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滿級大佬覺醒後
滿級大佬覺醒後

滿級大佬覺醒後

來源: 作者:佚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展開

《滿級大佬覺醒後》章節試讀:

  喬今看到了一個男人,一個很有意思的男人。

  他被保鏢簇擁着,氣質溫潤如上好的玉石,又如皚皚白雪,眉眼淡薄銳利,卻又因為身體的病態而更顯松雪般的氣質美感。

  就連喬今這樣挑剔的眼光,也是從沒見過這樣的好看。

  只不過……

  讓喬今感興趣的可不是這人的相貌,她彎起嘴角揚聲道,「宋先生,我看你印堂發黑,恐怕命不久矣。」

  這人身上充斥着濃烈的死氣。

  萬年前,身為最強陣法師的她,被死對頭伏擊後,終於在靈魂意識遊盪了萬年後,收回了最後一個善良意識。

  拼湊成功,回歸了本我。

  沒想到剛醒,就能碰到這麼有意思的人。

  這死氣在喬今的眼裡,簡直就是上等的做陣法的好東西。

  「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

  男人身邊有個保鏢,長得牛高馬大,聽到這話當場就忍不住了。

  其他保鏢也都衝著喬今怒目而視。

  宋硯青朝喬今看去,女生穿着病號服,身體有些瘦削,一張臉生的精緻,杏眼彎彎,眼中亮光十足。

  但,宋硯青並不認得她。

  「她是?」

  保鏢卻像認識喬今的身份,對宋硯青道,「穆家新進門那位夫人的養女。」

  宋硯青半闔眸,面色平靜,看向喬今,緩聲道,「台詞太老套了。」

  喬今笑了笑,倒是不以為意,「我可從不說假話。」

  宋硯青此刻在她眼中,是渾身冒着黑氣,眉宇間更是死氣上涌,分明就是命不久矣的徵兆。

  若不是她現在才剛剛覺醒,力量沒有完整,否則能看到更具體的。

  例如——

  他到底會怎麼死。

  「狗膽包天!」那高大保鏢終於忍不住,就要衝着喬今過去:「別以為我們不打女人!敢欺負少爺,女人也打!」

  宋家少爺宋硯青,身份尊貴,但卻命運多舛。

  他是宋家如今唯一的長孫,宋家視他如命根子。

  就連這家醫院,也是宋家為了宋硯青特地修建的。

  喬今今天說的這話若是傳到宋家耳中,肯定是會被找麻煩的。

  「算了。」

  男人冷清的聲音落在眾人耳里,寡淡涼薄。

  高大保鏢看了一眼喬今,隔着墨鏡瞪了她一眼。

  他們起身就走。

  喬今看着他們離去,沒有阻攔,只搖頭晃腦嘆氣,「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不過嘛,日後總有再見的時候。

  「喬今!」護士着急忙慌的聲音傳來:「你在這裡做什麼?穆夫人正在找你!」

  喬今不慌不忙的整了整衣服,跟着小護士回到了病房。

  病房裡,此時正坐着一個穿着華貴定製旗袍的美人。

  「小今,你去哪了?」

  喬斐看見她回來了,立刻站了起來,眼神帶着擔憂:「你身體還沒好,亂跑做什麼?」

  說著,就往喬今手腕上看了眼。

  昨晚,喬今在浴缸里割腕自殺,要不是她留了遺言給喬斐,喬斐直覺不妙,趕緊通知了人趕過去,否則再晚一點,喬今就涼了。

  想到這點,喬斐就忍不住紅了眼眶:「小今,媽媽都沒有因為那些事情怪你,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開?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談,非得去自殺?」

  喬今看了喬斐一眼,忽然認真道:「你要因為什麼事情怪我?是我被人注射毒品的事情?你覺得是我的錯嗎?」

  喬斐臉色頓時一僵。

  喬斐不是喬今的親生母親,但養育了她二十年。

  算是個不折不扣的好母親。

  但喬斐身上有段狗血往事,她曾經和穆家的掌門人有段刻骨銘心的感情,還生了三個兒子,卻因為身份不夠格不被承認,連兒子都不能認。

  她離開了這個傷心地,領養了當時尚在襁褓的孤兒喬今。

  結果穆家掌門人忘不了她,掌握大權之後徹底擺平一切,還是將喬斐接了回來。

  但穆先生並不願意養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孩子。

  可在喬斐的堅持下,喬今還是一起被接到了帝都城。

  她雖然不能和喬斐一起住,但喬斐也時常來看她。

  然而一向被她教導的乖巧可愛的喬今卻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走到了一起,竟然還染上了毒品!

  喬斐震驚憤怒之下,還沒有太過責備喬今,就收到了喬今自殺的消息。

  一時間,又氣又怒。

  然而,她哪知道,今天的喬今,已經不是昨晚自殺之前的喬今了。

  「媽媽早就勸過你,別和那些人走在一起,不然也不會有這種事發生。」

  喬斐雖是這麼說,但語氣還是不敢說重了。

  喬今從小就乖巧聽話,人人誇讚的好孩子,她實在難以理解到了帝都僅僅半年時間,曾經一塵不染的喬今,就連毒癮都染上了。

  「哎。」

  喬今忽的嘆了口氣,「你不知道真相,我也不想怪你。」

  現在的喬今,已經不是過去的喬今了。

  在昨晚喬今自殺時,在混沌塵世遊盪萬年的她,最後一個善良意識才得已收回。

  她是真正的喬今,但曾經的喬今,是她的善良意識。

  喬今的確曾經是個乖乖女,但她染上毒癮也是有原因的,甚至是被人陷害。

  「你有什麼就直接說出來好嗎?」

  喬斐眼眶紅了,眼淚更是說流就流:「我知道你在怨我。」

  喬今:「……」

  她看了一眼喬斐,認真道:「沒有怨你。」

  喬斐眼眶紅了,眼淚更是說流就流:「我知道你在怨我。」

  喬今:「……」

  她看了一眼喬斐,認真道:「沒有怨你。」

  曾經的喬今不怨,如今的喬今,任何人都不足以在她心中留下波瀾,更別提怨了。

  喬斐哭的更凶了:「我就知道,你是在怨我!」

  喬今:「……」

  現代社會的女人為什麼這麼可怕。

  要不是喬斐身上和她牽扯着因果,即使是萬年最強的陣法師,喬今也不好動因果這東西,只能任由喬斐趴在自己身邊哭。

  她想到剛才見到的那個男人,又有些沉思,她那個時代的人,真的都已經消失了?

《滿級大佬覺醒後》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