個小流氓!」

  蕭靜涵卻是搖了搖頭,強自做出一副不屑的樣子:「沒有,他敢!我就是有點不舒服而已。」

  說實話,如果只是單純的調戲,蕭靜涵只會不屑一顧,根本連情緒波動都不會有。

  但楚烈的手段,卻比調戲她要牛掰多了!

  聽見不是楚烈調戲姐姐,蕭詩韻心裏稍微舒服了一點,左右看了看,沖自己姐姐問道:「楚烈呢?回屋了?」

  蕭靜涵指了指門外:「他離開了。」

  話音落下,沈茹芸和蕭詩韻都是一愣。

  「離開了?什麼意思?」

  美女總裁皺了皺眉,不確定地問道。

  「離開了就是離開了唄,他就這麼走了。呵……可能自己也覺得配不上你吧,就自己滾蛋了唄。」

  蕭靜涵撇嘴道,提起楚烈,語氣裡帶着一股惱恨。

  話音落下,沈茹芸頓時笑了,哼聲道:「算他識相,就他這種社會底層的混混,也想高攀我女兒。」

  「他走的時候說什麼了?招呼也不打一聲就離開了?」

  這個時候,蕭詩韻面無表情地問道,語氣里似乎帶着一絲對某人的不滿。

  面對妹妹的疑問,蕭靜涵美目閃爍了兩下,無辜道:「沒說什麼。」

  其實楚烈臨走時對她說了一句:還是你妹妹比較適合我。

  不過,蕭靜涵卻不好說出來,因為這話包含的意思,有點讓人浮想聯翩。

  到時候沈茹芸和蕭詩韻,還以為她和那混蛋發生過什麼呢!!

  「韻韻,幹嘛啊?你不會還捨不得吧?」

  蕭靜涵語氣一轉,故意揶揄調侃道。

  聽見這話,蕭詩韻聳了聳芳肩無語道:「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在乎,只是覺得這人也沒點起碼的禮貌和素質罷了!」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

  最開心的莫過於沈茹芸,這會兒長出了一口氣,一臉的輕鬆和慶幸。

  ……

  另外一邊,楚烈離開蕭家莊園之後,隨便找了個路邊攤擼串喝酒、大快朵頤,一直喝到天色暗了下來,便回自己原本租住的地方。

  這要搬去跟大美女總裁「同居」了,楚烈總得回來收拾收拾行禮吧?

  這裡,是魔都不知道多少環以外的郊區了,但就算如此,房租也貴的嚇人。

  楚烈租的是一個類似於四合院的老舊農房,位於一片待拆遷的棚戶區,儘管如此,一個月也三千塊錢房租呢。

  這就是無數在魔都打拚的普通人的現狀,然而,再想想蕭家的大莊園……

  楚烈心裏只能感嘆,這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是這麼懸殊!

  因為這裡即將開發,原本的住戶幾乎都搬走了,只有少數在這裡租住的流動人員。

  所以天一黑,整個村子都黑漆漆的,看起來還有點陰森。

  雖然喝了不少,但此時的楚烈依舊健步如飛,常年的特殊經歷,讓他在夜晚當中的視力幾乎不受影響。

  影魔,本就該行走於黑暗當中!

  突然,楚烈耳朵一動,聽到了些奇怪的聲響。

  他悄無聲息地閃現幾步,躲在一堵牆後面,朝着一個方向看去。

  只見兩個男人,從一輛麵包車上,拖下來一名女子。

  那女子明顯處於昏迷狀態,被兩人架着快步進了民房。

  「綁架?還是拐賣?」

  楚烈眼睛眯了眯,雙目閃過一抹冷光。

  楚烈不是個愛多管閑事的人,但不管怎麼說,也曾經在紅旗下面宣過誓,沒遇上就算了,既然遇上了……

  算了……閑着也是閑着!

  主要是,剛才看那女的身段姣好,打扮得也挺時尚,好像是個小美女,哈哈……

  昏暗的屋子裡,只見一名少女躺在地上,這時候嘴巴動了動,「嗯哼」了一聲。

  少女看容貌也就十八九歲,但發育得已經很帶勁了。

  下身穿着一條牛仔褲,上身是件蝴蝶小衫,整個人青春靚麗,牛仔褲更顯得雙腿修長勻稱。

  這會兒,兩個把她抓到這裡的男人,看着這少女,都不禁眼睛放光。

  不過聽見她出了動靜,一個長着三角眼的傢伙猛然一驚:「靠,這麼快就要醒了?馬臉,你下的藥行不行?」

  「醒了就醒了!一個小妞兒而已,給她綁起來不就行了?我來!」

  馬臉砸了咂嘴,目光還在少女身上打量,一直捨不得移開。

  說罷,他從屋子角落裡拿來一捆麻繩,給少女綁的結結實實。

  那個三角眼也沒閑着,在此期間也是上下其手,佔盡便宜。

  「老六,這次咱們賺大了啊!我都不捨得給她賣出去了,這麼千嬌百媚的小美女,你說賣到境外能活下來嗎?」

  馬臉打量着少女,砸了咂嘴問道。

  「這是咱們該考慮的事么?不過,咱倆倒是可以先爽爽,嘎嘎……」

  叫做老六的三角眼,眼睛放着邪光道。

  「對,咱倆先爽了再說!爽完了摘她一個腎,然後再交給火哥!」

  馬臉舔了舔嘴唇,表情看起來有些扭曲!

  兩人不知道的是,此時黑暗當中,有一雙眼睛,正注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

  兩人的對話,更是被那雙眼睛的主人,一字不落地聽進了耳朵里。

  此時的楚烈,星目當中露出濃濃的殺機!

  這兩個人,顯然是人販子!而且還做着割人腎器這種喪盡天良的勾當!

  楚烈平生,最痛恨的,就是人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