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龍鳳雙寶:娘親天下無雙
龍鳳雙寶:娘親天下無雙 連載中

龍鳳雙寶:娘親天下無雙

來源:外網 作者:池灣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池灣

第6章空間中,姜沉魚也已經盯着墨臨淵看了整整兩個時辰。她並非早來,也沒有先離開,而是與他們不過前後腳進的城隍廟。她今日想.........展開

《龍鳳雙寶:娘親天下無雙》章節試讀:

《龍鳳雙寶:娘親天下無雙》是作者池灣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第4章 鄴城街道,人來人往。 饕餮閣。 這是鄴城最繁華的酒樓,出入的都是些名門貴族,酒樓大堂還有現場表演,供顧客吃飯的時候欣賞。 姜沉魚走進最貴的一間包廂,也是觀賞表演的最佳位置,此時大堂上一個穿着紗裙舞衣的舞娘正在翩翩起舞姜沉魚頗有興趣地看了一眼。 她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現已化作了一個男人。 茶水小廝恭敬地走過來,正要開口,便聽姜沉魚笑道:「讓你們掌柜的出來見我,就說我是,青山沉魚。」 小廝愣了下,可看姜沉魚周身的氣度,便趕忙應聲退下了。 沒多時,一個中年男人趕了過來,走路的步伐頗有些着急。他看到姜沉魚後,噗通一聲便跪了下來,「恩公......不不,東家,您來了。」 「徐掌柜,不必這麼客氣。」姜沉魚趕忙將他扶了起來。 「最近國公府的事鬧得沸沸揚揚,我就猜測或許是東家要出手了,如今看來果然如此,您要的那些證據我都已經備下了,隨時等您來拿。」 姜沉魚喝了口水,「辛苦了徐掌柜。」 「東家決定什麼時候動手?我們的眼線稟告,宮裡已有動靜,這兩天想必皇后會回國公府。」 姜沉魚冷然一笑:「鋪墊了這麼長時間,今晚就動手。」 ...... 兩人寒暄了一番,徐掌柜為免人起疑,先去忙了,姜沉魚隨意吃了點東西,便也離開了酒樓。 路過大堂的時候,姜沉魚恰好看到台上的舞娘結束了演出。伴隨着樂音停下,舞娘對着眾人施禮,無意間望向姜沉魚的方向,忽而她睜大了眼睛。 姜沉魚剛走出酒樓,就聽後面有人叫她,「公子請留步!」 「有事?」姜沉魚轉身打量着來人,正是那名舞娘。 「公子長的很像我一位故人......」少女似是不確定,她按捺着自己的情緒,試探的問道,「不知公子可認識前威武將軍的嫡長女,姜沉魚?」 聽到她喊出自己的名字,姜沉魚心下警鈴大作,抬眸正視面前的少女,「不認識。」 **連忙摘下了自己的面紗,「小姐,您難道忘了嗎?我是秋容啊。」 秋容? 姜沉魚眼神微亮,當日原主被杖責身亡,隨身的丫鬟秋容也被關入大牢,她本以為秋容必死無疑,不曾想她竟然還好好地活着? 思忖間,秋容已經上前拉着她的衣袖,「小姐,您還活着真的太好了,您......您會開口說話了?」 「是的,說來話長,秋容,你怎會在這裡?」 「我當日被打入天牢,是墨公子救了我,墨公子說他是小姐的故人,小姐,您還記得墨公子嗎?」秋容激動道。 墨公子? 姜沉魚微微蹙了眉,據她記憶,她可從未認識過什麼墨公子。 「我暫時想不起來了,秋容,我還有事,你明天去城外的城隍廟等我,我到時候再與你細談。」 當下她還有正事要做。 秋容聰慧,立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即便心裏有一萬個疑問,她也剋制住了自己,「那好,小姐您先去忙,奴婢明日就在城隍廟等您。」 姜沉魚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國公府,姜家。 「你怎麼來了?」姜思明看到姜琉璃,趕忙將她請了過去。 「事情已經傳到了宮裡,我若是不來,想必皇上就該來了。」姜琉璃坐了上座。 父女二人談論了一番。 姜琉璃微微蹙眉道:「爹的意思是,那或許真是姜沉魚的鬼魂?」 姜思明一開始還有些猶豫,現下卻只得重重地點了點頭。 可姜琉璃卻笑了,「爹,我看這事有蹊蹺,不如這樣,您先將府上的人跟物件都搬出去,另起一宅,我看那姜沉魚所謂的鬼魂還會不會隨您去新宅。」 姜思明一聽,連忙搖頭,「你說的我又何嘗沒有想到過?只是這宅子,不能棄!」 「為何?」 姜思明一臉為難地想了想,之後似是下了什麼決心般,將門關緊,屏退左右,這才道:「你可知,當日皇上賜我新府,我為何婉拒,要留在這裡?」 姜琉璃面露疑惑。 「因為這府里,藏着東西,那是富可敵國的寶藏,有了那東西,就是十個皇上,我也不放在眼裡!」 姜琉璃一聽,臉色都變了,「爹,小心禍從口出!」 「琉璃啊,你可曾想過,你大伯他一介草民,是如何能做到威武將軍的位置的?靠的都是那份寶藏!只不過我不知道他到底把東西藏在了哪裡,這些年我就差把這宅子翻了個底朝天,也沒能找到,但我十分確定,寶藏就在這個宅子里。」 「所以,找到東西前,我們不能走啊。這東西落到任何人手裡,於我們都是禍害!這些年你雖表面承恩,可洛君淮始終不願給你一個孩子,咱們這位皇上,城府深的很,不可靠。若能得到那寶藏,我們何須再受那洛君淮的氣?」 「再說,洛君淮生性多疑,若是被他知道宅子寶藏一事,你想他會如何看待我們?他定然會以為我們知情不報,起了異心,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搬走!」 姜琉璃聽了後,心頭的驚詫遲遲不能平靜。 「那依爹看,此事該當如何?」 姜思明面目狠厲:「不管她姜沉魚是人是鬼,只要再在我府里出現,我定然讓她有去無回!」 此時的樓頂,姜沉魚將這對父女的對話全部都聽到。她嘴角冷冷勾起,真是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像姜思明這麼不要臉的人。 踩着親哥哥的屍骨上位,竟連別人留下的東西都要據為所有。 她原是想今晚用計讓姜思明搬離這裡,可沒想到他竟早已知道府里藏有寶藏的事情。 這事極其隱秘,若不是姜沉魚的母親進宮前跟姜沉魚交代,她也不知道這回事。 寶不寶藏的無所謂,姜沉魚主要是想完成原主遺願。 轉了轉眼神,姜沉魚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

《龍鳳雙寶:娘親天下無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