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蠻妃寵
蠻妃寵 連載中

蠻妃寵

來源:外網 作者:謝欣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謝欣

蠻妃寵無彈窗最新章節由網友提供,蠻妃寵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小說,筆趣閣免費提供蠻妃寵最新清爽乾淨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www.zyxta展開

《蠻妃寵》章節試讀:

李玉顏是一家人捧在手心裏從小慣到大的,十九年來大事小事從來沒有違過她的意。就是太寵愛了,李家一直將她留到十九歲都捨不得嫁人。

眼看就二十了,實在是不能再留了。恰好九皇子拿下了韓國凱旋,皇上下旨賜婚,李家也就了樂見其成了。

大周皇子雖多,但是沒成親的,和李玉顏年紀般配的也就剩下七皇子,八皇子,九皇子了。這三位皇子中也只有九皇子是嫡出了。李家人自然是希望李玉顏嫁的好了。

偏偏聽到賜婚的消息後,李玉顏死活不同了,非說她喜歡的人是七皇子。

對於李玉顏喜歡七皇子這一點李家人也是第一次聽說,若是沒有賜婚前,李玉顏說她喜歡七皇子,李家也許會勉強答應的。

雖說七皇子母妃身份卑微勢單力薄的,但是七皇子性情溫和,最是與人為善,還是可以扶持扶持的。

可聖旨已下,李家勢大也是不好抗旨的。再說九皇子確實比七皇子更出色些。又是皇后嫡出,日後太子登基,九皇子自然是高人一頭的。

為了讓李玉顏嫁的更好,十九年來李家人第一次沒有順着李玉顏的性子。全家老小齊上陣,唇槍舌劍的說了一通。最後李玉顏不哭不鬧也不作聲了。眾人都以為她被說服了,沒想到她半夜就吊了脖子……

「可以!」長公主淡淡道。

「若是這樣我們都去找吧!」周爍一旁建議道,「六妹妹你在此處陪着皇姑,萬一李姑娘要是回來了,你也好及時通知我們。」

「好!」周燦連忙又對着李威之道,「李姐姐性子倔,你們若是見了她千萬好好說話啊……」

「嗯!」李威之深吸了一口氣,「已經過了晌午,無論如何天黑之前都要找到她。她最怕黑了!」

周燦不安的看了一眼周爍。周爍沖周燦眨了眨眼示意她不要擔心。

「長公主!」李威之又看了一眼太陽,「長公主您看可方便臣下再叫些人手過來,這樣會快些…..」

「可以讓他們去外圍或者去後山!」長公主冷冷道,「這邊是都是閣中的女道,方才我已經傳令讓她們去尋人了,前山你們三個去尋就可以了,不方便外人再來了。」

聽長公主說已經讓人去尋了,李威之道了一聲謝快步跑開。

周爍也隨着李威之快速的離開了。

「姑姑!」周煊看了看兩人遠去的背影背對長公主和周燦道,「六妹妹,你們再把她走失的情況詳細說一說。她是如何不見的。她一個神智不清的人是如何躲過眾多眼線走出去的?」

「這事都怪我!」周燦頓時紅了眼圈,「昨個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我陪着她在後院曬太陽。聽月就給我說了九哥你回來的消息。她就說渴了,花影就帶着她回房喝茶了。之後就一直沒出來。」

「一直到晚膳的時候我去叫她才發現她和花影都不見了。我連忙讓人到處找。都沒有找到。眼看天就黑了,找不到人,我就告訴了姑姑。姑姑將閣里的人手都派出去找了還是沒找到……」

「她來這裡多久了?」周煊冷聲問,「可出去過?」

「快二十天了!」周燦蹙眉道,「沒出去過,最多就是繞着賞楓閣走了兩圈。」

「那她到底是真傻還是裝的?」

「九哥你什麼意思?」周燦頓時就急了,「李姐姐被救下來的時候都斷氣了……當時李相國還帶着三個兒子十幾個孫子去父皇面前哭訴,說什麼要是他孫女救不活他也不活了….是宮裡的老太醫救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將李姐姐救活的。這一點宮裡的人都知道的。」

「李姐姐醒了之後一直很虛弱,根本就不認識人。連她爹娘大哥都不認識的。父皇也是不想壞了李姐姐的名聲,就讓我陪着李姐姐來這裡調養了。」

周煊看了一眼長公主,長公主微微點了點頭。

「那也不能證明她是真的傻了。」周煊沉聲道,「她能使出上吊的法子抗婚了,裝瘋賣傻又怎麼使不出來!」

「不是!」周燦喊道,「哪裡就能裝的那麼像了!這些日子,她一直都是目光獃滯的坐着,怎麼就是裝的了?九哥你到底什麼意思?」

「她來這裡之後你七哥可來過?」

「沒有!」周燦連忙道,「只有李威之每隔三日來探視一次,除了他這再沒有外人來過了。」

「姑姑!」周煊放低了聲音道,「您這閣中的道姑和女侍護院也都是會功夫的吧。她一個神智不清的人還帶着一個丫鬟出去,怎麼會沒有人發現?那麼只有一種可能,她們藏在了屋裡讓六妹妹以為她不見了到處去找,之後姑姑又將人都散出去尋人,她再走就方便多了。」

「這一點姑姑也想過。姑姑也去她房裡看了,真的沒人,這才派人出去找的。」

「你們只是看了,可有仔細找?若是她們刻意躲着呢?」

長公主緩緩搖頭:「姑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黑了,燦兒也已經讓人里里外外都找了,就以為人走遠了……」

「去她房裡看看!」周煊沉聲道。

「好!」周燦連忙前頭領路,邊走邊道,「李姐姐的房間就在我隔壁,房間小也沒有能藏人的地方啊。再說了,還有花影呢。花影功夫好……花影總不會由着她走的…….」

「怎麼就不能了!」周煊加快了腳步,「花影是她的丫鬟,自然是聽她的。如果她是裝傻的話,那就更會聽她的了。」

說話的功夫三人就來到了李玉顏的房間。

門窗都大開着。

房間不大,陳設華麗,房內的帷幔軟飾用的都是明亮的色彩,香氣撲鼻。一個罩着煙霞色紗帳的拔步床,床上放着着大紅色的錦緞被。一個梳妝台偌大的銅鏡前各種精巧的小瓶擺的滿滿的。除此外加一個窗前的小榻和中間的小圓桌兩把墊着鵝黃色錦墊的高椅…..周煊的目光逐一的從物品上掃過。

「這裏面的紗帳帷幔鋪墊被褥細軟都是李姐姐搬過來的時候李家送來的。」周燦站在一旁解釋道,「九哥你看就這麼點地方,她能藏哪裡。」

「那個箱子!」周煊目光移到了角落裡的大紅箱子,「藏兩個人足夠了!」

「這箱子還鎖着呢!」周燦上前拉了一把青銅的獸頭鎖,「這個就是當時運行禮過來的,裏面都是李姐姐的衣物。」

「你們來看的時候也是鎖着的嗎?」

「這個誰能注意到啊!」周燦有些不耐煩了,「九哥,他們都出去好一會了,您到底要幹什麼?」

周煊沒有接話從袖中抽出一柄短匕首。短鞘上綴着暗紅色的花紋。

短匕出鞘光彩奪目,周煊輕輕一揮,青銅鎖瞬間被砍落。

「九哥!」周燦連忙喊道,「那是李姐姐的私物!」

周煊沒理,伸手拉開了箱子。

箱子里是空的,只在箱子底鋪着一幅紅段子包裹巾。

「她們是蓄意逃走的!」周煊啪的一聲合上了箱子,「那個李玉顏是裝傻!」

「九哥!」周燦一把抓住了周煊的衣袖,「不管李姐姐是真的神智不清還是假的,但是有一點是真的,那就是她喜歡的人是七哥。就算是你們成親了也不會幸福的。她到現在都沒有放棄逃婚,就說明她真的是不願意嫁給你了。妹妹覺得你有責任和父皇說清楚這一點。讓父皇取消婚約如何?」

「周燦!」長公主冷冷喝道,「既然李玉顏喜歡的是你七哥,若是你七哥對她也有意,那你大可讓你七哥去說!」

「這個……」李玉顏緩緩鬆開了周煊抬手抽開的衣袖,「姑姑您也是知道的,父皇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七哥,又怎麼會聽他說話呢。九哥就不一樣了,九哥拿下韓國有功,只要他去說,父皇肯定會答應的……」

「夠了!」長公主喝住了周燦,「先把李玉顏找到再說!」

「侄兒先去了!」周煊對着長公主拱了拱手轉身走出去。

周燦連忙追了上去:「九哥!我就問一句話!」

周煊止住了腳步,身姿挺拔的站在了黃葉間,沒有回頭。

周燦一路小跑的來到了周煊面前小聲道:「九哥,你不願意取消婚約是不是因為韓國的那位丑公主也叫玉顏?你不會真的喜歡上那個醜女了吧?那你怎麼不把她帶回來反而殺了人家?」

周煊一伸手一把掐住了周燦的脖子,雙眼血紅的看了一眼周燦,之後將她猛地一推大步走開了。

周燦跌坐在黃葉地上雙手捂着脖子,整個人顫慄不已。

直到侍女聽月上前扶她,周燦才大口大口的出氣,大顆大顆的落淚。

「殿下您怎麼了?」

「沒……」周燦雙唇顫抖,「沒什麼…..」

周燦只是嚇壞了。

方才周煊的眼神太嚇人了,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剝了。

「周燦!你跟我來!」長公主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周燦大步走向了一旁的暖閣。

《蠻妃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