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六界書·淮嵐記
六界書·淮嵐記 連載中

六界書·淮嵐記

來源:google 作者:喵喵愛吃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嵐楓 顏淮

嵐書是個路痴,出門溜個彎,把自己溜沒了就算了,還把心溜丟了傳說中高冷孤僻的顏淮上神好不容易願意踏出上清宮,出門找老友下個棋,喝個茶,談談人生,不但被秀了一臉恩愛,回程的路上還撿了個丫鬟一句話簡介:風華絕代的顏淮上神撿了個路痴媳婦兒展開

《六界書·淮嵐記》章節試讀:

第一章:論路痴的最高境界

(1)

自從三百年前,仙魔大戰之後,三界又逐漸的恢復了平靜,可是日子過得太無聊,也是一件很憂桑的事情。

於是,三界之中,不知是誰排了一個名人榜,上面記錄的是四海八荒里,名聲最盛的仙。其中安居在名人榜上首位的居然不是那赫赫有名的司戰上神顏淮,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嵐書。

眾人一看,覺得排榜的仙友肯定是腦子燒壞了,後來有仙友私下裡一查,原來排榜的是司命仙君,作為三界里的八卦全書,從他那裡傳出來的消息向來都是毋庸置疑的。在那位仙友仔細一問下,司命仙君給出來的理由是:要論三界中路痴境界最高的,舍她其誰。

在自家家門口都能迷路的,恐怕九州八荒也找不出第二個了吧!

瓊山鳳族裡,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嵐臻帝君家的小帝姬了,因為每次這位小帝姬迷路,總能看見她的三個哥哥滿山丘的找。

所以只要看見嵐家那三位美的不可方物的公子滿山竄,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位小帝姬又迷路了。

不過這次,瓊山可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嵐臻帝君家的小帝姬嵐書失蹤三天了。

瓊山的結界處,嵐羽將遺落在結界外的瓊花簪拾了起來,眸光深邃。

「大哥,你說小妹會不會是被人掠走的?」男性的聲音急切且擔憂,就在嵐羽的耳邊迴響。

殊不知,嵐楓說的正是他自己所擔心的事情,畢竟一般情況下,嵐書是不會將簪子亂丟的。

這隻白玉瓊花簪是他送給嵐書的生辰禮,上面有他施下的追蹤術,只要嵐書帶着它,無論走到哪裡,他們都能找到她。

嵐羽看着白玉瓊花簪上懸浮的仙氣出了神,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要我說啊,你們也別擔心了,也許是小妹自己貪玩跑出去了,畢竟整日待在瓊山也卻是無聊,再說小妹的仙術可是連阿爹都誇好的,這三界中除了那幾位上神,有誰會是她的對手。這簪子,估計是小妹不經意間落下的。」兄弟三人中,唯嵐清最清楚自家小妹,除了那丟三落四,和無藥可救的路痴毛病,其他的方面都是正常的。

「這件事情就不要驚動阿爹和阿娘了,還是我們自己私底下找吧,盡量不要弄得路人皆知。」三個大男人連一個小姑娘都看不住,傳出去實在是太丟人了。

嵐羽想了想,嵐清說的不是沒道理,雖然嵐書路痴了點,單純了些,但是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再者,嵐書還有一手好廚藝,只要人安全,就餓不死。所以他左右想了想還是這樣最為妥帖,因此鄭重的囑咐道。

三人回到瓊林里商議着如何分頭去找,而那廂迷了路的嵐書正愁眉苦臉的蹲在雲層上守株待兔,希望她那三個哥哥能夠找到她。

嵐書從來都沒有單獨出過瓊山,每次出門都是跟哥哥們一起,而在整個瓊山和她玩的最好的朋友就是花翎,花翎是住在山腰上的一隻五彩鳳凰,身姿妖嬈,五官精緻,是瓊山難得一見的美人,年紀一也比嵐書大上一些,對她三哥嵐楓情有獨鍾,所以每當嵐書一個人在家的時候,花翎都會來嵐書家陪她,一直等到嵐楓回來,可惜的是嵐楓對花翎一點感覺都沒有,被追煩了,索性避着她,嵐書是個乖寶寶,不忍打擊她唯一的好朋友,一直都沒說出事實。

嵐臻帝君寵妻如命,又愛遠遊,所以經常攜嬌妻出門遊玩,若不是有什麼大事或者兒子們召回,根本就是不着家的。

所以嵐書都是在三個哥哥的照顧下長大的,不過三個大男人能將她照看到這麼大還身心健康,也是不容易了。

平日里在自家門口迷個路,三個哥哥都急的跟什麼似的,惶況自己現在失蹤了三天,可想而知她的三位哥哥現在有多着急了。

「唉。」嵐書托着腮無奈的嘆了口氣,心底十分懊惱:「早知道就不該一時興起,一個人出來了,怎麼著也應該帶上花翎一起出來的嘛!」

三天前,花翎跟她講了許多關於瓊山以外的事情,有仙鶴旋繞的九重天,有星羅布棋的銀河,還有英俊不凡的司命仙君。

她覺得自家那三個妖孽哥哥就夠英俊不凡了,那能讓花翎都覺得比三哥還英俊不凡的男人,得長什麼模樣啊!

花翎說,三界有三寶:一是高冷絕塵的司戰上神顏淮帝君,在仙魔大戰之後避世於上清宮,不諧世事,聽外人道他不但樣貌絕塵,在毒舌這方面也是登峰造極;二是人稱八卦全書的司命仙君,為人風趣酷愛八卦,還喜歡將別人的愛情故事編寫成冊,編冊成書;這第三嘛.....,花翎告訴她,等她自己出門見識過,自然會知道的。

事實上,花翎當時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極其委婉,她實在不忍告訴嵐書,她那登峰造極的路痴行徑已經聲名遠播,排居名人榜榜首啊!

不過,嵐書似乎對花翎說最後一句話的神色不是很在意,反倒是對那九天銀河,充滿滿心的期待,這不一時興起就跑出了門,結果樂極生悲,一時忘記還有結界這回事,一頭栽在結界上,把戴在頭上的簪花給撞掉了,走了好遠才發現簪花不見了,就來為了找簪花,連來時的路都不記得了。最後索性蹲在原地看有沒有好心人能把她撿回去,然而,她在這裡蹲了兩天了,連個鬼影都沒看見,別說人影了。

普陀山長陵宮

九天之上四季變換皆無定數,全由個人喜好,長陵宮的玉蘭花開的正好,淡雅的香氣瀰漫在空氣里,沁人心脾。

常青樹下,長陵神君看着對面的老友,打趣道:「你這三百年未曾踏出過上清宮,一出關就來了我這兒,我是不是該說一句榮幸之至?」

對面高冷絕塵的男子聞言,手中捏着棋子,視線焦灼在棋局上,頗為認真的道了一句:「不必客氣。」

「咳。」長陵被他這句絲毫不謙虛的回答給嗆住了,緩過氣之後又道:「誒,你還真不客氣,我這是在和你客套啊!客套你懂不懂?閉關這麼久,你這臉皮還真是修鍊的百年如一日的厚啊!」

「嗯!不敢當,和你這百年如一日的棋藝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男子低沉清冷的聲音伴隨着棋子一同落下,臉上是明晃晃的嫌棄。

長陵神君腦袋往旁邊一扭,心虛的抹了抹鼻頭,心道:這是被嫌棄了?當他仔細想了想之後,才反應過來,不對啊!找他下棋的明明是顏淮,這傢伙憑什麼嫌棄他啊!

「誒,不帶這樣人身攻擊的啊!」長陵神君敲了敲桌子,咋呼道。

顏淮微微抬眸,眸光定定的看着他,薄唇輕啟:「你有身嗎?」

長陵神君一臉懵逼:「什麼意思。」

「人身這種東西,只有在相同水平線上才能體現出來,難道你和沐瑾現在還是清白的?嗯?」顏淮最後那個字語調微揚,字裡行間無處不在調侃他。

聽顏淮提起沐瑾,長陵神君的臉上閃現着一種名叫柔和的光,顏淮頓時覺得自己是自作孽啊!幹嘛讓這傢伙有機會膈應他,解了葷的男人殺傷力簡直是百分百。

「嗯,天色也不早了,我去長生殿瞧瞧夙堯的桃花釀做好了沒有。」顏淮說著就準備起身。

長陵急忙攔住,神色清幽:「誒,這桃花釀啊,想必是沒有了,自從司夏上神祭世之後,他哪來的心情釀酒啊!」

顏淮拂袖的動作頓了頓,「他還沒從中走出來?」

長陵神君,語氣悵然:「哪有那麼容易,親眼看見自己心愛的人死在自己手上,卻無能為力,哪種感覺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明白。」

「像你這種沒有心愛之人,更沒有經歷過和心愛之人生離死別的人,是不會明白的。」長陵沒有浪費一點可以打擊顏淮的機會,畢竟某人武力值太強大,他打不過,只能言語上占點便宜了。

心愛的人?顏淮聞言晃了晃神,也只那麼一刻,他勾了勾嘴角,眉眼含笑反擊:「難道說,你經歷過?」

他也不等長陵回答,兩袖清風的走了。長陵看着他的背影,感嘆了一句:「果然是不帶走一片雲彩啊!」

只是談到這個話題,長陵表示他真的很想知道日後能將顏淮拿下的女子倒是是個什麼模樣。

顏淮出了長陵宮,終究還是沒往鳳華山走,估計夙堯那傢伙此時也不在長生殿,剛剛那番說辭其實是為了不被長陵那一臉春光閃瞎眼而找的借口。

想到自己的好友里,除了夙堯如今和他一樣是孤家寡人,其他人都拖家帶口,不禁感慨:外面套路太深,他還是回他的上清宮吧!

一路上,白雲縹緲,仙霧繚繞,俯瞰雲底,可觀九州八荒之景,顏淮難得好興緻的放慢速度,一邊賞景,一邊趕路,不曾想這隨心一瞥,倒讓他瞥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不遠處的雲層里窩着一團未知的東西,走進一看,原來是一個小姑娘。

他伸出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放心道:還活着。難得他心情好,想着將她弄醒,讓她回家去睡,就伸手去戳了戳她圓潤的臉頰,結果:沒反應?

呵!敢一個人窩在這裡毫無防備的睡的這麼死,膽子也是蠻大的,若是有人把她賣了,恐怕她也不知道吧!

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是錯誤的。

他不是一個愛多管閑事的人,見她睡得這麼死又弄不醒,索性還是離開吧!剛準備走,腳邊就傳來一道慵懶的女聲。

「咦,終於見到活人了。」慵懶的語調裡帶着濃濃的喜悅。

「....」顏淮頂着一頭黑線看着她,少女白褶的臉頰兩邊有着剛睡醒的嫣紅,神情彷彿還處於懵懂階段。

見狀,顏淮突然有一種危險在朝自己靠近的錯覺。

嵐書不喜歡仰着頭看人,可蹲的有些久了,腿有些麻,於是向他深處一隻手,道:「腿麻了,拉我起來。」

顏淮猶豫了半晌,就在嵐書以為他會一走而之的時候,他居然從袖袍里伸出了手。

顏淮的手指修長纖細,骨節分明,嵐書盯着他的手看了一會,毫不猶豫的拉住他,借力站了起來,而第一次被小姑娘牽住的顏淮唯一的感覺就是:嗯,手感還不錯。

《六界書·淮嵐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