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洛白溪宮衍
洛白溪宮衍 連載中

洛白溪宮衍

來源:外網 作者:我是霸總的硃砂痣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我是霸總的硃砂痣

一夜之間,她成了破壞別人戀情的小三,受盡宮衍的冷落與譏諷。三年後,姜瀟回國,宮衍要她把屬於姜瀟的一切都還回去。可她懷孕了,她腦部的陰影更是迫切的侵蝕着她僅剩的時間。過往的陰霾如沙塵暴般將她包圍。原來,宮父宮母出車禍竟是她爸爸一手策劃?原來,給宮衍下藥的人是姜瀟?生與死的獨木橋。親情與愛情的碰撞。一切事實的真相。洛白溪應當如何抉擇……展開

《洛白溪宮衍》章節試讀:

夜晚,名苑。
別墅內空空蕩蕩的,寒風透過半開的窗戶吹進室內將桌上的診斷書帶落在地,洛白溪卻像沒發現般,她整個人蜷縮在沙發里,弱小,無助。
「洛小姐,你雖然已經懷孕了,但我們發現你的腦部已經有了疑似惡性腫瘤的陰影。」
「如果你還想活下去,那就要終止妊娠,儘早的住院治療。」
「否則,只怕你的時間不多了。」
上午,醫生的話將她從天堂拉到了地獄。
一邊是她盼了五年的希望,一邊卻是她餘下不多的生命。
洛白溪已經不記得自己哭了多久,甚至在心裏想了無數遍要用怎樣的方式將這兩件事情告訴宮衍。
可所有的預設都因為姜然的一通電話戛然而止。
「小溪!姜瀟回來了!」
洛白溪的眼前一黑,手機轟然落地。
後面姜然說了什麼,她卻怎麼也聽不進去了,滿腦子都是那句「姜瀟回來了」!
可洛白溪還沒完全消化姜瀟回來的信息,房門便被人用力撞開,一股濃烈的酒味混雜着寒風向著洛白溪攜裹而來……
「阿衍,是你回來了嗎?」洛白溪瞪大雙眼,試圖看清楚那人的輪廓。
「啪」,客廳的燈被打開。
慘白的燈光下,洛白溪如願看到了自己愛了九年的男人。
她努力地想要給他一個笑,卻看到男人的眼睛赤紅,神色是她所熟悉的冷漠。
但今天的他,無端讓她感覺到有些恐怖。
「你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下點面吃……」
她剛要起身,卻被宮衍狠狠掐住了脖頸,壓回了沙發上。
「把離婚協議簽了。」
他的聲音就在洛白溪的耳邊,帶着濃濃的寒意。
洛白溪咬緊了牙關,手攀上了男人的寬厚的肩膀,「阿衍,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其實我已經……」
「洛白溪!」他咬牙切齒地叫她,深邃的眸里只有幾分不耐。「瀟瀟回來了,當年你欠她的一切,現在必須要還給她。」
洛白溪一怔,淚水衝出了眼眶。
這五年來不管她如何努力的解釋,如何伏小討好,都無濟於事!
因為,宮衍從來不信她!
洛白溪卑微的伸出手想抓住宮衍,可宮衍卻立馬抽身而退,冷眸厭惡的看着她,猶如她是個垃圾。
「阿衍,不管當年如何,現在我們已經結婚了啊!」
而她,還有了他們的孩子啊!
她顫巍巍地搬出自己最後的底牌,卻不想,宮衍的臉上卻露出了一抹諷刺的笑容。
她心下陡然湧起一股不安。
果然!
「我爸已經醒了,當年的那場事故,根本就是你爸處心積慮設計的!」
「什麼?」洛白溪被這個消息砸的一陣陣的眩暈,慘白的臉上全然都是惶恐的無助。
「不可能!我爸對宮家忠心耿耿,他絕不可能這麼做!」
她拼了命的搖頭,淚水悄然從眼角跌落,瘦弱的身體控制不住地顫抖着。
她爸爸曾是宮家的老管家。
在她與阿衍發生關係後,她爸就為了她去求先生跟太太,希望阿衍能對她負責任。
可沒想到,就在那天晚上,先生跟夫人的車在半路發生了意外事故。
是她爸爸拚死救了先生跟夫人!
臨死前,他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從小看到大的少爺。
可如今,宮衍卻說……
不,這太可怕了!
宮衍掐住了她的下巴,涼薄的眸子,死死地將她釘在沙發上,絲毫動彈不得。
「看來,你應該猜到了。」
他緩緩靠近,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眼底是冷的,哪怕此刻倒映着她的身影,可她卻從未入過他的眼。
認清真相的瞬間,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疼得麻痹住了。
而那個殘忍的選擇,她也在這一刻做出了決定。
垂下眼睫,她藏住了心碎的苦笑。
「我可以簽字,但我有個條件。」
「洛白溪,你別得寸進尺!」他不耐煩地警告她。
「阿衍,你知道我的。」
她緊緊地捏住身下的沙發墊子,顫抖的聲音里只剩下一腔孤勇。
「我能纏你七年,就能再纏你七年。」
「我等得起,可你的寶貝瀟瀟等不起!」
提到姜然,倆人間的氣氛陡然降至冰點。
「呵。」他笑了。
而她,卻是心頭微涼。
「你就那麼想當宮太太?」
他的諷刺,依舊讓她心痛。
她根本不在乎這個位置帶來的財富與榮耀。
不過是,她想要留在他身邊而已啊!
「想。」
下一刻,宮衍的臉色沉了下來,大手,死死地掐住了她單薄的肩膀。
「阿衍,不要!」
被宮衍撕去衣裙的瞬間,她猛地拱起身體,慌亂地護住自己的腹部。
但卻被宮衍理解為欲擒故縱。
「還裝什麼?」
「這不是你想要的么?宮太太!」
他咬牙切齒地嘲諷,彷彿她不過是一個扯着虛假的婚姻不放的應召女。
一如三年間的數次。
只要他靠近,她就無法拒絕他。
可這一次,她卻要努力忍着心頭的苦澀,儘力地迎合他。
只為了他粗暴的動作,不要傷害到她肚子里的小寶貝。
過後。
宮衍起身,迫不及待的將她的痕迹洗去。
聽着衛生間的傳來的水聲,她卻連收拾殘局的能力都沒有。
「阿衍,如果我告訴你,我已經有了你的孩子,你會不會回到我的身邊?」
她輕聲說給自己聽。
手,輕輕撫上了柔軟的小腹,淚水滑落到唇邊,只餘下微微的苦澀。
無論如何,她也要生下她跟阿衍的孩子!
這是他們唯一的聯繫了。
也許有阿衍看到孩子,就會重新接受她。
身後,傳來了他打開浴室門的聲音。
洛白溪掙扎着坐起來,強忍淚光看看向了他。
「阿衍,我……」
「你最好儘快簽字。」
他俊挺的眉微蹙,不耐地催促。
「否則,我就讓人把你爸的骨灰從墓園扔出來。」
「我求你,不要!阿衍,那場意外絕對不可能是我爸設計的!」
她再一次懇求他。
宮衍卻沉默了,片刻後,他只是冷冷說道:「我曾經也以為不是,可惜,我爸醒了。」
,co
te
t_
um

《洛白溪宮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