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連載中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西瓜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妗妗 古代言情 顧柏

〖女尊種田人狠話不多女強發家致富〗末世女王冷妗妗跟喪屍王同歸後,人狠話不多的冷妗妗;魂穿到了女尊世界這裡的女人負責賺錢養家,男人貌美如花之餘,還要洗衣做飯;what?所以她一穿過來就有了夫君?看着自己住的這個破茅草屋,小問題,她力氣大,會做飯,會賺錢,還自帶了末世空間;有極品找上門?沒事小場面打的她叫娘;賺錢養夫君跟崽崽?沒事她會的可多了……她終於不用打打殺殺了,只想種種田,賺賺錢,練練功,平平淡淡的過日子誰都不能打破她的平靜!來一個殺一個!……多年後在外一本正經,淡漠的冷妗妗,在家化成寵夫奴夫君:妻主~你偏心,說好了昨天陪我放風箏的,結果~哼冷妗妗:把他擁入懷中,輕聲哄着展開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試讀:

大山村

某茅草屋內

冷妗妗坐在床上,身上蓋着髒亂破舊,有些酸味,帶着黑點,硬邦邦的被子,保持發獃的動作已經一個時辰。

冷妗妗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是魂穿了。

她在末世整整呆了15年,從一開始的殺人會做噩夢,到後面殺人如麻,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睜開眼的第一想法就是活着,每天做的就是為了活着。

練功,殺喪屍,收集物資。

她前世就是一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

剛到末世的時候,撿到一個類似戒指一樣的東西,覺得很好看,就一直戴在手上。

有一次,手被石頭無意間給划了一道口子,流了幾滴血,後面她就進入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空間很大,大到她都不確定盡頭在哪裡。

而她的戒指就此消失了,與她融為一體,通過意識就可以進入。

自從她擁有空間後,就開始瘋狂收集物資,不管有用沒用的,她都會往裏面放,除了不能放活物進入,其他的都可以。

她最後的記憶是她在跟一隻喪屍王打鬥的很激烈,然後同歸於盡了。

沒想到她竟然會在死後,穿到一個歷史架空的朝代,女尊王朝。

在這裡男女顛倒。

男人負責在家裡貌美如花,洗衣做飯,持家教子,女人則是負責賺錢養家。

生孩子也是男人?

這個好!

冷妗妗慢慢消化自己腦袋裡,之前原主留下的記憶。

原主也叫冷妗妗,今年十六歲。

從小就好吃懶做,欺軟怕硬,又好男色。

爹娘去年因為一場疾病,兩人先後都去了。

給她留下的房子被她敗的只剩下這個破茅草屋了,家裡的良田也都被她賣了,只剩下兩畝荒地了。

冷妗妗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原主好好的一副好牌。硬是打的稀爛。

本來靠着爹娘留下的產業,幾畝良田,好好經營可以過得很滋潤的。

……

半年前,原主走在大街上,看到顧家三兄弟賣身葬父,一眼就被原主看中了,準確的說是看中了他們的皮相。

花了最後的10兩銀子把他們娶了。

三兄弟的相貌各有千秋,老大顧柏,老二顧樺,老三顧林。

老大顧柏,十八歲。眉目清俊,目光清澈如一汪清泉,讓你一不小心就會沉淪到他的眼神之中。

老二顧樺,十七歲。欣長的身軀,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黑玉般的眼睛有着濃濃的暖意,如櫻花般的雙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若不是有喉結,簡直雌雄難辨。

老三顧林,十四歲。白皙的皮膚看上去如同雞蛋膜一樣吹彈可破,在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迷人,因為年紀還小,有些嬰兒肥,但是五官已經初顯。

不得不說她眼光還是不錯的,這三兄弟顏值都很高的。

至於原主為什麼會死,也是自己作。

把人買回來了,卻沒有善待一天,非打即罵,要不然就只想着做那檔子事,這個時代的女人都天生力氣大,男人逆來順受,才能好過些。

而這個朝代的各種規章制度都偏向女人,男人只是附屬品。

打罵,發賣都是家常便飯。

而男人要是敢還手,或者殺害自己的妻主,輕則流放偏遠地方,重則誅九族。

一開始,原主特別迷戀顧柏,但是顧柏一直對她都冷冷淡淡的,她的自尊心覺得受辱了,就開始折磨,打罵顧柏。

之後便開始轉移目標到了老二顧樺的身上,老二倒是對她不冷淡,可是沒多久她又有些沒勁。

主要她覺得他們都不愛她,心裏沒準還很瞧不起她。

心裏開始有些扭曲,又被周圍不懷好意的女人一慫恿,更加變本加厲的打,罵他們,覺得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本分老實。

昨天晚上,她喝的醉醺醺的跑了回來,顧林正在外面收衣服,原主有些喝上了頭,腦袋很暈,打算強上顧林,顧林從小被哥哥們護着,自然有些小脾氣。

他很討厭這個女人,總是欺負他們。

他還以為被買回來就是美好的開始,沒想到是另一個噩夢,他在原主扒他衣服的時候,手上抓到了一個地上的一塊石頭,就往原主腦袋上砸。

血嘩嘩的往下流,只聽見「嘣」的一聲,人就直直的躺在了地上。

顧林當時就嚇壞了,整個人縮成一團,嘴裏不停喊着:「不是我,不怪我,是你自找的,不是我,不是我,我沒殺人。」

顧樺跟顧柏聽到動靜,趕緊出來了,看到妻主頭上都是血,一開始也嚇到了,顧柏到底是大哥,很快就強裝鎮定,讓他們幫忙,把原主先抬回房間。

顧樺摸了摸原主的鼻息,很弱,感覺應該是不行了,而且他們家哪還有錢請大夫,妻主名聲在村裡又是極度不好的。

他有一瞬間陰暗的想着,就這樣死了吧,死了就沒人折磨他們,欺負他們了。

但是下一秒,又眼神暗淡了下來,男人在這個世界活的尤其艱難,而且妻主要是死了,他們都活不成了。

顧樺的身子往下滑,心裏絕望,甚至自暴自棄的想着就這樣死了算了。

……

怪不得她醒來之後,那三個男人會像見了鬼一樣,表情也很奇怪,像是慶幸,複雜,還摻雜着恨意。

所以說~她一穿過來就送了三個夫郎給她?

也行吧,可以幫幫忙,打打下手。

畢竟冷妗妗對於自己還活着,並且不用像前世一樣,每天都要當成最後一天活着。

這世,簡直不要太幸福。

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日子都是自己過下去的。

所以現在的處境,陸柒柒一點都不覺得難過,反而心裏很興奮,興奮自己活着,活的自由。

她不是沒想到自己的性格跟原主相差很大,但是她沒打算學着原主的說話方式,也沒必要。

如果有人懷疑,一句在鬼門關走過一遭的人,還不懂事,豈會有第二條命就足夠能搪塞過去。

她的想法是:合則來,不合則走,這裡住的舒坦她就留下來,如果這裡都是麻煩,她也不想不停地收拾爛攤子。

大不了拍拍屁股,掉頭就走。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