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
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 連載中

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

來源:google 作者:熱帶橘de小仙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三娘 熱帶橘de小仙女

無cp,純種田文懵懵懂懂十三年,一朝夢到旱災後恢復記憶,宋三娘確信這是上天給的預警,開始瘋狂屯糧,最後艱難度過三年旱災展開

《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章節試讀:

不得不說人們的意志是頑強的,即使經過各種天災人禍。他們還是可以有很多活下去的辦法,挖樹根,吃樹皮……他們會吃一切能吃或不能吃的東西,即使如此還是不足夠人們生存。

此時災情還不是最嚴重的時候,很多人背井離鄉往南邊去了,留下的人有些是因為故土難離,心存僥倖;有些是因為條件限制實在沒辦法離去。

夢中的三娘大伯家就是後者,這時候大嫂懷孕了,沒辦法長途跋涉。且從古至今,逃難的人十不存一,不到萬不得已沒人願意離開故土。此次南遷的路上也是危險重重,逃荒過去,沒有幾人能生還,甚至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悲劇。

他們想着往年還有餘糧,地里種的兩畝紅薯。雖然地上的葉子被吃的精光,可埋在土裡的紅薯還倖存了下來。省吃儉用的話,足夠他們吃一段時間。

他們認為自己能熬過旱災,沒有必要背井離鄉,就決定留了下來。因為旱災,三娘一人無法生存,早就和大伯又合為一家過,自然是跟他們共同進退。

而事與願違,這場大旱並沒有這麼容易過去。

誰也想不到大旱居然三年之久。水的問題倒是不用擔心,春花嬸家的栓子在山裡找到了幾處小泉眼,雖然只夠大家日常飲用,但勉強可以苟活。可糧食方面卻沒有更多的補給。

糧食越吃越少了,先是大嫂因為在懷孕中營養跟不上,在生產中沒有力氣難產而死,帶走了他們那還沒睜開眼睛看過世界就離開了的小侄子。然後是大伯,大伯母,大哥,二哥和三娘自己……

三娘和大伯一家跟大多數人一樣,在這場劫難中死去。

宋三娘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一個接一個的死去,就像一個旁觀者只能看着卻無法改變任何事。

目睹親人的接連去世,宋三娘又迎來自己的。她眼睜睜看着夢中的三娘,偷偷把自己的口糧留下來給宋玉。

那一張蠟黃的小臉還虛弱的笑着說:「煮的時候我太餓了就先吃了。」

宋玉信以為真,宋三娘看着夢中的三娘一天比一天虛弱,最後竟只剩一副骨架子,瘦骨嶙峋的臉上沒有一絲肉,襯着那對眼睛大的嚇人。她實在不忍心看下去,夢中三娘的結局像是早就設定好了,沒有一絲懸念。

任由宋三娘在夢中如何吶喊着:「我有很多糧食都給你們!」

可即使宋三娘再如何聲嘶力竭的吶喊着,還是無法改變夢的走向。三娘餓死了,這世上,宋玉再沒有別的親人了。即使宋玉知道後如何痛恨自己的愚蠢,也改變不了結局。他想過去死,可自己的生命是三娘犧牲自己換來的,他不能死!只能如同行屍走肉般苟延殘喘着。

可經歷過種種打擊的宋玉,看着周圍的人易子而食,看着他們拋棄了做人的底線,像牲口一樣趴在地上苟活着。這世道變得只剩下這一副人間煉獄的模樣。

在親人的接連去世的刺激下,宋玉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周圍的環境以及一直以來的經歷讓他悲痛欲絕,終於他實在忍受不了孤獨,在災難結束之前,懸樑自盡了。

宋三娘眼睜睜看着三哥用一根繩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卻無能為力,一時悲從中來喊道:「不!」

宋三娘突然被驚醒了,醒來的宋三娘還是原來的宋三娘嗎?

不,這時的宋三娘想起了現代的自己,原來她是二十一世紀的宋婉,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最大的愛好是吃些美食和看點小說什麼的,每天美滋滋的過着自己的小日子。

出車禍死後,她作為大景朝的宋三娘出生了。三娘不知道,出現今天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不知是說自己幸運,又得一次生命,還是慶幸自己沒喝那碗孟婆湯保留了前世的記憶。無論如何,宋三娘對此是十分感激的。

這是不是上天給她的預警呢?夢中的很多細節都對得上,宋三娘心裏信了八成。如果不是,那又為什麼在做完這個夢後,讓自己恢復前世的記憶呢?

一定是這樣了,宋三娘對自己的猜測更加確信了。

第二天太陽剛剛升起,宋三娘在大伯宋致還沒去鎮上的時候,早早就來到他家。

見到宋致便開口說道:「大伯,我做了一個夢……」

宋致沉默着,若有所思,但是沒有說話,半晌才說:「所以你認為這個夢會應驗?」

宋三娘急忙得說:「夢裡的很多細節都對得上,如果真的是夢不可能這麼真實……」

宋致還是沒有說話。

宋三娘也摸不准他到底信了沒,也無從得知他到底是屯糧,還是不屯糧。

宋三娘沮喪的想大伯可能是不相信吧,這麼荒謬的事情誰能相信呢?

「大人的事,小孩別操心了。」突然,宋致溫和的看着她,說道,「大伯心中有數。」

說完就去忙了,宋三娘猜不透大伯到底是什麼意思?

於是她偷偷拉來宋玉,把自己的夢告訴他,也沒管他信不信,直接就讓他平時在家觀察一下大伯有沒有屯糧:「三哥我求你了,我真的很擔心。」

宋玉一副比她還相信她的夢的樣子,不假思索就欣然答應了,拍着胸口保證:「好,包在我身上。」

看着宋玉難得靠譜的模樣,三娘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下了一點。

叮囑完宋玉,宋三娘又找到了李氏:「大伯娘,家裡還有什麼蔬菜的種子嗎?」

「有啊,我現在就給你去拿。」此時,李氏正蹲在地上洗碗,只是沒有洗潔精,都是用草木灰去油,然後用清水沖乾淨。聽到宋三娘要種子,李氏立馬用水沖乾淨自己手上的草木灰就進屋給她拿種子。她的性格就是這樣幹練,風風火火的,想到什麼就幹什麼。

李氏從屋子裡出來,手上拿了幾包東西,是油紙包着的種子:「這裏面有一些豆角,黃瓜,西葫蘆和小白菜的種子,應該夠用了。」

「謝謝大伯娘,我現在回去種菜了。昨天三哥剛給我翻了菜地,種菜剛好。」宋三娘笑着,突然又想起了家裡的雞舍,「對了,哪裡可以買到小雞呀?」

「不用買,家裡留了種雞蛋,我幫你孵幾個就行了。」這種事對李氏來說簡直手到擒來。

「謝謝大伯娘!」宋三娘高興地說,心想種上菜養上雞,總算是有個家樣了。

出門又碰上宋玉,對他擺擺手:「三哥,待會兒咱們一起去山上看看!」

「好!」多好的出門玩的機會,宋玉自然不能錯過,滿口答應。

回到家後,宋三娘把院子里的菜地都規劃好,一列種上豆角,一列種上黃瓜,一列種上西葫蘆,剩下的都撒上小白菜的種子,用葫蘆瓢澆上一點水,就完工了。

宋三娘看着菜地里的泥,像是看到了院子里長滿蔬菜的場景,心中說不出的滿足。

在夢到旱災後,三娘對於糧食有着滿滿的熱情,一刻也閑不住地出門了。

山腳下,三娘來的比較早,本來是要跟宋玉一起過來的,可是宋玉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幹嘛,讓三娘自己先過來了。

宋三娘背靠在一塊大石頭邊,突然身後傳來一個刻薄的聲音:「唉,你聽說了沒?宋家那個三娘被他大伯家趕出來了!」

「什麼還有這種事?她李氏不是號稱自己最賢良淑德了嗎?」宋三娘悄悄往後看去,一個尖嘴猴腮的女人說道,「怎麼也做出這種事來?」

「誰說不是呢?你可別不信啊!」那個刻薄的聲音說著,「前兩天我去找春花的時候,正巧看到他們在搬東西。可憐見得,宋家也沒個大人幫忙。」

「真的假的?宋家竟如此絕情?」李氏賢惠的名聲深得人心,平日里待那宋三娘就跟眼珠子似的,很難讓人相信,竟做出如此之事。

「還能有假?我就看到他們家老二老三在搬東西。」那個刻薄的聲音得意洋洋的說,「要說這三娘的父親,也算是有些本事。肯定給她留了不少好東西,不過她大伯打是領養她的名義,把這些東西都吞了。這不,現在沒用處了就給趕出來了。」

這個刻薄的女人咽了咽口水,又繼續說:「養一個小女孩才花多少錢呢?怎麼可能就只剩下那間破屋子呢!」

「啊?她爹難道還真有什麼本事不成?」那幾個女人是後面嫁進來的,並不清楚村子以前的情況。

「聽說在軍中也是個不小的官呢。那可叫一個風光啊。」尖嘴猴腮的女人也不甘示弱,說著自己知道的信息,「當時村長還想把他記進族譜呢。村長家有位姑奶奶嫁進了宋家,算起來宋三娘還得叫村長一聲舅爺呢,也算是他們一家人了。」

「這關係七扭八彎的,怎麼記?」

「當時也有人這麼說,都被村長駁回了,如今這宋玉盛死了,不知村長如今可曾後悔。」

……

她們的聲音越來越遠,宋三娘在她們的口中得了不少消息,可聽着她們詆毀李氏還真是讓人不痛快!

她倒是想衝出去跟別人說,大伯母不是那樣的人!可她們肯定不會相信,還會覺得她是在給大伯母描補,得做出點行動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