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陸檀香楊雲帆
陸檀香楊雲帆 連載中

陸檀香楊雲帆

來源:外網 作者:九歌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九歌 都市言情

多小城鎮,也自然遇到不少的人,和很多的妖,也越來越確定,這的確是一個共同屬於人與妖的世界。在人流竄動的地方,一些人會忽然變成獸或靈的狀態,一些獸或靈也會忽然變成人的狀態,而周圍的人對此都是熟視無睹,彷彿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見的妖多了,雲澈也很快能從氣息上判定是人還是妖。雖然妖的數量並不下於人類,但云澈所見到的,絕大多數還是人的形態,畢竟,在大千世界,人類的軀體才是最完美的。純正的人類,和妖化而成的人類之間都是無比正常的交流,至少以雲澈一路所見,基本看不到半點隔閡所在,甚至見到的很多夫妻,都是一人展開

《陸檀香楊雲帆》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雲澈沉默了下去,他雖然已從連番的震驚中鎮定下來,但內心卻也始終無法平靜。他原本,只是把這裡當成一個完全陌生的異世界,在這裡強大起來,然後尋找到回歸天玄大6的方法是唯一的方向,但如今,一切的一切,都已天翻地覆。
這不僅僅不是一個遙遠而陌生的世界,還和他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雲澈,你問問這個人,『金烏雷炎谷』是什麼地方?」茉莉忽然出聲問道,語氣很是凝重。「金烏焚炎谷」,天下第一和雲蕭都分別提到過,並說過這是一個絕佳的試煉與奇遇之地,但云家已不被允許進入。
「……莫非,你懷疑這個『金烏雷炎谷』與上古神獸『金烏』有聯繫?」雲澈問道。
「我可不認為這只是個名字上的巧合。」茉莉淡淡的回答:「如果真的和『金烏』有關的話,那可有意思了。」
雲澈沉吟一會兒,問道:「雲蕭,你之前提過的『金烏雷炎谷』,是個什麼地方?你們雲家勢力的快衰弱,不能進入金烏雷炎谷也是其中原因之一……這個地方真的那麼神奇?」
「呃……你連金烏雷炎谷都不知道?」雲蕭用一種極為詫異的眼神看着他。
「我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歷練,我師父也從來沒和我說起過幻妖界的事,所以,金烏雷炎谷這個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雲澈的話相當不虛,但云蕭自然不可能就此聽出他是異世界的人,他點了點頭,小聲道:「雲大哥這麼厲害,果然不是沒有原因,看來修鍊的時候,真的一點都不分心……金烏雷炎谷這個地方,雖然我從來沒能進去過,但對它很熟悉,我從都是聽着這個名字長大,因為,那是幻妖王族的始祖起源之地。」
「起源之地?」雲澈一怔。
「嗯。」雲蕭點頭:「雲大哥,你有沒有聽說過上古神獸『金烏』?」
「聽說過。朱雀、鳳凰、金烏,上古時期的三大火系至尊。」雲澈點頭道。而他的身上,還流淌着鳳凰的血脈。
「金烏雷炎谷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其中存在着神獸金烏的力量傳承。」
「哦?」雲澈驀然側,他的腦海中,也響起茉莉低低的聲音:「果然如此極品空間農場最新章節!不過真是奇怪,藍極星明明只是一個低等的星球,為什麼竟然會存在着這麼多的神力傳承……鳳凰、龍神、金烏,就連邪神的神力種子都存在於這個世界……難道在上古時期,這個世界曾經生過什麼特別的事?」
「這個……很奇怪?」
「豈止是奇怪,而是絕不正常。」茉莉低聲道:「神力傳承,萬分之九九九九都集中在眾神之界,大千世界的萬億星球之中,能存在着神力傳承的,估計十億個星球中都難存其一,就連位面更高的星界,也是億中無一,而一個小小的藍極星,如今現的便已有四個,哦,還要再加上一個莫名出現戰神玄脈的夏元霸!雲家的玄罡,也說不定是某種遠古真神之力……此事如果傳出,連眾神之界都足以驚動!」
雲澈:「……」
雲蕭繼續說道:「幻妖王族的祖先當年只是一隻妖化的霓虹彩雀,後來在雷炎谷之中無意開啟了金烏神獸留下的傳承,獲得了金烏血脈和金烏炎力,從而無敵於整個幻妖界,後來眾族以其為皇,成為了幻妖界第一個妖皇。後來,其不斷繁衍的種族,也就是現在的幻妖王族,便是自稱金烏的後裔,受神獸金烏的天佑,雷炎谷也被更名為金烏雷炎谷,成為幻妖界第一神聖之地。」
「金烏雷炎谷的元素氣息極其厚重,四處充斥着強烈的火焰與雷雲之力,並不斷衍生着各種強大的火靈、雷靈以及各種火系、雷系的妖獸,同樣的,各種在其他地方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也極其容易在其中衍生。所以,進入金烏雷炎谷之中,不但可以得到很好的歷練,還能輕易的獲得各種奇遇,幾乎每一個進入金烏雷炎谷的人,都能有相當大的收穫,有的甚至能一飛衝天。」
「有資格進入金烏雷炎谷的,也只有幻妖王族和十二守護家族,都是固定的每五年進入一次。但自從百年前的事後……我們雲家就不再被允許進入。其他守護家族的年輕一輩進入金烏雷炎谷之後,出來之後很多都會得到實力上的蛻變甚至升華,而我們雲家,就只能一直眼巴巴的看着……」
雲蕭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一臉的黯然之色。他到了如今年紀,還是雲家的少家主,卻是從來沒有能進入金烏雷炎谷……就連進入看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原來如此。」雲澈輕輕的點頭:「也就是說,幻妖王族都擁有金烏的血脈,也擁有金烏的炎力,怪不得成為天下皆拜的皇族。」
「這個……倒不是。」雲蕭卻是意外的否認:「幻妖王族的人,的確都擁有金烏的血脈,不過都是一代代傳承下來,血脈都很稀薄。他們所燃燒的玄火,雖然要比一般的玄火強大很多,但根本不算金烏的力量……最後一個真正擁有金烏之力的,是已經逝去的妖皇。」
「這是為什麼?不是明明都傳承着金烏的血脈么?」雲澈訝然道。
「因為,只有得到金烏之魂的承認和賜予,才能獲得金烏的火焰玄功『金烏焚世錄』,否則的話,只能依靠金烏血脈,燃燒帶有金烏屬性的玄火而已。在幻妖王族,除了妖皇之外,其他人修鍊的,都是其他的火焰玄功。」
「金烏焚世錄……難道說,這個金烏的火焰玄功無法傳承給別人?」雲澈眉頭皺了起來……「金烏焚世錄」這個名字,雲澈並不是第一聽說。茉莉在幾年前曾和他提過:《朱雀慰靈曲》、《鳳凰頌世典》、《金烏焚世錄》,是當年威震大千世界的三大「焚世天書」。
「對!金烏焚世錄只能從金烏之魂那裡獲得傳承。金烏之魂,就存在於金烏雷炎谷的盡頭,那裡被稱作金烏聖地,每隔千年才被允許進入一次。而進入那裡的唯一鑰匙……便是因為我爺爺而流落在天玄大6的『妖皇璽』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
雲澈:「……」
雲蕭無奈的道:「金烏聖地千年可進入一次,所以妖皇也都是千年一繼,妖皇大人百年前死在那些惡人手中時,也剛好即將在位千年,小妖皇繼位後,便可以用妖皇璽進入金烏聖地,獲得更強大的金烏血脈與金烏焚世錄,但是,妖皇璽丟失,就再也無法進入金烏聖地。沒有得到真正的金烏傳承,也就不能成為真正的妖皇……百年前,小妖皇只是無奈繼位,由於沒有得到金烏傳承,就只能被稱為『小妖皇』,而無法冠以真正的妖皇之名,小妖后也是如此。唉,如果不能找回妖皇璽的話,金烏焚世錄或許就從此絕跡於世了。」
「怪不得弄丟妖皇璽後,會讓雲家背負這麼大的罪責。」雲澈緩緩的道。
「爺爺當然不是故意弄丟。」雲蕭輕輕的咬牙:「父親說,爺爺和妖皇大人親如兄弟,當年,他沒有見到妖皇屍體,就絕不願承認妖皇已死,而妖皇璽是妖皇親自給予他守護,除非妖皇真的死了,否則沒有妖皇之令,他不會交給任何人,哪怕是妖皇之子……也因此,他一直都是帶上身上,從不交給任何人。即使前往天玄大6尋找妖皇,也不肯讓妖皇璽離身……這是爺爺忠義的表現,他肯定比任何人都不想讓它丟失。但幻妖王族的一些人,卻……」
雲蕭面露氣憤之色,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要不要找個機會去金烏雷炎谷里看看?」茉莉饒有興趣的道:「反正,你剛好有『那個東西』。」
「金烏的火焰,和鳳凰的火焰,哪一個比較強大?」雲澈想了想問道。
「三大火系至尊,以朱雀為,鳳凰為次,金烏最末,但若單論火焰威力,卻是金烏為最!」茉莉淡淡的道。
「……那為什麼金烏的排位卻是最末?」
「因為這並非是實力的排位。朱雀之炎為神聖屬性,是遠古時代與神族並存的魔族最懼怕的火焰,曾經被稱作『救世之炎』;鳳凰之炎帶有仁愛屬性,不但可焚滅,亦可凈化,曾被稱作『頌世之炎』,這也是為什麼你在接受鳳凰試煉時,必須通過第三關的心之試煉。」
「而金烏之炎,則是最純粹,最極致的毀滅之炎!金烏又被稱作『太陽鳥』,傳說是在太陽的中心所孕育的極端神靈,它的火焰如太陽一般熾熱與暴烈,除了毀滅,再無其他。傳說最極限的金烏之火,整個大千世界都沒有其不能焚滅的東西。我剛才所說的三大火焰至尊排位,不過是它們在世人心中的認可度排位而已。金烏雖然不是惡獸,但它的性情就如它的火焰一般暴烈,自然比不上『救世』和『頌世』的朱雀鳳凰。但這個排位,以金烏的性情,當然絕不會承認。」
「所以,你想讓我嘗試去得到金烏的傳承?」雲澈沉吟着道。
「金烏傳承?嘿……」茉莉淡笑一聲:「你想太多了。如果你身上沒有鳳凰血脈,那麼還有那麼一些可能,但你既然有了鳳凰炎,就絕不可能再得到金烏炎。我讓你去那裡,不過是確認一下那裡是否真的有金烏的傳承!」
「為什麼?」雲澈微微愕然。
「哼,很難理解嗎?三大火系至尊誰也不服於誰,都認為自己擁有世間再強之火。一個人身存其中之一的血脈,其他兩個,便絕不會允許自己的血脈和力量與之共存!尤其是金烏!它性情無比的暴躁和剛烈,想要讓它把自己的血脈與力量傳承給一個擁有鳳凰血脈的力量的人……那是絕無可能的事。」

《陸檀香楊雲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