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金缽飛入高空,然後將翠綠玉鐲吐出,在金光照耀之下,玉鐲瞬間爆發萬丈神芒,整座龍虎山倏地大亮。 「你們要做什麼...」 劉空江緊緊盯着空中的那隻翠綠玉鐲,心中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他想到了問刀閣一直流傳的那則預言。 玉鐲破碎之日,問刀覆滅之時。 這則荒誕的預言,讓劉空江不由地身體發虛,在他驚恐的目光下,翠綠玉鐲上布滿裂痕,隨即支離破碎! 四周忽地風起,有雪花飄落。 劉空江所在的最高峰開始劇烈地搖晃起來,山石滾滾而落,整座山峰猛地炸開,從中間一分為二,山體之內爆發出璀璨光芒。 有一幅道家八卦圖出現在眾人面前,一隻碩大的哈士奇靜靜趴在八卦圖上,正輕鬆愜意地呼呼大睡。 風清婉在山體炸開的一剎那,就騰躍而下,直奔道家八卦圖所在的位置,她見到有隻狗妖后先是微微錯愕,隨即認出了這哈士奇。 哈士奇聽到動靜後緩緩醒來,左眼通紅如一輪赤血滿月,右眼緊縮成一條碧綠豎縫,詭異莫名,令人驚悚。 「卧槽,是大寶那傻狗!」 無智收回金缽,忍不住怒罵一聲,怪不得他半天找不到這貨,原來竟是鑽山裡去了! 大寶歪着腦袋,與風清婉對視了一眼,然後仰天嗷嗚一聲,從八卦圖上走了下來。 劉空江的身影站在不遠處,雪花紛紛揚揚,飄然而落,冰冰涼涼的,令他的身體猛然一震。 龍虎山上一次下雪,還是因為數月之前的長白山之變,那一次,整片神州都在飄雪,龍虎山當然也不例外。 而再上一次下雪呢?劉空江的記憶里,應該是三年多前的玉龍之變!那一次,同樣是整片神州都在飄雪。 劉空江不由皺眉,這三者之間,似乎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存在着。 「玉龍雪山,長白山,龍虎山...」 他喃喃自語,忽地想到了某個可能性,瞬間驚呼出聲:「你們是要揭開龍虎山的天地封印!傳說,竟然是真的!」 這一刻,劉空江終於明白過來,龍虎山,原來是與玉龍雪山、長白山同樣的存在!而他在門中古籍里見過這樣一則傳說,祖師爺創立問刀閣,坐鎮龍虎山,其實就是為了守護天地封印,這是問刀閣的使命所在! 但經過無數歲月的變遷,後人早已將初衷忘卻,只當作是怪談而已。 劉空江的胸膛起伏不定,他又猛然想到問刀閣百年前顛覆大寧時所獲取到的一些資料。 據說在神州大地之上,存在着六道天地封印,鎮壓着可毀天滅地的魔頭,六道封印神秘莫測,擁有無盡威能,不僅鎮壓了魔頭,也封印了地球的天道,致使靈氣枯竭、萬法不顯! 如果這是真的,天地封印揭開固然能令靈氣復蘇,但那可毀天滅地的魔頭也很可能會現世! 想到這裡,劉空江內心驚懼,如果真的放出了滅世魔頭,那必然會引發一場驚天浩劫! 「封印絕不能打開,不然魔頭現世,整個神州都將大難臨頭!」 劉空江發出怒吼,氣勢洶洶地沖向風清婉,他要阻止封印被揭開,他不能當萬古罪人。 「嗷嗚...」 大寶齜牙咧嘴,上去一口咬住劉空江的腳踝,劉空江忍不住痛呼出聲,抬起一掌,拍向大寶的腦袋。 「啊...」 骨斷筋折,劉空江望着鮮血淋漓的右手,意識有點發懵,他竟然連一隻狗都打不過了?! 「小婉,你這是在玩火!龍虎山上有天地封印,你為何不說?」 風奈何的身影突然出現,目光冰冷,聲音中壓抑着滔天怒火,在他看來,神州承擔不了這種風險,一旦有魔頭現世,必將天下大亂。 「大勢不可逆轉,問道之路,唯有一往無前。」 風清婉沒有理會自己的父親,她直接伸出右手,將道家八卦圖揭開。 天地之間忽地生出一股莫名的氣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又變了! 封印初開,有點點光亮逸散而出,所有人沐浴在這至純的靈氣之中,心神蕩漾,飄飄乎宛如羽化登仙一般。 這是一場洗禮,只有封印初開才有這樣的機會,此時身在龍虎山的所有人,都獲得了莫大的好處。 「我要突破了!」 驚喜的聲音響起,不少人都發現自己的境界在鬆動,隱隱有即將突破的徵兆。 特別是身在第五境的幾人,他們的感受最為明顯,因為天地再變,對境界的壓制忽地消失,第六境,已然可以摸到門檻,知道如何跨進去了! 而風奈何與劉空江所擔心畏懼的魔頭現世並沒有發生,這位帝御之首冷哼一聲,然後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正在煉化八卦圖的風清婉,隨即拂袖而去。 「快看葉新!」 忽然,不知是誰叫了一聲,所有人轉頭望去,而木子沁等人早已注意到葉新的變化,眼中升起一抹希冀的光亮。 七彩烈焰在跳動,代表着至純靈氣的點點光亮飄入葉新體內,他的丹田處浮現出一頁金色紙張,光華流轉,有古老的字符盤旋飛出。 幾近被燒沒的葉新漸漸恢復過來,氣血充盈旺盛,身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塑而成。 緊接着,葉新的頭頂隱隱有一朵大道之花出現,眾人驚呼出聲,木子沁、李煙染等人更是振奮不已,葉新,終於要蛻凡入境了! 不僅要蛻凡入境,而且還有一朵大道之花生出,這可是能夠進入玄妙之境的標誌。 不,不是一朵大道之花! 所有人瞬間瞪大了眼睛,他們突然發現,葉新的頭頂,竟然有三朵大道之花,正匯聚而成! 三花聚頂! 三朵大道之花剎那間綻放開來,絢麗奪目,擁有無窮魅力,流光溢彩,展現盛世芳華。 「你,真的讓我很意外。」 刀以破倏地睜開雙眼,眸光如電,氣質縹緲浩瀚,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無盡威壓。 天空中忽有黑雲籠罩,滾滾而來,在刀以破的頭頂上空形成巨大的恐怖漩渦,雷電隱現,令人心顫。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天劫!」 無智震驚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據他所知,蛻凡九重天以內,是根本不會引發天劫的,除非破境之人太過於強大,強大到令天道不容! 刀以破真的如此變態嗎?!這才第六境啊,竟能引起天道規則的運轉,直接降下恐怖的天劫! 「天劫到來,是因為你嗎?」 刀以破微微一笑,體內丹田處光芒大盛,飛出一件指頭大小的物什,落在手中。 這是他的道果雛形,一把黑色小刀,雖然很微小、很不起眼,卻是最契合他自身的、最完美的道果雛形! 因為他是天選者。 當初在天池奪得雪舞心經後,他第一時間勤加修鍊,卻不料走火入魔,差點身死道消! 在垂死之際,愛徒心切的劉空江拿出一份七彩之血,孤注一擲,讓刀以破吞下。 沒想到,刀以破真的逆天了,他成功吞噬天妖精血,化作天妖神體,進而蛻凡入境! 如今,刀以破更是踏入了第六境,傲視群雄,無人能擋! 「道果雛形...」 刀以破的眼中爆發異彩,他主動飛天而起,迎擊那恐怖的天劫。 第六境,之所以是蛻凡九重天的分水嶺,其根本原因就在於道果雛形的蛻變! 第六境之後,道果雛形便能初步展現其神秘莫測的威能,天選者與普通修行者之間的差距,將瞬間有如雲泥之別! 刀以破相信,如果他能活着渡過天劫,自己的這枚道果雛形,必定能夠大放異彩! 「天劫么?好懷念這種味道...」 一道悵然若失的聲音響起,刀以破猛地一驚,他回過身來,看到葉新已經站了起來。 「你...天妖神體?!」 刀以破目光一凝,心中驚疑不定,他從葉新的身上,竟然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應該...是吧。」 葉新緩緩伸出右手,隨即緊握成拳,感受了一番自己的力量。 雖然成功吞噬吸收了妖神精血,自己也已踏上修行之路,但葉新的心中卻有無數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如果不是天地封印被揭開,如果沒有原始金章的復蘇,自己定然已經身死道消,死的不能再死了。 吞下妖神精血時,葉新本來對九轉入聖訣還滿懷信心與期待,但他真的沒想到,這鬼功法竟然連第一層都漏洞百出,根本就是在練一步猜一步! 儘管如此,葉新還是咬牙堅持住了,他按照功法進行洗精伐髓,以神血燃燒己身,毀去原有軀體,一步步到了最關鍵的階段,重塑神體! 但就在這最後一步,葉新絕望了,因為第一層功法到了這裡,竟然殘缺了。 殘缺了...... 葉新欲哭無淚,幸虧天地再變,原始金章隨之復蘇有了動靜,之後成功解析出九轉入聖訣,並補全了第一層的殘缺,不然葉新怕是要被自己給徹底玩死了。 九轉入聖訣... 想到這部奇葩的功法,葉新忽然覺得,那位無上道友雖然聽起來一副高人模樣,但好像也不怎麼靠譜啊。 如今自己修鍊了這九轉入聖訣,以後的路,要該怎樣才能走下去? 繼續吞噬其他頂級血脈?這樣好像有點找死的意味,第一層都這麼坑了,誰還敢嘗試第二層! 改修功法?這似乎風險更大,九轉入聖訣上可是說了,一旦改修其他功法,必定魂飛魄散。葉新覺得,這套功法其他地方或許會有漏洞,但這會死人的地方,絕對不會有問題! 這一刻,葉新迷茫了,自己成了天妖神體,但卻好像把自己的修行之路,給徹底封死了。 忽地電閃雷鳴,雷霆在空中炸響,葉新緩緩抬頭,看向即將經歷天劫的刀以破,眼中爆發一縷精光。 「刀公子,你我同為天妖神體,如此有緣,便一起共渡天劫,如何?」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