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連載中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來源:google 作者:遇光的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橙 現代言情 酆巍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緣分嗎?相不相信,我們的故事都不涉及這些,我們想講的,是一個有關偏執、宿命的愛和觸碰不得展開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試讀:

呂橙想不明白,現在的男生怎麼都這麼嘴碎,還愛告狀。她之前就一直奇怪,一向催婚心切的父母,這次在她和相親對象見了面之後,一反常態地沒有天天追着問。直到頭天夜裡十二點收到母親的語音消息。

母親有個習慣,每次都會發好長一串語音,就像那句話說的「60秒是微信語音的極限,不是母親的極限。」

昨兒夜裡,呂橙洗漱完,睡前習慣性地拿起手機看消息,一看到母親的消息,心裏先是「咯噔」一下,緊接着又安慰自己沒啥大事。但點開語音的手,還是抖了下。

聽筒里,母親的聲音先是輕聲耳語般的語調,三十秒之後語速突然加快,再帶點慣常有的老生常談,比如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紀了,也不看看自己有什麼本事,有人願意相親就應該好好接着,裝什麼清高。有時甚至比這些還要嚴重。

呂橙已經習慣了,母親哪日要是不嘮叨,她反而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可今日這語音怎麼聽怎麼不對勁,自家母上大人好像極其生氣。

終於,第三條長語音來了,呂橙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在相親的時候,她向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因此對於原則性的問題,都是說一不二。直來直往的性子,也促使她在相親的時候把事情說明白,同樣她也知道自己的缺點,因此在溝通的時候,都會告訴對方,她如果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對方可以直接提出來。

以前的幾個相親對象,她都是這麼溝通的,即使最終沒有結果,大家好聚好散,也不至於變成仇人。

誰能想到,這次這個男的,這麼離譜啊喂?!母上大人的語音里說,這男生告訴介紹人,兩人見面的時候,呂橙大發脾氣不說,還一個勁兒翻舊賬,這都罷了,還說呂橙在見面的時候給男生說,別待太久,早點回去才是正經。

呂橙聽到這,實在忍不了,第三條語音都沒聽完,一個電話就給母上大人打了過去。

「媽,介紹人咋給你說的?」

「你還問我咋說的,你自己都給人說啥了?人家一回來就給介紹人說你嫌棄人家,甩臉子趕人家走!你說說你,這麼大年紀了,二十四五的人,還不快抓住對你感興趣的,這麼多年誰都看不上,你等着天上帶餡餅呢?!」

意料之中的咆哮,呂橙將手機拿遠了點,窩在沙發里,手指無意識地扣着沙發,扣着扣着就變成了發狠的怒氣,沙發毯子很快出現了一個小洞。

呂橙開始神遊,自少年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對情感的遲鈍。那時候剛記事,呂橙知道自己的父母更想要一個男孩兒,拼了命生。除了家裡的姐妹倆之外,還生了不知道幾個女孩子,無一例外都送人了,沒送人的也不知道去了哪。

那幾年東躲西藏,去了很多地方,那些地方長大後就算每周休假都逛不完,就離譜!也不知道他們哪兒來那麼多精力去找的,明明家裡窮得要死,也沒有王位繼承,就非得生個男孩兒。

呂橙也是因為這個,被送來送去。她的友情和親情鏈條從來不會有超過三個月的長度,而在這三個月期間,聽到最多的,都是她沒人要的言論。

小朋友的想法很簡單,惡意也不假思索。他們都覺得,因為她的到來,分走了父母的關注,即使呂橙每餐只吃一點點,臟活累活搶着干,冬天小河邊冷水洗衣,夏天砍柴做飯。

那也是不可以的,爸媽的愛只能給自家寶貝,沒人要的野孩子就應該關在門外,和豬狗睡在一起。

「你看她爸媽都不要她,天天待在咱們家,煩死了!」

「她一定有病,你看她天天吃藥,她啥時候死啊?」

「她一來我們家,爸媽就天天罵我們,一定是個災星,是個禍害!」

……

是了,當小朋友都能說出這些惡毒的話,說明這個人是真的很討人厭了,可明明被討厭的那個也是個孩子啊。

她也曾試圖示弱討好,可換來的是變本加厲的欺負。

六歲,她在三伏天頂着烈日去山上,給沒吃中午飯的親戚送吃的,卻被親戚嘲笑凈做些沒用的,這還不算,親戚還要拉着周圍幹活的人一起嘲笑。

小孩子的自尊心就像地里最沒用的草,一鋤頭下去,扔在一旁,在烈日下暴晒,幾分鐘之內迅速枯萎殆盡。

七歲,她為了融入親戚家小朋友的圈子,被親戚家的小姑娘誘導着去騎羊,可向來乖順的羊,在她跨上羊背的一瞬間,突然暴怒抬頭。羊犄角戳破了鼻樑,差一厘米就戳到眼睛裏,可能他的幸運在那時候就用光了吧。

呂橙清楚記得,淚眼朦朧中看到親戚家孩子惡作劇得逞的得意,周圍小朋友放肆的笑聲。從那之後,她開始變得孤僻。

八歲,她開始上小學。同班的孩子知道她被親戚扔來扔去的經歷,稍有不如意就拿這點取笑她,她以為順從就會換來善意和接納,可是沒有,連老師都以此為樂。班上沒有課本和作業是要罰跪的,老師明明知道她是新轉來的,第一天東西都還沒有準備好,可依舊罰了跪,僅僅是因為那天老師心情不好。

可笑的是,那時候她還天真地以為,三個月到半年換一次「家」的經歷是短暫的,她有爸媽的,要不了多久她們就會把她接回家去,如果那是家的話。到時候她就可以挺起小胸脯說,自己不是沒人要,只是暫時待在外面而已。只要她乖乖的,爸媽就會把她接回去,因為爸媽一直都是這麼給她說的。

「呂橙橙!!!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回憶戛然而止,母上大人的咆哮從聽筒傳來。呂橙趕緊點頭,又想起母上大人看不見,連聲說「在呢在呢,我在聽着,您繼續說。」

「你聽好了,這次機會你給我把握住了,要是今年再嫁不出去,你就不用回來了。你爸說了, 再這麼下去,這家就沒有你的位置了。」

呂橙嘆了口氣,使勁兒點頭,又趕忙對着話筒說「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就算男生有問題,那也是我的過錯引起的,我這就去道歉,讓人家拿捏我。」

「你別給我說那一套,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我們受了多少氣?」

「那我都答應這就去道歉了,那還能怎麼樣呢?」

「你把你的脾氣給我收一收,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整天犟脾氣,誰受得了?」

不等呂橙開口,母上大人已經掛了電話。

留下呂橙在那裡錯亂。

等反應過來,她的手已經從最開始扣沙發毯的地方,轉移到扣自己的肚子。肚子上已經出現了好幾處指甲印,還有大面積的淤青。淤青是前兩天打電話的時候,她無處排解,一邊聽着不屬於她的過錯的訓斥,一邊死命掐着肚子上的軟肉。

催婚的聲聲話語,就像村裡看事大叔的符咒,明明只是一張紙、一句話,卻好似一張無形的大網,越收越緊,無法呼吸,無所遁形。

每次打完電話,她都要做一次噩夢,夢裡那個男人只是站在身邊,就好像要逼死她,喘不上氣,動彈不得。好像在給她說「你的命早該結束,別掙扎了,我帶你走吧。」

可是她還是怕死啊,人果然還是有求生的本能。

她想,是時候找個人將就一下結婚,應付家裡的「符咒」,不能再因為結婚這一個事情,影響到她後面的規劃,她知道自己活不長久,所以要抓緊在最後的幾年時間裏完成自己的事情。

但即使如此緊迫,她也不會要一個到處編排自己的男生,那還不如馬上去死!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