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狸狸原上帆
狸狸原上帆 連載中

狸狸原上帆

來源:google 作者:菠蘿不是鳳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禾狸 許無帆

某一天,鏡內的世界忽然被打開,禾狸竟然在這裡遇見了另一個世界的許無帆......「叮鈴叮鈴……「,禾狸搖晃着鈴鐺,不等許無帆的回應就自顧自地走了出來,此時某人正解開着制服上衣的第二個紐扣」哎,我問你,如果有一天鏡子的入口關閉了怎麼辦「」那我就去找鏡子里的你,讓你重新愛上我「,許無帆停下手中的動作,微眯了下眼睛,明凈清澈的雙眸一動不動地看着她」切……,你怎麼這麼自信又自戀,可是萬一鏡中的我跟鏡外的我不一樣呢「」你只會是你,只要是你就行「......禾狸正垂頭喪氣的趴在桌子上,此時身後的許無帆輕輕地敲了敲她的背」叮鈴叮鈴……「禾狸唰地一聲回過頭,驚訝地看着他,」是你!「兩人相視一笑展開

《狸狸原上帆》章節試讀:

「你房裡的這面鏡子是這兩個平行世界的接口。在我的世界,我的房間里,也有一面這樣鏡子。」

禾狸坐在「許無帆」的床沿邊,一邊向他述說著她所了解的一切,一邊觀察着他的神情。

「這幾天,我偶然發現了我房裡那面鏡子的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說我在照鏡子時會看到重影,比如說我晚上上廁所時看到我的桌前坐着一人,十分的嚇人!但就在今天早上,我正打算移動我的鏡子的時候,突然發現了我可以穿透過來!……當我整個人穿過來的時候,就來到了你的房間,但..但是!我只是看了幾眼,什麼都沒做,就回去了,你相信我。」

禾狸激情慷慨地說著,手部不停地做着誇張的動作。

「再次回到我的世界後,我就一直在查找一些相關的資料,但可惜做了些無用功,之後,我去了許無帆的家裡,對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在我的世界裏,也有一個許無帆,跟你的名字一模一樣,跟你的長相也一模一樣!那時我在他家樓下看風景,突然驚醒過來,眼前的那幅圖像跟在你這個陽台看到的就是同一幅!」

「那會我的以為這個鏡子是一個任意門,可以瞬間穿越到另一個地方,然後,我就跟我那個世界的許無帆商量着來一場實驗,來驗證這個任意門,我和他約定好,讓他在他的房間里等着我,我會從鏡子穿過找他。可是當我穿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你!……事情就是這樣子,我的腦子也好亂,但靜下心來想,我曾經讀過一些關於平行世界的文章,所以我猜想,我們應該身處兩個平行世界中,兩個世界有着相同的人,相同的環境,但卻發生着不同的事情……」

……

說完,房間里陷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禾狸和「許無帆」無言的對視着。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許無帆」也許不會相信這種電影里的情節會在現實里發生。少年的神情變得嚴肅認真起來,彷彿在思考着禾狸剛才所說的一切。

「嗯,我相信你,你所說的『平行世界』應該是目前為止最正確的解釋了,但按道理來說的話我也可以從這面鏡子穿到你的房間里?」

「許無帆」突如其來的問題也把禾狸嚇了一跳,她也是這麼認為的,回想了自己的房間里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就是有點雜亂。

「要不你試試?對着鏡子穿過去就可以了。」

「許無帆」看着面前的鏡子,這幾天他倒沒發現什麼奇怪的事,要不是禾狸突然出現,他也許都不會觸碰到這鏡子。

他直起倚在桌子上的身體,緩緩地走向鏡子,垂在身旁的右手抬起,指尖在慢慢地觸碰到了鏡面。

……

什麼都沒發生。

禾狸也唰——地站了起來,怎麼可能?緊接着她重複着剛才「許無帆」的動作,看着自己的指尖穿透了鏡子,兩人不約而同地對視了起來。

「為什麼?」

「為什麼?」

兩人都無法解釋為什麼「許無帆」無法穿透鏡子。

「難道這是一個單面鏡?」,「許無帆」率先提出了猜想。

「有這個可能。」,禾狸同意他的想法,因為她一時半會也想不出別的可能性了。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的鏡子可以穿越到我房間里,那……別人的鏡子也可以穿越過來嗎,或者說別人的鏡子也連接着這世界裏的另一個人的房間。」

「不……,我是說,有可能,但我最近暫時沒聽過這樣的傳聞。」,也許別人像她一樣隱瞞了起來,但是她想起來,在許無帆的房間里,她無法穿透鏡子。

「那是你的鏡子有什麼特殊的來歷嗎?」

「我的鏡子早就五六年前就有了,這期間我看着一直都很正常。」

兩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討論着,但還是無法整理出什麼有重要價值的信息。此時的時鐘指針跳到了九點那一刻。

「小帆,出來吃點西瓜吧。」,一道女聲伴隨着敲門聲響起,應該是「許無帆」的媽媽。

禾狸嚇得剛要找地方藏起來,就被「許無帆」制止了。

「她不會進來的,放心吧。」,少年的「滾燙」的手握在了禾狸細小白皙的手上。

禾狸的臉一下通紅了不少,她從小到大很少被男性接觸過,不免得有點害羞,緊張得一下就掙脫了「許無帆」的束縛。

「嗯……,確實有點晚了我看,我先回去了,改天再聊。」,說完禾狸唰——一下的就消失了。

只留下了「許無帆」還懸着的手和空氣中殘留下來的少女的芬香。

……

剛回到了自己房間,禾狸身上的手機就在不停的震動着,手機的信號恢復了。界面上彈出了幾條聊天信息。

「?」

就在禾狸進去鏡子後不久,許無帆默默地發來了一個問號,此後就再無信息發來。

「抱歉抱歉,最近可能睡糊塗了,哈哈,回到家裡忽然就清醒過來了,哈哈,真是麻煩你了。」

禾狸生怕他生氣,連忙發了出去。

這人也是的,等不到她也一聲不吭,搞得她無地自容。

但她並不打算將平行世界的事情告訴許無帆,而且告訴了也沒用,難道讓他穿過去跟另一個「許無帆」相認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找了個糊塗的借口打算糊弄過去。

其實許無帆等了一會後發現什麼動靜都沒有,就自顧自地作起了畫來,他有充分的理由懷疑禾狸只是為了來蹭飯而找了一個這麼離譜的借口。

……

剩下的信息是元晴發來的。

「阿狸,照片沖洗好了嗎,發我也看看唄。」

按照以往的慣例,元晴知道禾狸一般都會在拍攝的第二天就把照片沖洗出來然後發給她,但這次她遲遲等到了晚上還不見禾狸發來,就迫不及待地主動問起她。

禾狸也差點把這事給忘了,畢竟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搞得她的腦袋都亂七八糟了。

勾選了全部照片發出去後,她突然想到之前用的相機和手機在鏡子的那邊都不能使用,一個拍出來的全是黑屏,一個沒有信號,她由此猜測數碼產品在那邊的作用應該都會失效,但是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太多的疑惑得不到解答。

夜晚,禾狸在床上翻來覆去,一直難以入睡,腦子裡都在想着鏡子,許無帆和「許無帆」。

她拿出手機,翻看着許無帆的照片,相冊上只有幾張他的單人照,表情好似沒有變化過,只是眼睛時而看向畫板,時而看向遠方,真是美好的少年啊……

就這樣,禾狸拿着手機上的照片美美地入睡了。

在鏡子的那邊,「許無帆」也難以入睡,今天他被驚嚇得程度不亞於恐怖片。

房間里突然出現的少女,眨巴着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嘴角翹起的弧度猶如天上掛着的那輪明月,嘴巴不停地一閉一開,巴拉拉的從口中說出一堆話,「許無帆」不免思考起來。

……

又是一覺睡到太陽曬脖子,房門被禾媽不停地敲打着,禾狸掙扎着從睡夢中醒來,迷糊着打開手機瀏覽着今天的朋友圈,試圖讓自己清醒點。

2小時前,元晴在朋友圈發佈了周五禾狸給她拍的夏日膠片圖。

前幾張圖裡,少女雙手捧着西瓜明媚地笑着,夏日的海浪使得她整個人元氣滿滿,到了後幾張圖,風格截然不同,一個少年和少女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相伴着,真可謂是歲月靜好。

此時的禾狸對這個世界的許無帆已經沒什麼興趣了,讓她更有興趣的是鏡子那一邊的「許無帆」,她很好奇,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裏,每天都發生着什麼事呢?在那裡,也會有另一個她嗎?

午飯過後,禾狸反鎖起房門,抱着菠蘿坐在鏡子前。原諒她的不請自來,但是她真的太想過去了!禾狸在心裏默默的想着。

那邊,「許無帆」正對着陽台作畫,這時又是被嚇了一跳,再嚇多幾次,就快得心臟病了。因為在鏡子前,一個披着長發的少女和她旁邊的一個狗頭露了出來。

「嗨,許無帆,我就說改天再見嘛。」,禾狸爬着穿了過來,整理了下衣服,跟他打招呼道。

「這是我的狗,菠蘿。」

「汪~」

菠蘿也很合時宜地叫喚了一聲,給足了主人面子。

「它很乖的,你不要怕,它不會亂跑亂叫,對了差點忘了,你家裡現在有人嗎?」

禾狸把菠蘿放了下來,菠蘿在「許無帆」的房間里四處聞着。

「沒有,爸媽去上班了。」,他對眼前這位少女的操作似乎是熟悉了一點,因為她每次都能令他「眼前一亮」。

「那我就放心了哈哈,昨天的話題我們還沒討論完呢!嗯?你在畫畫嗎,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許無帆」跟許無帆一樣熱愛畫畫,只不過「許無帆」用的不是鉛筆,是顏料。看來鏡子這邊的「許無帆」的家境大不相同,家裡有爸爸媽媽,桌子上還有成堆的顏料。

「沒有,我們可以繼續討論。」

「唔……,現在是什麼時候,幾年幾月幾日幾時幾分?」

「2017年10月15日13時10分。」時間對得上。

「你今年讀幾年級?」

「高一。」

「幾班?」

「2班。」

「你班上沒有一個叫『禾狸』的人嗎?」

「沒有。」看來這個世界的禾狸不在高一2班。

「你現在住的這個城市叫什麼?」

「西礁。」也對得上。

「唔……,你有什麼要問我的嗎?」

「你的小狗會在這裡拉屎嗎?」

「當然不會了!菠蘿很乖很聽話的!不會在別人家拉屎!」,禾狸極力的維護着菠蘿。

「……,嗯,你的小狗很可愛。」

「嘻嘻,謝謝,菠蘿,快道謝。」,菠蘿聽到主人的指令後站起前身來雙手合在一起搖了搖。

許無帆的嘴角也露出了點微笑,眼前的女生和她的小狗挺有趣。

禾狸沒繼續往下問,一人走去陽台仔細觀察着眼前的景象,像是在找茬。一手支撐着下巴靠在陽台邊上,髮絲在不停地跟隨着頭部擺動。

好似沒什麼不一樣,但是人倒是感覺多了點,她看到沙灘那邊好像新開了一家店,在她的世界裏,在陽台上一望去遠處就是沙灘,看了十幾年,那從沒有開過一家店鋪。

「你..可以帶我出去走走嗎?」,禾狸轉頭祈求着「許無帆」。

「許無帆」二話不說立馬停下手中的筆,起身準備帶她出門。

「你家的狗不需要狗繩嗎?」,菠蘿早已趴在地上想昏昏欲睡,看到「許無帆」站起身來後,興奮地搖起了尾巴。

「啊需要,差點忘了,你等等我。」,禾狸馬上沖向了鏡子,房間里只剩下「許無帆」和一隻狗兩兩相覷。

不一會兒,一個落落大方的少女再一次出現在鏡子前,穿着一條西瓜紅弔帶長裙,襯得皮膚更加的白皙,一頭濃厚烏黑的頭髮如瀑布一般垂至半腰,整一個夏日甜心美眉。

「走吧!」,禾狸給菠蘿套上狗繩朝「許無帆」喊道。

「嗯,走吧。」

走出房門才知道,兩個許無帆的家裡結構大不相同。

在禾狸的世界裏,許無帆和許老爺的衣食住行都在二樓,而一樓是雜貨鋪,但在鏡子的世界裏,走廊的盡頭不再是客廳而是樓梯,而樓下的雜貨鋪則變成了客廳。

半山腰上,白衣少年拉着一隻棕色的小海膽慢悠悠的走着。

「許無帆」耐心地跟禾狸解釋着這裡的一切,禾狸聽下來覺得跟她的世界差別並不是很大。

他說沙灘上的那個咖啡館是最近才新開的,還吸引了不少的遊客,因為裝修十分的可愛,已經成為了一個網紅景點。

說著,兩人來到了咖啡館,店裡的裝修整體是白色木屋風格,有着開放式的吧台,餐桌有些擺放在店內,有些擺放在沙灘上。

今天是周末,店裡幾乎是滿客,每個客人都七嘴八舌地討論着,看上去很是熱鬧。禾狸終於知道這裡為什麼能成為網紅景點了。

因為裏面的工作人員都是穿着女僕裝的少女,五顏六色的女僕裝穿在不同的少女身上,三分清純,三分可愛,三分淘氣,外帶着一分的妖媚,一個個的纖纖細腰,還有頭上那動人的貓耳朵頭箍,真讓人移不開眼睛。

身旁的「許無帆」看上去倒是很冷靜,一隻手插在褲兜里,一隻手牽着菠蘿,冷酷的少年朝店裡看了幾下後就轉頭看向了大海。

「呃,我們要進去坐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