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的隱龍神婿
美女的隱龍神婿 連載中

美女的隱龍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龍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欣 都市小說 龍隱

人中之龍失憶入贅,岳母千般嘲諷,萬般逼迫,棒打鴛鴦,爭吵中差點失手害死女婿一朝記憶恢復,權傾天下,財勢無雙岳母眉開眼笑:賢婿,你們什麼時候努力?我們等不及抱孫子了!展開

《美女的隱龍神婿》章節試讀:

龍隱搖了搖頭,把支票撿起來放在電視柜上,然後去洗衣服去了。
等到晚上的時候,寧欣下班回來了,余錦秋罵罵咧咧地把支票的事情說了一遍,又威脅寧欣趕緊把婚離了,然後把龍隱趕出去。
入睡的時候,寧欣拿過藥瓶和溫水,溫柔地對龍隱說道:「來把葯吃了!」
每天晚上,她都得給龍隱吃藥,要不然龍隱半夜頭痛,吵到的是她。
龍隱自然不會再吃藥,接過葯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作為龍家的三少爺,他見過無數的女子。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寧欣即便是在他見過的女子中,也是屬於頂級的。
面如滿月,纖腰盈盈一握,一雙大腿修長筆直,尺余青絲垂在後背如同瀑布一般!尤其是那一雙帶着柔情的眼睛,更是令人怦然心動。
只是姣好的容顏上卻是滿臉愁容,眉頭緊鎖,看起來過得不是很快樂。
「看着我做什麼?」寧欣不耐煩地問道,「趕緊把葯吃了睡覺,我明天還要忙公司的事情。

「老婆,我想好好看看你。
」龍隱笑道。
看到龍隱「傻獃獃」的笑容,寧欣不由得沉默了。
快兩年的朝夕相處,尤其是她經常照顧龍隱,心中怎麼可能一點觸動都沒有?
可是,就算怎麼觸動,讓她去接受一個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時不時就發病的人,她的心中總是有些抗拒。
她沉默了一陣,才淡淡地說道:「明天我去醫院看看有沒有新的治療腦部受傷的葯,買點回來給你吃!還有你的身體,一直都很虛弱,必須得再給你補補。

她的心中,其實也巴不得龍隱趕緊恢復記憶,把身體養好。
他們家,真的耗不起了。
「老婆你真好!」龍隱笑道,「不過我今天一天都沒有頭痛,身上也有力氣了,應該是好了!」
寧家因為他都到如今地步了,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回報寧家。
寧欣不耐煩地說道:「趕緊休息!」
要是那麼容易好,也不會拖到現在了。
龍隱想了想,還是說道:「老婆,其實我恢復了一些記憶!」
「你有沒有想起你是誰?」寧欣急忙問道。
龍隱笑道:「我想起了一些,還有些想不起來。
我叫龍隱,應該就是陽城人,以前好像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可是我想不起是什麼公司了。

寧欣只是看了龍隱一眼,沒有說話。
他們當初把龍隱撞翻的時候,看到了龍隱身上的「隱龍玉佩」,他們就懷疑龍隱是有大來歷的——能夠用那麼名貴的古玉篆刻名字在上面,能沒有來歷嗎?
這其實也是他們不敢不救龍隱的原因之一,萬一真的把某個大有來頭的人撞死了,他們寧家全部都要遭殃。
只是寧家把隱龍玉佩搞錯了來歷。
第二天大清早,余錦秋準備把龍隱派到亂石崗收錢去了。
亂石崗荒郊野嶺的,那地方比四海集團還要兇險,龍隱要是去了,基本上是死定了。
昨天被林秀蓮擠兌了一通,余錦秋心中的殺心是越來越盛,恨不得立刻弄死龍隱。
可是,龍隱還沒有出門,包四海就上門來了。
昨天龍隱和牛慶豐走了以後,包四海是越想越害怕。
這寧家現在有了這麼一尊大神坐鎮,這要是不討好寧家,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是滅頂之災。
所以,他第二天大清早就帶着重禮過來了。
「寧夫人,寧小姐,你們好啊!」包四海一臉謙恭地說道。
余錦秋看到包四海依然紅腫的臉,她心頭一突,這傻子不會昨天打了包四海,現在包四海上門算賬來了吧?難道包四海以為她們指使龍隱去打的?這個該死的傻子,昨天就應該讓他去亂石崗,死了一了百了,現在又惹禍了!
余錦秋板著臉,聲厲內荏地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嗎?我們寧家也不是好欺負的,有什麼事情先說出來!」
包四海急忙說道:「寧夫人您說笑了,誰敢欺負您吶!我過來是跟你們道歉的,欠了你們這麼長時間的錢,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不過我昨天已經還上了,還請你們原諒我的過錯!
另外,我們四海集團依然想繼續和你們安康藥房合作,我已經擬好了三年的合同,並且預付你們三年的費用五百萬。
這是支票和合同,要是你們覺得沒有什麼意見的話,就麻煩你們簽一下吧!」
余錦秋腦袋轟的一下炸開了,那張支票居然是真的?可是支票已經被她扔了,垃圾也不知道扔到什麼地方去了。
五百萬就這麼沒了?
她腿一軟,一下就癱倒在沙發上說不出話來。
倒是寧欣鎮定了許多,她接過合同看了起來。
「寧小姐,要是沒有問題,就麻煩你簽一下吧!」包四海小心翼翼地說道。
寧欣怪異地看着包四海,怎麼感覺包四海這麼渴望簽合同?
「包先生,我想請問為什麼?」寧欣凝視着包四海說道,「你的行為,不得不讓我感覺到詫異。
以前你欠了我們兩百萬都不願意還,現在卻送來這個合同,如果你不說明原因,我是不會簽的。

包四海看到寧欣旁邊龍隱臉上意味深長的笑容,他心頭一顫,撲通就跪在寧欣面前,痛哭流涕地說道:「寧小姐,你就給我一次悔改的機會吧,我求你了!求你們和我合作吧!我以前都不是人,求你給我一個悔改的機會吧!」
「老婆,你應該給他個機會!」龍隱在旁邊說道。
「閉嘴!」寧欣呵斥道。
這種公司大事,何時輪到龍隱說話?出問題怎麼辦?
不過她看到包四海的舉動,心頭又非常疑惑,這包四海到底是怎麼了?好歹也是陽城一霸,現在卻怎麼看起來怕她怕得要死?
「包先生,你趕緊起來吧!這合同我看過了,確實沒有問題,那我先和你簽了!」寧欣考慮了一番才說道。
「多謝寧小姐,多謝寧小姐!」包四海急忙說道。
看到包四海千恩萬謝離開,寧欣就更糊塗了。
千恩萬謝的不應該是他們寧家嗎?
她回頭看了一眼余錦秋,說道:「媽,合同我替你簽了,這五百萬預付款你趕緊拿去!」
余錦秋沒有簽合同的快樂,只有無比沮喪。
她欲哭無淚地說道:「五百萬沒了!」
眼睜睜看着五百萬從手中溜走,她現在心中是無比的懊悔,這五百萬對他們家目前可是多大的緩解啊!
龍隱笑道:「媽,昨天那支票我撿起來放在電視櫃了。

原本兩眼無神的余錦秋立刻復活,一個箭步沖向電視櫃,看到了那張支票,她寶貝無比地拿起來捏在胸前。
半晌,她才狠狠地瞪着龍隱問道:「你怎麼不早說你收起來了?」
「我早就說是真的了嘛,要是和你掰扯,你還不得撕了。
」龍隱笑道
「哼,這次算你做對了!」余錦秋冷哼道,「在我們家這麼久了,終於有點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