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密藏沉浮錄
密藏沉浮錄 連載中

密藏沉浮錄

來源:google 作者:老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祖業 趙瑞文

"誰都想讓故事裏更有故事,可是王祖業聽老爹的話,把祖產贖了回來,卻招來了一個個的驚恐,但又不得不去掀開他陳封的往事,於是一個個的鮮活的舊人又重新走了出來,那曾經的愛,曾經的仇又隨着親人的入殮煙消雲散了……這就是故事,故事裏的故事還是故事……"展開

《密藏沉浮錄》章節試讀:

趙瑞文嚇出了毛病,這因為那笑聲把他的五臟六腑就象被拋出來似的,那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晚上,從小北屋裡也是傳出了這瘮人的聲音。

那間小北屋爹從不讓人進去,似乎裏面藏着天大的秘密似的,說句不好聽的話,見不着光。

有一次他聽到動靜,剛走到屋檐下,就被爹的一個耳光打回來了,爹說,他要再向前一步就砸斷他的腿。

等他長大了,只要走近小北屋,他就會不自覺的渾身打哆嗦,當然是心裏的陰影做怪。

什麼時候消失的,似乎隨着爺爺的去世,再也沒有那種聲音了。趙瑞文六十多了,突然又聽到而且還看到,能不嚇傻嘛!

前天大舅子馮老七來看他,兩人還談起了這件事,馮老七說:「瑞文你還記得那小北屋嗎?」

「乍不記得,越老越清晰。」他躺在床上嘆了口氣說。

「有件事,我一直爛在肚裏沒說。」

「啥事能讓你這樣?」

馮老七搖了搖頭說:「你爹真壞!」

「乍啦?」

馮老七嘆了口氣,沉了沉說:「本來我想帶到棺材裏,可你又遇上這檔事,一定是你爹做的孽,來報復呢!」

趙瑞文也清楚自己的爹啥樣的人,但也不至於壞的讓人發恨吧。「啥事這樣咒我爹?」

「我說了你可別有情緒,那都是陳穀子的事了。」

「說吧,別在磨蹭了!」

「好,我說。你還記的咱大院的小北屋嗎?」

趙瑞文點點頭,表示記得。馮老七搖了搖頭說了起來。他說他那年下半夜出來尿尿,看到了一個女人帶着個孩子,他好奇就躲在一旁瞅看,但被一棍子打暈了。

馮老七說到這裡,抬眼看着趙瑞文,似乎很恐懼。「說吧。」趙瑞文又催促他。

馮老七象是鼓足了勇氣似的說:「醒來時,己經被扒光了衣服躺在兩個光腚的一老一小的女子中間。我害羞啊,那時我剛十五歲,你爹就站着看着,我有口難辯,被你爹封了口,你還記得我只要見你爹都打哆嗦嗎?」

這點趙瑞文道是清楚的記得,馮老七見了爹就是老鼠見了貓,當時大家還取笑他呢!原來如此。

馮老七十五歲就如此遭遇到這般心靈創傷,也難怪他的眼睛從不向北屋看。

趙瑞文明白了,難怪小北屋是當年的禁地,只有爺爺和爹能進去,誰都不能進,這也是家規。

記得他長大了,終於能邁進小北屋了,只是看到了一套古香古色的清代黃花黎傢俱。

趙瑞文猛然不淡定了,他知道了小北屋一定有暗室,這小北屋一定有很多的秘密。

可惜現在都賣給了王祖業,自己又出了這檔子事,再去也不可能了。

於是他又把大舅子喊了過來,馮老七疑惑的問:「啥事?」

趙瑞文嘿嘿一笑說:「想發財不?」

「當然,做夢都想!」

「那好,你去找王祖業要求看門。」

「幹啥呢?」

「我琢磨小北屋一定有地下室。」

「肯定有,我進去過。」馮老七說。這因為他被關在地下室過,而且逼他和那個小姑娘發生了關係,他當然知道。

自從長大後,他從沒向北面房子邁進一步,他害怕,而是從心底里那種刻骨銘心的怕。

讓他再去,雖然己經過去了近四十年了,但現在想想也心膽寒,馮老七憂鬱了。

「軟蛋,又想發財又不敢幹,那有天上掉陷餅!」趙瑞文上來了脾氣,在一旁的馮葉子,臉不高興了。

「幹麼,拿我哥出氣?你去!」馮葉子沖趙瑞文喊。

趙瑞文哼了一聲說:「如果沒出這檔事,我當然去,懶得理你們!」

趙瑞文說完就眺望了他們一眼,馮老七憂鬱再三,最後說:「我找王祖業要求上白班。」

「白天能刨小北屋的地板?」趙瑞文斜視着他說。

「關了院門,就行!」馮老七一瞪眼說。這道是個辦法,把大門一關,一切不都解決了。

趙瑞文一直耿耿於懷,爹把爺爺的寶貝藏那裡了,記的小時候家裡的瓶瓶罐罐金磚可不少,以來運動爹就藏了起來,終於明白,可能就藏在那小北屋的地下室。

趙瑞文和馮老七又是親戚關係,便宜不出外,到時後到手後平分。

馮老七找到了王祖業,要求看門,被王祖業謝絕了。

馮老七又來到趙瑞文的家,兩人想了一天,愣是辦法都沒想出來,辦法到有,就是晚上爬牆。

可趙瑞文又打怵了,他不想再被嚇死了,那可是遇見真的。馮老七看到趙瑞文臉上的肌肉跳動了起來,就知道他晚上肯定遇上事了。

「一直沒好意思問你遇見了什麼?」馮老七問。

趙瑞文象是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緩緩的說:「遇見了,一個清代的女人。」

「不會吧?肯定是人扮的來嚇你。」馮老七不相信的說。

趙瑞文說:「是真的,弄不好就是你見到那女人,陰魂回來了!」

「可是一大一小呢,你沒看見小的?」

趙瑞文閉上了眼,還一大一小,見了一個就把他嚇的沒氣了,要是兩個還不真嚇死了!

只能另想辦法了,就這樣趙瑞文的發財夢停了下來,而且這事不能聲張,估計那麼東西都是王家祖宗的東西,要讓王祖業知道了,連個瓷片他都不會給。

前面的兩個院子還沒進入修繕,尤三就找到王祖業要求一塊把秋園也修了。

王祖業沒有答應尤三,主要他總感覺尤三這人不地道,都交給他不放心,怕他使手腳,就說:「已經答應南方人了。」

尤三哈着腰說:「老闆換換吧,我寧願把前期清理的工程不要錢。」

王祖業冷冷一笑,雖然不知他搞啥花樣,但他知道不會有好心,一定是又撲捉到了什麼。

王祖業對這個尤三一直就不放心,從上次出了這檔事後,他就再也沒露頭,這突然又冒出來,肯定又惦記上啥了。

果然如此,他和趙瑞文勾搭上了,準確的說是趙瑞文勾上了他。那天突然趙瑞文請他吃飯,這可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一往都是他請這**官員,乍又翻過來呢?他也明白這趙瑞文有事求他。

兩人見了面,剛端起酒杯,趙瑞文就問:「老弟想發財不?」

尤三眨巴着眼說:「誰不盼着發財,可咋發?」

趙瑞文就把他小時候見到的東西說了個遍,最後說就藏在大院的小北屋的地下室里。

尤三一聽瞪大了眼問:「是真?」

「當然,只要把修繕工程拿過來,一切都好辦了!」

兩人越說越投機,喝的腿都站不起來了,飯店的老闆無奈把兩個酒仙送回了家。

《密藏沉浮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