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零點
零點 連載中

零點

來源:google 作者:驃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楚南飛 秦老實

通過5619部隊,代號「零點」的正式組建,保護一批負有神秘使命的科學家前往羅布泊世界深淵,大地之耳探險,途中遭遇沙暴,千年古城遺址現蹤追蹤DNA異變,解開古魔羅國獸化之謎面對神秘莫測的史前文明,突如其來的瘋狂襲擊,內部的猜忌,讓探險隊陷入了重重危機展開

《零點》章節試讀:

同樣徹夜無眠的還有楚南飛,楚南飛比江一寒更要心煩意亂,短暫的交火,即便是有些驚慌,他可以確定自己至少有一半的子彈都擊中了目標,五六式三九被甲彈的威力自然不言而喻,目標既然流淌出了不明液體,就說明目標也並非刀槍不入。

彭新宇、高格明的態度竟然和兵站的領導如出一轍?尤其是江一寒的態度更讓楚南飛生疑,江一寒自傲的性格算不上一個好相處的人,尤其是對條令條例不近人情的執着讓楚南飛想想都頭疼,他敢肯定江一寒一定有事情瞞着大家。

秦老實坐在彈藥箱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煙,秦老實有一句全團都知道,最為經典的口頭禪,那就是安全第一!中印邊境上過火線掛過彩,但此番入疆卻讓秦老實感覺到了步步逼近的危機感。

俗話說參謀不帶長,放屁都不響,可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老參謀長調走了,年輕的不像話的新參謀長帶隊,楚副連長又是個猛張飛,秦老實覺得自己真是有操不完的心。

清晨,悠揚的起床號讓徹夜未眠的楚南飛反而放鬆了下來,因為到了揭開謎底的時候了,只不過是謎底還是謎面,現在誰也確定不了。

急促的腳步聲不斷響起,一連串的口號聲,迎着地平線升起的第一縷陽光,在這裡鐵打的營盤,卻是銅鑄的軍人。

望着開始刺眼的陽光,楚南飛發覺自己第一次如此貪戀陽光?沐浴在陽光下竟然有一種享受的感覺?一身嶄新筆挺軍服的江一寒緩步來到隊列前。

身着新軍裝出現的江一寒讓楚南飛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新軍裝對於軍人來說不僅僅只是一套新衣服,它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告別,如同敢死隊出發前一定要洗澡換新衣服一樣。

江一寒環顧部隊大聲道:「全體都有,稍息,立正!」

整齊劃一的動作,行雲流水一般的隊列,江一寒嘴角浮現起了一絲滿意的笑意,作為一名軍人,一名前途無限的軍人,江一寒最為享受的就是站在隊列前,享受那萬眾矚目的一刻。

江一寒向前一步道:「二連一排留下,其餘部隊帶回講評。」

一陣塵土飛揚,空曠的兵站操場只有二連一排留下,楚南飛望着從兵站中陸續走出來的彭新宇、高格明、周芳華以及兵站領導等人。

江一寒望着一個個神情桀驁不馴的兵,狠狠的瞪了楚南飛一眼,楚南飛差點沒為之氣結,整個一排除了黃大壯、秦老實和小眼鏡之外,其餘全部都是各營連塞來的「精銳」,說烏合之眾都是抬舉,楚南飛想不明白,江一寒為什麼偏偏選自己二連這個問題排?難不成是看自己不順眼?

在看看站在自己對面,一直上下打量自己的周芳華,楚南飛的臉騰的紅了。

一副恨鐵不成鋼模樣的江一寒語重心長道:「同志們,選你們一排擔負保護科考隊的重任,是首長的信任,我們絕對不能辜負這份信任,我們要用生命捍衛科考隊的專家,讓我們高呼口號吧!」

「誓與陣地共存亡!」不知道哪個混蛋兵開的頭,口號聲異常整齊響亮,就連楚南飛都跟着振臂高呼了二遍,直到楚南飛發現江一寒臉色鐵青,張着嘴的表情才意識到,口號喊錯了?

楚南飛一轉身,秦老實用眼角瞟了隊列中前排的位置,一班長方大頭,原團工兵連的爆破大王,性格懶散愛說怪話,典型的幹了十件好事,因為一張破嘴,落得十回埋怨。

彭新宇上前輕輕的拍了下江一寒的肩膀,江一寒微微點了下頭,深深的呼了幾口氣道:「同志們有誓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非常好,下面我宣布一個命令。」

聽到命令二字,所有人嘩的一聲立正,江一寒提高聲調道:「命令!邊防一團一營二連一排即日起調入總部直屬5619部隊,部隊代號「零點」,在行動中以保護科考組專家人身安全為第一任務,此次行動將適用戰場紀律,完畢。」

江一寒原本是不準備宣布此次行動將適用戰場紀律這一條的,但不知怎麼的,卻又念了出來,適用戰場紀律對軍人來說,從宣布紀律的這一刻起,之前規範一切的條令條例都成為了過去,令行禁止成為了第一法則。

前進,刀山火海也要一往無前。

堅守,生命不息戰鬥不止。

孤獨與寂寞是軍人最好的夥伴,隊伍一片肅然,這種寂靜能讓人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調入總部直屬5619部隊的喜悅一下被適用戰場紀律這一句話沖淡,代替喜悅的是一種莫名的亢奮,也就是進入了臨戰狀態。

楚南飛被單獨留了下來,楚南飛能夠感覺到,包括他在內的所有軍人都已經開始燃燒起來了,軍人是為戰鬥而生,和平是需要絕對武力才能捍衛的,而軍人的榮譽則來自戰鬥,一句適用於戰場紀律就足以讓整日練為戰,枕戈待旦的軍人熱血沸騰了,這是常人所無法理解的。

楚南飛望了一眼陽光,伸手向太陽的方向徒勞的抓了幾把,隨後進入了指揮部小樓,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今天為何如此貪戀陽光?

站在一副巨大的沙盤前,楚南飛的眉頭擰在了一起,如此巨大,並且製作如此精細的沙盤楚南飛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厘米比一百公尺的小比例更讓楚南飛震驚。

因為這種比例尺的沙盤只用於戰術實施階段,江一寒一指沙盤**的一處凹陷道:「這裡就是考察隊的最終目標地,以東是數百公里的無人區,以西是半戈壁半沙漠地帶,原有的三個墾荒點已經全部放棄,以南一百公里是樓蘭古城遺址,以北二百七十公里是56號兵站。」

楚南飛望着沙盤**的凹陷:「這裡有多深?旁邊那些巨石是什麼?」

江一寒把目光轉向高格明,高格明走近沙盤拿起指示棒一指道:「具體有多深現在我們也無法確定,第三次科考我們成功下到了三百七十公尺的第三階平台,有了一些重要發現,同時也是在第三階平台遭遇了襲擊,襲擊的生物你昨晚也見到了,至於深淵旁是一些古建築遺址。」

楚南飛回憶起了昨晚那驚心動魄的一幕,片刻後謹慎道:「之前科考隊的護送兵力武器裝備如何?部隊傷亡情況?我需要詳細具體的情報。」

一聽楚南飛要全部詳細的情報,江一寒當即冷着臉道:「楚副連長,部隊的保密紀律我相信你是清楚的。」

楚南飛毫不在意沉聲繼續道:「江參謀長,我必須提醒您,軍事行動可不是憑着口號和決心就能完成的,上級賦予我們的命令是保護專家的人身安全,我和我的戰士都不怕犧牲,我們只怕完成不了上級交付我們的任務。」

江一寒漲紅着臉目瞪口呆的望着頂撞自己的楚南飛,在軍事部署例會上,一個副連長質疑頂撞參謀長,這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可是卻偏偏發生了?

會議室內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江一寒與楚南飛互不相讓,偏偏江一寒說不過楚南飛,周芳華在一旁冷眼旁觀。

在周芳華眼中,楚南飛這個不識時務的副連長遠遠要比江一寒這個呆板的參謀長有趣多了。

高格明急忙打起了哈哈道:「楚副連長不要激動,江參謀長也有他的顧慮,這一點請你要理解,既然大家是一個集體了,那麼我想公開一些我們現有掌握的情況也不是不可以。」

高格明將目光投向了彭新宇,彭新宇沉思片刻,摘下眼鏡擦拭鏡片道:「老高同志說得對,不涉及研究取樣範疇內的情況,可以向擔負安全保衛工作的楚副連長他們公開一些,這一點我相信不會有問題的,而且楚副連長也是為了專家組的同志人身全安考慮的。」

高格明和彭新宇顯然都是和稀泥的高手,他們非常清楚,能夠單獨一人擊退沙獸的楚南飛顯然比刻板流於形式的江參謀長更有一把刷子,他們同樣明白,江一寒更多的是在維護自己參謀長所謂的尊嚴,所以他們只能選擇把水攪渾。

並未得到預期的鼎力支持的江一寒鼻子重重哼了一聲,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像一隻斗敗了的公雞一般,重重的喘着粗氣。

彭新宇從隨行的保險柜中將四副巨大的航拍照片拿了出來,將照片逐一的拼接好,楚南飛一眼就認出了這是高空戰鬥機拍攝的航拍偵察照片。

由於拍攝設備和鏡頭的關係,加之放大倍數後的模糊感讓巨幅的地形照片顯得並不清晰,不過在四副照片的拼接點**,卻有一個如同人耳朵輪廓一樣的地形標誌顯現其中。

「這是什麼?」包括坐在了椅子上的江一寒也重新站了起來,彭新宇用手一直照片道:「這四副照片是從航空團的同志拍攝了一萬多張偵察照片中挑出來的,這裡就是大地之耳。」

《零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