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命運的交響
命運的交響 連載中

命運的交響

來源:google 作者:含風染素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雀 現代言情 達拉

阿斯塔法,是一片有着花香和微風吹拂的富饒大地毗鄰這大陸的南方,有一座美麗又孤立的小島,名為翡翠之國一位與世隔絕的美麗少女在這裡生活着陪伴在她身邊的,有負責照顧她的傭人,瑪麗安還有一位每隔一年便來探望他的孤傲少年,琥珀以及一頭渾身雪白,碧綠雙眸的優雅白豹在命運的指引下,少女離開了從小生長着的島嶼,開啟了一段非凡的人生之旅......展開

《命運的交響》章節試讀:

「嘶! "

一陣劃破空氣的尖利呼嘯聲驟然從倉庫門口疾馳而來,剛剛還舉着棍棒的眾人在頃刻間便被震落了手中的武器,齊刷刷地躺倒在地哀嚎。擊中他們身體的,是數枚銀色的鋼針。

」對付幾個孩子,你們會不會太過分了呢?」

沉靜又冰冷的語氣。

雲雀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心中頓時升騰起了一股暖意,她微笑着回頭。

果然是他。

「你來了,琥珀。」

迎面走來的琥珀一身月色長袍,英俊的臉上帶着只有面對她時才展露的笑意。

「只要你呼喚,我隨時都能到你身邊。」

雲雀毫不猶豫地撲向了他的懷抱。

當凱趕來時,便看到雲雀大小姐和琥珀深情相擁的畫面。

雖說這次的危機剛開始便已結束,雲雀自己也並未覺得害怕,但這次的阿斯塔法之行卻因這件小意外,提前結束了。

「這和說好的不一樣!」

阿斯塔法上空,私人飛機內,雲雀氣鼓鼓地瞪着一雙漂亮的大眼向琥珀抱怨。

「明明說好我可以在阿斯塔法待半年的,這才幾天?」

「西蒙的命令是沒有人能違抗的,雲雀。」

「那你也理解得太快了。」

原來是父親的指令。

「這邊也有張很不滿的臉啊?」

琥珀好笑地看着坐在另一邊的凱。

「啊?沒......沒有。」

突然被點名的凱,一陣慌亂。

「還有三十分鐘就到達拉了,你有什麼想說的就趁現在。」

在琥珀面前,他的小心思簡直無處隱藏。

「明明說過由我一人擔任雲雀小姐的貼身保鏢,但卻瞞着我暗中讓其他人保護她,這也太傷自尊了!」

「那天的事情只是一個巧合。我是特意瞞着你們到了阿斯塔法,想給你們一個驚喜,所以提前找人調查了雲雀的行蹤。」

琥珀淡然地解釋。

」如果我的行動傷害到了你的自尊,我道歉。」

琥珀這麼一說,反而讓凱覺得自己是在無理取鬧了。

「不......不必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了頭。

達拉市中心一幢摩天大樓的頂層,一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倚在巨大的辦公桌前端詳着上面擺放着的相框。

「打擾了,會長。雲雀小姐如計劃安排,將會在半小時後到達。」

梳着大背頭的金髮眼鏡男拿着行程單過來報告。

「好,把車開過來,我回家等她。」

「是。」

看着相框里的女孩美麗稚嫩的臉龐,西蒙原本冷峻的眼中浮現出溫柔的光華。

照片中笑靨如花的女孩正是他的女兒,雲雀。

「我們已經半年沒見了吧,不知道你現在怎麼樣?一定要更加光彩奪目,絢麗地綻放着。這樣,接下來的「遊戲」才會更加有趣。」

他拿起相框,溫柔地注視着照片中的女兒。

「總有一天,你會登上我瓏泉帝國的頂點,我西蒙.瓏泉唯一的女兒,雲雀.瓏泉。」

男人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繁華的都市,腦海中的思緒百轉千回。

雲雀他們的飛機直接停在了達拉郊區的一幢佔地百畝的漂亮莊園里。

「你還在生氣啊?」

看着默不作聲的凱,雲雀有些無語地問道。

「琥珀也太狡猾了,擺出一副大我二十歲的架勢,讓我什麼也說不出來。」

「阿哈,原來你是在介意自己的娃娃臉啊?」

「一副娃娃臉?那還真是抱歉了我長成這樣!」

明明知道她是在故意調侃,凱還是沒忍住懟了回去。

「沒什麼好在意的,是琥珀太成熟了。」

「我才沒在意。」

看着剛下飛機就拿着部下遞過來的文件處理的琥珀,凱其實打心眼裡敬佩他。不過是年長他幾歲,琥珀就已經是亞洲屈指可數的華僑財閥宋氏集團的統帥。

「我明白自己根本無法和他相比。」

凱不無自卑地說道。

「我第一次見到琥珀,他就是那個樣子。」

「啊?」

「雖說那時候他才九歲,卻比島上的女僕們成熟穩重。」

雲雀不禁想起當初在衣索比亞初見琥珀的情景。

那時他帶着父親送她的,還是小豹的珀斯。與她第一次見面便很是沉穩地說道「你好,我叫琥珀,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

那時候的他,眼睛裏似乎什麼感情都沒有。注視那雙漆黑的眼睛時,她感受到有種無法言喻的悲傷。

「好好看着我,不認真看的話,我不要!」

當時也不知怎麼了,她不自覺地就哭出聲來,並對他喊出了心裏想說的話。

琥珀似乎也被她的舉動嚇到了,眼裡出現的一絲慌亂取代了原本如死水般的沉寂。

「我不知道那時的琥珀為何會看起來那麼悲傷,但當我看到他有不安的情緒流露的時候,我反而更安心了。」

雲雀笑着加快了步伐,到最後幾乎是飛奔進了家裡,果然剛打開門便看到已在大廳等候的父親大人。

「爸爸!」

她撲向西蒙的懷裡。

「終於回來了雲雀,你在阿斯塔法過得好嗎?」

西蒙寵溺地抱着她。

一聽到阿斯塔法這幾個字,原本見到父親的喜悅也戛然而止。

她直接抬手給了父親一掌。

重重的巴掌聲在空曠寂靜的大廳里顯得格外響亮。

在旁等候的凱,還有兩位部下被雲雀這記耳光嚇得大驚失色。只有琥珀淡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不為所動。

「說到阿斯塔法倒是提醒我了!爸爸你破壞了約定!」

雲雀毫不客氣地指責。

「突然一巴掌有點過分噢,小雲雀。」

西蒙誇張地捂着半邊臉,毫不在意剛才女兒的舉動。

「首先,希望你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突然把我從阿斯塔法叫回來。」

「因為事態發展得比我想像的還快。」

他收起玩笑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我想儘快給你把情況講清楚。」

「事態?」

此時靜候一旁的凱、琥珀、以及兩位下屬默契地退出房間。

「琥珀,你留下。」

西蒙叫住了走到門口的他,接着好整以暇地坐在了寬大的真皮沙發上。

「十二年前我把小雲雀送到了迦米爾海的一座屬於我的島嶼,衣索比亞。說起來就像是幽禁起來一樣,讓她與世隔絕。」

「這不是因為媽媽被殺的緣故嗎?」

雲雀在父親對面的沙發坐下,有些疑惑地問道。

「在我要被綁架時,媽媽為了阻止......」

「並不僅僅是這個原因,你所背負的使命比這更沉重。」

「什麼使命?」

「那要等到成為你丈夫的那個男人坐在你身邊的時候,才能告訴你。」

「丈夫?」

雲雀越來越不明白了。

「那不是要等到很久之後的將來嗎?我可等不了!」

「那就讓我們來玩一場遊戲吧,雲雀。」

「嗯?」

「接下來你將會和三個男人相遇,他們都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男人。你要從這三個人中選擇伴隨你一生的伴侶。」

「你在開玩笑吧?爸爸!」

「我可是認真的。你選中的人,而且同時你也被那人選中。」

「被選中?」

「我雖然選擇了這三個人,但是並沒有告知他們。他們不認識你,我也不會告訴你他們的名字。我只負責讓你們邂逅。這樣很公平吧?」